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远房亲戚

迷失幻想家 | 发布时间:2020-05-23 06:44:09 | 阅读次数:16340

的名字,我问他干嘛取这么不好听的,他说小孩子别乱问。  现在的想再问他,仅有去扑香娘了。只可惜爷爷大半辈子赶尸,最后自己却没能落叶归根,非要让一个外人单独的把他埋去外地,搞得我们都不明白他阴宅在哪里。  “六子,快出来,有亲戚来了。”  是胖子的我吓得赶紧跑开,石碑变得扭曲,就要把我整个都吸进去,我惊恐万分……。...

  我紧握着牛角刀,在狂风呼啸的雨夜里狂奔,身上的液体已分不清是雨是血,我大声呼喊着,周围没有一点人气,双腿不听使唤,一个趔趄,扑倒在地,我拼命地爬起来,抬起头,迎面是一块古老石碑,布满着诡异图腾,其上四个大字摄魂夺魄,不死神谕。

  我吓得赶紧跑开,石碑变得扭曲,就要把我整个都吸进去,我惊恐万分……

  “呼……又是这个梦!真特么邪门。”

  我一脚踢开被子,身上黏黏的全是汗水。

  我叫龙六,爷爷给取的名字,我问他干嘛取这么难听的,他说小孩子别乱问。

  现在想再问他,只有去扑香娘了。可惜爷爷大半辈子赶尸,最后自己却没能落叶归根,非要让一个外人单独把他埋去外地,搞得我们都不知道他阴宅在哪里。

  “六子,快起来,有亲戚来了。”

  是胖子的声音,他是我表哥,名叫王子金,个子高大,一身肥膘。

  “哪有大清早走亲戚的,还赶早饭不成,我爸妈不在家,我可是天天泡面吃的。”我大学刚毕业,回来十多天了,家里就我一个,天天待房间研究爷爷教的画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亲戚来我家做什么?

  用湿毛巾随便擦一下脸,我跑去开门,看到的人却让我吃了一惊。

  在胖子身后,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材挺壮实,西装革履,中分头,那副眼镜看着度数应该挺大。女的上牛仔下皮靴,皮肤白皙,扎着马尾,十分干练,只是看着不怎么像东方人。

  这俩人我绝对是没见过的。

  “胖子,这、这是亲戚?”我以为是自己没清醒,忙揉了揉眼睛。

  “他们说是你远房亲戚,点名说了要找你,你不认识?”胖子也是一脸懵逼。

  这时那个女的先开口了。

  “你是龙六吧,我叫THREE,你可以叫我思雨,英国人,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伸出纤细玉手。

  我张着嘴啊啊的应付着,手使劲在裤腿上擦几下,然后轻轻握住她的手,很软,但是有力气。

  我脑海里急忙搜索记忆,我敢保证,这俩人我真是头一回见。

  这时思雨旁边的男的也笑着和我握手,并自我介绍道:“我叫井上草雄,日本人,很高兴认识你,龙少爷。”

  我靠,一个英国人一个日本人,我家亲戚什么时候变得国际化了。更意外的是日本人还叫我‘龙少爷’,我一个农村放牛娃,听到这差点没笑出声。虽然我家是二层木房子,可这是当巴代的爷爷用作法事或是赶尸得到的钱给修的,说起来是实实在在的贫下中农。

  “龙六,客人来了你就不请进去坐坐吗?”思雨说完也不等我开口,直接就进来了。看着她那曼妙的身姿,我一拍大腿,人家一个女的都大大方方的,我一个大男人扭捏个什么劲。

  “胖子,你从哪里拐来这两个亲戚的?”我和胖子走在后面,我轻声问他。

  “我哪里晓得,那婆娘说是你家亲戚,我看她长得那么漂亮,就算不是亲戚,咱认她作亲戚也不亏,长得好看说啥都是对的,你说是吧。”胖子拍拍屁股跟上去给人家倒水,我在后边一个劲地骂他。

  “龙少爷,实不相瞒,贵地Z府招商引资,我和思雨小姐中标,打算合资在这里做一个探险娱乐项目。她说和您是亲戚,我寻思这样刚好,希望您能给我们当向导,事后必有重谢。”

  井上草雄站起来鞠了一躬,我听不懂他要干嘛,想发问胖子却抢先了。

  “看你们外国人就喜欢瞎说,我们湘西这地儿偏着呢,三省交界,又穷又乱,交通还不便,你们要来搞投资,还不得亏死。”

  “王先生有所不知,你们这里湘黔渝三省之间,地理位置很好,而且我们要做的是高端项目,到时会配套一个机场,交通方面不是问题。更重要的是,项目的位置是吊颈沟,光是这个名字的影响力就不容小觑。”

  “你说吊颈沟!”

  我和胖子同时站起来,异口同声。

  胖子看了看我,又兀自坐下摇头。

  我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吊颈沟在我们这里是出了名的鬼沟,尤其是这几年,那附近的野物突然多了起来,经常乱叫,加上草木也是突然的疯长,更是阴森。

  此外,在我小时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让我跑去吊颈沟玩,在沟口就晕了过去,后来爷爷说是丢了魂,于是他用一个青花碗在井里舀了一碗清水,喝进嘴里再对着我一口喷出来,念着孩子不迷路,孩子魂回来,如此三次,我真的当场就好了很多。

  而现在,这两个外国人竟然打算去那里搞投资,好歹我也是读了大学的人,知道他们喜欢利用噱头赚钱,可是那地方开发了真有人会去?

