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2.寻亲认亲

一路桃花开 | 发布时间:2022-11-22 | 阅读次数:28848

说起封老二家的大姑娘封玉珠,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呐。这个事情还是发生在十一年前,那时候玉珠才四岁,有一次封老头和窦氏去镇上赶集,带着玉珠和他们的幺女小玲,这热热闹闹的逛集市...

说起封老二家的大姑娘封玉珠,这里面还有一段故事呐。

这个事情还是发生在十一年前,那时候玉珠才四岁,有一次封老头和窦氏去镇上赶集,带着玉珠和他们的幺女小玲,这热热闹闹的逛集市,备年货,哪想到发生了祸事呢。玉珠在镇上找不到了,玉珠的爹娘封老二和他媳妇何氏听说玉珠在镇上不见了,当时就疯掉了,两个人就那么跑到镇上到处找,到处喊,饭也不吃,水也不喝,不停地找,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据说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当时村子里很多人也跟着一起找,愣是没找到。

等回到村里,两夫妻就跟掉了魂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当时那何氏看到她婆婆窦氏,那眼神老可怕了,扑上去就撕打起来了,窦氏弄丢了最疼爱的大孙女,也是伤心的不得了,见何氏扑上来,也没有还手,就那么任由她打,何氏膀大腰圆,又泼辣,还是打架的一把好手,窦氏虽然也蛮横,但到底禁不住那般狠打,后来还是何氏的大姑子封翠翠,看不过去自己老娘被二嫂撕打,扑上去跟何氏打了起来,二人边打边骂,打的可狠了,封家大房的媳妇和三房的媳妇都不敢去拉架,封家老四那时还没成亲,大老爷们也不好去拉架。

封翠翠早已成家,人虽精明但打不了架,加上何氏是拼了命的打架,战局一边倒,老二媳妇一个人打了窦氏娘俩,见封翠翠也挨了打,封翠翠的丈夫邓大牛赶紧去拉架,却被等在一边的封老二拦住了,两人争执不下,也打了起来,当时这件事,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看到了,何氏的蛮横泼辣和封老二的狠劲,震慑了不少人,后来村子里的人都称她为滚刀肉,不敢惹。

封翠翠也因为这件事情跟封家二房结了仇,再也不往来。

封家两老因为弄丢了孙女,对二房产生愧疚,这么多年来便处处忍让二房,让何氏越发的嚣张跋扈,后来,封小宝成了亲,封小玲也嫁了人,封家便分了家,老两口将老宅分给了四房,让四房养老,两老手里握着一亩水田,大房和三房四房都只得了二亩水田和三亩旱田,二房却得了三亩水田和三亩旱田,搬到了村子尾,落霞山脚下去了。

站在院门前,听着这些是是非非,封玉珠心中滋味难言,既为爹娘难过心酸,又对爷爷奶奶产生愧疚,当年要不是原主调皮贪玩不听话,撒泼打滚非要跟着爷爷奶奶去赶集,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十一年前,当她在雪地上醒来,目力所及,一片雪白,浑身发着高烧,脑袋浑浑噩噩,她拖着身体努力向前爬行,咬牙坚持,终于在昏迷之前被路过的马车所救,最后身陷异国他乡,一别十一年,如今,她终于回来了。

当封佑春和何氏,被人告知他们丢失十一年的大女儿封玉珠回来的时候,那种狂喜不可置信的心情不论过了多少年月,依然清晰地印在心头。

两人丢下锄头一路向家中狂奔,即使鬓边的发髻被狂奔带起的疾风吹散,也阻止不了此刻急切的心情,岁月不知尽头,女儿的失踪一直如鲠在喉,回家的路,如今是这般漫长,夫妻俩感觉自己是从银河的这头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了那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般遥远的时光,才终于站在落霞山下,院子外头。

村民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院子,等待着封老二和他媳妇何氏与他们久别的大女儿重逢,当夫妻俩冲过来的时候,有眼尖的村民顿时激动地喊了起来:“回来了,回来了,封老二回来了。”

