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章 联邦与它的前世今生(一)

肆意孤灯 | 发布时间:2020-03-26 15:24:33 | 阅读次数:26300

  (以下内容节选自帝国第一舰队总司令白城的回忆录)  很多时候,我们都像一条鱼,终日徘徊在暗无天日的海底。  终于有一天,我们得以浮出水面,却发现海面之上,是更加深邃的黑...

  (以下内容节选自帝国第一舰队总司令白城的回忆录)

  很多时候,我们都像一条鱼,终日徘徊在暗无天日的海底。

  终于有一天,我们得以浮出水面,却发现海面之上,是更加深邃的黑暗。

  后来我时常会想,如果那一天索菲娅,没有告诉我那些历史,之后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

  后来我才明白,历史,从来就没有如果。

  ……

  (以下内容摘自联邦百科Eurfpedia.net)

  联邦,全称欧罗巴共和制联邦EuropeanRepublicFederation,前身是欧洲共同体,总部设在布鲁塞尔(即今第八区首府所在地),自新历元年(即公元2037年)成立,共拥有18个成员国,3个特别行政区。

  联邦下设元老会及议院,各设21名代表,共同商议决定国是。

  ……

  (以下内容节选自帝国第一舰队总司令白城的回忆录)

  她就那样坐在那里,面不改色地说着那些令人发指的过往,仿佛那一切只是稀松平常的一件小事罢了。

  后来我才明白,那大抵也的确不过是一些稀松平常的小事罢了。

  ……

  ————————————

  有些国家,是生来就注定不能享受和平的,就如同子弹不能治愈伤势,毒药不能挽救生命,火药桶,就是用来被战火引爆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

  “将军!我军后方遭遇不明攻击找不到攻击源!”

  一个军服上还带着尘土的小军官风风火火的跑进了司令部,气喘吁吁的,连一个报告也没有打。

  震天的炮火声回荡在街巷内。

  将军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挥挥手,示意军官赶紧离开。

  放在深色木桌上的黑色电话机突然响了。

  他一接起电话就听到了那个他无数次在电视上听到过的声音,“怎么样?考虑好了吗?停战,还是接着打?”

  他右手握拳,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开什么玩笑!制导设施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电话那头的人轻轻嗤笑一声,“那你不如站到窗前,抬头看看天上。”

  他依言而行。

  听筒摔到了地上,又弹了起来。

  即使是在白天,天空中依然有着无数可以肉眼观测到的光芒,不断地朝地面上发射着激光。

  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卫星,和空间站,这些他从未想到过能够在军事上发挥作用的东西。

  电话另一头的人正撕开了一包白糖,优雅的撒进了咖啡里,用一个铁质的小勺子,轻轻搅拌着,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他笑了一声,把听筒放回了原位,抿了一口咖啡。

  “这个时代,谁掌握了空间技术,谁能够去锁死地球,谁就是赢家。”

  那可未必,上帝这么说到。

  核武器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看你拥有多少,而是看你敢用多少。

  从前有一个笑话,有两个超级强国之间爆发了核战争,其中一个想着另一个应该不会发射超过两枚核弹,于是选了三枚,但他不知道,另一个国家——我们都知道是谁——点了全选。

  后来人们才发现,这本不是一个笑话。

  绝大部分的核弹都在攻击前被撤回,但余下的核弹也足以将这两个国家都变为一片焦土。

  残存的人民凭着顽强的意志力,重新组建了国家,但早已不是最初那个超级强国的水平。

  剩下的那个超级强国,也就是那三个特别行政区中的最后一个,凭着安稳的外交政策和自给自足的生产力度过了战争。可惜得很,过于和平的生活,总是容易滋生腐朽的,从内部开始的不信任与瓦解,最终让这个国家一步一步的走下了神坛。

  最终,超级强国只剩下蓝天上的那一圈星芒。

  这本不是一个国家,所以自然,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也是暗流汹涌。

  一个国家就被异族侵扰,最终撕下了,温顺的面具,恢复了往日的血性。他昔日不共戴天的仇敌,如今变成了亲密无间的盟友,一个是经济强国,一个是军事大国,天造地设,相辅相成。

  一个国家坐山观虎斗,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天平,可他却永远想不到,那火竟是烧得过海峡的。

  有五个国家依附他人而生存,有五个国家团结一致共同抗敌。有三个国家,谨慎的维持着和平,在夹缝中艰难的挣扎求生。

  还有两个国家,一个太小,一个太大。

  一个国家重新长出了利爪,露出了獠牙,环顾四周,却发现那些他昔日强大的敌人,而今都在自相残杀中,纷纷倒下。

  一个国家向来偏安一隅,默默无闻,可是当他唯一的邻居倒下时,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了,霸占了几乎整个大陆。

  21个国家,从此拥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EuropeanRepublicFederation欧洲共和制联邦。

  还是要说回那一场大战。

  当停战书签下,各个国家的领导人宣布战争已经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彼时,残阳如血,血如残阳。

  (以下内容节选自帝国第一舰队总司令白城的回忆录)

  她(指索菲娅)跟我说完这些时,已经是傍晚了。我从会议室的落地窗望出去,刚好可以俯瞰整个城市。

  彼时,残阳如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