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5. 一杯新的米露(阎魔爱限定版)

南风知我意丿 | 发布时间:2022-11-23 15:45:29 | 阅读次数:19303

吃惊的同时,李子千也走下了公交车。一前一后下车后,两人自然而然是都特别注意到了彼此。此时墨楠北的脸上的也有着掩藏不去的吃惊。“这还真的是…巧啊?”李子千对着墨楠北地说。“嗯,是挺巧。”,墨楠北如是提问道。“你该会是为了赖帐,准备好找个角落里宰了我吧一前一后下车,两人自然是都注意到了彼此。。...

惊讶的同时,李子千也走下了公交车。

一前一后下车,两人自然是都注意到了彼此。

此时墨楠北的脸上同样也有着掩饰不去的惊讶。

“这还真的是…巧啊?”

李子千对着墨楠北说道。

“嗯,是挺巧。”,墨楠北如是回答道。

“你该不会是为了赖账,准备找个角落里宰了我吧?”

看着墨楠北脸上敛去惊讶后一脸不耐的样子,李子千下意识的开始揣摩起自己会在这里碰见墨楠北的‘真正原因’。

“这不巧了,我也觉得你挺有问题的。

你这该不会是怕我赖账,准备过来威胁我一顿吧。”

墨楠北朝着旁边的小巷子看去,对着李子千若有所指的说道。

“你特么能不能说句人话?”

面对墨楠北无厘头的发难,李子千本能的回怼道。

“你是不是有点毛病。”

而丝毫没有令李子千失望的是,墨楠北果然怼回来了。

只不过,她这回怼的内容有些过于的话题终结了。

见李子千没有立马给予回应,她停下了脚步,倚在了旁边的树上,双手环胸、眉头微挑,用着比他矮半个头的身高愣是摆出了一副‘俯览众生’的架势,对着他说道,

“我跟你说人话你听得懂吗?”

??

意思是,她刚刚说的确实不是人话,但之所以不说人话是因为他李子千不是人。

草。

这人为什么这么损?

但论互怼,他李子千也还真的没怂过。

打游戏这么多年,论对喷他就没输过。

摆道理、摆逻辑,他擅长;没收族谱,扬了骨灰,他也擅长。

讲得过道理,就讲;而讲不过的话……那就当复读机,专门让对方破防就是了。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没心,以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对着墨楠北缓缓开口道,

“感觉十杯奶茶是要少了。”

“……”

“啧。”

在听到李子千的话的瞬间,墨楠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头一歪,很是不耐的转向一旁,咋舌的同时愤愤地骂了声艹。

十杯奶茶对于她来说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困扰,让她感到‘厌烦’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李子千这个卑鄙小人隐藏在赌约之中的文字游戏。

特么大意了!

但是,谁能想到,在那种情况下这个人还特么能留一手的?

离谱!

离你妈的大谱!

一回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墨楠北就不禁有些气急,转头看向李子千,她眯起眼睛竭力的压抑着心中想要撒人的冲动,对着李子千说道,

“这笔仇我记下了。”

“记呗,你记下来又能怎么样?”

对于墨楠北的威胁,李子千很是不屑的摊了摊手。

“呵,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李子千回复的态度让墨楠北的太阳穴都隐约有些突突直跳的感觉。

如果不是还记得到这里是路边车站旁,她兴许真的会考虑一波暴力沟通。

“吼~”

对此,李子千当然是报以和先前一样的态度。

毕竟,一只墨楠北而已,生起气来和小猫咪发怒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

“我没跟你开玩笑。”

被李子千连续嘲讽了两波,墨楠北倒是冷静了下来,语气也恢复成了之前和他沟通时的清冷与平静。

她弯下腰拉开背包的拉链,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小巧而又精致的硬壳笔记本。

没有做任何的解释,她只是很淡定的翻开了这笔记本中的某一页,清了清嗓子后,她开始朗读,

“2016年9月30日,下午两点三十三分。

编辑小林对我说,‘哈哈哈,你好菜哦。’

鉴于我的努力与她的所作所为,聊天截图已保留,备份保存在了D盘文件夹中。

总有一天,这句话,我会让她加倍奉还。”

虽然听不大懂其中的缘由与事情的经过,但墨楠北平淡的语气中所包含着的杀意,李子千确实是感受到了。

就好像是之前看《地狱少女》时,阎魔爱所说的那一句,‘一杯新的米露’(想死一次试试吗?)一样。

语气平淡,但却令人不寒而栗。

在李子千惊诧于这不到一百字的文字中所包含着的怨念的时候,墨楠北漫不经心的把手中的笔记本往后翻了几页,

“2017年3月1日,下午四点十三分,李子千在打赌的时候跟我玩文字游戏,坑了我十杯奶茶,此仇必报。”

????

“嘶——”

什么叫做从语气中实体化的怨念啊!!

感情这人是真特么记仇啊!!

想到这里李子千下意识的往墙边多靠了靠,与墨楠北‘划清了界限’。

不过,有一说一,这性格还特么的真的是……跟自己一模一样啊。

这不巧了,他也是这么记仇的。

不过他没有这么夸张,也不需要什么记仇小本本就是了。

“女人,啧啧,真可怕。”

李子千以一副‘纯路人’的语调,对着墨楠北阴阳怪气道。

“说的好像你不记仇一样。”

对此,墨楠北是直接回以了一个白眼。

“啊?你这人怎么空口无凭诬蔑人清白。”

“呵,笑死。”

“笑死,根本笑不死。”

在聊闲途中,两人一直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没有任何犹豫与迟疑的转头走进了同一小区。

“……”

两人一来一回的互怼就像是被忽然暂停了一样,两人都是心照不宣的加快了脚步,想要结束这一段诡异的‘回家路’。

不是吧……

谁能想到,走进同一个小区还特么不是最离谱的。

现在他们两人处于同一栋楼内的同一个电梯上。

看着电梯上连着亮起来的按钮,李子千与墨楠北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李子千住在这栋楼的23层,而墨楠北则是24层。

“……”

怎么会有这种巧合啊!!!

他在高一下的时候就搬出来住了,这特么整整住了一年了,为什么从来没有在小区里看见这墨楠北一号人啊!

此时,他的心态略微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说…”

“我之前有晨练,上晚二。”

“……”

还没等他把问题问出口,墨楠北就自动回答道。

显然,她也觉得这一年多没有发现住在同一栋楼的邻居竟然是同学这件事很离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