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第2章 后宫争斗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0-03-27 02:25:21 | 阅读次数:24098

宫女冷冷一笑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提供更多宫女冷冷一笑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宫女冷冷一笑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再次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美诱惑小说宫女冷冷一笑摘选:宫女、太监出出气的笨女人,但大家别忘了了,我们的亲人有很多但是在…...

宫女冷笑小说名字叫做《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这里提供宫女冷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到后宫做妃子:华丽诱惑小说精选:杨婕妤满脸害怕的表情,拉住花妃的手:“花姐姐,你觉不觉得今天的木贵妃很奇怪?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花妃冷笑了两声:“我倒觉得她和平常一样愚蠢,王都这样对她了,已经很明显不喜欢她了,你还害怕什么?没有了纳兰太后,她纳兰木若什么东西都不是。”田美人沉思着抬起头:“虽然太后死了,但纳兰丞相还活着。我们当然不害怕她这个只会拿宫女、太监出气的笨女人,但大家别忘记了,我们的亲人有很多可是在纳兰丞相手下做事的,要是今天我们欺负她的事传…

杨婕妤满脸害怕的表情,拉住花妃的手:“花姐姐,你觉不觉得今天的木贵妃很奇怪?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花妃冷笑了两声:“我倒觉得她和平常一样愚蠢,王都这样对她了,已经很明显不喜欢她了,你还害怕什么?没有了纳兰太后,她纳兰木若什么东西都不是。”

田美人沉思着抬起头:“虽然太后死了,但纳兰丞相还活着。我们当然不害怕她这个只会拿宫女、太监出气的笨女人,但大家别忘记了,我们的亲人有很多可是在纳兰丞相手下做事的,要是今天我们欺负她的事传出去,我们倒没什么,只怕会害了家人。”

其他几个人脸色都变了,特别是杨婕妤浑身有些发抖,开始怪自己刚才一时得意,忘记了厉害关系。几个人面面相觑,都领着各自的宫女、太监回各自的宫里去了。

丽妃站在亭子里不住地冷笑:“一群没有胆量的东西,敢做不敢当。”

旁边的宫女犁云看着脸色阴沉的主子:“木贵妃虽然愚蠢,但她家的势力真的不能小瞧,连王对纳兰丞相都忍让三分,主子你也要……”

丽妃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你是不是嘲笑我外面没有当权的父亲?你要是看着木贵妃好,你就去跟着她,我不要你这样朝三暮四的奴才。”

犁云吓得跪倒在地上,抓住丽妃的衣服:“娘娘,奴才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奴才担心娘娘……”

丽妃一把抓住犁云的衣领,眼神恶狠狠地看着她:“本娘娘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用不着你来多嘴!”一松手把犁云重重地摔在地上。

犁云看着喜怒无常的主子,心里恨道:不过是好心提醒你,用得着跟我耍威风?有气去跟花妃撒,每天只能眼馋地看着人家偎依在王的怀里。

丽妃看着跪在地上的犁云,脸色慢慢缓和下来,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用手帕给她擦擦脸,娇笑道:“你也不要生我的气,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我最近心情有些烦躁,以后你们看我这样,就不要靠近我。”

犁云赶紧说道:“娘娘哪里话,娘娘再怎么责骂都是为了奴才好。”

丽妃娇笑道:“你们知道就好。”趁几个奴才不注意,随手把给犁云擦过汗的手帕扔到了草丛里。

我和桃儿转过泉水叮当的烟雨阁,走入青苔幽绿、走廊回旋的翠霞轩,看到一串串飞腾跳跃的水花从假山上奔流而下,旁边的玫瑰花开得正娇艳欲滴,蝴蝶在花瓣上翩翩起舞,玉阁楼台、雕梁画栋笼罩在水雾里,如同仙境。脚下的小路越发曲折幽深,绿水湖边的翠绿竹林被微风吹的“沙沙”作响,有几只五彩羽毛的小鸟在林间互相追逐嬉闹。

我两眼有些迷茫地看着眼前的景致,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我的容身之地,还能不能回到现代。今天和她们闹得这样僵,将来还怎么样相处?她们这样对我,难道我还真的就要忍了不成。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小丫鬟忙抬头看我。

