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6章有字写错

吧唧叭叽 | 发布时间:2020-03-27 | 阅读次数:2157

的话说刘雨柔是江海更高级中学最美的江海更高级中学已有近五十多年的历史,历尽无数女老师,但像慕梦琦这般美到惊艳四座的但是第一个。慕梦琦岁数将近二十五,长相精致优雅绝色,身材完美的,又十分知性,无数男老师追求对象,无数男学生的梦中女神。但是,慕梦琦昨天心情好像十...
如果说刘雨柔是江海高级中学最美江海高级中学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历经无数女老师,但像慕梦琦这般美到惊艳的还是第一个。慕梦琦岁数不到二十五,长相精致绝色,身材完美,又十分知性,无数男老师追求对象,无数男学生的梦中女神。不过,慕梦琦今天心情似乎十分低落。班级里虽然恢复了平静,但还是有些异样,她却没有发现,像平时一样先让语文科代表给大家发复习资料。“这份资料是前年语文高考试卷的部分习题,你们先做,等下我评讲。”慕梦琦交代了一句,便在讲台桌前的位置坐下来,低头改作业。见老师心情不好,谁也不敢随意开口说话,默默的做题,课堂气氛十分沉闷。云浪拿到习题后,也认真的做起来,不过有大部分题他都不会。这也在他的意料中,早上才刚开始开窍,想要掌握高中三年的知识,自然需要一定的时间。做完会做的题目后,云浪心中却想着怎么帮助慕梦琦。如果说读书以来还有谁对他稍微好点的话,那就是慕梦琦了。不仅没有厌恶他身上的味道,反而多次鼓励他认真学习,上课专心听,努力考上大学,才能改变命运。慕梦琦对他虽然只是几句鼓励的话,云浪却记住了她。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现在他有能力了,应该想办法帮助慕梦琦。半节课后,慕梦琦这才站起来,开口道:“同学们都做的差不多了吧,我先把答案投影到白板上,你们先对一遍。”说完,慕梦琦把一个u盘插上去,白板上很快就投映出标准答案。同学们也纷纷对照答案。“老师,有个字写错了。”安静的教室里,突兀响起清朗的声音,顿时把大家吓了一跳,纷纷看向说话的人。当看到站起来的是云浪时,所有人都愣了。三年来,云浪在上课期间从未发过言,说过话,今天怎么了……而且还说老师字写错了……不过想到云浪课间的凶残,愣是没人敢说话。慕梦琦也愣了,看向云浪,不由的打量他几眼。她发现今天云浪的不同,不仅身上十分干净,气质也十分沉稳,完全没有平时的邋遢,自卑。发现云浪的变化,慕梦琦是开心的,都是她的学生,自然希望学生变好。当然心中的好奇也是难免,是什么原因让云浪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嗤~~”“别以为做了个头发就不一样了,还不照样是面条!一个班级垫底的存在也敢质疑老师写的不对,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安静的教室中,周志才突兀的讽刺起云浪,脸上的表情满满的不屑。看到讽刺云浪的是周志才,大家又愣了,这周志才是不怕死呢,还是不怕死!周志才的确不怕云浪了,现在有慕梦琦在,云浪难道还敢明目张胆的打人不成。至于下课后……云浪就等着跪地求饶吧!!他前面给马武发了个信息,把云浪和刘雨柔的事情告诉了他,现在估计也在论坛上看到了。马武人如其名,是一个武痴,为了练武找了很多师傅,最后找了一个泰拳王当师傅,练的一手好拳法。不仅在学校里非常出名,听说在外面名声也很大,被人称作‘小马哥’,而他是刘雨柔最有力的追求者。曾有一个追求刘雨柔的男生,因为不听马武的话,被打的在医院躺了一个月,现在还留有后遗症。马武放话,刘雨柔是他的人,谁敢打刘雨柔的主意,就是他的敌人,等着进医院。所以可以肯定,放学后,云浪的下场就是进医院。“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听不明白?”“嗤,这都不懂,猪脑袋!他说哪怕被炸成泡面,依然是面条,咸鱼还是咸鱼。”“……”“周志才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同学。对于云浪同学敢于质疑的精神,我们应该给予鼓励。”慕梦琦瞪了周志才一眼,教诲道。面对慕梦琦的斥责,周志才连忙解释道:“老师,他这是哗众取宠,我只是看不惯,没有别的意思。”见周志才还如此说,慕梦琦顿时有些生气了,对云浪道:“云浪同学,你说说哪一个字错了,好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好的,老师。”云浪微微一笑,这才讲道:“‘一泄千里’的泄字写错了,应该是三点水加写字的泻,而不是三点水加世字的泄。意思是:形容水往下直注流下,流得又快又远。也比喻文笔或乐曲气势奔放。”云浪这一解释,大家这才恍然大悟,果然是老师写错,而且云浪连意思都解释了出来。云浪这是要逆天吗?不仅能打,学习也变的这么溜,还有一个校花级别的女朋友!他还是一个又穷又臭的乞丐??她真的写错了,慕梦琦有些意外,看来这几天的状态果然差到极点,连这么简单的成语都会写错。不过被指出错别字,慕梦琦不仅没有不高兴反而微笑道:“云浪同学讲的很好,不仅指出了错别字,并且解释了含义,大家鼓掌。”“啪啪啪……”反正看热闹不嫌麻烦大,大家纷纷鼓起掌来。慕梦琦这才示意云浪坐下,但云浪并没有立即坐下,而是看向周志才,似笑非笑问道:“我这个垫底的学生都能发现错误,你自诩班级第一却没有发现,看来水的很啊!”“你才水!草!”周志才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蹦了起来,恼羞成怒大声吼道。面对周志才的怒吼,云浪不仅没生气,反而嗤笑道:“嗤!不水你拉什么尿。”“你他-妈的才拉……”“哗哗……”周志才的咒骂还没完,就感觉到下身一急,然后就控制不住哗哗喷涌而出,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不仅一下子尿到裤子上,还顺着裤腿哗哗的往地上流。所有人都惊呆了,盯着周志才的桌底,嘴巴大的都能塞下一颗鸭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