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6章 多美的女人啊!

乡村原野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19828

两天的考试但是煎熬,对于考生来说,却转眼而过,有的人还嫌时间还不够呢,可时间到了,要考试结束。梁心铭就如两天前,但是从容不迫地走出。这一次,她没看见了惠娘在贡院门口等她,一出就被几个衙役给拦下了,向她确定道:“请问您但是梁秀才?”梁心铭回道:梁心铭一如三天前,还是从容不迫地走出来。。...

三天的考试虽然煎熬,对于考生来说,却是一晃而过,有的人还嫌时间不够呢,可时间到了,必须交卷。

梁心铭一如三天前,还是从容不迫地走出来。

这一次,她没看见惠娘在贡院门口等她,一出来就被几个衙役给拦住了,向她确认道:“请问可是梁秀才?”

梁心铭回道:“正是在下。几位官爷有何见教?”

领头的是衙门捕头,目光沉沉地盯着梁心铭,冷冷道:“有一桩命案,请梁秀才随我们往县衙走一趟。”

梁心铭略一思忖,便点头应了。

她跟着捕头来到歙县县衙,发现惠娘和朝云竟也被带来了,当时眼神一冷,很快又恢复正常,先参见县尊大人。

县尊大人姓黄名湖,正目光炯炯地盯着她呢。

所谓“三生不幸,知县附郭”。在这徽州城内,上有知府和巡抚,黄县令这个歙县父母官实在做得辛苦极了。这不,竟赶在乡试的紧要关头出了人命案,他能不愁吗!

还好,嫌犯是个穷酸的应试秀才,连住的地方都是租来的,这让他有了些底气,遂摆出官威来严厉审问。

他喝道:“梁秀才,你可知罪?”

梁心铭从容回道:“学生不知。”

黄县令一拍惊堂木,大喝道:“你前天早晨去贡院途中,男扮女装,杀了毒老虎。还不快快招认!”

梁心铭心道:“本姑娘本来就是女人,还用装?”

面上,她却疑惑地问:“不知大人为何这样说?”

黄县令见她没被自己吓住,恼怒道:“还敢狡辩!”转而朝堂下高声吩咐:“带——豆腐西施!”

原来,毒老虎死后,他的小厮吓得魂不附体,当即去县衙报案。在公堂上,他不敢有一点隐瞒,供认说:毒老虎与豆腐西施昨天约好在渔梁街附近的巷内幽会。因为每天早上豆腐西施都要来渔梁街卖豆腐,那条巷子隐蔽,天不亮一般没人走动,所以,今早他们主仆便早早在那小巷内等候。谁知,豆腐西施来后,竟把毒老虎给杀了。

黄县令急命传豆腐西施上堂。

司马彩云吓懵了,辩称她从未和毒老虎有约,今早也根本没来渔梁街,一直在北城卖豆腐,并举了好些证人作证。

黄县令传了证人来,都证明今早买过豆腐西施的豆腐,除非她用了分身法,否则不可能跑到渔梁街来杀人。

黄县令疑惑地问道:“你天天都去渔梁街卖豆腐,怎么今天早晨不去?”

司马彩云回道:“梁秀才告诉我,说那边人多混杂,不安全。”

她并非有意攀扯梁心铭,一来这是事实;二来在她心中,梁心铭是秀才,又正考举人,是极有本事的人,和堂上的县令大人是同类人,请梁心铭作证最有说服力。

没想到,毒老虎家人趁机控告她与梁心铭勾结,谋杀毒老虎,昨天是她故意放话给毒老虎,引诱他上钩。

黄县令听说梁心铭是个俊俏少年郎,便根据丢弃在现场的丝帕、头巾和红裙子,推断梁心铭男扮女装,杀了毒老虎后,脱下女装,又从容去贡院赴考,而豆腐西施有不在现场的证据,这样谁都怀疑不到他们身上了。

为了寻找梁心铭的杀人动机,黄县令命人去城北查访,很容易就访出了豆腐西施对梁心铭有情意的传闻。

黄县令根据自己做男人的经验,觉得李惠娘虽然把夫君看得紧,奈何男人都是好*色的,恐怕梁心铭私下早与豆腐西施勾*搭成*奸了。毒老虎想霸占豆腐西施,梁心铭当然要为心上人出头谋划。

听说梁心铭很有才,考秀才时,就得了休宁县的案首。有才的人当然善于谋划,杀人也比旁人高明。要不是豆腐西施说漏了嘴,供出他来,黄县令觉得自己怕是永远也想不到他身上,也永远破获不了此案,这案子就要成为悬案!

黄县令十分得意,拈须微笑。

豆腐西施听了他推断结果,大惊失色,随即哭喊冤枉,竭力否认她和梁心铭有奸情,又说梁心铭是好人,绝不会杀人,但黄县令根本不信,命人去拿梁心铭。

梁心铭正在贡院参加乡试,拿不来,李惠娘来了。

公堂上,李惠娘比豆腐西施冷静多了,振振有词地质问道:可有人看见梁心铭男扮女装了;若无人看见,便不能确认此事是她夫君所为。

黄县令冷笑,当他是傻子吗?

证据确凿,还用人看见!

李惠娘见他不是个明察秋毫的父母官,竟不讲道理,干脆也撒泼起来,放声干嚎道:“哎哟我的老天爷呀——好人不能做呀——我夫君不过是看豆腐西施可怜,才多嘴说了一句,以前他们连话也没说过,怎么就勾搭成奸了?城北的人谁不知道豆腐西施被毒老虎欺负的事!‘捉贼拿脏、捉奸拿双’,无凭无据的,就认定他们有奸*情?青天大老爷——”

她一边哭着数落,一边扯下头巾,指着自己脸道:“大老爷仔细瞧瞧:民妇不敢自称西施,这长相难道比豆腐西施差了?我好歹也是举人的女儿,我夫君家有娇妻,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瞎了眼蒙了心才会为了个卖豆腐的女人去杀人!这不荒谬吗?如今可是乡试的时候,满城都是秀才,可得让大家评评这个理,是不是有人嫉妒我夫君学问好,不让他考试,故意陷害他……”

她说话又快又急,脆呱呱的,呼天抢地还不耽误辩驳,黄县令根本插不上嘴;又担心判得不公被人非议,到时候全徽州的乡试秀才口诛笔伐,他可承受不起。

若要他否认之前的推断,面子上又下不来。

被一个小妇人给难住了,他便有些羞怒。

既羞怒,就越要落实梁心铭的罪名。

但当时他却只能忍气吞声退堂,再寻证据,重新审问。

因此,等梁心铭第二场即将结束,黄县令命捕头等在贡院门口,将他传唤上堂,继续三天前的审问。

且说眼前,黄县令命人把凶手的头巾、裙子给梁心铭套上,让毒老虎的小厮辨认。小厮大叫“就是他!”不但小厮这么认为,连黄县令都看呆了眼——多美的女人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