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颤栗杀途》第1章 简单的欺凌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05-24 05:18:38 | 阅读次数:21138

陈娇常遥远的小说名字叫作《战栗杀途》,提供更多陈娇常遥远的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陈娇常遥远的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战栗杀途小说陈娇常遥远的节选:陈娇,道:“你说哥哥是也不是好?”陈娇嘤咛一声,妩媚一笑道:“远哥哥,人家也要吃牛肉嘛!”“牛肉是他的…...

陈娇常遥远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陈娇常遥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烈日如歌那是一首劲爆热辣的舞曲,就算你不肯随着节奏摇摆,也会被烘托得大汗淋漓。燕行天就站在阳光下斑驳的树影挡住他半个身子,像极了一个小气的怨妇,仅仅送出那么一分阴凉。可是他已感到满足。他是一个简单、可爱的人,“愁”和“感”都来得很快,走得也很快,他总是会想到办法,很快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很少会记恨那么让他不开心的人。对于阳光、对于木叶、对于这世界,他都充满了强烈的热爱。他在笑他的笑天真、纯情,绝没有一点儿恶意,绝没有…

烈日如歌

那是一首劲爆热辣的舞曲,就算你不肯随着节奏摇摆,也会被烘托得大汗淋漓。

燕行天就站在阳光下

斑驳的树影挡住他半个身子,像极了一个小气的怨妇,仅仅送出那么一分阴凉。

可是他已感到满足。

他是一个简单、可爱的人,“愁”和“感”都来得很快,走得也很快,他总是会想到办法,很快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很少会记恨那么让他不开心的人。

对于阳光、对于木叶、对于这世界,他都充满了强烈的热爱。

他在笑

他的笑天真、纯情,绝没有一点儿恶意,绝没有那种尖酸的讥诮!

在他的笑容中,总是会让人感受到希望。

当你看到他在逆境中站起身,当你看到他从艰难生存中活下来,当你看到他破茧成蝶,当你感受他那种永不屈服,百折不回的精神,你就会知道

希望,是多么尊贵、多么难得的词!

此时,他在笑,他感到满足。

他怀揣着十岁孩子的幸福和欢乐,可是他看起来,已经足有十八九岁了。

他是弱智。

人们就以“小傻子”称呼他!

我总以为,“小傻子”这三个字,无论在何时何地出现,都充满了莫大的悲哀,可是有谁知道,那私自在大脑中营造的单一世界,那单一世界里的幸福欢乐,是多么的纯粹和美好!

燕行天嗅尽鲜香,终于小心翼翼地拈起一片牛肉,放进嘴里,欢快地享受嫩滑纯正的口感,汁水在其嘴角溢出少许,他顾不上擦拭,就又抓起了一片,道:“我最爱吃牛肉啦!”

常遥远翘起二郎腿,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笑道:“爱吃你就多吃些,今天远哥管够!”

燕行天嘴里嚼着食物,含糊说道:“哥哥你真好”

他发自内心的赞许,只因他做梦都没想到,不小心将牛肉汤洒在常遥远的身上,后者不但没有揍自己,还大方地请吃牛肉。

常遥远是第一贵族中学实至名归的霸主,霸道名传校园,谁要是忤逆了他的意思,或对他不敬,他就完全可以把对方往死里收拾,只要他高兴,还可以毫不顾忌地采取极端手段,曾经有个学生无意中瞪了他一眼,眼神里似乎有那么两分怨毒,就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打成了瘫痪。

而这件事最后就不了了之了,可见其背景深厚。

目前,燕行天却发现,有些传闻实在不能相信,看看常遥远多么的大度、良善!如果有人说常遥远是坏蛋,他一定会跳起来大声反驳。

常遥远笑意悠悠,温和可亲,看了眼身边的校花陈娇,道:“你说哥哥是不是好?”

陈娇嘤咛一声,媚笑道:“远哥哥,人家也要吃牛肉嘛!”

“牛肉是他的,牛鞭是给你的”常遥远说着,就将陈娇按在腿上舌吻起来,后者旁若无人地抚弄前胸,一脸享受地欢快配合。

燕行天边吃边看,忍不住问道:“哥哥姐姐,你们在做什么?”

陈娇抽空应道:“这叫亲嘴,你没有试过嘛?”

燕行天大力摇摇头。

陈娇道:“你父亲不是给你找了个仅21岁的后妈嘛,姐姐告诉你,回家以后找她亲嘴去,亲嘴可美妙呢,你后妈肯定会同意!”

“哦”燕行天低下头,想起这位后妈,他就想哭,进门才两个星期,就揍他十七八回了,是纯粹的女坏蛋。

吃过两碗牛肉,燕行天打了个嗝,道:“饱了”

“饱了?”常遥远推开陈娇,笑吟吟道:“可是我这里还有一盆呢”

一个精壮小伙儿适时在其身后走出,先往盆里吐了口口水,接着抡大勺又给燕行天满满地盛了一碗,最后又向他恶狠狠扬了扬勺子。

燕行天吓得一激灵,没敢接。

常遥远道:“把这碗吃了”

燕行天弱弱道:“我不吃了,我吃饱啦”

常遥远瞪眼道:“不吃揍你”

“呃”燕行天偷瞄了眼旁边的一盆牛肉,只好又端起碗吃了起来。

吃过一碗,有人又给他盛了一碗。

时间不长,燕行天又吃了三碗。

常遥远看得快惊呆了,喃喃道:“他娘的还真能吃”

感受着圆鼓鼓的肚子,燕行天喘着气,道:“真、真咽不下去了!”

陈娇站起身,亲自为他盛了一碗,又摸了摸他的西瓜头,道:“再吃!”

