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章 未曾预料的反转

幽祝 | 发布时间:2022-11-24 17:01:19 | 阅读次数:10166

早上,邢沅芷回邢家,和父亲说了退婚的事情。“唉,何至于,何至于啊。”邢文兴是个性格怯懦的中年人男人,实际上并也不是很赞同退掉这门婚事——总会觉得真的对不起老友程清河。但是他女儿名副其实“邢家清凤”,还未成年之后就是九品中的位阶。说实话,那位了沦落寒门的“唉,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邢文兴是个性格懦弱的中年男人,其实并不是很赞成退掉这门婚事——总觉得对不起老友程清河。。...

晚上,邢沅芷回到邢家,和父亲说了退婚的事情。

“唉,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邢文兴是个性格懦弱的中年男人,其实并不是很赞成退掉这门婚事——总觉得对不起老友程清河。

不过他女儿号称“邢家清凤”,还未成年便是九品中的位阶。说实话,那位已经沦为寒门的老友之子确实配不上。

有一说一,寒雀怎可配清凤?就算是父辈的约定,如今已生危害,又何必让子女承担?

见父亲面色踌躇,邢沅芷便将补偿也说了,主要是每月1万元的生活补偿金。

于是邢文兴脸色渐缓,点了点头,这事便任由女儿做主。

自从妻子过世后,邢文兴基本就不参与家事和族事了,每天就是像个废人般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切外事全都交给女儿来处理。

邢沅芷当然也是极有主见和手腕的,既然她打算解除婚约,对方那边也认可答应了,那就这样吧。

和父亲道了晚安,由侍女伺候着洗漱完后,邢沅芷便让她们退下,自己上床歇息了。

闭上眼睛,脑海里忽然闪过程晋阳那无神的瞳孔。

刹那之间,她有些微微的不忍,但很快又被理智驱散了。

联姻,讲究的就是个门当户对,既然程晋阳的家世已经配不上她,那么当然是早分早好。

就算勉强成了,没有程家的支持,他在邢家的地位也相当于入赘,那样对已故的程清河叔叔而言,才是更大的羞辱。

这样想着的邢沅芷,很快便理智地说服了自己,心安理得地睡去了。

意识渐渐陷入了深渊。

……

程晋阳在梦里睁开眼睛。

他就地一个翻滚,闪开可能出现的袭击。

以前就有刚进入梦里立刻被杀的经历,导致他在噩梦里完全就是惊弓之鸟,任何可能的危机都要防范起来。

然而这次的噩梦,却和以往的场景有所不同:并不是苏理理死亡的那个夜晚,充斥着鲜血、火光、妖魔和绝望奔走的人类。

而是某个黑暗的密闭房间。

翻滚离开原来的位置,程晋阳立刻控制呼吸,小心翼翼地在地面上爬行起来,移动时注意不发出任何声音。

然后,他便听到了微弱的带着某种强忍着呜咽的低低哭泣。

在右边……距离大概两米。

程晋阳默默避开对面,向左爬行,直到碰触到墙壁为止,然后开始摸索着寻找趁手的武器。

外面忽然响起了谄媚的声音,听上去是个女人:

“那贱种不是我生的。亲爱的主人,你要知道我心里只有你……”

“那你为什么要嫁给邢文兴!”紧接着响起个狂怒的男声,听声线已经歇斯底里了。

“也不是我愿意的,是家里人……”女人便嚎啕大哭起来,而男人则是毫不留情地用各种恶毒语言辱骂着她,仿佛要彻底击垮她的尊严般。

尼玛,这不是噩梦吧?什么鬼!

突然男声再次响起:

“不行!想到你和邢文兴生了女儿,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然后杀了我自己!”

女人连忙又是告饶,又是讨好,言语卑贱得几乎无法入耳。男人则是一边继续用言辞侮辱她,一边给了她几个响亮的耳光,叫道:

“你这母狗,叫你女儿出来伺候我!”

于是女人便摸到门边,开始一边旋转上锁的门把手,一边央求说道:

“阿芷……阿芷出来一下好吗?妈妈给你看个好东西……”

“妈,你别这样!”房间的黑暗里,离程晋阳不远的地方,立刻响起个惊慌失措的稚嫩声音,带着隐隐的压抑哭腔,“爸爸呢?你为什么要带陌生人进家里?你快叫爸爸回来!”

