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0003章 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打死不鸽 | 发布时间:2022-11-25 | 阅读次数:4127

已取得货船最低驾驶权限,在船坞非常友好送别西装男一行人。李遥回到大监狱。简言之监狱,是船舱里一个安装了玄铁符锁的巨型集装箱。监狱的大门仅有一人宽高,造型有点儿像银行金库保险门。借助货船最低管理员权限,李遥鼓捣了老半天也没能打开门。最后没办法狼狈不堪的踹门而入…李遥来到大监狱。。...

取得货船最高驾驶权限,在船坞友好送别西装男一行人。

李遥来到大监狱。

所谓监狱,是船舱里一个加装了玄铁符锁的巨型集装箱。

监狱的大门只有一人宽高,造型有点像银行金库保险门。

利用货船最高管理员权限,李遥捣鼓了半天也没能开门。

最后只能狼狈的踹门而入……

破坏了原计划中要给獸娘们留下高智商的第一印象。

刚进监狱,一股多种族屎尿混杂的腥骚味扑面而来。

揉了揉鼻尖,李遥轻脚走进去,四下扫了眼。

约有三百多个不同种族的獸娘,或坐,或立,或躺,挤在不足三百平米的集装箱里。

与人类女人相比,獸娘只有在瞳色、耳形和寿命有点区别。

据说生殖系统也不太一样,李遥也没体验过,不知道真假。

她们大多数都穿的破破烂烂,衣衫不整,模样也稀松平常,打扮一下也许有个别美獸娘,但总体而言,并没有李遥想象中的美妙。

每个獸娘的脚踝上,都戴着电子脚环,身旁还放着一个集饮水、进食和排泄一体化的监盒。

看的出来,船长对这些獸娘们很警惕,以至于她们被关押之后,监狱大门就几乎没开过了。

因此,见李遥破门而入,獸娘们都十分惊恐,迅速挤让出小半个监狱的空旷地带来。

谁是【以身相许是美德】呢?

李遥大致扫了一眼,确实发现了几个模样尚可的兔耳娘,打扮打扮或许都是潜力股。

他心中暗喜,脸上不动声色。

“我叫李遥,湖畔星星际万事屋的董事长,找一位昵称叫【以身相许是美德】的兔耳娘,她(的财力和美貌)决定你们是否能获得自由。”

獸娘们这才稍松了口气。

但无人应声。

直到一个庞然阴影,从身后笼罩了李遥。

“听说有人想要我以身相许?”

苍莽的声音如雷贯耳,又如大江大河在监狱里奔流不绝。

李遥顿感不妙,转过身一看。

瞎了。

一个身高体胖的超级重坦獸娘,顶着两只耷拉的兔耳,满脸坑坑洼洼的腱子肉,给人如山的威压。

行走江湖多年,李遥还是第一次产生了被人镇住的感觉,连声音都有些发颤。

“您是……”

兔耳娘道:

“我叫夜舞,狂舞的舞,是我给你发求救信息的。”

宛如被一剑穿心,李遥捂着胸口,眼神闪躲,收起神识,不想细察她的身份。

“我不信,你这身材,这肌肉……绝对能自救的。”

“这是自然。”

兔耳娘挺着不输肚腩的胸脯道。

“我是革命军的火狐特攻组员,负责去黑芒星救出这些三百獸娘,如果不是突然冒出一个穿黑色西装的混蛋,我亲手就能宰了霍林,也不至于被抓。”

李遥还没缓过劲来,半信半疑。

“你是怎么联系到我的?”

兔耳娘掀开衣服,指了指肚子上一尺长的伤口缝线。

“我把通信装置藏在肚子里,可惜革命军几个秘密通信频率都被屏蔽了,我只能就近求救。”

可以了,可以了,李遥连忙摆手,不想再多看一眼。

“支付三百块灵石的酬劳,你们就自由了。”

兔耳娘拉扯衣服,盖住了肚子,开始打量起李遥来。

“这个时代怎么可能凑到三百块灵石?我以为你是被我身为兔耳娘美色吸引来的。”

李遥心中吐血,脸上却如冰山一样高冷。

“希望你能尊重我的职业。”

兔耳娘打量了半天。也感觉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气场,试探道:

“所以你杀了那个西装男?”

