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山河兽吼 (一)

柳成行 | 发布时间:2020-03-25 09:37:48 | 阅读次数:17503

的散居民族。  三途河道外天地广袤,异兽众多,每一年中有八个月是冰风刺骨,大雪飘舞。正逢五月南方已是春意融融,而这里仍然是白皑苍茫,猛烈地的寒飞卷着雪花一起一落在宁谧的大地上,遥遥望去一片夺目的白色无限延展,仅有一只鹤羽斑鹰在孤高的飞翔的着。斑鹰纯白色的相传北方极朔之地的创建者与草原第一位霸主乃是一母兄弟,后两人为争父位反目成仇,哥哥战败逃离家乡,在这片终年寒冷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领地,弟弟战胜后,在亲王的挑唆下弑杀了自己的父亲,后又被亲王以此为要挟退位,几番争斗,血雨腥风过后的草原最终形成了后来的散居民族。。...

  极寒之地夜朔

  浩瀚的冰雪之地中了无人烟,只有越过忘川道后进入北方极朔之地才见生机,长长的通道两侧悬冰挂雪,各种奇异的极北景像在这里已是隐约得见。

  相传北方极朔之地的创建者与草原第一位霸主乃是一母兄弟,后两人为争父位反目成仇,哥哥战败逃离家乡,在这片终年寒冷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领地,弟弟战胜后,在亲王的挑唆下弑杀了自己的父亲,后又被亲王以此为要挟退位,几番争斗,血雨腥风过后的草原最终形成了后来的散居民族。

  忘川道外天地广阔,异兽众多,每年中有八个月是冰风刺骨,大雪飘飞。时值四月南方已是春意融融,而这里仍旧是白皑苍茫,猛烈的寒飞卷着雪花起落在静谧的大地上,遥遥望去一片耀眼的白色无限延伸,只有一只鹤羽斑鹰在孤傲的飞翔着。斑鹰纯白色羽毛上的黑点如墨般起伏飘动,强有力的翅膀在逆风中不时扇动,眼睛丝毫未受风雪的影响,警觉的观察的着四方。

  在这样的天气里,放眼天下想必只有夜狼群、金熊和鹤羽斑鹰能够出没觅食,狼性嗜血,熊性懒惰,只有感官敏锐,耐性坚韧的鹰才能成为传递军情的最佳选择,鹤羽斑鹰尤甚。这种鹰极难驯服,且数量稀少,它们在出生后不久便被母鹰带到气流激乱的悬崖上练习生存,扔下、抓起、扔下、抓起,如此循环往复,直至可以单独飞翔,但此时已所剩无几。

  遥遥望去,鹤羽斑鹰掠过座座城池,渐渐的,雄伟的大都城在雪幕中慢慢清晰。

  大都城,极朔的王城,北靠日雪谷依山而建,其白昌殿、极星宫、潮洛门三殿更是凿壁而成,乃是由天下第一名匠胡工门绘图而建。一经日出,三殿如同镶嵌在冰山上一颗璀璨的宝石,光彩琉璃。

  蓦的,白昌殿瞭望台上的彪形大汉一声呼哨,鹤羽斑鹰盘旋数周,调整方位俯冲而下,稳稳的落在男子高举的手臂上,昴头挺胸,神态睥睨。此鹰体形巨大,成年重量足有三四十斤,加上自高空急落而下力量何止百斤,只此一招便可见该男子臂力惊人。

  男子取下鹰脚下的信筒快速拆看,而后手臂一振,鹤羽斑鹰伸展双翅扶摇而上,身后猛烈的风翻卷着碎雪一路跟随。

  男子急步走进卸春阁中,单膝跪地将手中信札交到一个目光如剑的男子手中,此时男子正轻抚着一把宽背长刀,大拇指上的白琥扳指划过长长的刀刃吱啦作响。“大图克,翰阳兵败,朝阳城三万民众无一生还”,再无他话,躬身退出。

  与哈索卓图同在卸春阁中的还有极朔的合鲁,布日固德

  两人在阁中已叙话多时,再过几天就是自己的女儿离开家乡的日子了,布日固德也将作为贴身护卫跟随前往。

  “好一个草原雄狮,翰阳被灭,整个北方便无人再与之抗衡。”哈索卓图将看也未看的信札扔进了腾腾的火炉里,一股灰烟,一抹殷红。

  “或许是大图克多虑了,以他现在的兵力断不敢贸然出兵挑起战争”布日固德恭敬的说道。

  哈索卓图轻轻摆手,对他的说法并不赞成:“阿历斯冷统一了草原,就连与晏国有姻亲关系的翰阳都不能幸免,接下来他的眼睛就会盯着我们这片冰雪之地,不为别的,单单是我们的战马就让他有足够理由踏进极朔,眼下我们只能与庸国联姻,才能保住这片土地。必竟中陆的力量,他短时间之内是不敢抗衡的。”

  “眼下大庸也是战火连连,恐怕自身都难保,此时联姻恐怕……”中陆的局势并非想像中的那么乐观,布日固德心中有些担忧,但更多顾虑来自邻居的那几十万铁骑。

  “虽说阿历斯冷统一了草原,但近段时间是不会再次出兵外争的,一口气下了整个草原,恐怕此时正撑的难受呢吧,那些带刺的骨头是不会那么好消化的”哈索卓图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淡淡的笑着,打消着他心中的疑虑。

  “既然我们已决定和庸国联姻,那崛冼的那些钉子该如何处置”

  “固德,你在我身边已有十年了吧”哈索卓图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刻意的将话题转开了。

  “上月刚满十年”布日固德回答爽快。

  “十年了呀,时间过的真快,我记得你被带到我身旁的时候,托娅才刚刚八岁,还吵着让我把你赐给他作玩伴呢。”布日固德鼻子一股酸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忽然发现哈索卓图原本伟岸的身形佝偻了起来,除了一国之主,他更是一个父亲,一个无奈的父亲。

  “我把她交给你了”哈索卓图语重心长,眼神里满是托付。

  布日固德一惊,立马站起身来拜倒在地,“只要我活着一天,必要保其雅格安全”他想说开心,但最终还是说了安全,到了异国他乡有谁会开心呢,何况是作为政治联姻的。

  哈索卓图并未将他扶起来,而是将长刀和扳指一并递到了他的眼前“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极朔的图克了。”

  图克与大图克仅一字之差,是仅次于大图克的亲王爵位,可随意出入除三殿之外的任何地方,非但可以坐拥一方领土,招兵买马不需任何通报,最让人心动的是世袭交替,能受此封者,不是战功赫赫便是有功于国家或君主,放眼整个极朔也只有两人而已。

  布日固德有些诚恐的看着他,竟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心中所想只有误听一词。

  哈索卓图手中的两件东西异常珍贵,在整个极朔只此一样。那把长刀通体翠白,晶光琉璃,乃是用东海海底雨兽死后化成的血水再取用炀国火山中的地心之火淬练而成,刀刃之锋利非比寻常,且韧性极佳,刚劲士足,可碎石断铁,是历代大图克的贴身宝刀。白琥扳指更是内含玄妙,其材质是天下难寻的龙珠,不惧水火刀兵,如果以火催之,再按滚动压扳指表面的凸起部分,便可呈现出“齐招”二字,拥有此物者,便可调动国内全部兵马,可以说是历代大图克的调兵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