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3.家人夜谈

一路桃花开 | 发布时间:2022-11-22 19:05:39 | 阅读次数:21312

一直到日暮西垂,封老头和窦氏才带着儿子媳妇们一脸笑容地离开了小院。一家人都待在灶房里,玻璃窗昏黄的油灯,望着自家娘亲欢快的地挥动着铲子,为失而复得的女儿打造出一顿丰盛的美食的晚餐,自家老爹坐在灶口的小凳子上烧火做饭,红彤彤的火光印照在他带着笑容的脸上,身边四个一家人都待在灶房里,透过昏黄的油灯,看着自家娘亲欢快地挥舞着铲子,为失而复得的女儿打造一顿丰盛的晚餐,自家老爹坐在灶口的小凳子上烧火,红彤彤的火光印照在他带着笑容的脸上,身边四个性格各异的弟弟叽叽喳喳地说着彼此的趣事,封玉珠手捧下巴,静静地望着这一幕,持久而温馨。。...

直到日暮西垂,封老头和窦氏才带着儿子媳妇们一脸笑容地离开小院。

一家人都待在灶房里,透过昏黄的油灯,看着自家娘亲欢快地挥舞着铲子,为失而复得的女儿打造一顿丰盛的晚餐,自家老爹坐在灶口的小凳子上烧火,红彤彤的火光印照在他带着笑容的脸上,身边四个性格各异的弟弟叽叽喳喳地说着彼此的趣事,封玉珠手捧下巴,静静地望着这一幕,持久而温馨。

“好香啊,娘,还有多久啊?土儿的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好久都没有吃肉了,一闻到这诱人的肉香味,四岁的小土儿差点都包不住快要溢出来的口水,他跳下凳子,哒哒哒地跑到何氏的身边,捉住她的衣角不停地晃来晃去。

“再等会儿,还有一个大白菜没有炒呢,你先帮着哥哥们把碗筷摆好,把做好的菜端到桌子上,一会儿就开饭了。”何氏一边快速地翻炒着锅里的野鸡肉,一边吩咐几个小子端菜上桌,准备碗筷,那语气,还真是少有的温柔。

望着碗中满满的发黄的糙米饭和夹得满满的的要堆起来的菜,封玉珠实难下咽,她抬头看着其他人捧着碗中的红薯拌糙米饭吃得一脸满足,再看看菜桌上一大盆野鸡炖土豆,葱花煎鸡蛋,清炒豆角,酸辣白菜,这色香味俱全的一桌,据说是过年的时候才会做的丰盛大餐,心中顿时酸涩无比。

这么多年以来,就算是在末世的十多年和盛国的十多年,除了在被拐的那短短时日里,她饥寒交迫过,之后的封玉珠从来都是锦衣玉食。

在一场充满温馨和爱意的氛围中,封玉珠静静地吃完了来到这个家里的第一顿饭。

饭后,众人围着饭桌,就着昏黄的油灯,在这狭小的灶房里,望着静静坐在那里的封玉珠,久久无语。

“大姐,这么多年你都去哪里了呀?”最终,还是性情稳重的封大山打破沉默,挑开话题。

“当年被拐之后,我生了一场风寒,那拐子见我病得越来越重,就在赶路过程中将我丢到了路边,后来我被经过的义父所救,这么多年一直带在身边。”封玉珠微微笑着说起这段往事,语气中丝毫不见半点愁苦。

“什么,这个杀千刀的,拐了我的宝贝女儿,竟然还害得你生了重病,最后还丧心病狂的将你丢了。”何氏一听女儿被人害的差点去了,顿时气的眼前发黑,恨不得将那人贩子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气过之后,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封佑春也是气的双眼发红,但又听到女儿被人所救,又慢慢冷静下来,:“多亏了你的义父,他是咱们封家的救命恩人呐,我封老二定要亲自去给他磕几个头,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对对,我们一家人都要给他磕头。”何氏一听这话,立马附和道。

“爹,娘,我们长大了也要替姐姐报答这救命之恩。”封大山带着弟弟们表态。

封玉珠看着这善良的一家人,心中也无限熨帖。

“珠珠,那你义父是住在哪里啊,爹爹想亲自去他家感谢他,顺便也请他来家里做客。”

“爹,义父他不是齐国人,万里迢迢之远,以后有机会见面的话,再好好感谢他吧。”

“原来不是咱们齐国人呐,姐,怪不得我听你的口音跟我们不像呢。”封二林一听说不是齐国人,心中所想顿时脱口而出。

“傻小子,这口音呢是跟我们不同,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判断你姐不在齐国长大。”封佑春见聪明的二儿子竟然犯了这样一个错误,顿时抓紧话头教训到,这小子,平时可滑头了,想抓他的错还抓不到呢。

