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3. 有手就行啊

南风知我意丿 | 发布时间:2022-11-23 15:45:28 | 阅读次数:4786

叮铃铃。下课后铃声响了,李子千在座位上补完了最后一段步骤后才从座位上出来。吃饭时不积极地,思想有问题。而已但是是两分钟左右的时间,教室里的同学就了消散了大半。“怎么说?”李子千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望着的正把桌面上层叠的卷子拾掇好的墨楠北,对着她下课铃声响起,李子千在座位上补完了最后一段步骤后才从座位上起来。。...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李子千在座位上补完了最后一段步骤后才从座位上起来。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仅仅不过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教室里的同学就已经散去了大半。

“怎么说?”

李子千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同样正在把桌面上堆叠的卷子收拾好的墨楠北,对着她问道。

“去超市买口吃的,然后回来再说。”

“OK。”

这不巧了,他也是这么想的。

在已经失去了先机的情况下,现在再去食堂排队,那等吃完饭回来少说也是三十分钟起步了。

有点浪费时间。

反正现在他也不是很饿,去超市买点面包,再顺路去点杯奶茶,这不比去食堂里人挤人舒服多了?

至于说,如何出校门买奶茶?

这就要看和警备室大爷的关系,以及‘演技’了。

十五分钟后,李子千回到了教室里,而没过多久墨楠北也回来了。

她一只手里拎着学校超市的白色塑料袋,另一只手上抓着一杯奶茶。

走回座位上,墨楠北将手手里的东西往桌面上一丢,然后从桌洞中拿出了先前自习课上她写完的卷子,对着李子千说道,

“我看你在自习课上一直在写,就顺便把卷三你的部分也写了。”

“啊这……”

要素过多。

这是自墨楠北进门到现在后,他脑内的唯一想法。

暂且不提这一模一样的晚餐配置,单是这同样都写了卷三的这件事,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而墨楠北看着李子千手中拿出来的卷子与微妙的神色,她大约也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微微战术后仰,墨楠北略显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对着李子千问道,

“那…既然这样了,就对一下答案?”

“也行。”

“那先把答案对一下吧。”

“好。”

说着,李子千拿起卷三,念出了自己选择题的答案,

“选择题,ACDAC”

“ACDDC”,墨楠北微微皱眉,略带疑惑的说出了她的答案。

“第四题?”

李子千对于这道题两人答案的不一致报以了疑问,于是他继续说道,

“很明显是选A啊。”

“蛤?这不是明摆着选D吗?”

面对李子千一副‘你指定有问题’的语气,墨楠北给予了相同的回应。

“不是,这题很明显的啊,你读读题啊,好好看看你自己在写些什么!”

“做这道题有手就行啊,怎么会有人算不对啊,明摆着就是D啊,想什么呢?”

“我写步骤了,这题。”

“巧了不是,我也写了。”

“成,拿来给我看看。”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题都算不对,学什么习啊,找个电子厂上班吧?”

在拿草纸翻找着做题步骤的两人嘴上倒也是一刻都没有停下。

“我找到了。

这题你要是算错了怎么办吧?”,将手中写着步骤的纸张狠狠地拍到了桌面上,李子千对着墨楠北问道。

“笑死,这题我能算错?”

“打赌?”

“赌什么?”

提问的同时,墨楠北身子向后倾倒倚在椅子的靠背上,右腿抬起翘在左腿上,挑眉、下巴微昂对着李子千问道。

显然,她对‘打赌’这件事同样很有兴趣。

赌什么……

扫了眼桌面上的东西,李子千脱口而出道,

“十杯奶茶。”

“蛤?”

“怎么,怂了?”

“怂你妈!”

“行!那赌呗!”

“那赌呗!”

事态发展成这样,李子千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觉得这在情理之中。

总觉得,这件事如果是和自己的hxd一起做,就很平常,但现在上纲上线的对象竟然是只是交流时间不过一天的同伴的女同桌……

心情微妙?

详细的、复杂的事情李子千并没有继续去考虑,现在他的关注点全都在卷三的第四道选择题上。

题目是这样的:

金字塔是古代世界建筑奇观之一,它的形状可视为一个正四棱锥,以该四棱锥的高为边长的正方形面积等于该四棱锥一个侧面三角形的面积,则其侧面三角形底边上的高于地面正方形的边长的比值为多少?

四个选项,AC分别是,四分之根号五加减一;BD分别是,二分之根号五加减一。

李子千计算后得出的结果是A,也就是根号五减一比四。

墨楠北觉得这道题应该选D,也就是二分之根号五加一。

“你这题怎么算的?”

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有问题的李子千先发制人的对着墨楠北问道。

“很简单啊,设侧面三角形底边为a,高为h。”

墨楠北把自己草算纸上画的缩略图摆到了李子千面前,一边圈着自己的步骤,一边对着李子千继续说道,

“这样的话,侧面三角形的高、底面正方形边长的一半与正四棱锥的高构成了一个三角形。

如此一来,就得到了正四棱锥的高的表达式,之后解一下就行了啊。”

‘高的表达式倒是一样的……’

听着墨楠北的讲述,李子千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草算纸上的步骤。

他这道题的解法与墨楠北不大相同。

他是先推出了侧面三角形的两个等腰边长的表达式,而后根据底面正方形边长、对角线得出的正四棱锥的高的表达式。

不过…高的表达式都一样,那最后就是解法的问题?

理论上来说,这一步都推出来了,没道理做不出来后面的题吧?没道理答案不一样吧?

分析一波来看的话,那他们两个人答案不同的而原因就是计算问题呗?

如是想着,他拿起了墨楠北的草算纸,仔细的看起了步骤,并在自己手旁的白纸上,开始跟着算了起来。

方程是4x²-2x-1=0,解出来后,x=1±根号五,比上4……

4!!

墨楠北的分母写的可是2!

“喂我说!”

???

又是…同时?

“你算错数了。”

“哈??”

又双叒是接连两次的异口同声。

在李子千发现墨楠北的错误时,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的问题。

“不是,我发现你算错数了。”,李子千说道。

“嗯,我也发现你算错数了。”,墨楠北在愣了一下后,对着李子千说道。

“……”

李子千低头看了眼自己草算纸上得出来的答案。

根号五加一比四。

他陷入了沉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