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1章 火灾

大本钟 | 发布时间:2020-05-23 15:26:05 | 阅读次数:9937

第一节火灾  李云峰生病了了,自从养母离世后,他就被病情困恼。一开始是我以为感冒低烧低烧,每次出来后去医院检查,最终结果都是正常地,让他多短暂休息,多不喝水,多运动,戒烟成功,戒酒戒烟。  根据李云峰对病情的了解,最终结果正常地就太不正常地了。  病情发作时的时候都是在早上,根据李云峰对病情的了解,结果正常就太不正常了。。...

  第一节火灾

  李云峰生病了,自从养母去世后,他就被病情困扰。起初是以为感冒发烧,每次起来后去医院检查,结果都是正常,让他多休息,多喝水,多运动,戒烟,戒酒。

  根据李云峰对病情的了解,结果正常就太不正常了。

  病情发作的时候都是在晚上,突然高烧,随之即是伴随着体内入骨疼痛,凭借着毅力按捺住自己的喉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双唇紧闭牙齿紧咬,鼻子因为痛苦不断发出闷哼声,双目充血,汗珠瞬间布满全身,不久大概半小时时间,脑部一热,整个人就晕过去了。第二天醒来,除了身体酸胀酸疼之外并无其他症状。第一次病情发作的时候,他在房间内杀猪般嚎叫,警察在半小时后破门而入,发现他睡的死猪一般,送去医院检查一通,没有任何问题,结论是噩梦,在荷包损失1000块及一上午的笔录时间后,第二次发作时刚要大喊,就捂住了嘴,却止不住的闷哼。自己的身体愈发精瘦,大学毕业后身体虽然算不上健美,但也算匀称,这两年腰带却是减少了两个扣。但是不知是不是这病的副作用,身体体能却是提高了不少,银行运动会,任何一项单项比赛只要有他参加,必得第一。

  李云峰对自己的病情也比较忧愁,就是瘦。大量的热量食物,也没法减少他瘦下去的趋势。客观上指标正常,内心里自己也排除了癌症的可能性,因为癌症患者一旦瘦下来,那么就是晚期,体能更是与日俱下,自己恰恰相反。“故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李云峰每当想到这里,就找来孟子来安慰自己。

  …………

  “你好!我是国宇银行公司业务部客户经理李云峰,这是我的名片。”这是一间高档西餐厅的小隔间,李云峰之前约了寰宇贸易集团的助理洽谈存贷方面的前期意向。这是一个大客户,李云峰非常重视,预算好破费,选了这么一个比较高档的西餐厅。比较有名的是这里的牛排,都是进口空运来的。靠海,景致非常不错,因为开发的晚或者其他原因,中心是80、90年代建成的造船场的6层家属楼,整个区域外围被商圈包围,俯瞰真个区域犹如鸟巢一般。

  “嗯,你们付总怎么没来?我们集团对本次融资非常看重,你能代表吗?”清丽的声音来自对面的一位白衣少女。少女面容秀美,似乎为遮掩年纪一般秀发盘起,藕白色脖子修长挺立,白色介于休闲与西装的上衣,显得非常的干练,微微的香味从对面传来。发出的声音入耳回味,清冽却也显得不客气。

  “付总临时应邀,去参加人行组织的来滨村镇银行考察团。走之前特别交代我做好对接工作,因为走得急,让我表达歉意。意向内容我们已经开会研究过了,这次主要是跟您沟通一下其中的几个内容,没什么问题的话,或者贵公司有别的需求,我们回去准备一下,再正式的签约。”李云峰介绍了下情况,并说出本次来意。

  “那好,请把我们今天说的内容,如实传达给你们行领导。并且希望以后的合作减少变数,提高我们的效率,节约大家的时间。”少女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柠檬水接着说道。

  “好的,我们边吃边说。”面对的格式化公文式的腔调,李云峰按响了接待人员的服务铃。

  “我是总裁助理,龚凝雅。负责前期意向。集团内部的远洋贸易打算启动,资金缺口大概再5-10个亿,需要贵行明确下具体授信金额,方便我们后续资金安排。”龚凝雅,自我介绍到。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生拿着点菜单来到餐桌边。

  还没等李云峰回答,大厅靠门的位置传来惊叫声。

  “啊~!失火了!快跑!”