远处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桃儿看到他,脸全红了,拉住我的衣服往我身后藏。

他看到我这个样子显得很惊讶,但眼里掩饰不住对我的厌恶,嘴角挂了一丝冷笑。

一身黑色绣花的练功服,剑眉朗目,眸子深幽,唇薄齿白,满身的骄冷,似世间所有情都打动不了他。反而,让人生出征服他的**。

我呆呆地看着他,想不到这宫中还有这样脱俗出众的人物。只是看他对我的态度,应该也是一个讨厌我的人,看来我以后在这里的日子真的不好过。连这样的人物都讨厌的人,真不知道这个身子原来的主人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他脱下一件衣服递给桃儿,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哼,娘娘你不顾及自己的脸面,也体谅一下奴才们的心。”

我扫了他一眼,冷笑道:“我做什么不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不劳阁下操心。”然后,抛给他一个媚眼,“操心是会变老的,小心你那张脸。”

桃儿拉住我的手,着急地说道:“娘娘你不要生气,离侍卫他没有别的意思。”

我看了一眼小丫鬟,她眼里带着哀求看着我。好吧!就看在她的面子上,不和这样的人计较。转过头就走。什么东西,这宫里的人都有毛病!

不过,看他刚才被我气得脸色一会儿白一会红的,倒也有趣。我都这样了,也不怕多得罪一个,虱子多了不怕咬。忍不住笑出声来。桃儿还不住地往后看,看我看她,便赶紧低下头。这小妮子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离钟有几分冷漠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木贵妃渐渐远去的背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王……他赶紧快步赶回龙阳宫,远远看到王站在大殿的紫花木窗旁沉默不语。

离钟犹豫再三才慢慢走过去,低声道:“王,现在还不是动木贵妃的时候,否则会让那个老贼起了疑心。只有等……”

龙炎重重地“哼”了一声,两眼愤恨,冷笑道:“等?你要朕等到什么时候?朕真是一天都等不下去了。”

离钟看着主子铁青的脸。听说,昨天那个纳兰老贼竟敢“力荐”他的人为左御史,一向骄傲自负的王怎么受得了?

龙炎的脸色又恢复了平常冷酷的样子,嘴角挂着一丝嘲笑:“离钟,你还不了解木贵妃的脾性,她就有本事对着她那几个太监、宫女撒泼。要不是纳兰太后一直护着她,这宫里能有她容身的地方?谅她也没有胆量和那个老贼说今天的事。”

离钟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只是听说,今天丽妃娘娘和花妃娘娘在半路上截了木贵妃的路,是王安排的吗?这件事传到宫外,总归对王会有影响的。”

龙炎转过身,脸色阴沉沉地看着离钟:“好啊!连朕的身边也有了别人的眼线,看来朕的这帮爱妃都是些聪明人,不过,可惜用错了地方。”

离钟小心地看看四周,太监、宫女都站在门外守着,除了他和王没有别人,才低声道:“据内线讲,这几日,老贼和花将军过往甚密。听说,花将军还有意把他的二小姐许配给纳兰若风,这几日就要下聘礼了。”

“是么?”龙炎长叹了一声,慢慢地在大殿来回走动,突然停住恨声道,“一个纳兰老贼就很难应付了,他再和花鲁云联合,那就会越来越难对付了。离钟,今晚你亲自去丞相府打探情况,完了立即回来告诉我。”

离钟退了出去,龙炎看着天上的月亮。都是先王太信任纳兰一家,才会有今日之祸,现在一半的兵权掌握在纳兰家的手里,奸臣一日不除,国家就永无宁日。

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不易觉察的冷笑,重重地“哼”了一声,像是决定了什么事。眼睛看着门口喊道:“王喜。”

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太监,长的眉清目秀,一身红色的绿水花纹服,头上戴着青色的两角软帽。他看了一眼主子,恭身道:“王有什么吩咐?”

龙炎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大的不能动,那就从小的开始。

“今晚去翠水宫”

在一棵开得繁花似锦的桃树下,站着一个身披白色梅花斗篷、眼神冰冷的美人。她手里拈着桃枝,用鼻子细细地嗅着花朵上的清香,看着远处那个让宫女搀扶着的狼狈女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她把桃枝上**的花瓣一片片采下来扔到地上,然后,再用穿着白色梅花缎子镶嵌珍珠的小靴子去踩,每踩一下,她的心里就舒服了很多。

摸着左脸上的血印子,虽然已经看不出来了,但她还是时常会去摸,那是烙在她心里的伤痕。她恨,恨父母死得早,把自己一个人撇下;她恨,恨那个男人连看她一眼都不看。

现在她却不想恨了,恨有什么用?她恨的人不照样活得潇潇洒洒?她恨的人还不是一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她那却要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假装恩爱,还要忍受着后宫无边的寂寞。

