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凶灵档案》第八集 刘子成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05-23 11:05:21 | 阅读次数:1615

鬼物档案小说名字叫作《鬼物档案》,提供更多鬼物档案鬼物档案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鬼物档案鬼物档案比较完整版。鬼物档案小说鬼物档案节选:校园里依然但是那么活波,他们并有没受女生宿舍的影响,但是这些事情,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凶灵档案小说名字叫做《凶灵档案》,这里提供凶灵档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灵档案小说精选:校园里依然还是那么活泼,他们并有没受到女生宿舍的影响,不过这些事情,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说明学校里还是充满朝气的。我走在通向校园操场的小路上,学校的操场位置在校区的西北角落,走过第二栋教学楼,再向前走一段路,就到了。学校里的绿化还是不错地,我边走边点头,心里甚是满意。在操场边上,有个值班室,一般大学里,有这值班室的,对其负责地都是上了岁数的老大爷,不是没有事情做,只是有点清闲。走上去,敲了敲门,大…

校园里依然还是那么活泼,他们并有没受到女生宿舍的影响,不过这些事情,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说明学校里还是充满朝气的。

我走在通向校园操场的小路上,学校的操场位置在校区的西北角落,走过第二栋教学楼,再向前走一段路,就到了。学校里的绿化还是不错地,我边走边点头,心里甚是满意。

在操场边上,有个值班室,一般大学里,有这值班室的,对其负责地都是上了岁数的老大爷,不是没有事情做,只是有点清闲。

走上去,敲了敲门,大爷打开了门,顺手递上了一瓶水给我道:“小伙子,找水吧,拿去,不收钱。”

我愣了一下神,就顺手接了过来,说道:“大爷,我想你找聊聊天。”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没有像你这样的,来来,进来吧。”大爷很是热情地把我让了进来。我环视了一下,一张简单的单人床,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台老式电视机,上面还播放着新闻台。墙上挂着许多日历,上面有许多圈圈。看来大爷在这呆的也挺孤独。

没等我发话,大爷就问道:“小伙子,是不是有什么事要问我?我看你这样不像是找我谈心的。”

我尴尬地用右手抓着后脑上的头发,“呵呵”笑着。

“来来,坐。”大爷指着地上的小马扎道。我顺着大爷地指点,我拉了一下,就坐了下来,心里寻思着怎么开口。

老大爷坐到了旁边的躺椅上,顺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然后大口吸了一下,很享受地**了一番。然后说道:“问吧。看看我知道不知道。”

为什么要来操场边上的值班室呢?我想大家都有疑问,其实也不然,想象一下,大学中,有情侣的那群人,除了去外面逗留,就是来操场向大家示爱了,这种现象我对此很鄙视,有什么好炫耀的。一波一波的,然而我从来没这样做过。

那既然情侣们都有可能去操场球场中秀恩爱,那见的最多,有可能认识的最多的是谁?除了值班室的大爷,其他人就避其锋芒了吧。

我想了一会儿,问道:“大爷,你说这足球场上,每天都有情侣们在里面晒太阳吗?”

“嗨,我以为你问什么呢,我激动的在心里想了半天好词,就这啊。”大爷咳嗽了一下,说道,“你们年轻人啊,要克制自己。”

“哦,不是。”我尴尬了一下,然后问道:“你脑海中有没有印象最深的一对啊?比如做过什么可恶的事情,被你看到发现了?”

大爷抽着烟,望着天花板一会儿,然后白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我吐了吐舌尖,咬牙问道:“比如04年那会儿有个女生跳楼自杀,这事你知道吗?”

“哎呀,小伙子,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事情了?”老大爷听我说道后,麻利地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把门插好,又向窗外瞧了瞧。

“这事,邪乎地很,学校下发通知,让我们缄口呢。”老大爷似乎有心事地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不是第一个问我这事的人。”说完,大爷掐灭了烟头,又坐了下去。

我感觉有戏,激动地站了起来,摸着口袋,拿出一盒中南海,递过去一根,大爷看了我一眼手中的烟,摇了摇头:“我啊,很少抽这烟,不服这味儿。”

我尴尬了一下,收回来,自己点燃了。

“这个以前来问我的同学……你不这样问,我还想不起来,这位同学好像姓刘,那时候他找我的时候,也递给我一根中南海,我看着他对这事挺着急伤心的,就吸了一根,就那一根,我那一天没抽过别的烟。”大爷沉思着说道。

听到姓刘这句话,我心中一震,看来我心里猜到的和这八九不离十了,我顺着大爷的话回到:“这男同学是不是叫刘子成?”

