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颤栗杀途》第8章 震慑武道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05-24 | 阅读次数:26509

姜文远燕行天小说名字叫作《战栗杀途》,提供更多战栗杀途,战栗杀途小说深度阅读。战栗杀途小说姜文远燕行天节选:姜文远已派遣好几拨人找寻,这时,正狠狠地呵斥着底下人,可看见燕行天完好无损地站在眼前,赶快跑回来拉住他,好一番寻…...

姜文远燕行天小说名字叫做《颤栗杀途》,这里提供姜文远燕行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颤栗杀途小说精选:陈娇气极,在大庭广众下如此出丑,真是满心的怨恨,又无法向闺蜜发火,只能全都泄在燕行天身上,恶狠狠道:“你敢用钳子扎我,我扎死你!”说着,她抓起自己掉在地上的钳子死命地向燕行天的裆部扎去,原以为这么近的距离一定能够得手,却感到突然没了受力点,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狠狠伏在了地上,手里的钳子不偏不倚地又扎在了自己的鼻子上,直接豁开了一个血口子。此时燕行天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旁,低头看着她,道:“这师傅手艺不行,肉丸子都炸糊了,…

陈娇气极,在大庭广众下如此出丑,真是满心的怨恨,又无法向闺蜜发火,只能全都泄在燕行天身上,恶狠狠道:“你敢用钳子扎我,我扎死你!”

说着,她抓起自己掉在地上的钳子死命地向燕行天的裆部扎去,原以为这么近的距离一定能够得手,却感到突然没了受力点,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狠狠伏在了地上,手里的钳子不偏不倚地又扎在了自己的鼻子上,直接豁开了一个血口子。

此时燕行天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旁,低头看着她,道:“这师傅手艺不行,肉丸子都炸糊了,下一次,你就不要再到他那里去买了吧”

陈娇疼得嗷嗷乱叫,只顾着捂住鼻子,想要狠狠打击燕行天,却又无可奈何,毕竟破相可是人生大事,她疼得歇斯底里地大骂,脏话水一般在口中不断喷出来,想要借此挽回一些声势,可在周围人看来,却像是泼妇骂街,丝毫提不起一点怜悯来给她。

燕行天也是担心被不明真相的人群起攻之,转身就走了。

其闺蜜也感觉到他像是变了个人似得,欺软怕硬的本质体现出来,不敢上前出手,就剩下想要夺回面子的辱骂:“燕行天,你记住,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

“报?哼!”陈娇毫无遮拦地吼道:“燕行天,姑奶奶要看着你升天,我远哥哥用不了多久就会让你升天,他已请了人出来,哈哈,你以为你还活得了?到时候,我一定在你尸体上撒尿!”

她的话虽是在气急败坏的情况下不假思索地说出来,但她还不知道他已恢复正常,刚刚是做了反击,但是狗急了还跳墙,谁说傻子被欺负就不能反抗了?

她恐怕没有理由跟一个傻子说假话。

燕行天身躯一顿,目中闪出一抹精芒!

勾月已当空。

当勾月挂着树梢上时,燕行天就回到了家。

这一次,燕家里外是都急了,少爷被雷劈了,又在医院消失不见,姜文远已派出好几拨人寻找,此时,正狠狠训斥着底下人,可见到燕行天完好无损地站在眼前,赶紧跑过来拉住他,好一番寻问,后者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有些失落,避重就轻地应答,接着姜文远叫来医生护士,又是好一番全身检查,等到鸡飞狗跳的别墅恢复常态后,燕行天就来到了父亲的房门前。

站在门外,燕行天的内心复杂极了,他想要直接冲进房门,然后开心地告诉父亲,自己已康复了,他想要给父亲一个大大的惊喜,可是,那一双冷漠的眼神,已深深烙在了他心中!

经过好一番挣扎,燕行天终于举手敲门。

燕峰正靠在椅背上闭目休息,见进来的是燕行天,就又重新闭上眼睛,随口道:“你回来了”

燕行天道:“我回来了”

燕峰道:“医生说你没事,没事就回房休息吧”

燕行天道:“父亲,我、、、”

燕峰道:“如果你不想上学,就不用再去了,不念书也挺好,下个月,我给你订婚了,去睡吧”

燕行天讶然道:“订婚?”

燕峰道:“去睡吧!”

燕行天酝酿了一肚子的话,却全部都被父亲噎了回去,他站在原地,心酸难耐,现在,哪怕是一句责备的话,都可以让他一下子澎湃,可是,这渴盼对于他来说,太奢侈了!

他怀着忐忑的心,终于退出了房门。

夜渐深了。

姜文远还没有睡,他坐在游泳池旁的乘凉椅上,手边是一瓶清酒。

这是他的习惯,每到夜深人群,难以入眠的时候,他都喜欢一个人走出来喝点小酒,调节调节心情,赏赏夜色。

燕行天轻咳了一声,走了过来。

姜文远露出温和笑容,道:“天儿,你还没睡!”

燕行天道:“你也没睡”

姜文远有些微醉,语重心长道:“你才回来,我怕你心情不好没有说你,但你给姜叔记住,给你的手机,以后你要随时放在身上,晚回来可以,但是要有电话,不然家里会担心那”

燕行天苦笑一声,这话还真是对孩子该说的。

姜文远拍拍双腿,示意他坐下。

这一次,燕行天却选择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姜文远大笑,道:“我的天儿终于长大了,都不赖着我的腿了!”

燕行天道:“长了十九年,的确该长大了”

姜文远道:“见了你父亲?”

燕行天苦闷地叹口气,微微笑了笑。

“你父亲、、、”姜文远喝了杯酒,道:“其实是很关心你的,只是,他并不善于表达情感,把什么东西都藏起来,天儿,你可不能怪他”

半晌,燕行天都没有说话,看着姜文远,内心即感激又感动,十九年,后者完美充当了父亲的角色,为了燕家,为了燕行天,都付出了太多太多。

其实他与燕峰一样,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但是对于燕行天,他从来都不吝惜微笑与关怀。

他将父爱毫不保留地给了燕行天,也填补了后者内心的情感缺失。

他独自承受痛苦,独自将痛苦送入酒杯,咽在心头。

看惯了太多是非恩怨离愁别苦的他,情怀的真挚与伟大,根本就是常人所不能达到的浑厚与敦实。

燕行天道:“他帮我安排了婚礼?”

“是聂家的千金聂小青”姜文远想了想,皱了皱眉,道:“这件事我总觉得奇怪,这桩婚事”

他仰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聂傲晋可不傻啊,怎么会把女儿、、、、你父亲难道没有想到么?怎么也会同意呢?”

他想也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再思考,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天儿要成家了,我很高兴”

他又为自己倒了杯酒,道:“再练两手飞刀吧”

燕行天摇了摇头,道:“不必练了”

“不练了?”姜文远有一点怒色,道:“以后怎么成材?”

燕行天淡淡抛出一句话:“足以震慑武道!”

姜文远不觉侧目,这句话可不像是个孩子能够说出来的!

“年纪大了,就不要喝太多的酒,对身体不好!”燕行天站起身,拎起酒瓶就向别墅走去,边走边道:“姜叔,未来有一天,你若看到天儿傲世而立,请你一定不要吃惊,请你一定为天儿喝彩”

“不论天儿成就几何,都离不开你的祝福!”

姜文远的酒杯瞬间跌落,整个人骇立当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