  三人转头望去,从服务生撩开的门帘看见门口处黑雾向餐厅内涌来,门外情况已经看不见。屋内一片叫闹声,开始哄乱起来,一部分人眉头苍蝇一样叫嚷着乱串,一部分人向着远离门口的方向奔来,很多人拿着电话在呼救。

  李云峰见状并未慌张,拿起桌上的餐布两张并成一张两次对折后,塞进柠檬水壶,拿出来拧了一把,如法炮制做了个,将一个交给龚凝雅,说道:“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等会烟雾进来后,用这个抱住口鼻呼吸。”龚凝雅接过布团,表情显得很镇定,慌乱的眼神表现出内心与外表的反差“好!”似乎此刻的主见从她身上消失了一般,答应了一声。

  旁边的服务生见状也炮制了一个,赶忙向服务台跑去。

  李云峰探身向窗外望去,也是一片烟雾看不清楚,皱眉思索了一下,说道:“在这里不安全,火势不小,迟早会蔓延到这里,进来的时候我留意到有专门的货运电梯,厨房的菜和垃圾应该是通过这个通道走的,旁边应该有救生楼梯通道,跟我来”

  “好的,我打个电话。”龚凝雅也没推辞,拿起手包,掏出电话,一起向后厨走去。这时屋内已经进来很多的黑气,布满了房间的整个上半层。

  “霸……董事长,我这边失火被困住了,位置是……,我在6楼。好的,我跟国宇银行的李云峰在一起,嗯,会的,好的,我们在找通道,有情况在打,挂了。”龚凝雅打了个电话,环境嘈杂,李云峰在前面拉着她,也没听清楚说了些什么,听到霸姓倒是觉得少见。

  拐进后厨,看到一部分人也从这里跑出去。后厨这边情况因为防止油烟外泄,封闭的很好,借本没有烟雾,两人通过后门进入到了电梯通道。龚凝雅跑过去按电梯,已经有一部分人乘着电梯下去了。

  “最好别那么做,那样命运会很悲惨!我们在6层,你看烟雾已经到我们这里了,说明火势已经蔓延到5层了,根据烟雾进入餐厅的时间看,即将在6层燃烧。下面应该是一片火海了,不清楚是从几层着火的,如果1层,下去后,就是火坑!而且火焰温度会导致电梯变形,被卡在中间层的话,想出都出不来!“李云峰冷静的分析。

  “那现在怎么办!”龚凝雅收回手,无措的问道。

  “这个楼层不高,救火车的消防梯能够够到,我们先向上跑,看看消防车会不会已经来了。”李云峰拉起龚凝雅进入楼梯间,向上跑去。

  两人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天台,之前的天台门已经被暴力破开了。上面站着不少人,都集中在一个方向,不断的呼救着。

  两人也跑了过去。

  “啊,救火车被堵住了!”龚凝雅惊叫到。看着堵在一公里以外的一辆救火车,李云峰也露出无措的表情,随即抿嘴皱眉,在天台四周走了一圈。片刻拉着龚凝雅向天台门走去。

  “干什么去?”龚凝雅有些不理解焦急的问道。

  “按照现在的火势,要不了半小时估计就会烧到这里,救火车被堵的远,到这里需要清除障碍,估计没个把小时不行,得想办法自救。刚才我走了一圈,看到后面是老式6层,看看有没有办法能跳过去。“李云峰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时龚凝雅的手机响了“喂,我们在天台,8层,天台9层,什么,一个小时直升机才能来?来不及了,好我们再想办法!”说完龚凝雅看着我说:“看来只能自救了,救火车短时间过不来,集团直升机在海上,到这边燃料不足,中途转折加油,估计要1个小时,让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下。“

  “现在是抽水供水,没有水塔,其他的都是空调排烟管道和设备,房顶是没法躲的,下面卫生间也是被烤的命运,还是下去看看再说吧。”说我李云峰转身向下走去,龚凝雅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李云峰在一处会议室停了下来,这是一个8层的小型会议室,落地窗对面就是李云峰说的6层小楼,看着对面小楼被烟雾遮蔽的若隐若现,李云峰拿起通道内找来的消防斧砸开落地窗。

