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空降教学楼

子子轩 | 发布时间:2020-03-23 | 阅读次数:17681

!!!宝贝儿你轻点儿擦药。”  “否则......组织里有叛徒。啊!!!”  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女的在给男的擦身上的伤口,男的疼的只爆粗口,看这男的打扮,赫然就是白鹤。女的长得风骚绝伦,她的一举一动都足已勾人心魄,让人失去自我。  女人三个白衣男子迈着匆忙的步伐走向总理办公室,到达门前,在前的白衣男子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但是许久不见有开门的现象,这时,一个男性的呻吟声从门内传来,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

  Bittle(白瞳)地下协会。

  三个白衣男子迈着匆忙的步伐走向总理办公室,到达门前,在前的白衣男子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但是许久不见有开门的现象,这时,一个男性的呻吟声从门内传来,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办公室内。

  “啊!!!啊~啊!!!!曹特乃乃个腿儿!疼死老子了!该死,明明都踩了那么久的点子,怎么可能让条子发现了的?还特么惊动的是蓝色警卫。除非......啊!!!!!宝贝儿你轻点儿擦药。”

  “除非......组织里有叛徒。啊!!!”

  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女的在给男的擦身上的伤口,男的疼的只爆粗口,看这男的打扮,赫然便是白鹤。女的长得风骚绝伦,她的一举一动都足以勾人心魄,让人丧失自我。

  女人在白鹤的伤口上吹了吹气,开口道:“嚯,蓝色警卫?像你们这种交易恐怕早已构成红色威胁了,金色公关只派出蓝色部队去擒拿你们,像你们这样的身手能拦得住才怪。真是的,还叛徒。”

  “不,”白鹤挣扎着站起身,口气一沉,“他们不仅仅派出了蓝色警卫,你知道指挥蓝色警卫的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啊?蓝卫队长啊?”

  白鹤笑着看了女人一眼,一字一顿的说:“是,红卫......队长......”

  “当当当——”

  门外传来敲门声,白鹤眉间一皱,缓步走向门口。

  门开,那三个白衣男子见到白鹤后单膝下跪,显然是一种下属见到主子要行的礼仪。白鹤淡淡问道:“白魔玉找到了吗?”

  三人神色一黯,中间的白衣人沉声道:“对不起白少,我们动用全部的白感在炮弹降落的大桥附近寻找,可是......毫无收获。您确定当时白魔玉被红量子炮击中了吗?”

  “废话!当然击中了!我亲眼看到白魔玉被红卫队长那个蠢货轰向东南方了,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白瞳感应吗?”白鹤不耐烦的双手抱臂。

  “不敢不敢,我们只是感到疑惑,以我们三人的白感就算范围比毓北大桥周边再扩大3倍,或者在海底也能感应的出来,而且白魔玉的能量还那么容易察觉,但......我们真的是丝毫都感觉不到。”

  白鹤的眉头皱的更重了,烦躁的将手插在头发里拽了两把,焦急的叹了口气。

  在左边跪着的白衣人抬头看了急躁的白鹤一眼,随即试探性问道:“白少,我有个不切实际的猜测,不知当说不当说。”

  “说!”白鹤直直的盯着左边的白衣人。

  左边的白衣人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知道普通人的体质承受不了白魔玉的能量,但是,也不排除一些先天经络奇特的人,正巧能承受的住白魔玉的压力,也正巧被炮弹击中,身体里奇特的血液使白魔玉强行认主。我知道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不到万分之一,可就是这万分之一却恰恰能让不可能变为可能。所以我想,会不会是......白魔玉已经认主?”

  听完他的话,白鹤眼睛微咪,陷入沉思。过了大约十分钟后,白鹤默默将办公室的门关上。隔着一道门,白鹤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动用”Bittle“(白瞳)所有成员,对17区、3区进行扫荡式搜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是先天奇络者,找到后马上带来见我,就算已经认主我也有办法挖出白魔玉。抓紧时间!神池争夺战即将到来,我的白瞳必须进化!不然,组织就完了!去把!”

  “是!”