大爷恍然大悟,点着头道:“对对,刘子成,这小伙子长的还是挺顺溜的,和你个子差不多。”

大爷向前走了一步,对着我的左耳轻声道:“告诉你一个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这小子在球场上和一女生来往很密切,也有亲昵的动作。”

我对这个信息震动很大,深呼一口气,左右摇头看了看,想知道那刘子成在不在旁边。等了半天不见有动静,就问道:“大爷,你不要乱说哦,会出事的。”

“哎呀,小伙子,我对这事情感兴趣着呢,球场上偷偷摸摸的事,我都清楚地很。”大爷说完,从床下拿出一个望远镜。虽然一眼看上去是个山寨货,不过对于这么短的距离,也能一目了然。

我被这望远镜吓了一跳,望着憨憨而笑的大爷,也就没有放在心里,谁说岁数大了,情趣就没了,我找谁拼命。

“不要这么看我这个糟老头,谁愿意每天盯着电视看呢,多没意思,年轻人的事情才有感觉。”

“那你知道那女生叫什么名字不?”我没有刻意去看望远镜,继续问道,“或者这个女生的信息你知道多少啊。”

大爷把望远镜放了下来,摇了摇头说:“这就不是很清楚了,那天姓刘的那小子来的时候,我也没敢给人说。来来,小伙子要不要看看。”说完拉着我,走到床边,从床底下拿出一个鞋盒。

大爷对着鞋盒说:“这里面,可是我从球场上捡到的,虽然不是贵重的东西,但我觉得也算是个纪念。”大爷打开盒子,里面很杂乱,像什么恩爱的纸条,安全套,打火机,大头贴,吊坠等一些东西。

我看到这些,其中一张大头贴让我很震惊,我从盒子里拿了出来,仔仔细细地看着,上面一男一女。虽然我没见过刘子成和冯玲,但是我对上面的一个女生印象很深刻,那就是前几天晚自习的时候,我去郝景蓝教室途中,在走廊中相视的那个女生,我对她印象很深刻,她说过我长的很像他前男友!她和照片的这位女同学没有什么大的区别。而且大头贴上还用大字体写着:爱你,爱你,爱死你!

我拿着这张大头贴问道:“大爷,这男生是谁?”

我并没有问大爷这女的是谁,寻思着感觉大爷也不是很清楚。

大爷拿过大头贴,仔细地看了一眼说道:“哎哟,这不是那姓刘的同学吗?”

“什么?”我惊呼了一声,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刘子成不是和冯玲是情侣关系吗?难道这小子偷腥,脚踏两只船?

我紧张地又问道:“那你刚才说的这女生,不会就是这大头贴上的同学吧?”

“不是。”大爷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听到大爷的回答,虎躯一震,妈妈哦,我不会在干侦探干的事情吧。

翻过大头贴,后面写着日期,2004年3月23日。

我从大爷那里别过,向大爷要了这张大头贴。本来想得到冯玲和刘子成关系的证实,却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知道一个诡异的消息。我暂时性的把刘子成和冯玲的事情抛到脑后,因为我对大头贴上的女同学,产生了退却的意思。

细细算一下,04年,刘子成退的学,按照他们当时的穿着来看,不应该是第一二年,因为照片上的服饰很时尚,也就是说,07年,我们这一届,他们最早的话,毕业一年了,说不好听点,最晚的话也就是今年刚毕业。但是,这位照片上的女同学和我们是一届的!如果她说的那句话是对的话,那她的男朋友应该长的很像我,意思也就是说,刘子成长的像我!

惊天霹雳地得出这么个结论!只想找到纳兰甄婷问一句为什么。

我被这消息打乱了阵脚,实在想不出应该从哪里查起,一点思绪都陷入了深深地恐惧中。

有一句话,说的真好——说曹操,曹操就到。

没错,我在出了操场,在通往教学楼的路口拐角,那位大头贴上的女同学和我不期相遇,我慌乱地把大头贴收了起来,朝着那位女同学憨憨而笑。

那位女同学一脸呆滞地看着我,她飘逸的长发,无风自起,她的表情风雨变幻,看着我有点恼怒,又有点高兴,她的手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偶递给我:“送给你,不,确切的说,送给你女朋友。”

我当然不能要了,还送我女朋友,摆摆手。没有收下,虽然碍于情面没有说话,我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也赶忙与她擦肩而过。

“你发现那个秘密了?”阴柔地、冷冷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我猛地出了一身冷汗。心里突兀地冒出一个想法,这女人还不是要惹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我开始加速,走出拐角,好奇的扭头向她望去。

一张人脸突然和我对视着,我被戛然地一幕,吓地坐在了地上,她机械般扭着头,斜视地看着我。

我紧张失措地起身就跑,心里自言自语道,妈妈哦,这娘们太吓人了,和鬼似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