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大茄子吖 | 发布时间:2022-11-25 | 阅读次数:27285

也不是云安安也没高度警惕心,一夜未眠神经和精神绷紧成一根线了到了临界点。在男人提供更多一个很舒服的怀里,云安安没忍着在男人怀里睡的香香甜甜。警局门口等侯的特推动来一个轮椅,檀革水顿了顿大踏步迈过,李应使了个眼色给特助。一旁的助理将车门拉大,将袋子里提早备好在男人提供一个舒服的怀里,云安安没忍住在男人怀里睡的香甜。。...

不是云安安没有警惕心,一夜未眠神经和精神紧绷成一根线已经到了临界点。

在男人提供一个舒服的怀里,云安安没忍住在男人怀里睡的香甜。

警局门口等候的特助推来一个轮椅,檀革水顿了顿大步跨过,李应使了个眼色给特助。

一旁的助理将车门拉开,将袋子里提前备好的药膏递上去。

怀里的人睡的香甜,乌黑的湿发被一通折腾的蓬松柔软,散发海风的清新,萦绕这一丝弱不禁风的味道。

檀革水不是傻子但也不是好人,他知道少女引人堕落的外表下藏着无数危险,一个连指纹出生登记都查不到的少女,仿佛突然间出现在这个世界,及其可能是被某个不知名的人圈养在某个地方又被抛弃。

怀里的人不舒服的翻了个身,细嫩的双腿卷缩着,腿上密密麻麻的白沙和被礁石刮到的细小伤口。

檀革水用手帕擦拭干净涂上药膏,清凉的药膏覆盖在火辣辣的双腿上,云安安睡梦中舒服的蹭了蹭火热的怀抱。

檀革水压下眼底的阴翳,注视着熟睡的少女,哪是怕在睡梦中少女浑身上下也弥漫这一股楚楚可怜气息。

李应坐着副驾驶暗自惊奇,他从毕业以后就校招到檀氏,无比佩服这位年轻的当家人,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将衰败的檀氏从新开始,雷厉风行的手段和游刃有余的心计震撼了不少人。

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废那么大功夫给一个疑似故意杀人罪的受害者,还是腿部残疾的聋哑人安排身份不是有福利院吗?未免也太善良了吧。

低调迈巴赫驶入A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云安安舒服的躺在了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昏昏沉沉的沉浸在黑甜的梦乡,不知过了多久云安安醒来时,看见房间的落地窗外红到发紫妖艳的夕阳。

云安安晃晃了晃迷迷糊糊的脑袋,身上因为床单的粗糙磨一片红痒。

痒痒的不过云安安没敢抓,从小的皮肤就嫩平常不注意,穿的衣服材质不好就被磨的一片片,穿越后这种体质有过之而不及。

又在床上坐一会,云安安头疼的想这下完蛋了,她本来以为男人将他扔到警局就完事了,然后就可以被送到疗养院里在找机会偷偷溜进海里。

没想到她居然被人带了回来,云安安脑袋都打结了要是能说话,还能让人把她扔海里,可问题是她现在还是正常人眼里一个残疾人,就算能说话谁敢将她往海里丢。

顶多以为她脑子有病,云安安还在绞尽脑汁的想如何让人将她扔海里,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对方似乎也没有要云安安开门,只是例行公事一样敲了两声就开门走进来了。

云安安坐在床上愣了一下,看见男人手上的托盘摆着热气腾腾的白粥,和几道清淡的小菜。

云安安差点眼眶一红她有多久年没有吃过热的饭,目不转睛的盯着男人。

檀革水对上少女热切的目光,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支起了床上桌,云安安期待的看着桌上的白米粥和小菜。

貌似没有肉云安安虽然非常高兴能吃到正常的饭菜,她在海里都是抓着鱼生啃,但是这没有肉就让人难以下咽。

大概是云安安面上的失望太过明显了,檀革水顿了顿开口“你有点低烧,现在还是清淡点好别挑食”

好听的声音可惜到了云安安脑子里,只听懂了挑食两个字好在白粥配小菜还是很舒服的。

云安安认命的拿起勺子,生疏的舀起一勺粥,像是刚刚学吃饭孩子颤颤巍巍的送入口中。

檀革水一旁看着,脸上阴云密布他本来还在想可能少女只是被家人保护起来,受不了严密的保护才自杀然后被冲刷到海滩。

但是现在的情况远远超过檀革水的认知,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孩子,是有人刻意不教还是想把少女关起来。

脑海里的阴谋论肆意翻涌,云安安不知道身旁的男人在头脑风暴,她好久没有用过筷子颤颤巍巍的,笋片一个没有夹住掉在了被子上。

云安安瞄了一眼旁边的男人,阴沉脸色乌云密布帅气的俊脸上满是生人勿近,不是吧她不就是没有夹稳掉了吗?