  我们本村人几乎都没有敢进去的。

  日本人再度站起来,面色突然严肃地道:“本来这事打算麻烦龙霸爷,遗憾的是他老人家不在了,您是他的孙子,想来也学了他的本事,所以我们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惊!

  龙霸爷,他一个日本人竟然知道我爷爷年轻时的名讳。在我们湘西,有一种职业叫巴代,而巴代又有巴代雄和巴代札之分,两者间也很好区分,巴代雄是正统红苗族人,做法事时全部是按照老祖宗传下来的办法,用的都是苗话,而巴代札则是苗汉相交,是部分被汉化的苗人来当。

  我爷爷是正宗的巴代雄,他年轻时在苗族祖先的鬼国辖地中可是赫赫有名。

  井上草雄说完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又回来,此时手上已经多了一叠用纸包着的东西。

  而当他把那纸撕开时,我身旁的胖子两眼顿时发直。

  那厚厚一叠的,全是百元大钞,粗略看去,大几万是有的。

  日本人显然发现胖子是突破口,加紧说道:“这是一半的酬劳,你们两个带我们去吊颈沟回来后,再付另一半。”

  他在‘们’字上明显加重了语气,胖子听得心花怒放,一拍胸口道:“去,当然去,国际友人嘛,又是中标Z府项目的人,我们一定支持你们的工作。”

  “我听说吊颈沟在你们这里属于禁地,你就不怕吗?”一直默不作声的思雨看着胖子,怪笑着发问。

  “怕什么,人死卵朝天!胖爷我十五岁出来打工,从开始的一无所有,到现在的身无分文,见到自己就想一巴掌拍死算了,区区吊颈沟算什么,怕个鸟蛋!对吧六子,快去收拾收拾,别让客人等急了。”

  胖子说着就来推我。

  这死胖子见钱眼开,爷爷生前可是千叮万嘱不要去吊颈沟的。再说我小时候在那里丢过魂,现在爷爷不在了,万一到时又旧事重演,谁来帮我叫魂。

  “龙六,说起来我们还是亲戚呢,你们村里的仙娘知道的,要不等我们从吊颈沟回来后,一起去看看她,顺便把你爷爷叫上来,看他老人家认不认我这个亲戚?”

  思雨的声音怪怪的,也可能是我多心了。她一个外国人知道的倒挺多,我们这里仙娘是很受尊重的,她们是我们湘西的“灵魂使者”,可以让死去的人附身,和生人交流,那语气、音调,一字一句,都和逝者一模一样。

  就算我去省城读了大学,学习了唯物辩证法,在仙娘面前,还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乱语。

  被思雨这么一说,我也不再反驳,事实上我自己也早想去看看那吊颈沟,于是点头答应了她。

  “我家里只有泡面和凉水,要吃的话自己生火烧水去。”丢下这么一句,我跑上楼去准备东西了,留下胖子一脸的尴尬,毕竟这是几万块的生意,而我们就招待别人一顿泡面。

  以前爷爷做法事大都会带上我,而赶尸他只带我去过一次,本来还不打算带我的,可他当时刚做完一场大法事,精力不支,又到了鬼国辖地边界,于是把我带上了。

  至于他作为一个巴代为什么偏要赶尸,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拿着神符,牛角刀,还有摄魂铃,刚准备出去,一转身看到站在我身前的思雨,四目相对,我顿时心跳到嗓子眼了。

  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思雨面无表情,眼神说不出的奇怪。

  “你干嘛来我房间,孤男寡女的,不怕我把你强X了!”我努力显得镇定一点,心里也是暗骂自己大惊小怪,因为和爷爷做法事,面对的都是死人,尤其是赶尸,那更是死透的人。在小时候,爷爷为了给我练胆,在一片荒坟中挑其中一个,并把一片叶子放在坟上的荒草中,要我半夜三更去找,找着了才算。自那个时候起,我的胆子确实慢慢变大了,现在这是学了马克思反而胆小了么。

  “哼,你敢吗?”思雨眉尖一挑,满脸戏谑,反倒让我尴尬不已。

  她说完从我身旁走过,双眼死盯着我房间的四面木壁。

  “你爷爷倒是挺关心你,这房间里贴的符少说也有几百张,他是担心有人来杀你么?”

  思雨语气淡然,却听得我毛骨悚然。

  事实上,在我家附近已经死过七个人了,全是外地人。他们死后当地的派出所把尸体都带去县城做了尸检,可最后都没听到有什么通知,就像这些事从没发生过一样。

  别人不知道,可我是知道的。我房间里的符是爷爷亲自画的,他就像知道有人要闯我房间一样,事先布置好符阵,而那些人一闯进来就会莫名的逃出去,然后毙命。

  “你就不怕你进来就再出不去了吗?”我凑近思雨,想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有你在呢。”

  思雨双手一摊,与我擦身而过,叫我快点准备,就下楼去了。

  闻着空气中残留的她的香味,我心里没来由的有些发虚。被一个外国女人搞成这个样子,我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