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章 没有一点防备,你就这样走进我的生活

倾世蓝域鱼 | 发布时间:2020-05-24 00:59:01 | 阅读次数:26696

免费提供更多天涯若毗邻第三章 也没一点儿提防,你就这样走入我的生活的全文深度阅读,许久之后,房间里的动静渐渐地渐渐平息了,两个人的呼吸声很保持平稳。房间外走廊内静悄悄的,听将近房...房间外走廊内静悄悄的,听不到房内的任何声响,两个保镖已经打起了瞌睡。黑夜笼罩着这座城市,城市里发生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有的人的人生因为遇见的人即将被改写。。...

  许久过后,房间里的动静渐渐平息了,两个人的呼吸声很平稳。

  房间外走廊内静悄悄的,听不到房内的任何声响,两个保镖已经打起了瞌睡。黑夜笼罩着这座城市,城市里发生着各式各样的故事,有的人的人生因为遇见的人即将被改写。

  房间内一片凌乱,地上扔着男女的衣服,还有那件被扯破的白色衬衫。床上男女背对背躺着,发泄完自己欲望的男人头发上的汗水已经干了,耷拉在额头上,他呼吸平稳,一脸满足。

  江希影闭着眼睛,她此时此刻觉得很累,下身还传来疼痛感,身体的疼痛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幕幕。这是她之前想要躺着睡觉的床,没想到现在还真的躺在上面了,只不过身边还躺着一个叫不出名字的男人。

  欧阳千然活动了一下身体,看到身边的女人背对着自己,一把又把她扯回到自己的怀里。他低头闻着她发间的香味,这个味道让他沉醉,让他安心,这是在他那么多女人中别人所不能给予的。

  他闻着这个味道感觉困意来袭,发泄完欲望的他身心都倍感舒服,再这样的舒服享受中他闭上眼睛渐渐睡去。

  次日清晨,窗外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不过房内的窗帘拉着阳光无法照进来。床上的男女经历昨晚的肉搏还在熟睡中,门外的两个保镖不敢打扰小少爷睡觉,在门外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房间。

  江希影的主管张姐从昨天起就找不到她的身影,给她打电话也不接。这可把她急坏了,这丫头有什么事也该先向她请假才是啊。

  欧阳千然伸了个懒腰从睡梦中醒来,这个花花少爷经常早上睁开双眼要花几分钟时间才能想起昨晚陪在身边的人是谁。

  他看了一眼身旁还在熟睡中的女人,她的皮肤真好,近距离看可以看见她脸上细小的容貌。呸!想什么呢,欧阳千然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他回忆起昨晚,去会所喝酒遇到了前女友cindy,然后被这个心机婊下了药,不过自己被下了药都不愿意上她说明自己真的不喜欢她了。

  然后嘛来到了富悦大酒店到自己的房间休息,遇到了身边这个跟他完全欲情故纵把戏的女人。一开始还抵死不从的女人,后来还不是被他征服了。嗯,是这样的,他理清了思绪,想着还好没跟cindy又发生点什么,心情愉快的去洗澡了。

  热水喷洒在他的身上,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当真是惬意极了。洗完澡后欧阳千然裸着上半身,下半身裹着个浴巾就走了出来。

  他虽然看着瘦,但是属于脱衣服有肉的类型,他的头发还没干,头发上的水滴下来落在他健硕的胸肌上。他有常年有健身的习惯,有六块腹肌,这幅美男出浴图让人看了都忍不住脸红心跳加速。

  他从浴室走出来,看见床上的江希影还在睡觉:“该死的女人,睡的倒挺香,看我不吵醒你。”欧阳千然走到那片落地窗下,哗的一声将窗帘拉开了,窗外明媚的阳光顷刻间照进了房间。他抱着胳膊,静静等待床上的女人醒来。

  江希影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梦到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人追着她跑,她怎么也躲不掉……正当这个梦进入佳境的时候她感觉到一道强烈的光线,她缓缓睁开眼睛,强烈的光线很刺眼,她眯眯眼睛来适应。

  豪华的套房,丝绸被单,啊!我是谁,我在哪里?糟糕!天亮了她怎么在这里睡觉,昨天她不是代替同事值班吗?她猛的一个机灵在床上坐起身来,下身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疼痛,她这才猛的反应过来,昨天晚上她在这里给一个刁蛮的客人换丝绸被单,然后被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人强行推到了?

  她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还在发愣!

