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颤栗杀途》第7章 刀之真谛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05-24 05:18:38 | 阅读次数:13036

燕行天小说名字叫作《战栗杀途》,提供更多战栗杀途燕行天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战栗杀途燕行天比较完整版。战栗杀途小说燕行天节选:燕行天道:“此刀法不能够伤人”金链子撇起嘴,道:“这叫书法,还说什么刀法,你丫有病吧,我踹你呢我!”老者拦道…...

燕行天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燕行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燕行天道:“此刀法不能伤人”金链子撇起嘴,道:“这叫书法,还说什么刀法,你丫有病吧,我踹你呢我!”老者拦道:“他的想法很新奇,我们不妨听听他怎么说,年轻人,可以吗?”他说得客气,金链子就不甘地收回脚,道:“小子你说不出个花来,今天我就拿金链子抽你,小爷告诉你,小爷就舍得,抽坏了我再买我有的是钱”燕行天暗笑,转而看向老者,后者的气质和大度让他好感连升,于是毫不隐瞒地回应道:“老爷子的书法无论是挥毫,润墨,风骨都已到了大师境界,单论这…

燕行天道:“此刀法不能伤人”

金链子撇起嘴,道:“这叫书法,还说什么刀法,你丫有病吧,我踹你呢我!”

老者拦道:“他的想法很新奇,我们不妨听听他怎么说,年轻人,可以吗?”

他说得客气,金链子就不甘地收回脚,道:“小子你说不出个花来,今天我就拿金链子抽你,小爷告诉你,小爷就舍得,抽坏了我再买我有的是钱”

燕行天暗笑,转而看向老者,后者的气质和大度让他好感连升,于是毫不隐瞒地回应道:“老爷子的书法无论是挥毫,润墨,风骨都已到了大师境界,单论这幅字,恐怕很多名家都自叹不如”

老者来了兴趣,道:“你且继续说!”

燕行天道:“而更为让人叹服的是,老爷子暗地里将一套刀法巧妙地揉和其中”

老者眼睛亮了,坐正了身子。

“书法虽妙,刀法虽巧”燕行天顿了顿,又道:“可惜,此刀法虚太多于实,虚招太多,自然潇洒漂亮,给人赏心悦目之感,可在实战之中,难免就空门百出,分明给对手送出机会,不但不能伤人,反而会自伤其身!”

“此刀法可作为表演,却不能实用”

“要知道真正强悍的刀法,伤人一刀足矣,以虚遮实,以实取虚,虚虚实实,变化无常,才是刀法的巅峰真谛!”

老者绽放出笑容,道:“你很懂刀法”

燕行天苦笑起来,他懂刀法,却仅限于理论,在姜文远的传授下,他从小就练刀,只是当时心智不全,太过贪玩,刀就练得一塌糊涂,难成气候。

当然,除了飞刀以外。

燕行天道:“想必老爷子也是用刀的行家,只是许久未参与实战,凭想象勾勒战斗画面,并融合刀法到书法之中了”

老者惊叹道:“想不到一个少年竟能知我用意,我的确有意将自创的刀法以书法描出”他自嘲起来“而且还天天自鸣得意,渴望遇到知己”

“可您的用意何止是求一知己呢?”燕行天笑了笑,道:“您选左传《祁奚举贤》,恐怕正是求贤若渴,希望能有一人向您举荐贤人吧?不过,以您的年龄身份,或许,继承者更为合适”

老者暗吸一口气,双眸一刻不离开后者的眼睛,对后者过人的心智聪慧感到震惊,又能在自己言行中判断出身份,观人之准入木三分,年纪轻轻就已如此了得,化龙腾飞必定有日啊!

老者不住点头,喃喃赞道:“人不可貌相,真奇才”

金链子瞪眼瞅着,他是听不出什么东西来,只见老头不断赞许,他就不高兴,扬了扬金链子道:“就他还奇才?你看看他这副德性,准是谁在垃圾堆里刨出来的,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一句都没听懂,想让我抽你是不是?”

或许是惯性使然,燕行天不自觉做出孩童的遮挡反应,意识到自己的西瓜头,破烂装还没换掉,就顺水推舟,弱弱说道:“对、对不起哥哥,我是乱说的,我才十岁,你别打我啊!”

有人接道:“说得头头是道,原来是个傻子啊!”

金链子大笑起来,道:“难道我没发现么?小爷怎么会跟个傻子计较,不过我要是计较起来,用钱就砸死他、、、、、”

燕行天暗笑,装作恐惧地挤出人群,待转过身后,目光就一下子精亮起来。

他忽然发现,自身傻是一回事,装傻就是另一回事了,那很有趣!

“难道他真是傻子?”老者仿佛这才意识到燕行天的打扮,看着他的背影,目中就露出惋惜和忧色!

燕行天就在公园散步开来,看着对弈的老人,看着缠绵的情侣,看着跳舞的大妈,感到这世界无比的新鲜,无比的可爱,忽然,一个声音在旁边传来:“是这傻子,燕行天”

燕行天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话的是陈娇,这个时不时就拿羞辱自己取乐,恶毒,阴险,见风使舵的女人,他先前想要狠狠地报复她,而现在面对着她,却发现对她这种人,实在连废话都懒得说上一句,理也不想再搭理。

陈娇见他不理她,也不生气,拉着闺蜜走到其前面,嘴里还咬着炸串,讥笑道:“小傻子,你在逛街啊?怎么这么脏啊,趴人家粪坑去了吧?哎你没事?”

燕行天站住身形,不卑不亢道:“让开路吧”

陈娇咯咯笑着,用纸巾擦擦沾上油渍的小手,道:“看看这造型,这极品,听说昨天还让雷给劈了,你说他爹造了多大孽?”

闺蜜笑道:“谁管他有事没事,没事就更好嘛,小傻子,你别怕,今天姐姐们不揍你,你实在是太脏了,我真心怕脏了自己的手!”

陈娇道:“怕脏手不要紧的,还有脚嘛”

闺蜜拍手道:“你说得对极了,小傻子,我的鞋子有点脏了,你快帮我擦干净,不然我可要踹你喽!”

燕行天心里升起一股火,冷冷道:“闭上嘴,然后滚出我的视线!”

按着陈娇闺蜜的想法,听到要揍他,燕行天就一定会吓得跟鹌鹑一样,然后乖乖地蹲下身擦自己的鞋面,可哪知道这一次他竟完全换了个人,无视自己的命令,她神色一狠,手中的炸串钳子就朝燕行天的脸上扎去!

这一手来得太突然太快,谁能想到十六七岁的女孩儿心肠竟这么狠,眼看着钳子已将扎在燕行天的脸上了,后者依然不闪不动,毫无反应一样,陈娇就扬起笑意,期待着鲜血横流的画面,最好能一下子贯穿左右脸蛋子才精彩!

“啊!”惨叫立时传出,附近的游人都停止了动作,向这边看来,炸串钳子并没有扎在燕行天的脸上,而是不知如何竟扎在了陈娇的脸上,把她疼得蹲在地上连连惨叫,闺蜜也不明白怎么会扎在陈娇脸上,只是感觉好像手被推了一下,这时,也没时间多想,赶紧扶住陈娇,焦急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扎在你脸上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