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4.秋日储备

一路桃花开 | 发布时间:2022-11-22 19:05:39 | 阅读次数:4484

中午的时候,当一家人回到老宅的时候,老大家和老三家都了回来了,方氏和李氏都在灶房帮着伍氏烧饭,窦氏站在一旁负责指挥,封树根和封远海,封小宝都在堂屋里陪着封老爷子侃大山。窦氏一见封玉珠回来了,便拉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何氏进灶房放下自己菜篮子后转身就出窦氏一见封玉珠过来了,便拉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

傍晚的时候,当一家人来到老宅的时候,老大家和老三家都已经过来了,方氏和李氏都在灶房帮着伍氏做饭,窦氏站在一旁指挥,封树根和封远海,封小宝都在堂屋里陪着封老爷子唠嗑。

窦氏一见封玉珠过来了,便拉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

何氏进灶房放下菜篮子转身就出来了,一点儿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方氏和李氏见此也没有说些什么,伍氏性子高傲小气,想到今天家里这么多口人来吃饭,虽说都带着菜过来,但是也要用不少的粗粮和油盐调料,心中顿时不高兴起来,有心想刺两句,但一想到婆婆的尖酸刻薄,何氏的泼辣蛮横,要是闹起来,绝讨不了好,心中有气,便在脸上带了出来。

方氏和李氏见她那个样子,也只当做没看见,各忙各的。

窦氏拉着封玉珠进了房间,便摸出钥匙打开了箱子,在箱子里一阵捣鼓,拿出来几个油纸包,她喜滋滋的拉着封玉珠坐在炕头,把油纸包一一打开。

封玉珠便看到炕桌上摆着两块点心,一大把瓜子,几根红薯干,还有一撮花生米。

窦氏伸出鸡爪子一般瘦弱的手拿起两块点心,一块放在封玉珠的手里,一块举在封玉珠的嘴边,作势要喂她,嘴里说道:“珠珠快吃,这还是你小姑上次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的,是在镇上的糕点铺买的,可贵了。”

封玉珠看着眼前泛着甜味的桂花糕,再看看窦氏那瘦小的脸上一脸慈爱,她的心中泛起感动,她抓着窦氏的手,把糕点送进嘴里轻轻地咬了一口,满脸笑容的说道:“恩,真好吃。”

随即把手一转,把剩下的糕点送进了窦氏的嘴里,“奶奶,你也吃。”

祖孙两个在房间里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零嘴儿,何氏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这一幕,顿时吃醋到:“珠珠这小没良心的,跟自个的亲娘都还没这么热乎过呢。”

窦氏一见她进来,顿时把脸一板,封玉珠忙走过前来一把搂住何氏的肩膀,道:“娘和奶奶都稀罕我,我都知道呢,不过这天也不早了,我们都去厨房帮忙把饭早点做出来,让爷爷奶奶也早点休息,这都忙了一天了,准累坏了。”

晚上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饭桌上爷几个喝了几杯酒,老爷子心里高兴,拉着几个儿子唠嗑,晚上回去的时候,早已经月满中天。

家里的麦子已经种的差不多了,何氏也不再下地,准备开始腌酸菜,大山领着两个弟弟去山上弄山货,顺便打点柴和猪草,封佑春就一个人下了地。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开始腌酸菜,园子里的菜开始慢慢下架,到了冬天几乎吃不到什么新鲜菜,家家户户都只有靠着白菜,萝卜度日,整天吃这个,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所以,秋天的时候,家家户户勤快的妇人都会晒干菜和腌酸菜。

何氏把往年用过的大缸都搬出来洗洗刷刷,洗干净之后把它们放在大太阳底下暴晒,然后把菜园子里的萝卜,白菜,豇豆,辣椒都清理出来,搬到井边,一一的清洗。

把洗干净的豇豆倒在烧开了水的锅里,煮的半熟之后捞起来,沥干水,然后铺在大簸箕里,放在院墙上暴晒。

然后把萝卜皮刮掉,把萝卜切成细丝,也铺在簸箕里放在院墙上暴晒,。

萝卜缨则清洗干净,把水摆干,把它们一层一层的铺在晒好的大缸里,倒上温水,撒上盐,然后用几块木板压在上面,木板上面压上几块石头便大功告成了。

接着处理白菜,把白菜里面的水摆一摆,分出一半来放在一边,然后把另外一半切成细丝,加上剁碎的辣椒,生姜,胡椒等调料拌在一起塞在小坛子里,层层累紧,再压实,盖上盖子,便完成了。