  “醒了啊,看来你在我的床上睡得很香啊。”欧阳千然站在一边似有些玩味的开口。

  江希影抬起头看向他,高大的男人裸着上半身背对着阳光在窗边站着,他脸庞俊逸,身材更是没话说,正用那邪魅的桃花眼盯着她期待着她的反应。就是这个男人!江希影愤恨的盯着他看。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昨天晚上你的眼神可是很温柔的。”他痞笑着开口。

  “王八蛋,下流,无耻你。”江希影没有忍住爆了粗口。

  “哎呦,你看起来怪温柔可人的,怎么骂起人来这么凶悍,昨天在床上你可不是这么叫的,哈哈。”

  “无耻你!”江希影气结,随手拿了一个枕头朝他扔了过去。

  “好了,别闹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价钱了,不用告诉我你是谁,我不想知道,我会给你应该有的报酬。”欧阳千然直奔主题。

  “神经病,你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吗?你凭什么在这里用高高在上的态度跟我说这种话。”江希影气结,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自以为是到一定境界。

  “啊?不然呢,我能做的只有给你钱啊,不然能怎样?你想让我怎样?难道我睡了你一晚我就要娶你回家啊?”欧阳千然无辜的睁大了他的桃花眼,他好像的确不太明白。

  江希晨不想再跟他理论,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起床,穿好衣服,大摇大摆的从这个让她失去贞操的房间里走出去,此生此世她再也不想见到这个轻狂的男人。

  她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哎我的衣服呢?她看到了床尾的白衬衫,拿起来一看上面的纽扣全都被撕扯掉了,那她要怎么穿着这衣服走出房门啊?还有她的内衣,那件黑色蕾丝的文胸被丢弃在了地上,她想弯下腰去捡,发觉自己的胸前一片春光乍泄。

  “靠!”她骂出了声。胸前还有这个男人留下的几枚吻痕,更加深刻的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

  “你这女人怎么动不动就骂人?”欧阳千然走上前贴心的为她捡起了地上的黑色蕾丝文胸递给她,这个小忙他还是愿意帮的。

  “管你屁事,我骂你几句怎么了?”江希影根本不想好好跟他说话。

  欧阳千然失笑,他身边的那些女的就知道一味地讨好他顺从他,难得遇到个叛逆点的也别有一番滋味。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价钱呢?我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不正经,但是从来不会亏待跟了我的女人,你虽然活不好吧,但好在你还不粘人,所以价钱的事情好商量。”他双手抱在胸前好像在谈生意一般的语气。

  江希影听了觉得这个人简直恶心至极:“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吧,谁说我们俩就一定是你睡了我,明明是你昨天晚上抱着我不让我走,那我可不可以以为是我睡了你呢?

  还有说道活好不好这个问题,我觉得你的表现真的不尽人意,我很不满意,二百块钱吧不能再多了。”江希影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她把白衬衫上仅有的几枚扣子扣上,在下方打了个结,虽然还是有点暴露吧,但是好歹能够从这里走出去。

  欧阳千然气坏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敢以这样的方式羞辱他。

  “你……”他气的伸手指向床上正在悠闲穿衣服的江希影。

  江希影刚穿好上衣,她站起来找到自己的裙子,站起身来拉起后面的拉链。

  “我觉得我说的没有错,你也不用生气。哎我说在你们这行挺难的吧,我看你虚的很。”江希影看得出欧阳千然很难接受她这样的羞辱于是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呵呵,我活好不好难道你还不清楚吗,还是说你想再试一次?”欧阳千然走向她,一把握住她的手愤恨地说,他的桃花眼有着一股邪气,此刻因为生气在挑眉显得更加妖孽无以复加。

  “滚开别碰我!”江希影厌恶的丢开他的手,她现在不想和这个人有任何肢体接触。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推开他,欧阳千然真的很恼火,一大清早居然这么扫兴把他大好的兴致都破坏掉了。

  “你到底想怎样,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他把脸凑近了江希影。

  “我还想问你呢,到底想怎样?现在你就可以松开我的手了,我从这里走出去,从此大家老死不相往来可以了吗?”江希影吐出这一大段话。

  “为什么要老死不相往来呢,你这个人翻脸可比翻书还快,无情冷血!可怜我身上现在还有你的味道呢!”欧阳千然装作一脸无辜。

  “你有神经病吧?”江希影被他的话给绕晕了,这个人讲话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喂,不过说真的,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用的是什么香水?我是个对味道很敏感的人,你也闻到了,我出来住都要在房间里点上熏香。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告诉我你的香水型号。”欧阳千然认真地说,他确实很关心这个问题。

  “你想知道我就一定要告诉你吗,不好意思啊,我就是不想告诉你。”江希影挑衅他,一副想知道你求我啊的表情。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