  毓北高校。

  离打预备铃还剩下十分钟,学生们正在源源不断的挤入校门口,各种打招呼的声音遍布整个校园,各种偶遇各种寒嘘问暖,将毓北高校的朝气带动了起来。

  校门口,一袭黑色连衣裙配着腰间的长发再加上倾国倾城的容颜,赫然便是让牧邪恨到极点的徐佳宁。只见其一步一步淡淡的走在学生人群中是那么惹人注目,旁边男生的目光个个充满着惊艳和冲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前去与她打招呼,因为传言三年级的学生制霸林维清从高二开始就一直喜欢着徐佳宁而且一直在追求着她,但凡中间有任何男生有接近徐佳宁的意图林维清都会将其念头给彻底的粉碎。然而,若是有某个男生敢公然追求徐佳宁的话,呵呵,只要你出了学校门便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被林维清的人拽到一个角落里痛打一顿。

  至今已经有不下数十人为了得到跟徐佳宁在一起的可能性而遭到林维清的毒打。牧邪以前便见识过一回,他班里的卫生班长就因为跟徐佳宁写了个纸条问了问当天的值日情况(徐佳宁值日),正巧被林维清看见了,到得晚上放学后牧邪在学校旁边的树林里眼睁睁的看到班长正在遭受十几个外校生的暴打,而林维清悠闲的靠在树旁仿佛在欣赏着这一切。

  那天幸好忍住了跟徐佳宁告白,不然牧邪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都两说。

  林维清,是毓北高校不折不扣的制霸!

  “嗨!佳宁,早上好。”

  这时,在徐佳宁身后一个儒雅温暖的男声跟她打了声招呼,徐佳宁扭过头露出不冷不热的微笑道:“嗯早上好,林维清同学。”

  打招呼的正是林维清,脸上挂着阳光灿烂的微笑,颇有绅士风度的走到徐佳宁面前用他自己认为最好听的声音道:“佳宁,我刚刚听说17区与3区唯一的通道毓北桥被炸了?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可以开我家的私人飞机去接你啊。”

  “不用,”徐佳宁看了他一眼,“这是我自己的事,我比较喜欢坐船。所以不劳你费心。”

  林维清表情不变,依旧保持着笑容道:“坐船好啊,正好我也比较喜欢坐船,哪天约个时间,你我一起去海上浏览,陶冶情操。”

  “再说把。”

  “翁——”

  “咦?”

  正在徐佳宁欲离开时,天空上突然传来飞机的翁鸣声,所有人都惊讶的抬头,看见一架轻巧型的飞机不稳定的盘旋在教学楼的上方,飞机的大小差不多跟汽车一样,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坐着一男一女,女的在汗流浃背的操纵飞机,男的脸色发黑的紧紧拽着安全带,学生们张大了嘴巴,干巴巴的看着飞机东倒西歪的掉在了教学楼的楼顶。

  轰————

  “慕依依!让你送我来学校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为什么是你开飞机啊!”

  “你对我凶什么凶!还不是因为我爸没有在家,怕你迟到所以我就开着来了啊,而且这不没事吗,成功着落了!”

  “我去,你还真是第一次开啊!我的天呐,差点命都搭在你手里......你个扫把星!”

  “鞋拔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所以说不要再叫这个称呼了!!!”

  “......”

  所有人干瞪着眼呆呆的看着楼上冒着黑烟,不断的传来两人的争吵声,待得黑烟消失,一男一女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众人远看慕依依,惊讶的发现其身上那惊人的气质竟是徐佳宁都无法媲美的存在,充满着少女这个年龄段应有的活泼、调皮、妩媚和容易接近,这一现象使得林维清狠狠的收缩了下瞳孔。

  “那是......”徐佳宁微咪着双眼,渐渐看清是牧邪的身影后,旋即厌恶的冷哼了一声,而这个细节则被林维清清楚的看在眼里,不屑道:

  “佳宁,我觉得这类人真是不懂得收敛自己,明明没本事,却喜欢搞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来吸引我们的注意,跟他在一个班级真是连我都觉得丢人。”林维清看向牧邪的神色中显然多了一丝嫉妒和恨意,心想:为什么他就能跟那么漂亮的女生在一起打情骂俏,他不配!

  徐佳宁象征性的点了点头,随后漠然的走入教学楼里。

  “喂。”牧邪拿开飞机里的书包,拍了拍裤腿上的污渍,不冷不热的对慕依依说:“虽然我很不受不了你开飞机的做法,但还是谢谢你送我来,你路上慢点,我下去了。”

  “下去就一起下去啊。”

  牧邪一愣,疑惑道:“不是你这泷原高校的学生下去我们学校干什么啊?你.......”

  还不待牧邪把话说完,慕依依转身从背包里掏出一身毓北高校的校服朝着陷入呆泄的牧邪扬了扬,莞尔一笑道:“从今以后我就转入你们学校学习了,所以请多多指教哦!”

  “纳......纳尼......”

  牧邪露出仿佛被恶魔缠身的表情,当下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大姐,你不好好的在你的高级学校上学,你来我们这次一级的学校是闹哪样啊!”

  慕依依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头,调皮道:“略略略,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叮叮叮叮叮叮————”

  这时,上课铃声穿过牧邪的耳膜,牧邪如获救赎般的便向楼梯口跑去,留下一个笑盈盈的少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