把一些萝卜丝也按照这个步骤弄了一大坛子。

另外一半白菜整颗洗干净,摆掉水之后,把剁碎的辣椒,生姜,胡椒,八角等调料一层一层的抹在白菜上面,抹完之后把他们一层一层的铺在大缸里,在上面压一块木板,木板上面压一块石头。

处理辣椒的时候,用剪刀把辣椒把都剪掉,辣椒洗干净,在暴晒过的坛子里注入温水,待水冷去,放入盐,胡椒,生姜,八角,桂皮等调料,最后放入辣椒,豇豆,白菜,萝卜几种可腌制的菜,过一段时间就做成了泡菜。

封玉珠跟在何氏的身后,帮着她腌酸菜,两个人忙了好些天,才把酸菜腌完,留了一些新鲜的白菜和萝卜放在地窖里,冬天吃新鲜的。

何氏又把园子里的西红柿都摘了下来,做了一坛酸酸甜甜的西红柿酱。

腌完了酸菜,又要开始做豆豉和豆腐乳。

做豆豉也简单,把黄豆泡水,一直泡涨再捞起来,放在锅里用开水煮熟,然后捞起来铺在簸箕里,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一段时间便做成了,吃的时候加上辣椒等调料在锅里炒一炒便可。

豆腐乳则是买新鲜的豆腐,把它切成大小一致的小方块,然后放置一段时间,等它发酵之后,把干辣椒剁碎,加上盐搅拌均匀之后洒在小方块上,然后撒上一些白酒,放在坛子里密封一段时间就做成了豆腐乳。

一直忙忙碌碌,忙忙碌碌,闲下来时才惊觉这个秋天快要过去了。

封大山带着两个弟弟整日往山上跑,这落霞山绵延百里,整个落霞村和落霞镇都因它而得名,

山上野兽颇多,落霞村会打猎的人也多,往往农闲的时候,村里的汉子便会组织打猎队进深山打猎,封佑春今年便去过一回,打回了几只野鸡和野兔。

说来也怪,落霞山的野兽不仅多,且猛,并不好打,所以,村子里靠打猎为生的猎人并不多,而且往往打到的都是些小猎物,大只的并不多见,据说大猎物比如野猪,多是结伴出现,一般人根本就对付不了,遇到这样的,都是绕道而行,并不敢去招惹。

今年的山货收货还不错,几个小子一背篓一背篓的往回弄,核桃,板栗,山楂,松子都弄回来不少。

柴火也打了很多,堆满了柴房,冬天不愁柴火不够烧。

家里的活忙的差不多了,何氏才腾出手来洗洗晒晒,把家里的被子都一一拆洗晾晒,等到晒洗冬衣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没有给闺女准备冬天的衣服。

封佑春一听,顿时高兴到:“正好,我打算把那几只山鸡和野兔拿到镇上去卖掉,既然这样,不如你带着珠珠也一起去镇上逛一逛,扯点布回来,给珠珠做几套衣服和几双鞋子。”

第二日,封佑春和何氏带着封玉珠一起搭车去镇上,走的时候,封小土死活要跟着,封佑春和何氏都不答应,最后还是把他留在家里,封玉珠知道何氏和封佑春的心结,也没劝,见他可怜巴巴的样子,答应回来给他带一串冰糖葫芦。

落霞镇,这是封玉珠第三次来,第一次是原主在这里被拐,第二次是她归家经过,这第三次是她跟着爹娘一起来。

先跟着自家老爹去酒楼卖了猎物,两只野鸡三只野兔,总共卖了300多个铜板,一只野鸡60个铜板左右,野兔40个铜板左右,这个价格也很不错了。

揣着铜板,封佑春跟着娘俩在街上逛了起来,今天来赶集的人还挺多,何氏一直紧紧拉着封玉珠的手,封佑春也把她护在中间,三人这样边走边逛,最后直接进了一家布店。

店里的伙计看到进来的三个人都是农家打扮,其中那对夫妇穿着虽然没有补丁,但洗的发白的粗布衣衫,而中间的姑娘着半新的衣衫,心中对这几个客人便有了底,他挂上笑脸热情地迎了上去:“这位大哥大嫂,进来小店随便看,有什么需要的随时招呼一声。”