燕行天赶紧摇摇头。

陈娇横眉道:“小子,你在餐厅吃牛肉,走路不长眼睛撞到了远哥,弄脏了远哥衣服,远哥没打你没骂你,还好心请你吃肉,你是不是欠揍啊你!”

一听要揍他,燕行天就害怕也愤恨,那小眼神敌视极了,这时,又打了个嚣张地响嗝!

陈娇瞪起眼,抡起巴掌扇在燕行天的脸上,扇出一声脆响。

常遥远将她拦住,笑道:“你看看你那个饭碗,好么够当遮阳伞用了,这样吧,不吃也可以,你就把碗扣住脑袋上,在操场上跑个十圈八圈的,让哥哥高兴一下,怎么说都是你弄脏了我衣服!”

陈娇觉得这主意简直绝透了,又笑了起来,还亲自夹起一大块牛肉,道:“再把这块牛肉叼着,小心点哦,牛肉要是掉下来弄脏了操场、、”

接着她恶狠狠道:“让你舔干净!”

燕行天不敢抗拒,满面苦楚,百不情愿地凑过来,正当他的嘴唇即将贴到这块牛肉时,陈娇手指一松,牛肉便“啪叽”一声拍在地上,后者冷笑道:“你这个小傻子,叼块牛肉也叼不住,还不捡起来?”

“哦”燕行天弱弱应了一声,弯腰伸手。

陈娇猛地抬起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恶狠狠道:“谁让你用手啊?给我用嘴叼”

燕行天忍受着羞辱和疼痛,却只有乖乖听话,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将牛肉叼起,就在他想要起身时,常遥远就蹲在了旁边,笑眯眯看着他,接着毫无征兆地扇出一个耳光。

他扇得不重,声音却出奇的清亮。

燕行天死死咬着牛肉,目中噙着泪花。

常遥远又扇出一个耳光,笑而不语。

燕行天强忍着,五官都快扭曲了,他乖乖地照做了,不理解前者为什么还要揍他。

“你看你,像条狗一样!”常遥远叹了口恨铁不成钢的气,道:“你还真是傻,你弄脏了操场不擦么?是不是打算让我一直扇下去啊?你不疼我手还疼呢!”

燕行天赶紧用袖子擦起来。

陈娇得意地一笑,手指操场方向,道:“还不去跑?”

这个时候,正是午休时间,贵族学校的学生都认识常遥远,见他笑眯眯把燕行天从餐厅拉到操场小树林,身后还有人端着一大盆牛肉,就知道有热闹可看,都纷纷在附近游荡起来,想看看燕行天的悲惨下场。

在这个连呼吸都有可能烧熟肺子的天气里,他们的兴致丝毫不减,看到燕行天脑袋扣着饭碗,嘴里叼着牛肉跑动,身后还有专人助跑,就纷纷大笑起来。

“刚吃了六大碗牛肉,就去跑步,还扣个碗叼块肉,哈哈,远哥你太有才了!”陈娇搂住常遥远的脖子,看了眼摆弄手机的闺蜜,道:“快拍,都拍下来了么?”

闺蜜熟练地操控手机,笑道:“这是我专业,都拍下来了”

陈娇兴奋地说道:“发到网上我的粉丝又会长一两千呢,哈!”

“六子,轻点踢啊,把他踢哭了就不好玩了!”常遥远大喊一声,看着艰难跑步的燕行天,仰面大笑道:“谁能想到,堂堂燕家的公子,竟会是个白痴,这世界实在是太奇妙了!”

六子咧嘴一笑,见燕行天要停下来,他就踹出一脚,还吓唬着:“臭小子,敢停下揍蒙了你”

陈娇道:“这小子十九岁,智商却真的只有十岁?”

常遥远点了点头,道:“他爹燕峰也算个人物,想不到老了老了,一世英名都毁这弱智手里了,哪个爹摊上这货,半夜都得哭醒啊”

陈娇道:“可是这家伙怎么能来上高中呢?”

常遥远不屑道:“这种学校,表面上高大上,可只要你有钱,牵头母猪来都可以”

陈娇大点其头,道:“说的也是,这燕行天岂不就是一头猪!”

常遥远道:“他来上学最好,他若不来,我这一天少了多少乐趣,我都不敢想象啊,哈哈”

六子踢得不重,辱骂声也不重,学生们的嘲笑声当然更不重。

燕行天却只想哭。

他只想找个一个安静、温暖的怀抱,让他感受,任他咒骂,由着他哭泣。

嬉笑辱骂声,终于湮灭。

燕行天看着常遥远扬长而去的身影,呕吐半晌,终于爬了起来,发了疯般奔出校门,奔了好一阵子,才来到郊外的石子路。

石子路的左边有个山丘,丘坡连绵,青色满目。

燕行天想不明白为什么学校里每个人都要欺负他,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送他来读书,看着斜阳绚丽,感受清风吹袭,他的心情渐渐豁达开来,放眼天山一色,终于像孩子般愉悦地奔向那一片青葱草地。

夕阳西下

一辆黑色奥迪缓缓停在山丘下,随即车门打开,走下来一男一女,男的年近五十,一身唐装,带着厚底眼镜,一副过去私塾老师的打扮,女的22、3岁的年纪,五官出众,身材高挑,头发梳到脑后,用一根黑色丝带系成马尾辫,露出宽宽的额头,显得干净利落,英姿飒爽,只是神情冷峻肃穆,她看向丘坡一处,双目就闪烁出不易察觉的忧伤。

下了车后,老者取下遮阳伞为女子撑开,道:“红姐,我们到了”

叫红姐的女子如若未闻,从口袋中拿出个汽车玩具,怜惜地看了片刻,便自顾自地向山丘走去。

老者叹息一声,将伞收拢,也跟了上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