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章 疑犯

重新开始Darling | 发布时间:2020-03-25 12:32:47 | 阅读次数:17126

近的几颗头颅了非常清晰由此可见,他们面目狰狞面目张开嘴巴大嘴。剧烈地的疼痛激发起了肖德鹏的血性,他不想沦落猎食者的食物,他要反抗意识。一急之下,他向再度举起来身体离处的笔记本。贪婪的欲望的患者再次突破了白大褂的防护,就啃食他的肉体。  闪耀的笔记本上正电视播放着电影的结局张牙舞爪的患者制住了肖德鹏的反抗,青年人可以感觉到大褂被几张嘴狠狠地咬住了。一颗黑乎乎的大脑袋接近了肖德鹏的脖颈,疼痛感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人群后排传来一股巨力当场将肖德鹏掀翻,瘦弱的身躯无力地倒了下去。。...

  笔记本屏幕一张一合,晃动的画面在黑暗中时隐时现。涌入办公室的人越来越多,可供肖德鹏施展的空间越来越少。他绝望了,笔记本舞动的频率慢了下去,不知道莉莉丝有没有成功地离开离开险地。

  张牙舞爪的患者制住了肖德鹏的反抗,青年人可以感觉到大褂被几张嘴狠狠地咬住了。一颗黑乎乎的大脑袋接近了肖德鹏的脖颈,疼痛感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人群后排传来一股巨力当场将肖德鹏掀翻,瘦弱的身躯无力地倒了下去。

  靠的最近的几颗头颅已经清晰可见,他们狰狞面目张开大嘴。剧烈的疼痛激起了肖德鹏的血性,他不想沦为捕食者的食物,他要反抗。情急之下,他向再次举起身体不远处的笔记本。贪婪的患者突破了白大褂的防护,开始啃食他的肉体。

  闪亮的笔记本上正播放着电影的结局,他虚空抓了几次只碰到了光滑的屏幕。“我不想死,谁能救救我。”

  奇迹就那么突然出现了,肖德鹏眼中的黑白世界闪过一阵白光,手中多出了一把锋利的太刀。他哪里管得东西的由来,用太刀不停劈砍压在身上的病人。狭小的办公室内残肢断臂乱飞,冷却的汁血四处迸溅。肖德鹏杀的昏天暗地,面前再没有一个站立的人后他才虚脱的跌落尘埃,太刀离手化作一串数据空中螺旋返回了笔记本内。

  见此,肖德鹏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掌,这太神奇了。他扶着墙壁晃悠着站了起来,‘啪嗒’开关又被按了下去。

  血腥的画面直击肖德鹏脆弱的神经,他胃部一阵蠕动火烧火燎。低头干呕几声,他看见了地面的一颗头颅。离体许久那颗头颅上的嘴巴还在张合,“这...这...”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这类情节肖德鹏好像在哪里见过,双手抚摸满身的伤痕他愣住了,“生化危机。”

  “我会不会已经感染了,我不想成为丧尸。”梦境般的经历让肖德鹏燃起了新的希望,“如果真是病毒感染,生化危机一中的疫苗一定管用。”久经摧残的笔记本还可以正常工作,肖德鹏输入网址找到那部最老的电影,通过快进播到了男主角给自己打针的镜头。

  “暂停,希望虚拟的东西可以救命。”暗自祈求上苍怜悯,肖德鹏伸出右手探向笔记本的屏幕。同样的白光过后,一枚针管被他从电影中带到了现实世界。肖德鹏伸展左手五指隆起了小臂的血管,针头稳稳地插了进去,注射后的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不知道莉莉丝怎么样了?’自己的问题解决了,他就关心起美丽的女护士,四下看去除了病人的残骸没有看到任何女子的影子,“看来她是跳窗逃离了这里。”

  精神的松懈后巨大的疲劳感袭来,肖德鹏眯缝着眼睛趴到办公桌上昏了过去。当再一次苏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弗罗里达坦帕市警察局内。面前一个布满沟壑的脸正挑开他的眼皮,对着眼球吹起。

  “嗨嗨嗨,不要这样。”肖德鹏很不习惯被一个陌生男子这样,他抬起手想要阻止那人进一步的试探,“为什么铐着我的手?我可以解释发生的事情。”

  “查尔斯警长,疑犯的精神状态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开始审讯了。”那人挺直腰杆,熟悉的白衣映入眼帘,看来是哪个医院调过来的同行啊。