这一喊,村民们齐齐转头,见这夫妻俩发髻散乱,衣衫不整地站在那里,但没有一个人出声嘲笑,反而自动地让开一条道来。

封玉珠静静地站在人群的这头,一双眸子微微笑望着人群那头的一对夫妻。夫妻俩发髻散乱,衣衫不整地站在那里,已是中年妇女的娘亲,依然膀大腰圆,岁月的风霜已爬满脸庞,她望着她,早已泪流满面,而身边的中年汉子,依然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绯红的眼眶,不知是被风吹得见过泪,还是喜极而泣过。

何氏乍一见到院子外婷婷站着的一青衣少年,那匀称的身姿,那俊秀的容颜,以及微微含着笑意的眼,忍不住泪流满面。她伸手捂住脸庞,双肩不停的抖动,从指缝间不时地露出呜呜咽咽的细碎的哭声,她多么怕这是一场梦,多少次午夜梦回,梦中都会出现这样一幕场景,她在梦中放声大哭,一直哭到醒来,才发现是一场梦,之后被无尽的心痛和思念折磨得喘不过气来。

封佑春听着媳妇的哭声,双眼又开始溢出泪水,他睁大双眼,紧紧地望着院子中那俊秀的容颜,他不敢出声,生怕打碎这美好的梦境。妻子深夜的梦魇和哭泣,也无时无刻不在撕扯着他的心,他想怒骂老天,他想高声的呐喊,宣泄心中的痛苦,可是他不能,他不能表露自己的痛苦,他怕又一次撕开媳妇心中血淋淋的伤口,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心中的伤痛掩埋。

“爹,娘,我回来了。”封玉珠扬起笑容,对着人群之外的那对脆弱的夫妻轻声说道。

封佑春和何氏看着少年一步一步地朝着他们走来,一步一步地走在他们的心上,随着他走过的地方,一路春暖花开。

待走近前来,封玉珠张开双臂,拥紧这一世的父母,听着他们的放声大哭,内心一片安宁。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纷纷红了眼眶,悄悄地挪起步子,退出了这片天地。

良久,待夫妻俩平静下来,何氏拉过衣袖擦干眼泪,和封佑春对视一眼,破涕而笑。夫妻俩紧紧地拉着封玉珠的手,封玉珠还能感受到他们手心中的微微颤抖。

抬眼望去,发现人群不知何时早已散去,封玉珠顿觉心中一暖,微微一笑,这些可爱的村民们啊。

夫妻俩一人一手拉着封玉珠进到院子里,坐在院子中大枣树下的石凳上,一抬眼,便看到夫妻俩一脸高兴和慈爱地看着她,就这样静静地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封玉珠随意地打量着这个院子,这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农家小院,黄土砌成的低矮的围墙,围墙边种满了黄色的开的灿烂的菊花,院子里的晾衣绳上挂满了洗的发白,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衫,两扇木门大大的打开,整个小院分为前院和后院,在前院三三两两的溜达着一些家鸡,后院养着一头大肥猪,猪舍,鸡舍,茅厕,菜园子分布在后院的各个角落。

整个房子呈一个宝盖头的形状,中间是一间主屋,左边是两个房间,右边紧挨着主屋的则是灶房,灶房旁边是一个小杂物房,杂物房旁边搭了一个棚子,放着高高的柴火。

“爹,娘,我们回来了。”院子外面传来一阵喊声,随即几个孩子扛着农具纷纷走进来,一看到院子里的封玉珠,顿时像炮弹似地弹了过来。

“大姐”四个人齐齐喊道。

“大姐怎么是个男的呀?”其中一个8岁左右,长得憨头憨脑的小子,傻傻的挠着头,指着封玉珠不解的问道。

“大姐就是男的呀。”最小的才4岁的小不点一脸的理所当然的说道。

“小三,小四,胡说些什么呢,大姐当然是女孩子啦,跟咱娘一样,都是女的。”10岁的封二林一副得意的样子对弟弟们解释道。

“大姐,你别听他们胡说。”13岁的封大山,性格稳重,13岁,在封玉珠的眼里还是一个小男孩,剩下的几个都还是小屁孩。

“珠珠,这几个都是你的亲弟弟,大山,二林,三富,小土,大山13岁了,二林10岁,三富8岁,小土4岁。”封佑春指着几个儿子对封玉珠说道。

听到几个小屁孩的名字,封玉珠顿时无话可说了,这起名字也真够懒的,难道封家都是这样随便起名字的吗?

