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流氓高手

白菜开花 | 发布时间:2020-05-23 12:31:33 | 阅读次数:2246

的彪强女子?  王松的名字,确实与其本人,一点也不相符合,这个家伙,不但不也不是什么很老实人,更有甚者但是一个彻头彻底地的流氓。毕竟,以上这些,都是别人给他的评价。  王松自然而然不指出自己是流氓,但正如鲁迅先生当初所说的像。  ‘世上本也没路,走的人多了,然而,所有熟识王松的人,却都达成了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一个人的姓名,与其本身,除了称呼之外,根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王松,一个普普通通,毫无特点的名字。几乎所有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人,脑中,都不由地会浮现出一张平凡无奇,敦厚老实的脸。

  然而,所有熟识王松的人,却都达成了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一个人的姓名,与其本身,除了称呼之外,根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就好比一个名叫晓月月的女孩,有谁又能想像得到,这样美丽的名字之下,隐藏着的,却是一个面如满月,额有反骨,腰赛水缸,走在夜路之上,就连强盗,都对其望而生畏的彪强女子?

  王松的名字,确实与其本人,毫不相符,这个家伙,非但不是什么老实人,甚至还是一个彻头彻底的流氓。当然,以上这些,都是别人给他的评价。

  王松自然不认为自己是流氓,但正如鲁迅先生当年所说的一样。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对此,王松深有同感,甚至当他读到这句‘名言’的时候,不顾图书馆悬挂着的无数个大大的‘静’字,拍案而起,旋即大笔一挥,在西大图书馆的桌子上,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旋即在无数学生教授震惊的眼中,飘然而去。

  ‘世上本没有流氓,叫的人多了,也就成了流氓。’

  王松被人认为流氓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具影响力,同时,也是最早的流氓行为,大概要数刚进校园,大一军训时,那‘脱衣门’事件了吧。

  当时的事发经过如何,已经不得而知了,所有记得这件事的人,脑中留下的印象,大概只有转角处,王松半裸的上身,以及一位MM,两条修长洁白的大腿吧。

  这件事发生得十分诡异,即便时隔多年,王松每每想起,都只能默然哀叹,因为当时的情况,并不是所有人想象中的那么龌龊,虽然王松,确实将MM推倒在了地上,虽然两人的姿势,确实有些少儿不宜。

  本来,这件事最后也是被当成了误会处理,但王松的大名,却从此不胫而走,以至于之后,王松只要有些风吹草动的行为,便会被无限传诵,成为大家茶余饭后,闲暇的谈资。而王松的流氓之名,也从此被西大的众人所知晓。

  “你听说了么,那个流氓……”学院三食堂,一个头型梳成中分,带个黑框眼镜的牲口,对着一个看起来很像刚入学的大一学妹的MM说到。

  “你说那个叫王松的?”MM一边吃着盆里的饭,一面随意地符合着,很显然,她对这种八卦,没有什么兴趣,或者说,她对这个梳着中分发型的男子,没有兴趣。

  “对啊,听说这个家伙似乎是得了什么病,竟然连校外那些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都相信,还大喊着有救了。”中分男子眉飞色舞地道,说得仿佛他亲眼看到了似的。

  “不是吧。”对于男子的话语,MM嘴巴上虽然如是说,但她的语气,却根本没有半点感兴趣的模样。

  “真的,真的,我同学的舍友的表妹的堂哥的结拜兄弟看到了。”中分男见MM终于正眼看了一下自己,便做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扶眼睛的动作,同时,还信誓旦旦地道。

  “话说同学,你是谁啊,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坐我旁边,信不信我叫非礼啊!?”似乎再也忍受不了中分眼睛男口沫横飞的话语了,MM眉头一挑,声音顿时高了几分。

  ‘刷刷’的目光,霎时聚拢过来,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个看起来有些娇弱的MM竟然如此泼辣,中分眼睛男面色一红,面上僵硬的表情定格住了几分,旋即,灿灿一笑,身子刚一离开MM的身边,便如风一般消失在学院三食堂内,那速度之快,什么兰博基尼、法拉利的跑车,根本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王松此刻,自然不知道昨夜自己与舍友出去喝酒,结果打赌输了‘抱着电线杆大叫我的病有救了’的事竟成了别人搭讪的资本。此时的他,正在宿舍里使劲地睡着觉,完全没有想过今天是一个礼拜的第一天,自己不但错过了大学中为数不多的升旗仪式,更是直接旷掉了这个学期五节至关重要的专业课。

  王松醒来,已经是下午快上课的时间了,扫了一眼还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舍友三人,王松最终还是爬了起来,花三分钟梳洗完毕后,扯了身皮,拿起床下的一本书,便出了男生四舍。

  晒着午后有些灼人的阳光,吹着夏秋交替时节,有些发凉的风,王松一边啃着食堂里买的一块钱三个的老面馒头,一边迈着小碎步,人字拖随着王松的步伐,发出阵阵沙沙声,引来无数侧目。

