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孽缘的开始

倾世蓝域鱼 | 发布时间:2020-05-24 | 阅读次数:27019

  未来一定会是很美好的吧,这样想着乐观的她露出了一个暖心的微笑。她还不知道将会遇到什么人,自己将来的人生之路会因为这个人完全改变。有些人是注定要相遇的,在这个安静的...

  未来一定会是很美好的吧,这样想着乐观的她露出了一个暖心的微笑。她还不知道将会遇到什么人,自己将来的人生之路会因为这个人完全改变。有些人是注定要相遇的,在这个安静的夜晚。

  车子开往富悦的路上,欧阳千然一路强忍内心的煎熬,这种忍耐让他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需要到一个房间放空自己,洗一个冷水澡让自己冷静下来。“快点开吧。”他对开车的保镖说,车子加速了疾驰在冷清的马路上。

  “希影吗,4815房间的客人马上就要来了,按照客人的要求你要送一点香薰进去,还有床上的被套要全部换过,我会派人给你送过去。”主管在电话那头交代。

  江希影撇撇嘴,这来的是什么客人嘛,矫情死了。酒店里vip套房的被套已经很干净高大上了,为什么还要换?当她拿到服务人员送来的新被单时她承认自己还是被震撼到了,被单全是丝绸,白色的丝绸绣着精致细小的小图案,在灯光的映射下泛着莹润的光泽。

  被子套着纯白色的被套,里面是高级蚕丝,轻盈又保暖。江希影默默铺好床,不禁感叹:“真是有钱人啊。”她不禁对这个客人产生了好奇。

  她此刻好像有些中邪,在房间内熏香的作用下觉得此刻身心愉悦,这张床舒服极了,反正客人还没有来,她往床后躺去,真是舒服啊,在这种大床上睡觉做梦都会是美梦吧。

  欧阳千然终于熬到走进房间,一进门是他特意交待的把房间里的熏香点上,他喜欢在陌生的环境里闻到熟悉的味道。走到门口看见门开着,他没有多想就推门走了进来,吩咐保镖在走廊外边轮流值班。

  欧阳千然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身穿白衬衫包臀裙的江希影,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他还很奇怪呢,这个女孩怎么一脸放松的躺在他的床上?自己的床单被罩都是真丝的,她堂而皇之地躺在上面一定觉得很舒适惬意吧。然在心里冷哼一声,这么快就又有女人送上门来了,一定是贴身的保镖看出他的异样替他找上门服务的高级外围女。他的身体还是像着起了火一般,看到床上的女人,心想今天既然你送上门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先去洗个澡吧。”他开口对床上的女人说道。

  江希影听到一个轻柔的男声吓了一大跳:“啊!”地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下可完蛋了,自己这样的行为万一被客人投诉了怎么办。

  她一脸慌乱,低着头赶紧向男人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躺在您床上的,我马上出去,祝您入住愉快。”

  说完她很慌,低着头打算从男人旁边走出去。一只健硕的胳膊拦住了她,冷冷的男声在江希影头顶上方响起:“想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好啊,那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江希影抬起头看看这是个怎样的人,这个男人生着一张非常好看的脸,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泽。嘴唇厚薄适中,让人想着他的主人笑起来会是怎样的炫目。浓密的睫毛叛逆的微微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长着一双像朝霞一样清澈的眼睛,眼睛的形状是细长的桃花眼,这一定是个多情的人吧,江希影想。

  “对不起先生,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不是……”她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男人好看的眼睛中有红血丝,此刻他盯着江希影的样子像老鹰盯着猎物一般,跟他一对视看的江希影心里直发毛。

  “我管你是谁,来都来了,就别想走了。”都是送上门的猎物了,如果让她跑了,穿出去不是要看他的笑话了。

  “不先生,我是这里的服务生,我叫江希影,不信我可以给您看我的工作牌。我……”她手忙脚乱的赶紧找工作牌,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工作牌居然没在身上。

  欧阳千然冷着一张脸看着面前的女人拙劣的表演:“你演技太差了,欲情故纵的把戏玩玩就好了,千万不要入戏太深,在玩下去我可就要生气了。”他尽量耐心地提醒这个女人,体内的火热依然在折磨着他。