所以她不会再恨了,她要报复,报复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要让他们一个个去死。

“怎么样,戏看的不错吧?看得这么入神是不是还没有看够啊?”后面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娇笑声。

一个穿着紫色莲云散花纱、腰束流云纹海棠裙、手里挽着富贵牡丹绸的女子站在她身后,头上插一朵白色海棠花,脸蛋妖妖艳艳,在眉心有一颗红痣,更增添了几分妖气。

她伸出雪白如玉的小手,从桃树上折下一条开满小花的枝子来,凑到鼻下闻着花朵上的清香,撇着嘴,眼睛妩媚地斜了那女子一眼:“我就不像有些人,明明对人家恨得要命,却还是装的像个好姐妹似的。也亏了那个傻子还把你当成了好人,却不知道在背后出主意害她的人,就是她的好姐妹。”

一条桃枝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那个女子满脸冷笑地看着她,眼露寒光,嘴唇轻动:“要是我的话,就多做事少说话。以后我的事你少管少问,只要做好你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了。”

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冷笑着扔到地上:“多嘴的人容易死,你不想那么快死的话,以后就闭嘴,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要轻易张开嘴。”桃枝重重地扔到了地上,转身走了。

云妃把地上的银票捡起来,摇晃着头上的金簪子冷笑了两声:“你还真以为本娘娘是为了帮你这个傻女人?哀家是为了帮自己。等哀家做上皇后,一个个收拾你们。”

把桃枝扔在地上,用翠云水纹绣花鞋子踩了几脚,看花瓣都碾碎了,才满意地扭搭着屁股走了。

一个年老的宫女从桃林深处走了出来,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抬眼望着满树开得繁华似锦的桃花,嘴角含上了一丝冷笑,慢慢地也消失在了桃林里。

我觉得自己的两只脚都快要磨破了,还没有到桃儿说的梅花月宫。现在才知道这个小丫鬟叫桃儿。说来桃儿这个名字还满顺口的,至少不是叫红啊,绿啊的。

脚心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痛,我皱了皱眉头,揉了揉酸痛的腿,甩了甩脚。再不到,我真的要趴在地上了,是哪个没事干的家伙把这里修建得这么大,害得我气都喘不上来了。

好不容易转过鲜花盛开的牡丹园子,鼻中闻到一股浓浓的桃花香。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桃林,枝头的桃花开得正娇艳欲滴,一朵朵粉红色的小花挤在枝头。

有几只蝴蝶飞舞着落在粉嫩的花芯里,沾得满翅膀的花粉,又扑扇着翅膀飞起来围着桃树左右舞动,留恋不肯离去。

一群小蜜蜂也“嗡嗡”叫着从南边飞过来,围着满树的桃花乱飞,一时之间好不热闹。一阵轻风刮来,花瓣被风吹得飘飘洒洒、纷纷落落,人走在里面落了满身的花瓣,真有几份如临仙境的感觉。

在桃枝的掩映下,只见有一个带着铜制兽环的红漆宫门,上书——梅花月宫。

桃儿推开门,几个在里面当差的太监、宫女看到我都愣住了,赶紧跑过来搀扶我,眼里都露出恐惧,想来平日他们是很怕这个主人的。

我摆了摆手让他们退出去。

外面的清幽脱俗和这里面却是两个世界,只见紫杉门和碧烟罗云纱窗都是金丝包裹,房间里的桌子、椅子上更是镶嵌着宝石、软玉,墙壁上挂满了珍珠、玛瑙、翡翠,桌子上摆着各色的瓷器玉瓶。大红的鱼虫草色幔帐,绿色雕刻百花杏木床,上面摆放着红色鸳鸯绸缎云纱被褥,蓝花云绣牡丹双色抱枕……

我皱了一下眉,感觉自己进了展览馆,看着叫一个俗,好像一个暴发户把所有家底都装饰到门面上了。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奔到镜子前,还好是我自己那张脸,就这点我今天还比较满意。

桃儿给我放好了洗澡水,上面飘满了粉红色的玫瑰花瓣。我眼睛一亮,好大的池子,都可以游泳了。跳进去,溅了桃儿一脸的水。真舒服,只是下面火辣辣的,没想到我的第一次竟然是这样的让人伤心。

桃儿害怕地看着小姐:今天,小姐被王整治得这么惨,她一定很生气,一定会狠狠地折磨自己。想到这里,浑身打了个冷战,赶紧跪在地上使劲磕头:“小姐,都是桃儿的错,桃儿知道那天林妃娘娘和您说那些话是想害您,但桃儿看小姐那么兴奋就没敢阻拦,要是桃儿知道是这样的后果,拼着一死也不会要小姐去。”

我有些发呆地看着她,奇怪她怎么这么害怕我。

她看我沉默不语,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从旁边的翡翠盒子里拿出一枚铁针双手递给我,可怜地昂起小脸:“小姐,你扎桃儿的大腿好吗?你不要扎桃儿的头,若是桃儿昏迷了,谁来伺候小姐?”