“你们大姐回来了,以后要好好照顾你们大姐,知道吗?”封佑春面色严肃的对几个儿子说道。

“爹爹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大姐的。”封大山拍着胸脯保证到。

“恩,你们大姐……”说到这里,何氏顿时说不下去了,话锋一转道:“反正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大姐,就算以后娶媳妇了,也要对大姐好。”

“娘,我先去把农具放下。”一听到娶媳妇三个字,封大山顿时不淡定了,甩下一句话,害羞的跑掉了。

那害羞的小模样,惹得院子里的人都大声笑了起来,这一笑,众人间顿时没有了生疏和隔阂。

“老二,真的是珠珠回来了吗?”一个老太太像风一样的刮了进来,那满脸的焦急和喜悦,让脸上的沧桑都无法将其掩盖。

望着比记忆中要年老很多的窦氏,封玉珠站起身喊了一声:“奶奶”

“珠珠,真的是珠珠。”窦氏望着眼前俊秀的孙女,顿时老泪纵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心上轰然倒塌,心中顿时感受到一股久违的轻松。她伸出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抱住封玉珠。

“爷爷”封玉珠在窦氏怀里对着后进来的封老头喊了一声。

封老头双眼通红,看到失而复得的孙女乖巧的喊他爷爷,没有半分怨恨,心中也如释重负。

“爹,娘,大哥,大嫂,三弟,三弟妹,四弟,四弟妹,你们也过来啦?”封佑春看到院子里的人都是一副刚从田里回来的模样,估计是听到消息,连水都没喝一口就赶过来了,立即喊着封大山和封二林去给几个长辈倒水喝。

“二弟,二弟妹,恭喜了,珠珠回来了,真是一件大喜事。”封家老大一脸笑容的拍着老二的肩膀,心中的喜悦也是无法形容,他为老二两口子感到高兴。

“是啊,二哥,二嫂,这以后啊,会越来越好的。”老三和老四都是一脸笑容,这么多年以来,自从封玉珠被拐,兄弟几个还是第一次这么无所顾忌的聊天。

何氏带着三富把堂屋里面的几个条凳,和吃饭的桌子搬出来放在院子里,众人便坐了下来聊天。

“二弟妹,这一下子你是真的圆满了。有儿有女,一个个都孝顺能干,这以后啊,可有享不尽的福了。”封家大房的媳妇方氏是既高兴又羡慕,自己只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如慧16岁,小女儿如花13岁,都是能干孝顺的姑娘,但是再怎么能干,也比不了儿子。好在丈夫封树根对自己颇为不错,就算是婆婆窦氏三天两头的刁难自己,为了这个家,她也忍下来了。

“如慧和如花也很不错,以后找个好婆家嫁了,大嫂你也要享福了,哪像我啊,四个小子,个个都要吃饭娶媳妇,这家底也就这个样,以后有的愁呐。”何氏虽是说着丧气话,但脸上的笑容灿烂的都要晃花了眼了。

封如慧和封如花坐在方氏旁边,听到二伯母说起婆家的话,顿时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方氏见自己的两个女儿害羞的不得了,顿时转头向封玉珠介绍起如慧和如花。

如慧已经16岁了,比封玉珠还大一岁,如今已经定亲了,姐妹两个由于长期帮着父母下地干活,皮肤没有封玉珠那么白皙细腻,反而透出淡淡的小麦色,健康又有活力。两个都继承了方氏的精明能干,落落大方,和封玉珠倒也能说上几句话。

“大嫂,二嫂,你们都行行好吧,不要再拿女儿来馋我了,大嫂有如慧和如花两朵姐妹花,二嫂有玉珠,三嫂有珍知,我啊就只有两个臭小子天天烦我。”五房媳妇伍氏嘴上说着羡慕,那语气却妥妥地带着炫耀。

四房媳妇李氏面带微笑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们说笑,时不时的看一眼自己的一双儿女,她本就是温柔的性子,也不会去争什么,她这一生儿女双全,夫妻和睦,已经是少有的福气了。

窦氏难得的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儿媳妇们发脾气,只是拉着封玉珠,笑的一脸满足。

院子里的欢声笑语,传出了老远,村子里的人羡慕的有之,妒忌的有之,不屑的亦有之,不论别人怎么想,这一刻,封玉珠是真的感受到了大家的高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