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1.万里之行

一路桃花开 | 发布时间:2022-11-22 19:05:38 | 阅读次数:10058

长风萧萧,带着江河特有的湿潮气息拍击在脸上,一路行来,踏过山山水水,路过此地城城池池,眼瞅着前路漫漫即将,心也跟随萧索出来。大船一路顺水漂游,两岸繁华热闹数之诉不完,名不虚传为繁茂之国。滔滔江水流之诉不完,心头的思念之情也源源不绝,封玉珠独身而立船头,极目远眺,滔滔江水流之不尽,心头的思念之情也源源不绝,封玉珠独身立于船头,极目远眺,两岸江河尽去,枫色缭绕。。...

长风萧萧,带着江河独有的潮湿气息拍打在脸上,一路行来,踏过山山水水,路过城城池池,眼看前路在即,心也跟着萧索起来。大船一路顺水漂流,两岸繁华数之不尽,不愧为繁盛之国。

滔滔江水流之不尽,心头的思念之情也源源不绝,封玉珠独身立于船头,极目远眺,两岸江河尽去,枫色缭绕。

“封兄弟,原来你在这里啊。”一道粗狂的男声响起,顿时打断了她的沉思,一转身便见到一个魁梧的大汉朝自己走来。

“陈兄。”见到来人,封玉珠面带微笑地打了一声招呼。

“封兄弟,你我二人虽是萍水相逢,但救命之恩大哥莫敢言忘,离别在即,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若有机会,他日到了西都,一定要到兄弟这里来做客,让兄弟来尽一尽地主之谊。”

说到这里,他解下腰间的一块令牌,递给封玉珠,说道,”另外这枚令牌封兄一定要收下,若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拿着这枚令牌到镖局来找我,兄弟绝对义不容辞。”

封玉珠接过令牌,看到令牌上的远方镖局几个大字,随即点点头,道:“多谢陈兄,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去叨扰。”

“时间也不早了,封兄弟先去把行李收拾一下,等过了这个山头,祁县便到了。”陈成见群山将过,心中虽有无限感慨,也只能化作默默祝福。

“也好,那小弟就先行一步了。”封玉珠告别了陈成,回到房间里,收拾了一个包裹,便静等大船靠岸。

祁县的码头大船小船排排停靠,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封玉珠向站在甲板上望过来的陈成挥手告别之后,便潇洒地转身下了船。

有面带笑容的车夫赶紧跑过来,围着封玉珠推荐自己的马车,封玉珠抬头看了看天色,落日已垂挂天际,黑夜将要到来,要先找一个落脚地再说,于是便点头让车夫将她送到祁县一间便宜的客栈。

直到洗去满身的风尘,舒舒服服地躺在客栈的床上将醒未醒之时,封玉珠才感觉到内心的安宁。从盛国到齐国,一路行来,走走停停,她从春暖花开,一直走到秋意满园,才终于到达祁县。这万里迢迢,虽风景无限,但也疲累。

翌日,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耀在房间的地板上时,封玉珠才慢慢地睁开双眼。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她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在船上了。

用过早饭,封玉珠便出了门,随意的在街上闲逛了起来。齐国的强盛,她早已耳闻,如今,走在祁县的街道上,青石板铺就的大路四通八达,商铺酒楼林立,百姓安居乐业,一派繁盛的景象。

她不禁想起了盛国,她生活了十几年,守护了十几年的地方,亦是强国之一,她生活的这个大陆,大国小国无数,地域之宽广,天地之辽阔,谁也说不清。

她随意地走走逛逛,遇到感兴趣的便停下来看一看,虽着粗布衣衫,但举止得体,倒也没有遭到摊贩们的恶言驱赶。

她这样边走边逛,一直到天色将暗,才收了兴致回到客栈。一连几天,封玉珠一直就这样在祁县闲逛。

“滚滚滚,马上滚出去,我们这里又不是善堂,没钱就不要过来抓药,要是耽误了刘大夫的功夫,到时候你赔都赔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在热闹的街道上响起。

