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5章 我们结婚吧

大本钟 | 发布时间:2020-05-23 15:26:06 | 阅读次数:17544

望着两人的小动作,龚凝雅皱眉头道“马昊天!李云峰但是病人,你干嘛?”  三人也可以说都是第一次朋友见面,马昊天的试探太过失礼,因而龚凝雅有些愠怒,听见马昊天的讨饶,心知是李云峰胜了。  “呵呵,男人之间切磋切磋下也没什么!“李云峰打圆场道,看了看马“呵呵,男人之间切磋下也没什么!“李云峰打圆场道,看了看马昊天和龚凝雅,有些疑惑两人的关系。。...

  看着两人的小动作,龚凝雅皱眉道“马昊天!李云峰还是病人,你干嘛?”

  三人可以说都是第一次见面,马昊天的试探过于唐突,因此龚凝雅有些不悦,听到马昊天的求饶,心知是李云峰胜了。

  “呵呵,男人之间切磋下也没什么!“李云峰打圆场道,看了看马昊天和龚凝雅,有些疑惑两人的关系。

  “李哥,我和龚凝雅也是第一天认识。两个老头中午给凝雅压惊,顺便打算撮合我们俩。“听着马昊天说出真实情况,龚凝雅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说道,“马昊天,少说两句你会死啊!”

  “等下,我还没说完。“马昊天打断龚凝雅甩着手,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是迫于无奈,这个年纪,李哥懂得。看到龚凝雅第一眼,我还以为有戏,可是听到凝雅第一句话,我就知道肯定不是我的菜,哥们喜欢娇小可爱,千娇百媚型的,像凝雅这种强势的我受不了。”

  “呸,到有自知之明!”顺着马昊天自来熟的话头,龚凝雅催了一口。

  “不好违逆了老头子的心意,本着多结交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的思路,我还是厚脸皮跟来了。嗯~人我送来了,任务完成。也见识了李哥,果然勇猛过人,我也就不多留了,以后就是朋友了,回见!”马昊天说完跟两人招手开门走了。

  “呵呵,你这朋友真有意思~“李云峰看着关上的房门觉得马昊天挺有意思的。

  “我也是刚认识,不是很熟。”

  “检查结果出来了?情况如何?”龚凝雅随即问道。

  “护士来的时候我问过了,一切正常。其实你不用来了,我这边没事,观察没有必要,我打算晚上就回去。明天还要处理点事情。”李云峰说道。

  “既然数据出来了,我去问下医生再决定。你在这里等我。”龚凝雅说着离开了病房。

  趁着龚凝雅走开,李云峰稍微收拾了下东西,打算离开。其实也没什么东西,自己破了洞的一套夏季西装。

  这个龚凝雅办事还真是事无巨细滴水不漏,董事长助理已经做到体贴入微级别,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凭自己银行小职员的程度,估计人家正眼都不会瞧上一眼。如果能真成为朋友,倒还是……呵呵,想多了。

  …………

  不久龚凝雅推门进来,外科主任跟着一起进来。

  “让主任再给你看看,没问题的话可以提前出院。”龚凝雅看着李云峰说道。

  经过主任翻眼摸体,折腾了一会,确定没啥问题后,李云峰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出院小结。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感谢救命之恩~!”龚凝雅边收拾自己带过来的东西边说。

  李云峰在里间将自己的破西服换上,婉言谢绝道:“不用谢,我也是自救,公司那边应该谢谢你才是。”

  “别跟我这么生分了,在你看来是举手之劳,对于我却是性命。说的有点自私,但我还是希望一直能够陪伴亲人左右。”龚凝雅似乎联想了些什么有感而发,眼神忧郁透露出些许疲累和乏力。

  “好,不知道烧烤你习惯吗?”看着龚凝雅的侧身,略显单薄倩影和忧郁的眼神,李云峰答应道。

  “烧烤对身体不好,我们去吃海鲜。”龚凝雅转头拒绝我的提议。

  …………

  海边度假山庄,四周建筑凹字形林立,高大的棕榈、椰树布置其间,中间是绿色的人工湖泊,景致非常美丽。整个建筑自湖泊开始,向后建筑逐渐增高,后段是11层的宾馆,前面是各类原始风格的各异建筑,李云峰和龚凝雅坐在靠近湖泊的一间由棕榈叶子铺设的原生态亭阁内,看着湖泊内嬉戏的游人,很是怡人。龚凝雅点了很多,李云峰有许多海鲜还都不知道名字。酒是白葡萄酒,根据龚凝雅的解释,白葡萄酒比红葡萄酒有强大的杀菌作用。西方人很早就发现,如果吃海鲜时喝白葡萄酒,便不易发生食物中毒,而且白葡萄酒也有很多好处,能够舒筋、活血、养颜、润肺。

  对于李云峰来说,无论海鲜还是白葡萄酒,都是奢侈的享受。所以老大畅快的开始了战斗,董事长助理的盘口,果然高端、大气、上档次。一段时间后,发现龚凝雅吃的很少,自饮自写,一瓶酒却已经下去了一大半,已有几分醉意了。

