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6章 麻痹

冬天的柳叶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4544

福宁堂的橘树披着晚霞,翠叶被染淡淡的红。檐下挂着的大红灯笼了亮出来,弥漫着院中的热闹的场面。骆笙的到来令看门的丫鬟愣了一愣,才叫道:“表姑娘到了。”骆笙踹迈向门口,能明显倍感屋中一静。家宴就摆在花厅,这时除了被骆笙吓走的表哥表弟们,人已是齐了檐下挂着的大红灯笼已经亮起来,笼罩着院中的热闹。。...

福宁堂的橘树披着晚霞,翠叶染上淡淡的红。

檐下挂着的大红灯笼已经亮起来,笼罩着院中的热闹。

骆笙的到来令守门的丫鬟愣了一愣,才喊道:“表姑娘到了。”

骆笙一脚迈进门口,能明显感到屋中一静。

家宴就摆在花厅,此时除了被骆笙吓跑的表哥表弟们,人已是齐了。

骆笙在这微微尴尬的气氛中对居上座的盛老太太行了一礼:“笙儿来迟了。”

盛老太太眼中闪过惊疑,嘴角却带了笑道:“笙儿快坐吧。”

大太太与二太太对视一眼,皆心中一沉。

表姑娘以前都不参加家宴的,今日怎么突然来了?该不会真打上儿子们的主意了吧?

悄悄扫了扫空着的几个座位,大太太与二太太暗暗庆幸:还好儿子们不知为何没出现,逃过一劫!

盛老太太突然问道:“大郎他们怎么还没到?”

大太太抖了抖嘴角,佯作不满道:“谁知道他们几个去哪儿野了。您别生气,等大郎他们回来儿媳好好说说。”

“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盛老太太举箸。

见盛老太太动了筷子,其他人跟着动起来。

因是家宴,并不怎么讲究食不言的规矩,气氛还算热络。

骆笙身份特殊,盛老太太几个长辈为了表示关照多问了几句,可见她吃相优雅,竟莫名觉得这样的举动有些遭嫌弃,于是不再开口。

骆笙吃了不久就放下筷子,捧着丫鬟奉上的清茗冷眼打量众人。

盛老太太虽上了年纪,胃口却不错,此时正夹了一筷子熏鸭脯吃。

盛大舅正值壮年,作文士打扮,喝酒比动筷子要多,面庞已经带了红晕。

紧挨着大太太而坐的是大姑娘盛佳玉,骆笙一进来就收到的杀气腾腾的眼神就是这位表妹贡献的。

盛佳玉身旁坐着一位柳眉杏眼的少女,是二姑娘盛佳兰。

骆笙特意多看了盛佳兰两眼。

盛佳兰一直垂眸用饭,看起来斯文娴静。

“表姑娘可是觉得不合胃口?”

骆笙转眸,迎上大太太的笑脸。

“表姑娘喜欢吃什么就说,回头大舅母交代厨房做。”大太太面上端着笑,实则心中烦得不行。

不但烦,还慌。

这位表姑娘该不会又闹幺蛾子吧?

大太太这个念头才转过,就见骆笙把茶盏往桌上一放。

青花瓷茶盏与红木桌面相碰,发出一声响。

这声响很轻微,可众人皆是精神一振看过来。

终于来了,就说骆笙怎么会是安安静静吃饭的人。

骆辰秀气的眉敛紧,握紧了筷子。

迎着众人的目光,骆笙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只是淡淡道:“有件事想跟外祖母解释一下。”

“笙儿想说什么?”盛老太太打起十二分精神问道。

“我没想上吊自尽。”

一声轻响传来,是二姑娘盛佳兰手中银箸掉了一只。

这动静比骆笙刚刚发出的声音要大,却很快被大姑娘盛佳玉的嗤笑声掩了下去。

“呵呵,谁都知道表姐不是真想上吊自尽呀。”

这是骆笙醒来后第一次听到盛佳玉喊表姐,却满是讽刺。

“佳玉,不许乱说!”大太太喝了一声女儿,眼底却一派平静。

她当然不会生女儿的气,女儿话虽说得难听,可也是这位表姑娘实在太作了。

作天作地,把整个盛家搅得不得安生。

骆笙有个盛家惹不起的爹,他们这些当长辈的不好说什么,同辈间几句争执还不至于给盛府带来麻烦。

这要是她女儿——大太太这么一想就吓得喘不过气来。

她可养不出这样的女儿!

婆母以前还总把小姑子温柔懂礼挂在嘴边,见了这样的外孙女不觉寒碜么?

她这般想着去看骆笙,不由一怔。

少女脊背笔直,眉眼镇定,竟与往日给人的感觉大相径庭。

骆笙连一个眼神都没给盛佳玉,正色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投缳。”

她余光一直瞄着盛佳兰,就见对方脸色苍白,唇角紧绷,没了刚才娴静的模样。

盛老太太神色严肃起来,盯着骆笙沉声问:“笙儿,你此话何意?”

听外孙女的意思,莫非有人害她?

骆辰的脸色也变了。

骆笙作死是一回事,有人害她就是另一回事了。

“表姑娘,有些话可不好随意说啊。”大太太压着狂跳的心劝道。

骆笙唇角弯了弯。

她双眸明亮,肌肤雪白,可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冷清清如一尊玉人。

这种冷莫名引得人对她接下来要说的话重视起来。

骆笙开口:“我没想着投缳,却出了那事,思来想去许是夜游的毛病犯了,稀里糊涂做了荒唐事。”

“夜游?”众人一愣。

骆笙微微点头:“我本来不想提起隐疾,可三日前的事让长辈担心了,今日还是说个清楚。”

凝滞的气氛随着骆笙解释一下子流动起来。

盛老太太松了口气,关切问道:“病症严重么,你父亲有没有给你请过大夫?”

“请过的。小时候常发作,大了就没有过了,许是换了地方有些不习惯才复发。”

“那明日请个大夫来瞧瞧。”

骆笙摇头拒绝:“不必麻烦了,红豆以前替我熬药,还记得药方。”

盛老太太还想再劝,骆笙直接道:“我不想让更多人知道我的隐疾。”

盛老太太这才作罢。

骆笙眼角余光一扫,二姑娘盛佳兰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

她微弯唇角,浅浅啜了一口茶。

家宴散去,一弯残月已挂在天际,洒落下稀薄月霜。

骆笙没让红豆提灯,步履从容走在青石路上。

骆辰快步跟上,拦住她的去路。

月光下,少年眼神深沉,带着探究:“你真的有夜游症?”

骆笙点头。

“为何梦里想上吊?”

骆笙觉得少年这个问题有些犀利,想了想道:“大概是清醒时不敢尝试?”

“不可理喻!”少年被这回答气白了脸,拂袖而去。

骆笙站在路边看着身形单薄的少年远去,内心毫无波澜。

她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并无与人打好关系的精力。

路边是葱茏花木,影影绰绰在少女衣衫上投下一团团暗影。

突然有男子声音隐约传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