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4章 反正我们没钱

霸气小狼 | 发布时间:2020-03-26 05:18:45 | 阅读次数:9032

免费提供更多都市天眼灵尊第4章 嘛我们没钱的全文深度阅读,与此同时,君霆大酒店的李云龙还处在懵逼状态,林夏这小子不像是信口开河的人,更不可能会一轮游...“臭小子,真会吊人胃口啊,好,信你一次!”李云龙的好奇心完全被林夏调动起来了,再说他也不差这几万块。。...

  与此同时,君霆大酒店的李云龙还处于懵逼状态,林夏这小子不像是信口开河的人,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耍他玩,但这块玉石作为一个整体能卖个几万块,若是切了,那可就只有几千块了。

  “臭小子,真会吊人胃口啊,好,信你一次!”李云龙的好奇心完全被林夏调动起来了,再说他也不差这几万块。

  李云龙没再管让他恶心的马嘉文,驾着车便是直奔自己的珠宝行,让鉴宝大师以最快的速度切开了那块玉石。

  “这、这是与翡翠西瓜同期同料同工的西瓜籽?”

  李云龙开花了,笑开花。

  当然,他不是因为这西瓜籽多么贵重,毕竟也就几十万的东西,他高兴的是,他抓住了一个人才!

  哦不,天才!

  鉴宝天才!

  一定要拉到珠宝行当经理,不,总监!

  “那臭小子说去哪来着,哦对,第七人民医院,助理,给东华市第七人民医院的杜院长打声招呼,用最好的医生、最优的医疗条件、最快的速度给林夏他爷爷治病,一切费用我出!我那路虎呢,我得亲自去一趟!”

  ……

  东华市第七人民医院,人来人往,满街大白腿。

  林夏无暇顾及这些,一溜烟跑进了电梯。

  601病房,门前走廊。

  林夏一路奔跑,正遇上来回踱步的护士唐小颖。

  精致的五官,单独拿出一个来都是精品,放在一起更是质的变化,秀发扎起,露出脖颈处嫩如牛奶的肌肤,一身护士装,不仅遮挡不住傲人的身材,还更添加了一丝妩媚的味道。与她青涩的模样相叠加,创造出冰火两重天的质感,让人心动不止。

  “小颖,谢谢你通知我。”

  对于唐小颖,林夏还是很感激的,这个实习护士,知道他有困难,明里暗里帮了不少忙。

  “林哥你可来了,赶紧进去看看吧,刚才你俩叔叔都动手了!”唐小颖焦急的道。

  林夏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一把推开病房门。

  只见爷爷正七扭八歪的躺在病房上,昏迷不醒,而他姑则是自顾自的吃着他给爷爷买的香蕉,翘着二郎腿、斜着眼、拉着脸,像谁欠她一百万一样。

  两个叔叔更是互骂着,手指着对方的鼻子,唾沫星子横飞,就差掐脖子了。

  “你们够了!”林夏怒喝一声,脸涨得通红,“爷爷危在旦夕,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见林夏如此,姑姑嗤笑一声,老脸转了个方向,又扒开一个香蕉吃了起来。

  而他俩叔叔终于是停止了互骂,二叔没好气的道:“你瞎啊,我们当然在想办法给你爷爷治病了,你个小毛孩子叫唤啥。”

  三叔也是顺手拿起苹果啃了起来:“说的我嗓子都疼了,林夏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三个长辈在这,不知道倒杯水啊?”

  林夏攥了攥拳头,咬着牙道:“真为爷爷感到可惜,怎么生了你们这种东西!”

  二叔嘭的一声拍了下桌子,怒声道:“你个小王八羔子,这么没教养,怎么给长辈说话呢,看来你是真没学点好,大哥死得早,我得替大哥教训教训你!”

  三叔也是冷哼道:“算了算了,这种熊孩子也没啥出息,以后也就和大哥一样,去工地搬个砖。果然有对比才能说明一些东西,还是咱们的孩子好,我儿子今年保送了浙大,二哥你呢?”

  “嘿,我准备让儿子出国几年,学个金融啥的,回来接我的班当公司总裁。”二叔一脸的骄傲。

  一说起孩子,姑姑也有话了:“我儿子学习不算好,也就只能报考个北大,我准备去那边先买个公寓,以后就在北方定居了。”

  林夏眼睛通红,气的快要出血了:“爷爷生死未卜,你们还有心情在这聊天!医生是不是说爷爷需要立即动手术?!”

  俩叔叔和姑姑相视一眼,都是轻笑一声。

  姑姑瞥了林夏一眼,道:“医生是说了需要立即动手术,不过医生还说了,需要先付十万块,后期的治疗费用最少五十万起步,一百万都是很有可能的,你只叫唤着动手术,钱从哪来啊?”

  二叔也是同意的点点头,道:“说得对,再者说了,你爷爷都多大年纪了,就算救活了又能活几年呢,你说这不是拿着几十万瞎折腾嘛,何必呢,还不如就这样安稳的去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三叔拍拍二叔的肩膀,点赞道:“二哥,这次我挺你,动手术就是白花钱,还浪费时间,还让老人受罪,我看啊,手术成不成功还不一定呢,这医院就是黑心,他们就是为了挣钱!”

  “在病床上躺着的是你们的爹啊!”林夏狠狠地一拳砸在墙上,“你们就不怕,你们的孩子以后也这么对你们吗?!爷爷一定要救!手术一定要做!”

  三叔摊摊手,道:“好啊,做,那你出钱吧,反正我没钱。”

  “我也没钱。”二叔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拿出钱包翻了翻,“最近公司资金紧张,儿子出国也得用钱,我能拿出来的钱就这些了,喏,八百块,都给你了。”

  姑更是直接又坐下了,翘着二郎腿:“我的钱付了房子的首付,还欠了一屁股债呢,拿钱?嘁,谁给我钱啊。”

  说着说着,姑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理直气壮的道:“林夏,你爷爷可是一直和你生活在一起啊,这么多年了,我和你俩叔叔给你爷爷的生活费……哼,是都花在你身上了吧,合着是我们花钱养你啊。”

  三叔眼前一亮,急忙道:“对啊,你小子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不给你爷爷吃饭,还让你爷爷做家务、干累活,这才导致生病的吧,你才是罪魁祸首。”

  二叔也不是傻子,好不容易找到个借口,当然得好好利用一番,立马开口道:“小兔崽子,城府挺深啊,怪不得你急着催我们给钱做手术呢,是不是你想私吞做手术的钱?”

  “二哥说得对啊,小王八羔子,心这么黑,要私吞十万块!”

  “怎么着,着急了,被我们戳穿你的阴谋没话说了吧。”

  “还真差点就被你小子给骗了,兔崽子,老实和你爹一样,去搬个砖挣点钱,别竟想这些歪门邪道。”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