李遥耸肩。

“算是吧……总之,这个船上只剩下我和你们了。”

兔耳娘道:

“这样吧,灵石虽然没有,但你开船把我们送到附近的革命军基地,会拿到差不多的钱。”

李遥忽然有点后悔说出“希望你能尊重我的职业”这句话了,否则开口找别的獸娘抵账也未尝不可,无奈道:

“只能这样了,我也正好熟练一下开大船的技巧。”

……

就这样,李遥带着三百獸娘走出监狱,分散到厨房、休息室和驾驶舱。

货船重新起航。

驾驶舱。

就在李遥觉得高枕无忧的时候,一道沉寂多年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叮——恭喜宿主,征服宇宙任务完成度:1%!】

嗯?

李遥一愣,霎时间背脊发凉。

忙打开系统面板,再三确认。

确实是1%……

这久违的1%,起初进度涨的飞快,50%开始放慢节奏,80%以后几乎滞涨……这五百年的噩梦,在李遥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问题是,他明明拒绝了系统任务,怎么开始征服宇宙了?

是因为帮了叛军的忙?

可就算叛军力量翻百倍,也不可能战胜帝国,谈何征服宇宙?

何况,以前他也无意中帮过叛军,怎么就没增加任务完成度?

难道说,重点在这三百个獸娘?

獸人,起源于修真时代的灵兽。

高阶灵兽会朝着人类的方向修炼化形,俗称妖,繁衍至巅峰时,外形与人无异,被称为类人。

修真时代后期,类人力量一度超过人类,迫使当时的修真联盟改名为万族同盟,人类在同盟中话语权不大。

末法时代后,类人衰弱,人类掌握了无需修为就能作用的符文科技,一举击败万族同盟,建立银河帝国,开始奴役类人。

因奴役过度,激起类人反抗,类人集结同盟残党,组建叛军,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反帝国战争。

受限于人口凋敝,叛军越打越衰弱,目标早已经从推翻帝国,改为建立一个独立的獸人家园。

但常年的战争催生了大量逃兵、星际游民、罪犯和非法冒险者,这些人迅速壮大了星贼势力。

直到五百年前,第一头吞星幽冥被发现,帝国才对类人和星贼采取怀柔政策,重点封锁幽冥。

因此,这个时代的重点,早已经从獸人、星贼转移到幽冥了。

李遥是种花家养大的,无论是帝国还是同盟,对他都没有养育之恩,因此他没有预设的立场。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经过修真时代的洗礼后,人类的体质也进化到另一个境界,他这种原始人类的体质,反倒和猴人更接近。

不过。

李遥对帝国没什么太大的意见,对獸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好感。

他只是单纯的喜欢獸娘罢了。

眼前这三百獸娘,有帝国军伪装成商人运送,有西装男这样的强者护航,还有兔耳娘这样的叛军特务营救……

这三百个獸娘真有这么宝贝吗?

李遥立即展开不太精确的神识。

末法时代,神识很模糊,需要集中精力、消耗自身灵力才能看清楚,一直开着很累的,只有在需要时才会开启。

开启了神识后,李遥这才发现。

这些獸娘虽然种族各异,年纪不一,有美有丑,有老有幼,还有身体残疾的,但她们有两个共同点——

第一,都未经人事。

当然,少女和坦克他没有检查,按照惯例默认处女。

第二,这些獸娘修行天赋都很高,却又从未修行过。

蹊跷!

太蹊跷了!

这几帮人到底想搞什么?

