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 诡异陷阱

七盟 | 发布时间:2021-10-14 09:28:03 | 阅读次数:17027

天元公子的马车驶出濯安城,天元公子从马车上下去,在城中唯一的酒楼落脚处,煮茶女子独自一人驾着马车离开了。齐朝谨追着马车出了城,齐朝云和青衣则找了个客栈住下,边等齐朝谨消息,边留心天元公子的动向。已是日暮时分,天迅速暗下去。天元公子几人在酒楼吃饱齐朝谨追着马车出了城,齐朝云和青衣则找了个客栈住下,一边等齐朝谨消息,一边留意天元公子的动向。。...

天元公子的马车驶进濯安城,天元公子从马车上下来,在城中最大的酒楼落脚,煮茶女子独自驾着马车离开。

齐朝谨追着马车出了城,齐朝云和青衣则找了个客栈住下,一边等齐朝谨消息,一边留意天元公子的动向。

已是日暮时分,天很快暗下来。

天元公子几人在酒楼吃饱喝足后各自回房休息,齐朝云看不出天元公子有什么异常,蹲守到半夜,禁不住瞌睡,回客栈洗漱睡觉。

青衣跟着齐朝云一同回到客栈,等齐朝云睡熟后起身出门。

她施展轻功,眨眼飞到城外。

万籁俱寂,夜沉如墨,青衣来去无影,好像融进了暗夜里。

为了照应方便,齐朝云和青衣同住一间房,齐朝云睡得熟,不知道青衣离去,更不知道青衣离开不久,客栈外面来了不速之客。

煮茶女子不慌不忙把马车驶到野外,最终停在一个破房子外面。

她把马车停下,鬼鬼祟祟钻进房子里。

破房子外的马儿打着响鼻,煮茶女子进屋后久久没有出来。

齐朝谨环顾四周,慢慢靠近马车,他掀起马车帘子,正对上一双漆黑空洞的眼睛。

习武之人的视力好,齐朝谨离得近,把那双像是没有眼白的眼珠瞧得分明,在暗影憧憧的夜色下,这双眼睛着实吓了齐朝谨一跳。

果然不出他所料,马车里面有人,这人极有可能就是失踪的秋竹。

齐朝谨彻底掀开帘子,隐隐看清宽敞的马车内端坐着一个瘦弱呆滞的小姑娘。

小姑娘直直看着前方,双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交叠放在膝盖上。

齐朝谨见到小姑娘的第一眼就皱起了眉头,他朝马车内的人挥了挥手。

对方没有响应,连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都不曾眨一眨。

“姑娘,你是秋竹吗?能听见吗?”齐朝谨小声问道。

小姑娘一动不动,没有说话。

这个小姑娘好像没有了魂。

齐朝谨回头看了眼破房子,他觉得不仅马车里的小姑娘古怪,这个地方也有些古怪。

此地不宜久留,齐朝谨打算把小姑娘带走,等到安全的地方再为她细细诊断。

“我现在带你离开这里。”齐朝谨轻声说。

他伸出手想把小姑娘牵出来,小姑娘突然超前一扑,藏在她袖子里的匕首送出来,差一点刺进齐朝谨的胸腹。

电光火石之间,齐朝谨察觉到危险,他猛地侧身,躲开了这一刺。

小姑娘神情呆滞,但是行动却不迟钝,一刺不中,她没有丝毫停顿,立马调整角度再刺。

齐朝谨退出马车,两道疾风擦着他的耳朵过去。

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两个手握长剑的“人”。

这是个埋伏!齐朝谨反应过来。

马车内的小姑娘在齐朝谨退出马车后安静下来,如果有人掀开帘子,就能看到她恢复成齐朝谨最初见到的那副端坐模样。

出现在齐朝谨身后的两个“人”身材高大,带着帷帽,黑纱遮至颈部。

他们动作迅猛,对齐朝谨发起猛烈进攻。

齐朝谨拔剑相迎,因为不想伤人,打算封住他们要穴,制止他们行动。

剑柄朝前一送,剑柄带手没入那人胸口。

齐朝谨大惊,这人的胸口空荡荡,没有血肉,没有脏腑,连骨架都不完整!

和他交手的不是人,是穿着衣服的怪物!

难怪他没感受到一点活人的气息。

就在齐朝谨分神的这一刻,其中一个怪物砍伤了他的手。

既然不是活人,齐朝谨就不客气了。

他使出全力对付这两个怪物,砍掉一只怪物的手,另一只怪物被他横劈成两半。

被砍掉手的怪物没有停止攻击,就连横劈成两半的怪物的上半身依旧拿着剑挪过来刺齐朝谨。

这两个人形怪物仿佛只要能拿起剑,无论被砍成多少截,他们都会对齐朝谨发起进攻。

事情太诡异了,齐朝谨快速解决了他们,想速速把马车里的小姑娘带走。

然而,这两个怪物只是开胃菜,正餐已经出来了。

破屋中传出诡异的笛声,地面开始抖动,马儿惊叫着想要逃走。

车内的小姑娘拿着匕首下了马车。

小姑娘朝房子走去。

齐朝谨想要拦住她,脚步刚移,脚踝就被地上突然伸出的手抓住。

陆陆续续地,不少尸体从地上爬出来,有些肠穿肚烂,有些已是骷髅。

地下的尸体听到笛声的召唤爬出来,几乎全是没有灵魂的空壳。

这些空壳因为笛声一个个全都变成了习武多年的武夫,把齐朝谨困得脱不开身,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擒贼先擒王,齐朝谨知道不解决掉吹笛之人,他迟早会被这群尸体耗死。

屋里的人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吹奏笛声把屋子保护得严严实实,根本不可能让齐朝谨有靠近的机会。

青衣从城中赶来,她轻盈地落在不远处的大树上,看着齐朝谨和那群死尸缠斗。

死尸的臭味和齐朝谨身上的血腥味交杂在一起,齐朝谨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重。

就在齐朝谨跪倒在地,要被死尸撕碎的时候,笛声戛然而止。

死尸停下动作,齐朝谨拄剑强撑着站起来。

小姑娘拿着匕首从屋中走出,她穿过重重死尸走到齐朝谨面前,利落地朝他喉咙割去。

齐朝谨提剑隔开,但是他伤得太重,面对出手凌厉的小姑娘,他落了下风。

小姑娘步步杀机,刀刀致命。

而齐朝谨既要自保,又要顾忌对方。

青衣观察够了,飘身飞向屋子,悄无声息地落到屋中女子身后。

操纵骨笛的女子正是天元公子的煮茶侍女。

“姑娘,但行善念,必有福报。”青衣说。

女子吓了一跳,立刻吹响骨笛召唤屋外的死尸进屋对付青衣。

青衣素手一扬,女子手中的骨笛化成粉末。

女子惊恐地后退,“你是什么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毁我骨笛!”

“他们与你又有什么怨仇呢?”青衣问。

“休要多管闲事!”

女子从身后扬起一把粉末状的东西,青衣飘身而起,指尖一弹,用气道打中女子穴道。

女子连功夫都没施展出来就被定住身,她愤恨地看着这个深藏不露的女子飘身出了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