  “卧草,原来大学里,真的有穿人字拖上课的啊。”一个穿着十分整齐的大一新生看着王松,如此感叹道。

  “卧草,居然是火炬路晚上十块三双的耐克拖鞋?这家伙什么来头?”一个同样穿着人字拖的大二生侧目道。

  “三食堂一块钱三个的老面馒头?卧草,敢吃这个的,牲口啊!”一个大三的老鸟看了王松一眼,不禁咽了口唾沫。

  “《流氓高手》?我们学校什么时候开有这门课了?”一个大四的老鸟看了一眼王松手中拿着的书,顿时一愣。

  一时之间,王松,便犹如黑夜中的萤火虫,高速公路上的手扶拖拉机一般,一路无比拉风地走进了教室之中。

  下午两点二十五分,离上课还有五分钟,偌大的阶梯教室内,却只有三三两两十数个人,其中,还包裹那个戴着老花眼镜的教授在内。

  王松很是随意地找了个不前不后的位置坐下,旋即,翻开了自己从西大门口,花了五块钱买来的《流氓高手》。

  这本书究竟说的是什么,王松还不知道,不过身为一个流氓,一个很有上进心的流氓,王松觉得,自己应该从‘前辈’们的身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流氓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发扬光大,不说做到‘行行出状元’的地步,但至少,别给前辈们丢脸,就行了。如是想着,王松,终于翻开了这本书的第一页。

  “流氓,一个十分奇特的称呼,它并不一定是一个贬义词,但如果你做不好,那么,你就一定不会成为一个令人敬仰的流氓……”

  “令人敬仰的流氓?”王松突自念着这句话,突然间,他觉得有些可笑,‘一个流氓,难道还可以令人敬仰么?’

  “流氓高手第一章,‘对不起,我是流氓’……”

  王松面带不以为然的笑意,翻开了书的第二页,旋即,慢慢地阅读起来。书的开始,十分的平淡,但这种平淡的感觉,却令王松觉得十分的轻松,不会因为那整页密密麻麻的字,而有压迫感。

  随着剧情的深入,王松,渐渐地脱离了现实,彻底进入了书中的世界,不一会,轻笑声,便开始在空旷的阶梯教室,有些肆无忌惮的回荡起来。

  这个时候,课早已经开始了,虽然整个阶梯教室并没有多少人,但老教授依然还是兢兢业业地在投影板上耐心讲解着自己多年以来,整理出来的精华内容,这个时候,原本安静的教室里,突然回荡起不和谐的笑声,老教授顿时眉头一皱,话语一停,循着笑声看去。

  王松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止住了笑声,不过他的面上,却依然挂着微笑,这一点,已经足以令老教授面红耳赤了。

  “那个……同学,你为何发笑?觉得我说得不对么?”老教授从讲台后面走了出来,用下巴点了点王松,有些生气地问道。

  这个时候,王松很明显有些搞不清状况,他飞快地扫了一眼投影板上的图像,妄图在上面找到些门路,然而,只见上面圈圈点点的,竟是一些怪异的箭头符号,完全看不出其本身想要表达什么。一时之间,王松知道自己是玩大了,刚想坦白承认一下错误,老教授却是暗哼一声,摇头道。

  “定杨桥战役,老夫可是研究了多年,还从未见过一个敢在我的课上,无故发笑的人,你你你……就是你,叫什么名字,给我站起来,我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回答不出,这个学期,你是学分,就不用要了。”

  听闻这话,王松差点没一头栽到,他一头栽到的原因不是因为眼前的这个老教授竟然要凭借一个问题,剥夺自己的学分,而是因为他没想到,这个老教授此刻在说的,竟然是自己手中捧着的书中,正好写到的东西。

  王松心想待会这个老教授不会问我‘为什么国民党军会在定杨桥战役惨败’之类的问题吧,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老教授仿佛和王松心有灵犀一般,真的就这么问了。

  这个时候,王松的心情,就有些像是高考英语时,那个要求写出星期一到星期日的英文单词,而王松的座位上,正好不知是谁,写有这几个单词,这种‘天要让你作弊,你不得不做’的情况了。

  于是,王松便在整个教室,十数人幸灾乐祸的注视下,飞快地照着眼下的书本,给出了答案。

  “战术不对。”

  “何谓战术不对。”老教授心中一惊,他本以为王松只能支支吾吾,磨个半天,然后无语坐下,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真将答案,点在了问题的关键处。

  “打这种桥状战役,必须灵活机动,迂回包抄,配合空头骚扰,一味的冲正面,如何能胜?”

  “……”

  一时之间,别说是老教授,就连一开始,几个认认真真,听课做笔记的同学,都是大吃一惊,看向王松的眼神,竟然由幸灾乐祸,转为了敬佩万分。

  “恩,不错,我接下来,也是要这么说的,同学,你不是留级生吧,以前有听过我的课?”老教授虽然没有为难住王松,但他却还是有些不甘地问道,他有些想不通,这个看起来一脸傻兮兮的家伙,怎么会说出如此有见解性的话,难道眼前的这个家伙,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战略家?

  面对老教授的提问,王松只是摇了摇头,旋即在老教授的示意下,坐了回去。看着老教授已经回到讲台后继续讲解着屏幕上的投影,以及感受着周围有些敬佩的目光,王松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走运了,待会下课,看来要去买买彩票什么的,说不定人品一爆发,中个五百万什么的,那就真的是发达了。

  如是想着,王松又开始低头啃起面前的这本流氓高手来,不过这次,他可不敢再肆无忌惮的欢笑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