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4章 是我做的

月下清华 | 发布时间:2020-05-24 00:58:56 | 阅读次数:9403

免费提供更多绝品凶兵第4章 是我做的的全文深度阅读,绿树绿树掩映,芳草萋萋,围墙高筑,卫兵深严。这里是青城少年父母管教所。院子里非常干净干净整洁,除了读书学习朗......

  绿树掩映,芳草萋萋,围墙高筑,守卫森严。

  这里是青城少年管教所。

  院子里干净整洁,还有读书朗朗的声音从一动白楼内传出。

  这里给人的错觉不是监狱,而像是学校。

  少年犯管教所,是对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八周岁的少年犯进行教育、挽救、改造的场所。

  在这里,少年犯们会得到德、智、体、美、劳的全面教育。

  虽然他们是犯人,但少管所还是不遗余力地为他们将来升学和就业走去社会创造最好的条件。

  少管所学习五班的教室里,少年犯们都正襟危坐,侧耳聆听,还不停地记录,很认真学习的样子。

  而讲台上,站着的不是老师,而是一名少年犯。

  少年脸如雕刻,棱角分明,浓眉大眼,长睫卷翘。

  特别是那双黑潭幽深的星目,闪亮生辉,神采飞扬。

  少年虽然俊美,但浑身上下透着放荡不拘,桀骜不驯的气息,这气息之中,还隐藏着一股子令人凛然的邪气。

  此时,少年站在讲台上,正口若悬河。而本该给少年犯们上课的老师,居然也拿着本子在下面奋笔疾书。

  “我们是犯罪了,我们是错了,但是,我们不能把自己看低,我们不能自卑,不能别人还没说什么,我们自己就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少年看着下面的少年犯们,说道。

  “浪子回头金不换金,何况我们是有文化的浪子?社会不认可我们,那是他们的损失。许多用人单位用有色眼光看我们,这不能怪人家,因为毕竟我们曾经是罪犯。但是,我们不能屈服,不能破罐子破摔,而是要做出成绩给他们看,我们要为自己争口气。我们要出人头地,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才。”少年意气风发地说道。

  哗!

  五十多岁的专门从事少年犯罪改造教育的老师,此时带头鼓掌。

  这位学生,是他从业几十年来遇到的唯一一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少年犯。

  这个叫西门青的少年犯,不但精通世界语言,而且对世界各国国情、民俗、文化,人文地理,都了如指掌。最让人佩服的是,他还具有一身连管教都甘拜下风的武功。

  他才多大?十七岁!

  连老师都服气,都心甘情愿地拜少年为师。

  在掌声中,少年走下讲台,离开教室,他还要去下一个班级进行演讲。

  “师傅?师傅?”西门青刚走出教室,一个年轻管教跑了过来。

  “有事?”西门青蹙起浓眉。

  “师傅?来了两个军官,要见你。”年轻管教尊敬地笑着,说道。

  他现在正跟着这位少年学武呢,少年是他师傅。

  不但是他,现在的管教所里,几乎所有狱警都拜了少年为师傅了。

  在少年面前,没有什么管教和犯人之分,因为这个少年太优秀了,连监狱长都鼓励他们这些狱警,多向西门青学习知识和武术。

  这是个人才,少管所的宝贝。

  “军人?”西门青浓眉紧缩,心道,军人找他干什么?他又不认识军人?难道,是那件案子犯案了?

  “走!去看看。”西门青耸耸肩,说道。

  他不在乎,以他现在在少管所的表现,即使加刑,他也无所谓,因为他现在无家可归。这里对四处流浪的他来说,简直好的不得了,何况他现在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

  “师傅?我看监狱长一脸的不高兴,不会是你和当兵的也有过节吧?你可得小心点,当兵的可不好惹。”年轻狱警好心提醒道。

  “没事!”西门青加快步伐。

  他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他是个喜欢惹事的人,没事,他都想找点事。

  他会怕?

  来到监狱长办公室,年轻狱警就走了。

  西门青整理了一下囚服,敲响房门。

  “进来!”里面传出监狱长不高兴的声音。

  西门青推门而入。

  只见头发花白的监狱长正陪着两个军官说话。

  西门青发现,那两个军官一看到他,就虎目圆睁,双眼放光。

  “他们有事找你,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我保你。”监狱长直言不讳。

  西门青以为监狱长是在提醒他,有些事情你可以不承认。

  西门青是怕事的人吗?

  “那嘎案子是我做的。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我接招!”西门青无惧地看着两个军官说道。

  “你还有案子没交代?”监狱长大吃一惊。

  “啊?他们不是为了我暴打那个外国军官的事情来的?”西门青大吃一惊。心里后悔,蹦擦擦,他个仙人白白滴!难道自己估计做了?不打自招?

  “什么?你还打过外国军官?”监狱长差点蹦了起来。

  狼首和狼七也是大吃一惊。

  “既然我都说露了,那就告诉你们吧!”西门青郁闷无比地说道,暗怪自己没事找事,没人挖坑却自己挖坑自己跳,这特么不是闲的作死吗?

  “前不久,轰动世界的夏尔街案,是老子干的。那个米国军官醉酒,在夏尔街无故殴打我们夏国赴米公民,之后那个米国军官被路人打残。那个路人,就是老子!老子承认了,爱咋咋地!”

  西门青很光棍无比地说道,还一脸的作死也不怕死的嚣张表情。

  “卧槽!那个路人甲就是你?”

  唰!

  监狱长、狼首和狼七,都站了起来。

  “敬礼!”狼首突然激动地吼道,率先敬礼。

  狼七和监狱长也一脸激动看着西门青,敬礼。

  蹦擦擦!西门青当时懵逼了,他个仙人白白滴!什么情况?

  “好小子,打得好,为国争光啊!”狼首激动地说道,双眼更加光芒四射。

  “你们不是来抓我的?”西门青挠挠小寸头,问道。心里郁闷,他个仙人白白滴!感情自己搞错了,自投罗网了。

  “我们不是为那个案子来的,我们是来请你的。”狼首笑着说道。

  “请我?什么意思?”西门青没明白,大眼睛愣眉楞眼地看着狼首。

  “请你加入我们的特种部队。”狼七笑着说道。

  狼首和狼七都看着这个身高一米九十多的少年,以为这小子会乐得蹦起来。

  少年犯直接超规格进入特种部队,历史以来,绝无仅有。

  只是。

  “我不去特种部队。我不想当兵。”西门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狼首和狼七愣住了。

  “怎么样?我说他对你们没兴趣吧?你们还不信?”监狱长似乎如释重负。

  要知道自从这小子进了少管所,那些个桀骜不驯的小野马,都被这小子归拢的服服帖帖的,学习劲头也空前高涨,他们可是省老心了。

  而且这几年,因为这小子的激励人心的演讲和对少年犯们的外语教育,少管所年年被评为全国先进监狱。

  这都是这小子的功劳。

  这小子可是少管所的宝贝,谁舍得放走?

  监狱长早已经打报告上去,准备等这小子刑满,就留在少管所做教员呢。

  要不是血狼部队来要人,他直接就替西门青拒绝了。

  “梁叔?狼七?你们先出去,我和他谈谈。”狼首突然说道。

  狼七拉着监狱长就走。

  “你要是敢武力征服,我和你没完。”监狱长警告狼首。

  又看着西门青说道:“我就在隔壁,他要是欺负你,你打不过他,你就喊我。你要是能打过他,就狠狠揍,出了事我兜着。敢挖我的人,该揍!”

  “梁叔?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狼首哭笑不得。

  狼七赶紧把把监狱长拉出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