“咱们这齐国呐,也是一个大国,地域辽阔,各个地方的口音都不尽相同,而且还有其他的国家的人来此定居,久而久之结成姻亲,这口音自然也比较杂,你姐的口音是跟我们这里的口音不一样,但也不能凭这个就说她的义父不是齐国人,有可能还是齐国其他地方的人呢。臭小子,你这见识还有限的很呐。”

见封二林被封佑春说得一脸羞臊,封三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平时二哥仗着自己的小聪明可不少欺负自己呢,逮着了机会便可劲的羞羞他,他还一边笑一边指着封二林。

封小土见三哥笑的开心,也咧开嘴跟着笑起来,看起来傻乎乎的。

封二林一看三弟四弟一起笑他,又气又羞,指着封三富,一脸惊讶的喊道:“呀,三弟,你门牙掉了。”

封三富一听,马上捂住大笑的嘴,紧张的摸了摸牙齿,发现那颗门牙还是松松的挂在那里,顿时明白过来二哥耍了他,暴脾气一上来,一下子窜过去,就要开打。

“好了,三富不准闹了,乖乖回去坐着,娘还有话要跟你们大姐说呢。”封三富一见泼辣的亲娘开口了,顿时不敢再闹了,乖乖的坐回长凳上,瞪着大眼,挥挥小拳头作势威胁封二林,封二林向他吐吐舌头,扮个鬼脸,便扭过头,不理他了。

“珠珠,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啊?”何氏一脸关切的问道。

封玉珠见一家人好几双眼睛都关切的看着她,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经历着实复杂,现在说出来怕吓着他们,遂扬起笑脸,一脸笑意地说道:“这就说来话长了,以后我再细细地跟你们说,这一时三刻也说不完。”

众人见她这样说,也不再追问,这么多年流落在外,定然吃了不少苦,怕再追问下去,听了伤心。

这一晚,一家人都睡得很晚,即使在万籁俱静的夜中,封玉珠还是听到了何氏和封佑春的嘀嘀咕咕和隐约的哭泣。

清晨的落霞村正笼罩在薄薄的晨光中,落霞山脚下封家老二的院子里。

何氏昨晚和丈夫一直说了很久的话,睡得比较晚,早上两口子也比平时起来的较晚,正坐在床上穿衣服,突然听到小三的大喊声,待听到他喊的什么,顿时一个箭步拉开房门,冲到院子里。

封三富见到何氏冲过来,便立马跑过来说道:“娘,大姐不见了。”

何氏一听,顿时脑袋嗡的一声,立马冲到她隔壁的房间,只见床上的被子被叠的整整齐齐,不见半个人影,她又立马打开装东西的箱子,里面的行李卷也不见了,顿时一屁股坐在床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封佑春随后跑进来,一看何氏的那个样子,整个人也顿时失去了力气,缓了一会儿,随即大喊:“老三,赶紧叫上老大老二去找找,爹去叫你爷爷他们。”

何氏一听,立马跳起来跟着封佑春往外冲,封三富的一句话还没说出口,他们的影子就在眼前跑没了。

夫妻俩才冲到院子外面,便看见家门口的小路上远远地走过来三道身影,定睛一看,正是珠珠和老大,老二。

待走的近了,姐弟三个看着站在院外一脸惊慌的爹娘,封大山一脸奇怪的问道:“爹,娘,你们怎么站在外面了?”

看到眼前完好无损的大女儿,何氏和封佑春脸色立马恢复镇定,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后面跟出来的封三富抢答到:“大姐你们去哪里了?我早上起来,找遍了院子都没看到大姐,我还以为大姐又不见了,吓死我了,爹娘正准备叫爷爷他们一起去找你。”

听他这样一说,封玉珠又看了一眼爹娘红红的眼眶,顿时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呢。

“我早上起来得早,就叫大弟和二弟带我去了河边,把我路上换下来的衣服洗一洗。”

三人一看,才发觉她现在着女装打扮,白皙细腻的脸蛋,扬着甜美的笑容,乌黑柔顺垂腰的长发,发丝随意斜挽,一袭淡紫色微带飘逸的布裙,一条腰带轻带小蛮腰,明明是娇花一般的风情,却莫名露出一股高贵之意。

吃过早饭之后,家里人都下了地,封玉珠在家里带着小四,小四在院子里撒着欢的玩,封玉珠坐在院子里那颗大枣树下,秋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封玉珠绕到后院的菜园子里,打算摘几个菜,做午饭。

