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葫芦真君

杨幕府 | 发布时间:2020-03-26 23:30:17 | 阅读次数:4264

,本体是一座巨山,很久后,这个法宝残片完全恢复本体,但是自身可携带的一些无尽虚空能量却也使它在特意的时候会在一些特定的地点附近活动,就有了这个世人称之为碎裂残阳的浮空岛。  岛屿的正中间有一座湖泊,整日飞着一些乌鹊,就称之为乌鹊湖。  碧波粼粼的湖据传,这是上古一名破碎虚空的仙人在度劫时留下的法宝残片,本体是一座巨山,很久之后,这个法宝残片恢复本体,可是自身携带的一些虚空能量却也使得它在特地的时候会在一些特定的地点出没,就有了这个世人称之为破碎残阳的浮空岛。。...

  破碎残阳乌鹊湖

  破碎残阳是这个世界中聚集着很多传说与危险的地方,它是一座巨大的浮空岛,每年的九月初九,就会在五个海洋中随机出现,这次却是出现在中洲大陆和东胜神州中间的东平洋。这个大洋北边是溺海,南边是南安洋,都不知有多少大小,想要从中洲大陆穿越这个大洋到东胜神州,靠普通人的船行,最少也得好几十年,到现在也没听说谁能在有生之年穿越过去。

  据传,这是上古一名破碎虚空的仙人在度劫时留下的法宝残片,本体是一座巨山,很久之后,这个法宝残片恢复本体,可是自身携带的一些虚空能量却也使得它在特地的时候会在一些特定的地点出没,就有了这个世人称之为破碎残阳的浮空岛。

  岛屿的正中间有一座湖泊,终日飞着一些乌鹊,就称之为乌鹊湖。

  碧波粼粼的湖面此刻并不平静,一阵阵仿若实质的波纹从湖中心荡漾出来,带动着水波,形成了一个怪异的漩涡。

  湖畔站着许多人,形貌怪异,天上甚至都飞着许多人,个个都踩着流光,人影憧憧。

  或许都称之为“人”有点名不副实。

  岸边,一个身高跟个柳树差不多的黑色壮男,手臂脸颊上都是黑硬黑硬的毛,脑后至脊尾一窜窜白色的毛连着显得整个人都挺了起来,一身粗麻布短打衫却反而显得他的威猛不凡。

  他叉着手看着湖心处,眉头纠结成一个倒八字,眼神犀利,时不时溢出道道精光。

  “狐狸,你看老大那怎么回事?都过去半天了,妈的这次出世怎么跟上次不同了?”他吸了口气,揉了揉手腕,摸了摸耳朵上一个怪异的耳环,全身肌肉慢慢的鼓起来,越来越紧绷。

  “早做准备是好,这周围的人没几个是看戏的,这次涅槃和四千年前的比确实太慢了,引来这么多人,嘿嘿,我倒是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敢招惹咱们。”黑色壮男身旁突然出现一阵雾气,一个人影渐渐的清晰,身材窈窕,一身大红色的敞领子华贵长袍落地,领口的雪白色绒毛将整个脸颊遮去一半,头发高高的挽了起来,一根琉璃钗中间一横。

  她雪白的脸颊上露出来的一双眼睛细细长长,好似一道弧线,眉心一点朱砂红,眼神斜眯着湖畔周围的一群人:“老大的气息越来越浓了,这个时候不能出岔子,他们几个呢?”

  男人唾了口唾沫,狠声道:“都知道大妖出世一定伴随着天材地宝,各个都想来想好处,有命想么?上次那个道士还没给这些俗人一个教训,这次要是还出事,我让他们神魂俱灭!”

  “哈哈哈,熊哥哥好大的威风,上次要不是我,你一个人应付的来么,吹牛皮不要脸!”一个幼稚的女童声突然传来。

  华袍女人意外的一啧:“嗳?你都来了?你妹妹呢?这次人倒是满齐的,怎么了,怕老大出来看不到你们会把你们忘了?”

  那个声音变的得意起来:“哈哈,我这些时间可没玩,说不定比狐狸姐姐都强呢,妹妹正往这里赶呢.”说着说着岸边的水面上渐渐的浮动起来,一个人形的水雾慢慢的朝着岸边移动,然后在那大汉身边缓缓的时上时下,仿若没有重量。

  这边的的动静让周围的人们渐渐的骚动了起来,因为那几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法力波动和气势,强烈到周围的天地元气都有些混乱起来,一些飞的近的人群慢慢的散开,空出一个大圈子,因为靠的太近,一些飞遁地法宝和飞剑都有些颤抖。

  蓦地,一阵异常强烈的飓风凭空出现,乌鹊湖的水瞬间下降了丈许,湖心的漩涡旋转地更加猛烈,湖水被带的直冲云霄!