何氏拉着封玉珠在店里转了一圈,最后选中了一匹嫩粉色的粗布,问了价格之后扯了几尺打算用来做衣服,又扯了一点黄色的粗布用来做鞋子,随即又称了一些棉花,选了两朵珠花,到最后付账的时候,跟那小伙计讨价还价半天,还向人家要了一些碎布,付了200多个铜板,这一下就把刚刚的进账花去了一大半。

何氏表面淡定,实际上心中早就滴血了,她一向都是把一文钱当做两半来花的人,这一下子花出去了这么多,不心疼才怪。

出了布店,何氏就不想再逛了,再逛下去,她就要吐血了。

但是看着她男人和闺女还在继续往前走,也不好喊他们回去,于是咬咬牙跟上去。

封玉珠一路向菜市场走去,最后停在一个卖肉的摊子面前,何氏一见,心中一紧,以为闺女想吃肉,正想一狠心买一点,却听闺女问道:“大叔,这骨头怎么卖的呀?”

那卖肉的汉子满脸笑容的回到:“四文钱一根,这骨头拿回去熬汤,滋味可好了。”

封玉珠一听也不贵,便要了三根,她自己掏了钱付账。

“珠珠,你哪来的钱呐?”回去的路上,何氏见她买骨头的时候自己付钱,忍不住问道。

封玉珠见自家老爹也一脸好奇的看着她,便笑着说道:“是上次去老宅吃饭的时候,奶奶硬塞给我的五十文钱。”

何氏一脸惊讶:“你奶这次出手还真大方啊,行,做的不错。”

封佑春也一脸笑意的对何氏说道:“她奶是真的疼珠珠。”

“爹,娘,等等我,等等我。”

三人说说笑笑的往回走,对于身后的喊声谁都没在意。

突然一个人影冲过来撞在何氏身上,把何氏撞得一懵,回过神来,正准备一把把他推开,却听他大声喊道:“娘,你咋不等等我呀?”

封玉珠低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面黄肌瘦的小男孩,紧紧抱着何氏的大腿,脸色惊慌,眼带祈求的望着他们,顿时一愣。

“求求你们,救救我,有拐子要拐我。”

封玉珠听他这样说,随即抬头,见到前方不远处一个胖胖的妇人正双眼警惕地望着他们,见她望过去,顿时装作东张西望的样子,封玉珠作势正要走过去,就见那妇人立马钻进人群里,不见踪影。

何氏和封佑春一听到他这样说,顿时想起了什么,封佑春随即蹲下身,紧紧的把他抱了起来,两人拉着封玉珠,快步走出人群,一直走到城门口,才敢停下来。

怀里的孩子直到现在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封佑春温声安慰道:“没事了,现在已经安全了,没事了,没事了。”一边安慰一边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身体。

直到那小孩子镇定下来,何氏才关切的问道:“你是哪家的孩子啊,怎么你爹娘不在身边呢?”

那小男孩抿着小嘴,抬头看了一眼何氏,小声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那你家在哪里你知道不?”何氏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

“那你是哪里人?”何氏不死心的问道。

“不知道。”

…………..

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他都说不知道,何氏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最后又不抱希望的问道:“那你知道你几岁了吗?”

“四岁。”他紧紧地抱着封佑春的脖子,生怕一松手就被扔掉了。

“四岁?”何氏一脸的惊讶,他们家的小四今年也是四岁,但比他还高,还胖,这小孩子瘦的就只剩下皮包骨了。

刚刚一时情急,没想那么多,才抱着他离开,想着找到他的家人把他送回去就行了,但是现在怎么办,这么小的孩子,除了记得自己的年纪,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何氏顿时纠结无比,想来想去最后决定把他送到官府,让官府帮忙把他送回去,谁知道,才一开口,小孩子就吓得疯狂地摇头,说什么都不肯去官府。

封玉珠怕把人吓坏了,也怕他那细细的脖子再疯狂的摆动会断掉,忙安抚地说道:“不要怕,你不想去我们不会送你去的。”

一时间,三个人都犯了难,封玉珠看了一眼爹娘,想了想,捡到了救了他也算是一种缘分,不可能再抛下不管,便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何氏和封佑春一听,顿时愣住了,慢慢地皱起了眉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