  “李云峰,我要跟你结婚,你愿意吗?”龚凝雅一口喝完高脚杯内的葡萄酒,转头眼神直直的看着李云峰突然说道。

  “嗯~?!……”李云峰此时正抓着澳洲大龙虾的蟹钳撕咬,转头听到龚凝雅的话,两眼一睁,啃食动作停在了那里。

  “从昨天开始,我想了很久,通过你救我还有医院和你们单位的了解,你人不错,是我非常理想的丈夫。”看了看李云峰张口欲说,打断道:“你别说话,听我说完。你从小柜员自愿转到客户经理,仅仅1年在没有客户资源的情况下,你就做到了部门标杆。如果没有我送过去的锦旗和这次的成功合作,相信也要不了多久,你也会升职的。我知道是因为你妹妹,你才从柜员转到客户经理的,因为客户经理在努力的情况下,能够取得的收入比柜员要多,能够解决你妹妹的医药费。”龚凝雅把酒瓶里的酒都到进了酒杯,小口慢饮着,说出了李云峰的情况。

  李云峰放下手中的蟹钳,找来毛巾擦了擦道:“这跟结婚有什么关系?”

  “这……说明你人不错,有毅力、有能力、有责任心、敢担当,能做你亲人一定很幸福。”龚凝雅眼神迷离,口吃有些不清的说道。

  “酒,就别喝了,这是纯净水喝点。”李云峰递过水杯,作势欲拿龚凝雅手里的杯子。

  “不,我要喝。对了,住嘴,听我说。”龚凝雅一把缩回自己的酒杯,看着李云峰道:“火场里,我看到你的果敢,踩在天台上,看到你衣服破碎已经晕厥的样子,在我心里对你产生了信任。你人长得一般,生活也很普通,单位的小脚色。但是在我了解了你单位的情况后,对你产生了兴趣,让人到你住过的地方打听了下。”

  龚凝雅喝了一口,接着说:“那次爆炸,我听说了。阿姨人很好,你妹妹也一定会好起来的。”接着转头,看着李云峰说:“阿姨虽然不在了,如果能看到我,一定会认可的。还有妹妹我也会帮你照顾好的。你看我漂亮吗?还符合你的审美吧?作为妻子够格了吗?”龚凝雅用手托起自己的脸庞。

  李云峰看着龚凝雅,在酒精的作用下,脸颊带着红润,愈发显得娇嫩可人,似乎轻轻一捏就能挤出水来,眼神迷离令人着迷“凝雅,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说这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作为朋友,希望不要用自己的人生作为赌注。至于你说的结婚的事,我暂时还没考虑。你说的对,面对很多事,我都觉得自己渺小,无力。但是,生活不能在悲痛中持续,要看到自己的责任,或者还有美好的事情等待着。对你、对我,都是。”面对龚凝雅颠倒顺序的诉说,李云峰看出来了,她有心事,具体是什么,龚凝雅没说,于是他小心的措辞,宽慰道。

  “谢谢你,如果是别人,或许早就答应了吧。可是,没有时间了,有个故事我想讲给你听!”龚凝雅露出回忆的神色,继续说道:“有一个家庭幸福的三口之家,夫妻很恩爱,经营一家服装贸易生意,他们的女儿6岁了。父母要给他生个***,她离家出走了。因为她听说弟弟会分摊父母的爱,从此就不再爱她了。那时母亲已经怀孕6个月了。女孩离家出走后不久,就下起了雨,很大的雨。母亲出门时没带伞,不顾全身湿透,一声声略带沙哑的呼唤女孩的名字,急迫的脸上分不清雨水还是泪水。终于她找到了女孩,是在一个平时干涸桥下的桥墩内,因为大雨河水水量剧增,水势也逐渐增大,很快就会淹没桥墩,冲走小女孩。母亲急切走下楼梯,喊叫着让女儿过来,可是小女孩执拗的没有离开。当时雨大路滑,母亲一个没注意,滑倒了,整个人从楼梯滚了下去,双层铁链的观光栏杆,没有很好的阻隔作用,母亲随着河水被冲走了。一切发生的太快,母亲被找到时,一尸两命。父亲深爱着母亲,阴郁消沉了很久,每每深夜看着一家人的照片独自落泪,女孩永远记得母亲被大水冲走的那一幕,并且深恨自责。后来父亲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用拼命工作的方式,强迫自己不再回忆。女孩从那以后从未被责备过,但她却更加自责,于是她拼命学习、工作,转移父亲的注意力,希望通过优秀的表现来宽慰父亲。多少年后,父亲的公司成了大公司,女孩也从大学毕业,她希望承担起父亲的压力,照顾好父亲。”

  “没错,那个女孩就是我!”龚凝雅此时已经泪流满面。

  “父亲最大的愿望是我早日找好对象,他去周游世界,回来抱孙子。可是,去年父亲查出印戒细胞癌,印戒细胞癌一旦发现,基本是晚期,生存时长1-6个月。父亲很乐观,我却不想他走。”龚凝雅已经泣不成声。

  “所以你希望完成他的心愿?”李云峰终于知道其中的原委。

  “你,愿意吗?”龚凝雅抹去眼泪,声音略带嗡声的问道,眼神充满期待。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