不至于那么生气吧,云安安小心翼翼的点了点男人的胳膊,檀革水回过神看着床上被子上的污渍,叹了口气“不用管他一会让服务员上来换”

云安安虽然只能听懂两句话,但是她会推理拼凑了一下,好像意思是她等会叫人来收,云处安高兴的点了点头好歹现在能猜点意思了。

檀革水缓了缓脸色拿去桌上被抛弃的筷子,打算投喂云安安尴尬的脚趾抓地。

她还没有被人喂过,虽然现在在别人眼里是五谷不分的残疾人,但是这也太尴尬了吧,不过要是她自己吃估计得吃到明年。

云安安满脸通红的吃掉递过来的食物,两人就沉默而尴尬的一个喂一个吃。

檀革水貌似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对亲手喂宠物情有独钟,感觉好像真的不错,结束尴尬的一餐后檀革水还有些意犹未尽。

檀革水绅士的在床上放了一件,深色的长裙裙摆上勾勒漂亮花草暗纹。

然后将提前备好的智能轮椅拿出来,这款是檀氏和b市军区医院合作的一款针对残疾人便利的电动轮椅。

虽然还在研究阶段不过保障安全是没有问题的,轮椅里智能控制芯片和定位器都连接到了檀革水的手机上,可以随时查看位置和修改位置。

修长的大手指了指床头铃示意她有什么需要帮助按响这个铃,云安安脸上一红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然后檀革水便绅士礼貌的退了出去。

云安安把手搭在轮椅上软皮的扶手上,背上和腿上是被床单摩擦的红痕暧昧又引人遐想。

又红又痒好在衣服的布料足够柔软,努力把自己塞进裙子里拉链却不小心卡住头发,僵持了半天云处安还是没能将自己的头发解救出来。

云安安无奈的按下呼唤铃进来的是一个女管家,三两下就帮忙把衣服穿好,将云安安抱到了轮椅上推出房门。

云安安满脸通红的低着头,在海里她可是天生的女王,没想到上岸后连最基本的事情都要别人帮忙。

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檀革水预约了心理医生和身体检查,电话里朋友的好奇的打听这什么状况?

檀革水一转眼就看见做在轮椅上的少女,一身他亲手挑选的深蓝色长裙典雅又梦幻,海藻般的黑发被绑起来堆在脑后。

云安安进来是刚好看见男人在打电话,熨烫的笔直的西装站在落地窗外。

果然深色很适合她,云安安有些不安她虽然有些粗线条和男生混的跟八拜之交,不过还是头一次看见长的那么正点的男士。

被火热的视线注视着还是浑身不自在云安安有些窘迫,檀革水收起视线走了过去,替过女管家的双手扶着轮椅。

缓缓推出酒店大门,酒店外一辆低调的黑色车子在门口等候,云安安懵逼了一会,轮椅被抬上车窗外的天完全黑了。

城市的灯光闪烁天上看不见一颗星星,云安安有些懵这是去那里,很快一行人在机场停下。

云安安暗自道不好,这要是走了岂不是回不来吗?在登机口上云安安手用力的握着栏杆不肯放手。

安检人员愣了愣,走上去打算交涉檀革水先一步示意助手拦住安检员,将提前办理好的残疾证递给安检。

檀革水看着握着栏杆不放手的女孩,蹲下去视线与女孩齐平,云处安有些懵逼,但是让她走是不可能的谁知道他们要去那里。

到时候她怎么回来,檀革水看着一脸焦躁不安的女孩,缓了缓语气“你喜欢这里吗?以后我们还能回来的,你的案子警察也在跟进到时候找到你的家人也会回来的”

李应在一旁看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顶头上司这副语气,温柔的哄着一个小女孩。

云安安脸上的抗拒轻了两分,但是手还是抓着栏杆,柔若无骨手心被栏杆压出了一道道红痕。

两人僵持着半响,檀革水神色越发温柔云安安扛不住松开了手,扪心自问谁能抗住一个帅哥温柔的目光。

云安安虽然十几年没有遇见过一个男生,但是她也是纯正的外貌协会,被这样盯着实在是扛不住。

不过他说也是,自己在这些人面前估计就是失足少女,有谁会想到美人鱼的存在是真实的吗?

等过段时间发现她根本没有所谓的亲人,那时候会把她扔福利院里到时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海里。

檀革水看少女乖乖放下的手心,揉了揉她的头,看了全程的李应从惊掉下巴的状态缓过来。

赶紧去办理登机手续,被这样一闹耗了不少时间,檀革水看着做在轮椅不安的女孩,语气越发的轻柔“你有名字吗?”

云安安点了点头指着VIP候机室,窗外的云层被夜染的层层叠叠。

“你叫云朵吗?”

云安安点了点头,神奇的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能听懂很多最基本的词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