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开始于结束的悲鸣

肆意孤灯 | 发布时间:2020-03-26 15:24:33 | 阅读次数:8155

法》第二十六条,任何宗教行为都是违法行为的。  街上的人不算少——当然是首都——因而,迄今也没人明白,第一个看见了飞船的人到底是谁。只会觉得周围骚乱出来,随大流般地抬头一看,每到亮玫粉色的飞行轨迹跨越了整个天空,接着,就是响彻云霄全城的警报。如果后来人街上的人不算少——毕竟是首都——因此,至今没有人知道,第一个看见飞船的人究竟是谁。只觉得周围骚动起来,随大流般地抬头一看,一到亮橘色的飞行轨迹横跨了整个天空,然后,便是响彻全城的警报。假如当时人们早一点抬头,或许一些眼神好一点的人就能看见,在飞船出现的前一刹那,天空中漾起的无形的波纹。。...

  教堂的大钟敲响了七下,街边浮在空中的圆球般的路灯也就随之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散发着明黄的光芒——据说这种颜色的光最省电。直到灯光如同海浪一般席卷整个城市,那雄浑的钟声还在空中回响。教堂是仿古的,人们参照零散的历史资料,将哥特式与巴洛克风格揉面团似的混在一起,建成了这么一个怪胎,用来安放那些渡过了战火、生命力顽强的宗教。然而自从新一届元老会上台之后,这座教堂也就彻底变为一座钟楼了——根据《新联邦法》第二十五条,任何宗教行为都是违法的。

  街上的人不算少——毕竟是首都——因此,至今没有人知道,第一个看见飞船的人究竟是谁。只觉得周围骚动起来,随大流般地抬头一看,一到亮橘色的飞行轨迹横跨了整个天空,然后,便是响彻全城的警报。假如当时人们早一点抬头,或许一些眼神好一点的人就能看见,在飞船出现的前一刹那,天空中漾起的无形的波纹。

  飞船是银白色的流线型,带着些斑驳的划痕——小型陨石留下的痕迹——稳稳地停靠在了港口。它降落的地面开始缓缓的移动,如同传送带一般,将飞船送进了一个密闭的通道。

  “非常老旧的型号了,上校,不具备任何攻击性。”年轻人不断翻阅着手中厚厚一沓新打印出来的资料,一边小心翼翼是窥探着身旁那个军装笔挺的男人,“不可思议的……抱歉,我是说,不合常理的是飞船里仍然有着生命迹象。”

  男人正了正帽子,点了点头算是应答,迈步向停泊着的飞船走去。

  通道旁的士兵们一齐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其中一人按下了门上的按钮,通道尽头银色的厚重大门旋转着打开,渐渐露出飞船的外形,随即,飞船的舱门也缓缓升起,伴随着一阵上膛的声音,一位年轻人高举双手,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男人锐利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沉声喝道:“站在原地,不要动!”

  那年轻人的身形明显顿了一下,抬起头,声音干涩而沙哑:“我……我没带武器。我的国家,我的朋友,都……”他忽的哽咽住了,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却一个踉跄,直直地摔在了地上。上校冷冷地看着他,挥了挥手示意士兵将他带走,在转身离去之前,他又回过头,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到:“等他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我,并且,把此事压下去,绝不能让元老会知道飞船里有人。

  “这是命令!”

  ——————————————————

  医院的天花板依旧是银白色的——跟整个港口的颜色一模一样——散发着死气沉沉的金属感。镶入墙壁里的灯发出的光有些刺眼,他本能性的想伸手遮挡一下,却发现身体早已沉重的动不了。

  右手边他本以为是墙壁的地方多出了一条弧形的裂缝,围出的门向内移动了数公分后平移,让出一条通道。身着银白色军装的男人——这里的人似乎格外偏爱这颜色——气定神闲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名年轻的随从,双眼不住地打量着四周。男人走到他面前,随从替他找了把椅子坐下,看着他,严厉的语气被人为地改成了一种温和的腔调:“你醒了?”他连点头也几乎做不到,只能用力眨了眨眼,希冀于男人能够理解他的处境。他的目的显然是达到了,男人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容,招呼来了几个医生模样的人:“把他松绑了吧。”他隐约感受到腰部穿来一阵刺痛感,随即,感知和运动能力迅速地回归。他翻身从床上坐起,忍受着头部的不适,小心地想着措辞:“您……”男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在听的样子,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让我先问你,你是谁?为何要闯入联邦的领空?”

  他努力回想着,可除了头疼欲裂之外什么也得不到,于是只好放弃了挣扎,以他能表现出来的最真诚的语气说到:“我想不起来了”

  “那就权且叫你白城吧,”那男人笑了一下,说,“我想你在这里也必定是举目无亲的,不如在我的手下做一名副官,如何?”他几乎等不及男人再多说一个字,便一个劲地点头,或许是因为太过急切,又或许是因为药力还未消散,他竟然也没有察觉到男人眼底掠过的一丝光芒。“我叫齐浩然,但你以后可得叫我长官了”他紧紧握住男人伸来的手,抬起头,目光中尽是感激。随从的嘴角抽了抽,手指抽搐般的在墙壁上胡乱的拍打着,不是用眼睛瞟一眼在旁边换药的医生,医生也不搭理,只是偶尔在换药间隙抬起头,意味深长地与随从对视一眼。

  “身体好些了吗?”齐浩然首先打破了这令人难堪的古怪氛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尽早出院,毕竟……”他望了望四周,凑近白城的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我有重任要交给你”于是白城便愈发的吃惊了,直觉让他本能地有些警惕和退缩,但是在齐浩然的关心和委以重任下——又或许是因为药力的关系——他早已对这个不明身份的男人不抱有一丝防备了。

  “那么,我们后会有期。”在齐浩然起身离开病房时,他的随从仍在不停地张望着,而白城还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病房上木然的凝视前方,仿佛大脑一时半会间还没有办法消化接受到的信息。他转过头,紧挨着病床的就是一张窗户,只要望出去就可以看见港口无比繁荣的景象,而如果他再向远处望一望,透过那鳞次栉比的散发着带着强烈科幻感的淡蓝色光芒的高楼往远处望一望,他或许就能有幸看见,在联邦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朝阳。在可以预见的不久的数分钟内,它的光芒便会笼罩这片大陆。

  然而毕竟还是要迎来夕阳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