这个季节正是丰收的季节,菜园子里果蔬累累,都是一些家常小菜,封玉珠随便摘了一些菜,开始忙碌了起来。

她把菜都拿到水井旁边,在井里提了一桶水上来,小四见她开始忙活,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帮着她洗菜,看着憨头憨脑的弟弟,认认真真的小样子,封玉珠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姐,咋啦?”封小土傻乎乎的抬起头,睁着一双疑惑的大眼睛看着封玉珠。

“没啥,就是看到我们家小四这么勤快懂事,姐心里高兴。”封玉珠一脸真诚地说道。

听到姐姐这样认真的夸奖自己,封小土干起活来更加卖力了。姐弟两个很快就把菜都洗好了,封玉珠打发封小土在院子里自己玩,转身进灶房忙活去了。

当何氏急急忙忙从田里赶回来烧午饭的时候,一踏进院子便闻到一股菜香味。她环顾一周,没有见到封玉珠,只见到自己的小儿子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的,便问道:“小四,你姐呢?”

小四一见娘亲回来了,便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得意地扬着小眉头说道:“娘,大姐在灶房做饭呢,你闻,这味道可香了。”

“娘,你回来了,先歇一会儿吧,饭马上就做好了。”封玉珠看到走进厨房的何氏,扭头说道。

何氏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围着她的围裙,在灶上熟练地炒着菜,时不时麻利的往灶口塞一把火,又看到饭桌上早已摆好的几盘色香味俱的菜,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封玉珠打开里面那个锅的锅盖,拿着水瓢舀了一碗热水放在桌子上,对何氏说道:“娘,你先喝口热水。”

何氏端起碗,慢慢地喝着水,一边心想他们农户人家,干完活,一般都是随便的灌几碗凉水解解渴,没想到她闺女这么讲究。

等回来吃午饭的封佑春领着几个儿子坐在饭桌上的时候,看着桌子上跟平时明显不一样的几盘菜,顿时呆了。

何氏人虽泼辣蛮横,但也勤快,家里人吃她做的菜吃了多少年了,知道她做菜的时候不舍得放油盐调料,所以菜都像是水煮的似的,除非是过年过节,或者是家里有客人来的时候才会做的色香味俱全。

一想到这里,众人心中顿时浮起了一个猜测,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何氏。

何氏在自家男人和儿子灼灼的目光中得意地说道:“对,就是我们珠珠做的。”

封三富一听,顿时兴奋地说道:“太好了,大姐,以后我们就吃你做的饭了。”

“这可不行,要是天天像这样吃,咱们家以后还不得喝西北风啊,这刚刚交完税,粮食就算省着吃还不知道能吃到什么时候呢,咱可不能大手大脚,该省的自然都要省着用,还有你们几个臭小子,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长大了还得娶媳妇,真是愁死个人呐。”何氏一听这话,顿时蹦起来反对,这越说越愁,脸上的皱纹都条条露着愁绪。

听何氏这样一说,众人都渐渐沉了脸色,想到如今的情况,封佑春在心中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语气沉重的说道:“孩子他娘,你也甭发愁,只要咱们一家子都勤勤恳恳,本本分分,侍弄好那几亩田地,老天再给点面子,定是饿不死的,闲的时候,我再上山打打猎,你带着孩子们倒腾些山货补贴家用,日子也能过得下去。”

封家的祖祖辈辈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户,世世代代都在这里繁衍生息,村里百多户人家,几乎有一小半都姓封,连村长都是封家族人,像封老二家这样的情况的,村里多的是,家家户户都希望老天赏脸给口饭吃。

望着家人愁苦的面容,封玉珠心中微痛,她拉过何氏粗糙的布满老茧的双手,温声说道:“娘,放心吧,女儿现在回来了,也会帮着家里做些事情,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听到封玉珠的安慰,何氏和封佑春的心情慢慢好了起来,现在女儿也回来了,他们一家人终于团圆了,即使过得艰难一些,日子也是幸福的。

想通了之后便招呼着家人开饭,碗里的糙米混着煮的软烂的玉米粒和红薯香甜无比,再加上色香味俱全的家常小菜,一顿饭吃的异常满足。

午休过后,封佑春扛着锄头,带着儿子们又下地去了,临走之前,何氏想起来上午四弟妹跟她说的话,扭头对封玉珠说道:“珠珠,晚饭不用煮了,你奶奶喊我们晚上去老宅吃饭,到时候在园子里摘些菜带过去就行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