  水柱中好像酝酿着一个巨大的蚕茧,一阵阵可怕的法力波动一波又一波的从中心发散了出去,天空好像暗淡了下来,阳光都好似要避开这里,威势越来越猛。

  湖畔周围却好像突然安静了下来,有些甚至等了几百年的修士都突然振奋了精神,因为此刻也许是这个世界这几百年来,最重要的大事。

  中间的水飓风越转越快,威势直冲天际,不断地有一些游离的能量丝划开了虚空,闪出阵阵电弧。

  伴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天空乌云滚滚刹那间就遮住了天空,湖水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回填,整个湖泊又变的波澜不惊,但是湖面上面三十丈处,却让所有的人都紧张了起来。

  那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茧,从上面溢出的阵阵能量就能感觉的出里面蕴含着可怕的东西,不过这个时候,它却是很平静的浮在空中,天上的乌云也没有散去。

  不过湖边与湖心却是恰恰相反。

  “狐狸,你压阵。”黑色大汉一声闷吼,双脚深深的陷入土里,然后就像一颗炮弹一样,嘭的一声冲上天空,一声巨吼,震上云霄。

  于此同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行动了起来。

  相对于湖的另外一面,也有一群看上去很诡异的人动了起来,带着一股怪风。

  领头的是一个一身黑色道服,头戴黑冠,肤色白净的年轻人。

  “刘道尊,时候到了还请您出手,到手了少不了你的好处。”年轻人向着身边一个看上去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的老道士说到。

  “呵呵,自然自然。”老道士说玩这句话就消失了。

  而此时天空中那个黑色大汉猛的一吸气,炸出一声:“你们谁敢靠近一步,别怪我老熊下手不留情!”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只黑熊精啊,死在我手里的黑熊精,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乖乖的给我磕个头认个错,我会考虑考虑不杀你!”

  说话的是个冲在最前面踏着一只紫金葫芦的中年道人,周围的人们看到这样的阵势就停了下来,都知道宝贝不是轻易可能拿到,谁也不想出这个头。

  黑熊成精和人修道不同,大凡动物由于天生魂魄不全,所以修道前先要修炼魂魄,最后化去本体成人形,才能修道,时间漫长,成了人形就算成了精,也许三五十年,也许三五百年,看机缘。

  而修成人形也不过是相当于修道过了塑身期,刚刚踏入吸气期的坎儿,可以说是个完全的菜鸟,而成精的黑熊撑死就只有八百年寿元,若是期间达不到金丹期,也就是常人所说了千年黑熊精,也会死去。到了金丹期,寿元就是两千年上下。

  可是生物和人不同,修炼极难,也没有大门派支持,所以修为高的精怪,世间罕见,大多是刚到人形就被修士们杀掉,甚至金丹期的妖精死的更快,因为除了死亡化为本体身上的东西都是宝,还有一颗可以直接用来提升修为的妖丹,所以基本只要有金丹妖怪出世,那死的就更快。

  当然不排除有些妖怪得天独后,修到大成,可是那都是不出世的妖怪。

  所以这个道人很有底气,在他眼里看来,这也最多是个金丹期的怪物,想来想好处,却不知天高地厚。

  这些人都是得知这里即将出现一个远古天地巨孽,涅槃再此,出世的时候会很脆弱,都想来分一杯羹。

  中年道人也是这个想法,他有他的本钱,所以敢冲在最前面,他脚下的葫芦在他人眼里却比他还要出名,上古传说中有件至宝叫紫金葫芦,传说是太上老君用来装丹药的宝贝,对着宝贝喊人名,若应声就会被吸入葫芦里炼化,可以说是杀人困人的极品宝贝。

  眼前这个葫芦也叫紫金葫芦,那是这个中年道人在一个散仙洞府发现的仿制品,若给法宝分个品阶,真的紫金葫芦是天仙级宝贝的话,能算天地人三级的地级下品,虽然没有那种应声收人炼化的功用,可是能飞,能遁地,也能靠真元吸人,也可以说是个至宝了。

  道人就叫葫芦真君,及其出名,是个到处游历的散修,本身修为也到了金丹期后面化丹期的顶端,即将踏入元婴期,而元婴期,出窍期,后面就是度劫期了,这个阶段修到顶峰度劫成功就是仙人,所以这个道士在世间也算是个厉害的高手。

  葫芦真君此时心里也很激动,自家知道自家事,在场高手不知凡几,宝贝估计是拿不到了,那不如就出个风头,赚个名气,将来出门好办事,也比拿个宝贝怀璧其罪的强多了。

  所以他说话越来越横:“小妖怪,道爷今天也是网开一面,看你也是个金丹妖怪,千年黑熊算是妖怪的一方统领,你磕个头认个错,我就给你留个全尸,不炼化你。”

  说完还得意的看着周围的人群,他心情大好啊!

  湖畔,那华袍女人无奈的看了黑熊一眼,对旁边的水雾说:“完了,你熊哥哥肯定气晕了。”

  此时,天空中那黑熊精突然爆出一声:“我炼你马勒隔壁!”一道仿若实质的巨大黑色音波朝着葫芦真君冲了过来。

  这可捅了真君的马蜂眼,啊?道爷来长面子的,你个小妖怪竟然敢落我面子?反了,反了!

  横眉竖目,葫芦真君双手一圈:“小妖敢尔!破法诀,给我破!”一阵金光从手臂圈中扩散开来,震碎了音波,然后他猛的从葫芦上浮起,巨大的紫金葫芦变化万端,化成一只小葫芦祭在葫芦真君身前,他捏了个法诀:“无一量一天一尊,紫金葫芦,给我收!收!收!”

  一道肉眼可见的巨大气流蓦地从葫芦口中喷出,迅速卷到那个黑熊一样的男人身边,然后炸出一道金光,男人消失了,原本白色的气流变成黑色又被葫芦吸了进去,葫芦真君眉开眼笑,立刻拿出一个金色的葫芦顶顶住。

  然后朝周围的人们拱拱手:“诸位道友,降妖除魔乃是我辈本分,小妖既除,我们不妨去看看那茧到底是个什么。”他看着周围人群恭维的表情心中一阵暗喜,虽然被妖怪给落了下面子,不过结局还是很好的。

  正在他得意的准备继续前进时,变故发生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