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颤栗杀途》第2章 相识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05-24 05:18:39 | 阅读次数:27685

燕行天红姐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燕行天红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丘坡有坟,坟在草地中。当春天的风吹拂大地,绿草萌芽,那第一抹香就会萦绕于...

燕行天红姐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燕行天红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丘坡有坟,坟在草地中。当春天的风吹拂大地,绿草萌芽,那第一抹香就会萦绕于此,永世不熄。坟头矗立着一块并不高的青石碑,碑上是一个孩童的笑脸,美好洋溢,可爱飞扬,只是这世界离开的太早。此时,坟旁多了一个人,正蹲着身鼓捣着什么,光看背影,可像是在挖坟!莫非是盗墓贼?“混账东西”老者狠狠骂出声,可还不等他过来,红姐便愤怒地疾跑几步,飞起一脚,将坟旁的人狠狠窝飞,吼道:“滚开!”燕行天正专心致志地玩耍,听到话音,侧头就看到一张愤怒的脸…

丘坡有坟,坟在草地中。

当春天的风吹拂大地,绿草萌芽,那第一抹香就会萦绕于此,永世不熄。

坟头矗立着一块并不高的青石碑,碑上是一个孩童的笑脸,美好洋溢,可爱飞扬,只是这世界离开的太早。

此时,坟旁多了一个人,正蹲着身鼓捣着什么,光看背影,可像是在挖坟!

莫非是盗墓贼?

“混账东西”老者狠狠骂出声,可还不等他过来,红姐便愤怒地疾跑几步,飞起一脚,将坟旁的人狠狠窝飞,吼道:“滚开!”

燕行天正专心致志地玩耍,听到话音,侧头就看到一张愤怒的脸和一记在眼球中不断放大型号的飞脚,他肩头承重,当即翻滚出四米多远,心头又惊又怕,忍不住哇地一声嚎了出来。

红姐也不理会,担心坟墓被破坏严重,赶紧侧目过去,却见到坟墓根本完好无损,不仅如此,周围的枯草已被清理掉,就整齐地摆在一旁,而石碑底部更缠着四五圈漂亮野花编成的花圈。

清香正弥漫在空气中

又见哭泣少年的手中还攥着几株野花,红姐一下子僵住了身形,内心升起愧疚!

她一有时间就会来看望石碑上的孩童,为他扫扫墓,给他唱唱歌,让孩子在美好天堂中更多些惊喜,可每次都奇怪,这坟墓不仅被干净清扫,还有不断的花篮。

原来一直都是他。

她看着燕行天,内心涌出感激,而愧疚就更深了!

“对、、对不起”

“你这个坏人,你是女坏蛋”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红姐尴尬致歉,这才注意到少年的哭声、神态、衣着打扮都太过孩童化,她微微皱眉,转而聪明地换成无害笑容,道:“小弟弟,别哭了好不好,姐姐错了,都怪姐姐好不好呀?”

她笑眯眯地慢慢靠近,想扶起燕行天,后者一点也不买账,一脸憋屈地要狠狠丢她,见手中是几株野花,要扔还未扔出去,就赶紧放在地上,揪起几截小草向她丢去,而自己又向后退去。

红姐注意到这个细节,心头的感激更浓。

恐怕这世上没有任何礼物比这几株野花更为贵重了。

只因它是送给在天堂的孩子的!

看他情绪不见和缓,红姐不再靠近生怕把他吓到,转身来在石碑前,将花圈重新放置,拿出汽车玩具摆放在野花上,目光温柔,口中喃喃有声:“我最挚爱的弟弟,你在天堂还好么,十年了,我好想你、、、、、、、、、、、、”

在她的话语声中,燕行天终于把嚎哭变为低泣,只不过右手还狠狠地揪着绿草,好像是在报复谁的样子。

“啊!”红姐忽然大声,接着又甜笑起来,道“昨天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铭铭,还有他的好朋友,他有高高的个子,还留着可爱的西瓜头”

她转过头来,笑吟吟看着燕行天,道:“就是你,对不对!”

燕行天先是被她大叫吓一哆嗦,听她这么说,一时没反应过来,傻愣愣地看着她,怎么都觉得她的笑不怀好意。

前者却又笑道:“所以昨天铭铭托我,带一些糖果给他的好朋友!”

她手掌一翻,不知从哪变出来一大把糖果。

燕行天盯着糖果,嘴唇就动了动。

“可如果不是你就惨了,我还得去找他的好朋友呢”红姐撅起嘴,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道:“可到哪里去找呢?”