  “谢谢你的帮助,我就开始了。”被称作查尔斯警长的中年人绕过医生来到肖德鹏的面前,他嘴中叼着复古式的烟斗,大片烟雾升腾看不真切具体的摸样,但一定是个很严肃的人这个可以从他笔直站立的姿势得出结论。查尔斯警长没有直入话题,打量了面前斯文的年轻人后笑着道:“没看出来面相清秀的你内心隐藏着嗜血的冲动,来,有什么要对政府解释的么?”说着,查尔斯拿开烟斗,呛人的烟雾对着肖德鹏的脸吹来。

  “咳咳,先生请不要这样,我确实有些事情要同你交代。”肖德鹏实在受不了烟草的刺激喘息了半天才再次睁开眼睛,查尔斯四方脸两撇八字胡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打量完,肖德鹏紧了紧嗓子再道:“事情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是那些人先攻击的我还有莉莉丝护士,你们找到莉莉丝问她什么情况都会清楚的。”

  “莉莉丝是谁?”查尔斯转过身询问记录谈话的年轻警察,年轻人翻阅了手中的记录本对着查尔斯道:“莉莉丝,女,州立医院的实习护士,目前失踪。”简短的一句话让绝望中的肖德鹏更加悲凉,唯一能证明自己清白的人找不到了。

  查尔斯将肖德鹏上升到了雾都开膛手杰克那种罪犯的层次,反复询问他案发经过并动用了比较暴力的手段。肖德鹏双手双脚被限制根本无法抗衡他的铁拳,几轮攻击光鲜的脸就变得血肉模糊。年轻的记录官不忍见此惨景连忙制止了查尔斯,“你还是承认罪状吧,虽然没有找到凶器可现代刑侦科技的发达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对于肖德鹏阐述的事实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那完全是照搬电影情节。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还是等待法医那边提供的证物吧。”查尔斯挥手叫来两个闲聊的警察,“带到伯德那,让他注意看守。”指着肖德鹏的手慢慢收回,警长被新的案子纠缠了。

  “起来,别装死。”两个年轻白人警察架起肖德鹏双臂带到了警局后的一个暂时拘留房间。一个六十余岁老黑人接过押解中的他,直接推进了牢房内。拘留房比医院的办公室还要小一半,除了伸展四肢外做不了任何剧烈运动。感受着鼻子里难闻的气味,看着满目疮痍的室内景色,脚下一颤一颤地晃动着,肖德鹏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那干瘪的肚子,实在不知道这样的鬼日子还要持续多久。这地方简直就和地狱差不多,同自己温馨舒适的小房间根本没法比。栅栏外除了带着花镜看报纸的老守卫,再也没有一个人了。

  “要在这地方呆多久,一天或是一个星期?”肖德鹏靠在木板床上偶然瞟见了嵌入墙体内部的电视机,是那种老式黑白屏的电视机。电视后的插头透过栅栏接上了外面的插座,肖德鹏点开按钮。黑白屏幕晃动过雪花斑点后开始显示图像,一个黑人妇女正在播放午间新闻。坦帕市血腥暴力事件不断上升,现场记者为追拍实况使得镜头有些晃动。

  “玛德,到底还要怎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他低吼的声音惊动了栅栏外翻看报纸的黑人守卫。放下报纸他靠近了肖德鹏,“喂,看你的衣着应该是个医生吧。我不知道你犯了什么案子,适当的保持平稳的心态上帝对每个人是公平的。”上了年纪的人最爱说大道理,虽然这些道理已经耳熟能详。

  几近咫尺的距离肖德鹏听出他声音中隐隐透出的关怀,他应该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

  “老伯德快过来帮忙,报案的人都疯了。”急促的喊声引起了黑人守卫的注意,“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还有事要做。”他确定牢房的锁头闭合后转身离开了。

  庞大的身躯移动开,一缕光束从天窗一角传来,接着是房门开关的声音。肖德鹏的腿在打着颤,在他已过的二十年岁月中玩过很逗危险的游戏,无论高空弹跳还是云霄飞车。他喜欢那种刺激的感觉,以自己的勇气战胜一个危险游戏时的得意与成就感令他深深着迷。可是,肖德鹏从未想过有关生化世界的任何问题,这个世界的主宰还会是人类么?丧尸不就是人类想象出来的虚拟生物么?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呢?

  小的时候,母亲总是在肖德鹏的耳边灌输不听话就要被外星人带走。可是无数个黑夜后,他瞪圆了眼睛等待窗外爬来任何一个不明物体,却屡屡落空。成年的他从未想过有另一个变量因素的存在,它是什么样的?它有什么魔力?它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威胁?

  “我会死么?我能逃离么?”未知,才是人类恐惧的根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