我惊讶地看着她。她说什么?以前看古书,说古代的妃子自己受了气,都喜欢拿宫女来出气,但怕用棍子打会留下痕迹,所以就都喜欢用针扎。我还以为是捏造的,竟然是真的!我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心里涌上一股闷气。

怪不得今天那个黑衣人对我说话那么不客气,原来……

我强挤出一丝笑容:“今天桃儿立了大功,不但不惩罚,还有奖励。你去外面随便挑个东西,就当是我赏给你的。反正不是我的东西,我也不用心痛。”

桃儿脸上更加恐慌了:“小姐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看在我从小服侍你的份上……”

我惊呆了,不明白她怎么这么害怕。

原来,她以前那个小姐越对她笑、越对她好,折磨她的时候下手就越重,所以她看到我笑,也就越加害怕。

桃儿看着小姐只是发呆地看着自己,心里更加害怕,还不知道小姐会怎么样折磨自己,上次因为花妃羞辱了她,她就折磨了自己一晚上,今天看她受了那样的羞辱……越想越害怕,头一歪,就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我吃了一惊,赶紧从水里出来,好不容易把她抱**。她也太瘦了,重了我还真抱不动。

她的脸色发白,拿了条毛巾给她敷在脸上,有点冰就好了。披上一件衣服,开门,门外跪了一片人,旁边放着棍子,个个脸色惨白发青,看我出来不住地磕头:“求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我头都大了,把身边的一个小丫鬟扶了起来。她脸色更加苍白了,浑身打着哆嗦,眼睛一白就晕了过去。

我头都痛了,大喊了一声:“好了!你们都给我起来。”

他们都愣住了。

我指了指晕倒的那个丫鬟:“你们把她扶回屋里敷点冰。不对,用凉水把她弄醒。”晕,古代哪里有冰箱,况且现在都春暖花开了。“另外,你们也给我端点凉水来,还有再弄点粥什么的,桃儿也晕倒了。”

他们傻愣愣地看着我,我又好笑又好气:“还不快点!”

他们脸上个个露出喜悦,那景儿就像赏了他们几百两银子似的。我有些心酸,以前不知道他们是过的什么日子,居然看到我都能吓晕了。

几个宫女、太监看我回房了,一边忙着抬倒在地上的丫鬟,一边低声嘀咕起来。

太监王全看着主子的背影,满脸的不相信:“你们觉不觉得今天娘娘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谁什么时候见她对我们笑过?”

宫女绿云满脸恐惧地擦擦脸上的泪:“我还以为娘娘这次又要打我们一人20大板呢。”

雪倪把手放到嘴边“嘘”了一声:“不要再说了,小心让娘娘听到了生气。”

几个人立即脸色恐慌地走开。雪倪却回头盯着我的房间,脸上露出了一丝冷冷的嘲笑。

都说这后宫人事复杂,看来真没错,恐怕这几个人里面就有其他人的耳目。这个雪倪嫌疑最大,看她眼睛顾盼生神,眼神透着几分精明,一件白玉兰散花纱衣,紫色的绸纱百褶月裙,头发挽成反绾髻,插着水月牡丹簪子。怎么看都不像个宫女的打扮,看来也是个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的“聪明人”。

我冷笑了一声,回到床边,听到桃儿嘴里还在说着胡话:“小姐你饶了我,你饶了我吧!”

我心里发酸,眼泪滴答到她的脸上,紧紧搂住她。今天要不是她,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看她的小脸瘦的,真可怜,放心吧!你的苦日子到头了,有我吃的,决不让你饿着。

此时,一个穿着红色水烟纱上衣、绿色百褶裙的小丫鬟胆怯地推开门,哆嗦着把银制托盘上放的粥碗递到我手里。

我冲她笑笑,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瓜子小脸上露出了笑容,跟个玫瑰花似的,也不过十一二的模样。

我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你也出去吃饭吧,有事我再叫你。”

她高兴地跑出门去,听到她欢喜地对外面的人说:“娘娘她冲我笑了,她冲我笑了。”

我笑了,以后你们看我笑的日子会越来越多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