燕行天反手指向自己,很急切,动作却又不敢太大。

红姐装作没有看到,又问道:“你知道铭铭的好朋友在哪里吗?”

燕行天忍不住脱口:“我就是铭铭的好朋友”

其实他也不完全是被糖果吸引住了,也是说实话,现实中谁都欺负他,燕行天也只有跟石碑上的小孩儿玩耍,至少,他一直都在笑,至少,他不会揍他,更不会看不起他,所以燕行天一有空就跑到这山坡来,帮好朋友除草编花。

红姐眨眨眼,道:“你?我看不是吧,铭铭告诉我,他的好朋友经常来这里陪他说话谈天的”

燕行天道:“我就经常来,花都是我编的呢”

红姐又道:“铭铭还说,他的好朋友也非常非常的喜欢我呢”

燕行天抿起嘴不说话了,斜眼瞄着她,这女坏蛋刚刚狠狠踹自己一脚,咱还能喜欢她?

红姐适时剥开诱人的糖果,道:“算了,我还是去找铭铭的好朋友吧,把这些好吃的糖果都给他!”

她已站起了身,好像真的要走的样子。

“姐姐!”燕行天咬着嘴唇,千万个不情愿地开口:“其实我很喜欢你的”

“啊、、、”或许这一声“姐姐”太过温柔,触碰内心的寂寞,也太过久违,唤醒了内心的难舍,让红姐一下子激动,三步并两步地奔过来,蹲下身就将燕行天深深拥抱住,哽咽发声:“好弟弟”

这拥抱同样太温柔,太久违,燕行天也拼命将她抱住,又是一声轻唤:“姐姐!”

红姐瞬间流下泪来。

燕行天道:“姐姐,你哭了,你太想念铭铭了!”

他的话可谓一针见血,每个人都有他一生牵挂的人,哪怕是永不能再见,红姐所想念的,就正是她早去的亲弟弟,可是相隔阴阳,那种无奈岂是万水千山可比。

红姐抱得更紧了。

燕行天轻拍着她的后背,忽然道:“姐姐,你知道亲嘴么?”

红姐楞了一下,内心闪过一丝对他的怀疑,可见他一脸天真的求知**,道:“你还太小,还不需要知道,等你长大了,姐姐再告诉你”

燕行天兴奋了一下,道:“那等我长大了,你会跟我亲嘴嘛?”

红姐为哄他开心就点了点头。

可燕行天一下子又蔫了,嘟囔着开口:“可是姜叔说我长了十年都还没有长大,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长大”

红姐暗暗叹了口气,眉目露出怜悯之色,道:“不管你什么时候长大,姐姐都会等你”

“等我长大了,就不会让你哭了”燕行天欢喜说着,带着奶声奶气,轻托起她的头部,轻轻拭去她的泪水,又道:“姐姐你真漂亮,我一定会保护你,会跟你亲嘴,我还会抓你头发呢”

“以后就让我做你的弟弟好不好?”

“好!”红姐毫不犹豫答应,欣喜若狂,再次将他抱住,久久不愿放开手。

“红姐”老者适时将她唤醒,还示意她远处说话,后者这才不舍地松开手臂,将糖果交给燕行天,与老者走出几步远,还向这边望着,道:“如果铭铭没有离开,也该有这么大了,一定也会像他这样英俊帅气”

老者道:“红姐,这少年恐怕是个傻子”

红姐眼中闪出深深的忧郁,道:“我看得出”

老者道:“你真的要认他做弟弟?”

红姐点了点头

“如果他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老者叹息一声,转而道:“燕峰有个十九岁的独子,叫燕行天,是个弱智”

红姐道:“我也知道”

老者道:“恐怕这少年口中的‘姜叔’,就正是燕家的姜文远,而他就是燕行天”

红姐只是轻轻点头。

老者愣了一下,又道:“可我们与燕家并不交好,传闻聂傲晋更有与燕峰联合的趋势、、、、、而这时候,若要认燕行天、、、、、”

他没有再说下去,他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聪明的红姐能够缕清。

可红姐想却没想,道:“燕峰是燕峰,燕行天是燕行天,我李绮红认燕行天为弟,本就与燕家无关”

她已向燕行天走去,说话的口气更是毋庸置疑,表示这一话题,已不必再商讨。

这时,老者的手机响起铃声,他看到来电号码,脸上就露出忧色,忙按下接通键,一个声音冷漠传来:“聂傲晋约燕峰吃饭,地点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