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 这婚,我不退了!

幽祝 | 发布时间:2022-11-24 17:01:20 | 阅读次数:3612

虽然邢沅芷的眼睛又大又明媚阳光,自然灵动很好看,虽然这样死盯着自己但是有点儿吓死人,就在程晋阳准备再次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她突然笑着地说:“悔婚的事情不急,我们再需要考虑一下。”程晋阳:???“你要改条件?”他皱眉头愠怒问着。邢沅芷愣了几秒钟,才反应时回来对方程晋阳:???。...

虽然邢沅芷的眼睛又大又明媚,灵动好看,但是这样死盯着自己还是有点吓人,就在程晋阳打算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见她突然笑着说道:

“退婚的事情不急,我们再考虑一下。”

程晋阳:???

“你要改条件?”他皱眉不悦问道。

邢沅芷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每月的1万元补偿金,立刻哭笑不得地解释说道:

“不。我回去后重新思索退婚之事,觉得还是暂且按下为好。”

她重新将婚约推了回来,继续说道:

“我现在的处境,其实和程伯父当年颇为相似,都是受于家族压力,要做违心选择。”

“伯父最终将家族弃如敝履,选择和伯母共度余生。如今时流赞我‘邢家清凤’,若连这点勇气都拿不出来,我又有何德何能敢称‘清凤’?他日离世,又有何颜面在九泉之下面对伯父!”

“退婚这事,我邢沅芷不屑为之!”

这段大义凛然的说辞,邢沅芷说得那叫一个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如果程晋阳智商稍微低一点,大概就会直接信了她的鬼话。

“呃。”他沉吟了半晌,小心说道,“其实我们没有感情基础。所以你我的情况,和我父母是不一样的。”

邢沅芷保持着微笑聆听的姿势,闻言面部肌肉稍稍有些僵硬起来。

“这门婚事,纯粹是父辈出于政治上的考虑。”程晋阳继续说道,“如今家父已经故去,这门婚事自然待议。况且我也不想以故人之子的身份,逼迫你履行这份合约。所以,还是算了吧。”

邢沅芷秀眉微蹙,低头喝水以掩饰面上尴尬。

她当然听出程晋阳的这些说辞,正是昨日咖啡店里自己漠然甩给他的借口。

如今身份颠倒过来,自己想要维持关系,以做进一步的试探和观察,反而是他迫不及待要和自己保持距离了!

我邢家清凤,何时受过这等侮辱!

然而事关重大,对方越是推脱婉拒,邢沅芷对他的怀疑就越深,当下便强忍被拒绝的屈辱,抿嘴说道:

“你莫不是看不起我?”

程晋阳连忙诧异:“为何怎么说?”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记恨我昨日的言语。”想到隐秘暴露的后果,邢沅芷暗暗发狠,索性单刀直入地说道,“我也承认!当时确实没有扛住家族压力,所以才来找你退婚,让你尊严受损,是我的不对!”

“但这事并非仅限你我之间,还涉及双方父辈旧时约定!如今伯父已经故去,你受家族冷落,穷困潦倒,还要靠打工来维持生计……我不能对你现在这处境坐视不管!”

她表情语气无比认真,胸部颤动,面色微红,心想这话虽然直白,但胜在质朴,差点连我自己都信了。

既然谈到生计问题,再想到之前邢沅芷许诺的每月1万元补偿金,程晋阳脸上的拒意也有所松动,说道:

“你这样挂念,我也受之有愧……这样吧。若你真的有心,要改善我的生活处境,每月的补偿金上调一些,怎么样?”

“每月一万五,分两次打入账户,如何?”邢沅芷也松了口气。只是出点钱而已,没事。

“好。”程晋阳再次将婚约推了回去,“这笔钱足以覆盖我的日常开支还有结余,等于说我的生活基本没有什么经济压力了。非常感谢您,邢沅芷同学,这份婚约您拿回去吧。”

邢沅芷:………………

她忽然有种要吐血的冲动。我给你钱是为了让你不退婚!不是为了解决你的生活窘困问题!

只是她刚才还言之凿凿,假称“不能对他现在的处境坐视不管”,因此如今等于作茧自缚,接下来的说辞就全部作废了。

不过邢沅芷号称邢家清凤,辩才上自然是有几分急智的,突然就转移话题说道:

“不止经济压力而已。独居的话,心理健康也是很重要的。我听说你曾经有过抑郁症?”

“唉。”程晋阳有些尴尬,这事当然也是瞒不住的,“昔日生活遽遇巨变,支撑不住,有过轻生的念头,现在已经无虞了。”

“那可不行。”邢沅芷立刻摇头,关怀之色溢于言表,“抑郁症这种心理疾病,若是时间长了,会引起大脑的器质性病变的。”

程晋阳脸色一黑,怎么跟吴姐说的一样?所以你连我的就诊记录都调查过了?!

“不如这样如何?”邢沅芷合掌笑道,“我们先同居一段时间,我也好照看你的心理问题。倘若彼此心意相合,家族那边也无事的,那么后续婚约就照常履行;若发现彼此不合适,或者家族阻力推脱不掉,到时候再解除婚约,这样对家父、对伯父也算有所交代?”

此时的她终于图穷匕见:

同居,近距离观察监视程晋阳,弄清楚他究竟有无操纵渗透梦境的能力,是否已经得知了邢沅芷的秘密,以及最关键的……是否将其记录下来藏在什么地方,又或者已经交给了什么人。

如果全都是“否”,那么邢沅芷确认安全后,便可以直接推说不合适,然后毫无留恋地走人。

如果其中某个答案是“是”,那么一方面需要将他直接或间接控制起来,以确保家门丑事不会外露;

另一方面,这种渗透梦境的异能,在刺探情报的隐秘性方面,可以说远远胜过汝南周氏的【记忆读取】。

被读取记忆,目标是会有明显感知的,但渗透梦境……说实话,有多少人能在梦里保持清醒?多少人是醒来后就把梦境内容忘了个七八分的?

即便醒来后察觉梦里有陌生人,又有谁会联想到渗透梦境的异能上面去,而不是理解为自己潜意识里的想象?

可笑神都程氏,空据世家爵位,却让如此明珠蒙尘而不自知,不就是让我河间邢氏挖墙脚嘛?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假如程晋阳真的具备这种异能……

她的心思立刻便活络起来。

若可为我所用,定要拉拢到手!

“不用。”然而程晋阳的回答,却又让她脸色一黑。

“可你独居于此,倘若心疾复发……”邢沅芷不肯放弃。

“自有医生救治。”程晋阳淡淡说道。

“若你病发突然,无人送医呢?”邢沅芷还在坚持。

“那便是命数将尽,怨不得人。”程晋阳说。

邢沅芷:………………

等等!她突然意识到关键所在。

假如对方真要拒绝自己同居,那么只需要一句轻飘飘的“送客”,自己难道还能死皮赖脸地待着不走吗?然而对方却耐着性子和自己说那么多话,也就是说……

“你究竟想要什么?”邢沅芷郑重问道。

见对方终于上道,程晋阳才微微一笑,沉声说道:

“程家的万有引力算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