李遥察觉到此行的麻烦之处。

他不想以任何方式征服宇宙。

他吃过亏。

五百年前的十里星上,李遥刷怪冲剑圣任务,起初完成度涨得飞快。

一年过半。

三年九成。

当时,李遥觉得只需要五年,必能刷到剑圣修为。

然后……

刷到最后,他对剑圣的期待完全消磨殆尽了,纯粹靠不刷完不舒服斯基的强迫症支撑着刷怪。

五百年过去了,他坚信,如果开启了征服宇宙的任务,他一定会在完成之前疯魔的。

这个头不能开!

李遥蓦的转身,拍了拍兔耳娘如山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我想了想,革命军的水还是太深了,我可能把握不住,加上我出门有好几天了,得赶紧回去,否则我的未来老婆肯定会给我戴帽子。”

兔耳娘眉头一皱,横肉乱颤。

“你不要钱了吗?”

李遥道:

“钱可以先欠着,你们改天连本带息送给我,我相信革命军的信誉。”

兔耳娘反手搭在李遥肩膀上,给了他难以承受之重。

“像你这样的强者,就应该投身于解放全人类的革命,何况,革命军里美女如云,那里才有你未来的老婆。”

李遥看着兔耳娘横肉乱颤的脸,面色古井不波。

“鄙人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兔耳娘又道:

“问题是,我们一共有三百人,需要避开白夜航线和帝国眼线,经过多次跃迁才能抵达最近的基地,乘坐普通船只很快就会被抓,你不开船送我们安全返回,是拿不到钱的。”

李遥一咬牙。

“好好好,这船先借你们用,以后折算成钱还给我——这是我的付款码。”

“那你怎么办?船上已经没有可以远航的飞艇了。”

“带我到最近的星际站台,我坐火车回去。”

“好……好吧。”

十分钟后。

驾驶舱,大屏幕前。

兔耳娘一脸狐疑又无奈,目送李遥行色匆匆的消失在了星际站台。

不为钱财,不留名声,不为美色所动……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人类!

这样想着,忽听身后传来一位小女孩怯懦的奶音。

“姐姐你是谁?之前那个瘦瘦的穿黑皮衣的漂亮兔姐姐哪去了呀?”

兔耳娘转过身来,拉开深埋在胸口里的拉链,脱去了厚重的兔皮……

……

半日之后。

盘古星云,东。

白夜航线。

这是一条由跨星公司【白夜】运营的民营航线。

向内探入盘古星云最深处,向外连通位于最东边的帝国星际之门。

由于盘古星云是个尚处于开发初期的神秘星域,传闻这里有尚未灭绝的星空龙族,有一万年前消失在宇宙深处的母星地球,甚至有人猜测,这里是不可名状之物的起源地……

各种夸张的传闻,使前来盘古星云探险的冒险者络绎不绝,白夜航线也因此变得越来越繁忙。

堪称伟大航路。

李遥乘坐的曲速星际列车,足有十里长,宛如一条荒古长龙,从盘古星云深处飞向星际之门。

车厢里,李遥闭目小憩,脑子里的肉山兔形象挥之不去……

就算是美女也不能这么糟蹋自己啊!

与此同时。

列车正乾方位八百里,白夜航线的上空边缘地带。

一艘小型救生飞船,一路与星际列车并行,飞向星际之门。

驾驶舱内。

十余名船员,倒在了血泊中。

身材壮硕、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在舷窗边擦干手中血渍。

他取出一枚宛如花冠的螺环。

螺环的内部空间,缓缓扭曲成一个螺球形的小型人造黑洞。

这是目前宇宙中最高阶、最消耗灵能的黑白双洞量子通信。

西装男可以借此,联系上远在五万光年外的帝星,实现无延迟通讯。

“任务失败,公主。”

螺球人造黑洞对面,传来一道幽幽的故作惊异的加密女声。

“连你也会失败么?”

“抱歉。”

“对朋友下不了手,是人之常情。”

西装男目光悠远,锁定八百里外的列车上。

“别把我当做那种人,也许只有面对强到让我毫无胜算的人,才会下不了手。”

“是吗?”

这样说着,对面陷入沉默,以至于西装男以为公主不悦挂了电话。

正要关闭黑洞时,才传来一道饶有兴致的女声。

“那倒是个稀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