路过的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看起了热闹,人群渐渐地围拢了上来,封玉珠站在人群之外,她抬头望去,便见前方名为金来医馆的门前,一位农家汉子正与一个药童打扮的青年男子拉拉扯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药童却十分的不耐烦,大声地呵斥。那位汉子不停地哀求,淳朴的脸庞布满沧桑,但是不论他如何哀求,药童都不为所动。

路人们都停在医馆的门口,对眼前的事情指指点点,这些人中,富贵者有之,平民百姓有之,但无一人伸出援手。

“唉,他在这里怎么求都没有用的,这金来医馆向来贵死人不偿命,哪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来的地方,也只有那些富贵人家才会来这里看病。”一位路人摇头叹息道。

“这金来医馆虽然贵是贵,但人家这里的大夫都是有真本事的,要不然富贵人家怎么会来这里看病呢。”也有人替金来医馆说着好话。

“他可以去平安医馆啊,平安医馆的口碑也不错的,而且药钱也不贵。”立即有人热心的建议道。

“平安医馆是不错,但也只是治一些小病小痛,但是我刚刚听到他说要开的是补药,这个补药平安医馆是又不擅长。”

农家汉子百般地哀求,见药童越来越不耐烦,人群也越聚越多,脸上慢慢爬满绝望的神情,就在他即将放弃离开的时候,一个小厮打扮的人拨开人群,走到他的面前,说道:“这位兄弟的药钱,我们公子帮他付了,劳烦小哥儿进去抓药吧。“

药童惊讶地看向来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待看到对面茶楼二楼窗口处露出的那张俊脸时,顿时脸色一变,但很快恢复镇定,对着那农家汉子点点头,道:“跟我进来抓药吧。“

封玉珠也顺着那小厮所指的方向看去,却看到一张俊秀的脸,正微微笑着,她双眉微挑,随即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

随着小厮随手一指,待看到茶楼上的人时,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哇靠,竟然是方公子。“这人看到了茶楼上的人,顿时兴奋地拽住身边的人不停地说道:”竟然是方公子,竟然是方公子。”

“方公子是谁?”那人一脸的茫然,傻傻地问道。

“啊,你竟然不知道方公子是谁,他可是咱们祁县县令的大公子,方知舟啊,方公子向来都是一个仁善的人,在咱们祁县,得到他的帮助的人可有不老少呢。”他一直在那吧啦吧啦,说得摇头晃脑,唾沫横飞,可以想见,这人一定是方大公子的铁杆粉丝。

“是方公子,啊,真的是方公子。”少女们的呼声,更是热情洋溢。

“我可听说过方公子的不少事情呢,有一次在街上,我还亲眼看见他扶起一位摔倒的老奶奶,那笑容就像现在一样,可温柔了。”少女双手捧着绯红的脸颊,痴痴地望着楼上的俊秀公子,冷不丁地背上挨了一巴掌,她扭过头,傻傻的望着眼前的妇人。

“方公子那是什么样的人,哪里是你这样的平头百姓能够肖想的,快给老娘收起你的那点不切实际的小心思。“少女心头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凉嗖嗖的,顿时小脸委屈的,两眼泪光。

竟然还是妙龄少女们的梦中情人呐,封玉珠在心中偷笑了会儿,见人群渐渐散去,便也转身离开。

天才蒙蒙亮,封玉珠便起了床,收拾了行李,在客栈打包了几块点心,向城门口走去。在城门口租了一辆惯常来往落霞镇的马车,付了车资,便快马加鞭的向落霞镇而去。一直到下晌才到达落霞镇,小小的落霞镇,虽比不上祁县那样大都城的繁华,也别有一番风味,走街串巷的吆喝声,带着浓浓的乡味飘进马车里,勾起了封玉珠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回忆。

那是在一条泥泞的小路上,一个中年妇女背上背着大大的背篓,怀里抱着一个四岁的小女孩,旁边一个中年农家汉子担着一扁担竹编制品,一手牵着一个七岁的小女孩,两个小女孩时不时的欢声笑语飘散了一路。