“阿芷,他不是陌生人!他是妈妈的朋友!”似乎是男声又在不耐烦地抱怨了,外面的女人连忙迅速拍动门板,语气渐渐焦急严厉起来,“开门!快开门,阿芷!”

“不,我不开!”那声音也叫嚷起来,声线让程晋阳觉得有些奇怪的耳熟,“求你了,妈。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求你了……”

她呜咽着不住哭泣,苦苦哀求外面的女人放过她,然而对方却充耳不闻,仍旧用力地拍打门板,不停地转动着上锁的把手,时而凌厉威胁,时而温言软化,用尽各种方式试图哄骗她开门。

直到后面的男人终于不耐烦了:

“滚,让我来!”

接着便是一声巨响,似乎是什么东西砸在门把手上的声音。

房间里的少女带着哭腔尖叫起来,外面则是持续不断的粗暴砸门,夹杂着男人的恶毒辱骂和女人的严厉命令。

程晋阳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继续摸索,终于在地板上摸到了一个小物件,看外形和重量似乎是……

铁质的弹珠?

这时,在不堪重负的碎裂声里,房门被重重地砸开了。

光线从外面骤然照射进房间里,程晋阳便看见站在房间门口的是两个怪物,两只蠕动的、由巨大肉块组成的不可名状之物。

至于房间的角落,原本少女声音响起的位置,则是保持着单膝跪地姿势的邢沅芷。

她的双眼通红爆出血丝,清丽的脸上也满是交错纵横的泪痕,贝齿紧咬,左手拿着一柄弹弓,右手握着两枚钢珠,将高分子材质的橡胶弹筋拉到了极致,死死瞄准了门口的两只怪物。

整个梦境里,响起她咬牙切齿的吼声:

十铢.御铁射!

接着,某种来自梦境主人的明悟,便进入了他的脑海里:

十铢.御铁射,是邢沅芷在十岁左右所掌握的异能算法,效果是将2g的钢珠质量,扩增至20g。

钢珠被橡胶弹筋疾射出去,飞行时受【质量效应】的能力作用,质量瞬间翻以10倍。

但钢珠本身的速度不变,相当于比动能也瞬间翻了10倍,完全足以击穿人的头盖骨。

于是两只怪物立刻被钢珠打穿,肮脏的血肉飞溅四射,将整个房间炸得到处都是。

不可名状的肉块瘫倒在地,而邢沅芷则是呆愣了片刻,随后又抓起藏在身上的小刀,尖叫着冲了上去。

她跪压在肉块怪物的身上,状若疯兽般不住流着眼泪,同时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双手紧紧倒握小刀,再次发动【质量效应】的能力,将刀身的质量也迅速放大。

随后重重向下刺出混沌的血光。

………………

程晋阳猛然从床上惊醒。

哎呀,太吓人了!不过幸好我没事。

他默默摸了摸自己的全身,总算确认自己是已经回到了现实,而不是仍然陷在梦里。

所以我的噩梦,已经从VR游戏退化成恐怖电影了吗?

这样想着的程晋阳,也没敢再次躺回床上,而是默默地在黑暗里静坐了几分钟,然后才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

邢沅芷……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跟她又不熟!

而且梦里的她就像个变态杀人狂!

他顿时有些坐不住了,从枕头边上摸出手机,开始迅速收集起邢沅芷的信息来。

翻了无数个粉丝网站,程晋阳才确认邢沅芷的母亲,确实是在她读小学的时候过世了,不过邢家对外称是暴病而亡。

然而,程晋阳无比肯定的是,自己此前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究竟为什么会梦到那样的画面?

他连忙换好衣服,从床上爬了起来,开灯。

墙上电子钟的时间指向凌晨3点半,正是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

按照以前的规律,自己此时应该和怪物互相厮杀才对。今夜虽然侥幸逃脱,但程晋阳并不觉得惊喜,反而有种诡异的惊悚感。

去厨房给自己下了碗方便面压压惊,顺带还敲了一个鸡蛋进去。他在客厅里吃完面,热气腾腾的浓汤下肚,感觉受惊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些。

接着门铃突然响起,吓得他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谁啊?”程晋阳试探问道,同时走向房门,从门上的猫眼向外看去。

“程同学,我是邢沅芷……我想找你谈谈,上次没谈完的事情。”

猫眼里面,邢沅芷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猫眼里的自己,露出某个清冷绝美,却又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