  “那请您放我出去,下次我可以亲自向您为今天的事道歉。”说完她挣脱欧阳千然的胳膊,想要往门的方向走去。

  “我说过,不要再玩了,你走不了的,门外是我的保镖,这家酒店有我近一半的股份,你走,你打算去哪儿?”欧阳千然一把把江希影扯回来,用胳膊圈住她问。

  江希影蒙了,一个劲在他怀里扑腾。欧阳千然此时也很恼怒,一把把这个女人推到了床上,用整个身子压了上去。

  “神经病。”他身下的女人骂道。

  “骂得好,哈哈,待会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神经病。”欧阳千然愉悦地说。

  他用腿紧紧按压住女人的双腿,控制她不要乱动,他她的双手举过头顶用一只手压着,另一只手一粒一粒地解开她衬衫的扣子。江希影看他玩真的了很是反抗:“放开我,你这算强奸你知道吗?”

  “你自己送上门的怎么能算我勾引呢?就算是强奸,你也拿我没办法的。”欧阳千然一边说一边被她的挣扎惹怒了,没有耐心一粒粒解她的扣子,直接粗暴的一把扯开她的衬衫。

  江希影的内衣和雪白的酥胸在他眼前暴露无疑,欧阳千然喉结滚动,这女人身材倒不错。她哪儿经历过这样的羞辱,骂道:“畜生!”

  “骂的好,我觉得也是。”欧阳千然欣然答应,虽然还从来没有人当着他的面这样骂他。

  说完他把她的衬衫脱了下来,绕着她举过头顶的胳膊缠了几圈,把她一直在挣脱的双手捆了起来,这样他的双手就腾了出来,肆意游走在她的身体上。

  江希影一脸绝望的看着屋顶的华丽大吊灯,她做梦走梦都没想到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的样子。

  欧阳千然捧起面前面前女人的脸,想仔细打量她。女人长着一张及其清秀的脸,脸型是小巧的鹅蛋,眼睛是恰到好处的双眼皮,就是现在正用着一种及其怨恨的眼睛看着他。

  欧阳千然在心里冷哼:“真的是有意思,都是送上门的了,你还在这里给我装贞洁烈女,有意思吗?”江希影听了不想理会他,把视线转向别处,反正此时不管她怎样解释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都觉得她是主动在勾引他。

  欧阳千然打量着她的身体,洁白无暇,他忍不住伸手抚摸这诱人的躯体,连呼吸声都加重了。

  他伏下身亲吻江希影的脖子,她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体香,作为一个对味道非常敏感的人他很喜欢这个味道。

  “你身上用的是什么香水?”他忍不住要问问这个女人。

  “滚,关你屁事。”江希影没好气。

  “呵呵,你这个人说话真有意思,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好吧,现在还在这里跟我装贞洁烈女,今年的奥斯卡影后都要颁发给你了。拜托我不吃这套的,别装了,再装就过头了”。

  欧阳千然大手一挥把床头的大灯关掉了,房间内光线暗了下来,他借着微弱的灯光仔细打量着女人的身体。只是这女人一点都不配合,就像条死鱼一样没意思。

  房间内的灯光彻底的熄灭了,房间内只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他们拥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身体的热量。

  这个夜晚本可以很美好,两个之前并没有交集的人在这里相遇,相识,故事才刚刚开始。两个人相遇肯定是需要一定缘分的,江希影觉得自己遇见身边这个男人肯定是一段孽缘,是不是上辈子作孽太多这辈子来还债了。

  结束了一切后江希影默默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半天才缓过神来今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实在是太冲动了,可是明天早上起来要如何应对这一切呢?江希影没有在心里回答自己,她也很迷茫。她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男孩子,她承认这个人长得真的很好看,这多少让她的心里平衡一些,果然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因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江希影还叫不出他的名字呢,但是心里对他居然没有排斥感,真的是很奇怪。

  不管怎么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任。这只是两个人在一起做了一件隐私的事情而已,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看这个人的言谈举止应该是个富家少爷吧,江希影微微一笑,任你有多少财产我还是平凡的普通老板姓,不会因为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缠上你的。

  保留一个女孩子该有的尊严,江希影在心里对自己说。年少的经历多少对她造成了一些影响,骨子里很倔强,身边的这个人是比她有钱有势但是但是在人格上他们是平等的。

  明天一早阳光明媚,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江希影在心里劝告自己放下心理包袱,给自己加油打气。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