画面一转,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小女孩好奇的东张西望,渐渐地离开了中年妇女的身边,人潮拥挤,渐渐失去了小女孩的身影,小女孩兴奋地一个人东摸摸西看看,这时人群中响起了焦急的呼唤:“珠珠,珠珠,你在哪儿?“妇人拨开人群,焦急的四处寻找,这时玩得高兴的小女孩听到呼喊声,才慌乱起来,正待回应,却被人一把抱起,捂住嘴唇,无论她如何挣扎,来人却把她抱的死紧,呼唤声渐渐远去,小女孩眼中布满惊恐。

那双惊恐的双眼一直停留在记忆里,久久不散,甚至在午夜梦回,钻入梦里,张狂四舞。

“小哥儿,落霞镇已经到了。“车外马夫的声音打断了封玉珠的回忆。

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人潮汹涌,封玉珠随手拦了个人问了路,毫不停留的向镇门口走去。

农户们一般都把牛车寄存在镇门口,街道上不允许大量的牛车通行,如果牛车要进城,那么就要缴纳一定的进城费,大多数的牛车都是用来拉客载人来往乡村与城镇之间,所以一般不进城,需要乘坐牛车,只需要向镇门口等候的牛车询问即可。

封玉珠一说要去落霞村,便有一名赶车的老汉吆喝她上车,原来车上已经快要满员,那老汉正要赶车走人,见封玉珠说去落霞村,便立马喊住了她,待封玉珠爬上马车,坐稳之后,那老汉便向牛背上轻轻抽了一鞭,伴随着老汉带着浓浓乡音的歌声,牛车便晃悠悠的向前驶去。

一上车,封玉珠便感觉不对劲了,她抬头一看,见车上的大姑娘,小媳妇,中年妇女,老太太们一边或直白,或偷偷,或斜眼的打量着她,一边三三两两窃窃私语,半晌,终于有一个满脸布满皱纹的老太太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小哥儿,你是去落霞村做什么的呀?

“老奶奶,我是去寻亲的。“迎着众人八卦的目光,封玉珠淡定地说道。

随后,不论众人如何询问,封玉珠都不再开口说话。

牛车经过一村又一村,到达落霞村时,早已落霞漫天,灿烂的霞光笼罩着落霞村,让整个落霞村看起来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美轮美奂。

这时牛车上也只是剩下零星的几个人,眼前的美景,对于世世代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户来说,还不如多吃几块肉来的有吸引力。

下了牛车,递给赶车的老汉几个铜板,封玉珠便向村子里走去,这个时候,正是农人们走上田埂,收起农具,回家用晚饭的时候,几许炊烟袅袅升向天空,鸡鸣狗叫,呼儿唤女好不热闹。

封玉珠一走进村子,便引起了村民的注意,落霞村总共有百来户村民,都是土生土长的落霞村人,祖祖辈辈们在这里繁衍生息,因为地处偏远,极少有外来户,村民之间来往的都是一些熟面孔,乍然之间见到一个陌生的小哥来到村子里,顿时让人产生几分好奇。

封玉珠面色淡定的直接走到村口大树下几个老头老太太面前,向一位面色和蔼的老太太问道:“老奶奶,请问,封家是住在哪里呀?”

老太太一听她说封家,便拿眼细细打量着封玉珠,见她虽着粗布衣衫,但体态匀称,肤色细腻白皙,一张俊脸两道弯眉,双眼清澈有神,樱唇小巧,脸色粉嫩,一笑颊边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隐约能从脸上看到封佑春和他媳妇何氏的影子,顿时心中一紧。又见她身着男装,但刚刚问话时声音清脆婉转,当下心中便浮起了一个猜测。

封玉珠见面前的老太太不答话,不停地拿眼打量她,但眼中没有丝毫的恶意,便也没有着急催促。

良久,老太太突然激动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拉住封玉珠的手,激动地问道:“难道你是封老二的大女儿玉珠?”

旁边的老头老太太一听这话,顿时全都激动地站了起来,围着封玉珠高兴地打量起来,就连路过的村民都停下了脚步,跑来围观,一边跑,还一边喊:“封老二的大女儿玉珠回来了。”

顿时,封玉珠回来的消息,像一股狂风般瞬间刮满整个村子。

此时位于风暴中心的封玉珠,看着眼前热情激动的村民们,哭笑不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