  “就是这里了,看了下,距离可以,应该可以过去。你去找刀来切割窗帘,弄条绳索,我过去把你拉过去。”李云峰把碎玻璃胡乱的踢到一边对着龚凝雅说道。

  “只有裁纸刀了”“可以”两人对话简洁。

  乘着龚凝雅找刀的功夫,李云峰把窗帘全部拽了下来。两人将窗帘切出一段开口,同时用力撕开,用最快的速度制作了一根长约15米,宽一手扎的绳索,两楼间的距离约有10米,未防止固定后即使跳过去也会被带回坠落,多接了2段。

  说实话,这么长的距离跳过去李云峰实在有些打鼓,世界跳远8.95米,他要跳的是10米,当然要下坠2层楼的,按曲率计算,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为了小命,拼了。

  李云峰将绳子系在腰上,整理好地上的绳子,Z字形叠放在窗边,防止跳出去的时候绳子搅在一起,另一头系在铝合金窗柱上。

  “你小心点”龚凝雅担忧的看着李云峰说道。

  “呵,我可是行内运动会单人无敌的存在,放心吧!我跳过去后你把自己系好,也跳过来,眼睛一闭就过来了。放心,距离不够,我能把你拽上来。记得脱掉丝袜!”李云峰打鼓的心,说出的话却是铿锵有力,龚凝雅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能想到丝袜,俏脸微微羞涩,体会到李云峰的心思缜密,倒是遮去了少许担忧和紧张。

  再次确认了下距离和位置,李云峰给蹲在后面的墙角,右腿抵在墙根处,做了两次深呼吸。看向没有玻璃的落地窗,右腿猛然发力,用出全身力气注入双腿,加速加速,瞬间到达窗边,左腿猛然登起,李云峰划着弧线从烟雾中穿了过去。

  此时窗边烟雾已经很浓了,龚凝雅已经看不到李云峰跳出的动作,只能看见绳索不断减少,此时时间感觉很漫长,实际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伴随着对面“哗啦”一声,绳索也到达了尽头。看着角度,成功了。龚凝雅因为紧张而攥紧的拳头略微松弛。过了大约1分钟时间,对面仍没有动静,龚凝雅再度攥紧了拳头,向对面看去。

  “快,过来,我要坚持不住了!”终于对岸传来的声音让她安全感大生,同时生疑“怎么叫坚持不住了”。

  龚凝雅赶忙脱去了丝袜,高跟鞋在上楼时就丢了,一步裙向上拉到齐平裆部,解开预留的绳头系好,光着脚学李云峰的样子助跑跳了出去,或许是因为紧张的环境中,李云峰犹如指路明灯一般,龚凝雅对李云峰产生了一种信任,因为烟雾的阻隔,跳出前没有丝毫犹豫,当在空中,看到脚下的地面时,时却是悔之晚矣,惊叫声突然从龚凝雅口中炸响。

  李云峰在跳出去的一瞬间调整了自己的姿态,不像跳远选手那样虾米状,而是如跳水选手一样,捋直了身体,从而导致到达对面楼顶的时候,身体时倾斜的,头下脚上状态,为了不被烧死的惨状,李云峰也豁出小命,采用这种能够跳的更远的方式。着陆时非常痛苦,因为这么点落差在空中没法调整体态了,他双手抱住头用左后臂冲击到了房顶。还好对面老式楼还保留了一层隔温层,就是四块转头踮起一层水泥板,增加了缓冲力,顺利登顶。水泥板区域被撞的东倒西歪,此时李云峰知道自己安全了,突然脑部一阵眩晕。“完了,高烧要来!不行现在还不能倒”强耐了眩晕感,李云峰解下绳索,左右环视,找到避雷针的导线,将自制绳索固定其上。高烧已经袭来,疼痛感逐渐布满全省,龚凝雅还没过来,李云峰咬牙坚持,保持着理智,神智完成着脑中预定的动作,此时他感觉身体已经不属于他的了,似是剥离出去,自己在承受着剧痛,思想去下达的指令,身体是根据下达的指令去做的动作。就如醉酒的人,身体和意识是剥离的,我要走,于是身体就走了,但是脑子并没有感受到下达指令,启动及反馈的感受。

  看着面飞出的人影,李云峰快速的回收窗帘绳索,最终龚凝雅还是撞击在居民楼的第五层,被李云峰拽上来的。

  “安全了!”李云峰冲着龚凝雅说了一句话,就倒下了,伴随着身体的抽搐和痉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