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六章

玄诺冰峰 | 发布时间:2020-02-14 | 阅读次数:4660

烦了。  高水乐与福顺进了队列耐心的等待入城,这进溟海镇的普普通通人需交纳少量银两,溟海镇是云州境内鲜有的纳税大户,云州禹朝对这里很是注重,从往来巡逻官兵的数量就可可以看出。若修士想入城则不需如果麻烦,直接御剑飞行飞进只需,这也算禹朝对修佛人的一种尊“好家伙,人真多啊!咱们的清河镇给这一比就是一个小山村嘛。”福顺看看这排队进城的队伍,显得很是兴奋,也对,跟着高水乐进深山十多天,平时看到的除了鸟就是猴,是个人就得呆烦了。。...

  高水乐与福顺走小道绕过孤崖山,紧赶慢赶终于在午饭前来到溟海镇外围。溟海镇是连接云州大陆与北溟海的要地,说是小镇,其实是个小城,其中来往的除了出海打渔的渔民就是外出执行任务的仙家弟子了,可以说是这里是凡人与修士交往最密切的地方。

  “好家伙,人真多啊!咱们的清河镇给这一比就是一个小山村嘛。”福顺看看这排队进城的队伍,显得很是兴奋,也对,跟着高水乐进深山十多天,平时看到的除了鸟就是猴,是个人就得呆烦了。

  高水乐与福顺进了队列等待入城,这进溟海镇的普通人需要缴纳少量银两,溟海镇是云州境内少有的纳税大户,云州禹朝对这里很是重视,从来往巡逻官兵的数量就可看出。若修士想进城则不需要那么麻烦,直接御剑飞入即可,这也算是禹朝对修道人的一种尊敬。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三大仙山怕修道者一多出什么乱子,便常年派遣弟子驻守此处。

  再说古步遥这边。古步遥前脚刚出去买点心,古风后脚就御剑而走,走之前还留在桌子上一张纸条,纸条上简短地写到:调查天国,不日即回,勿挂勿寻。纸条待在桌子上,静静地等待着古步遥回来。

  一炷香的功夫,古步遥就面带笑容的回来了,手里还提着刚买的贵妃红。【ps:贵妃红即是红酥皮】

  “师兄,师兄,你猜猜我买了什么?”古步遥心急,人未进去,好听悦耳的声音就穿进屋了。

  “嘻嘻,想你也猜不到,我买了贵妃红,这东西我可好久没吃了。”

  “师兄?”

  古步遥进屋一看哪还有古风人影,只有一张纸条静静地躺在桌子上。

  “气死我了,不带我去就不带我去嘛,干嘛不辞而别。”古步遥看了纸条顿时没了胃口,将刚买的贵妃红往桌子上一扔,拿起佩剑就出了屋。

  “少爷,我看这个酒家行,人多,食物肯定不错,而且还提供客房,吃完咱再美美地睡上一觉,哈哈。”福顺指着一家叫香满楼的酒楼说道。

  “行,那就这里吧。你去点菜,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管我。”

  “好嘞!”

  这香满楼左右开两扇朱红门,左边一扇进人,右边一扇出人,高水乐与福顺刚从左门进去,古步遥就从右门出来了,左右两门只间只有几步距离。几步之遥,可能分隔开人的往世今生,人生缘分如此,天命使然。

  “小二!上白龙曜、羊皮花丝、雪婴儿,再来份仙人脔,最后来两碗婆罗门轻高面,你可快点,要饿死啦!”

  “好嘞,客官请稍等。”

  “少爷来点酒不?”

  “不了,喝酒误事,赶路要紧。”

  不一会福顺点的几样菜就上来了,这香满楼果然名副其实,菜香味美,再者,福顺点菜时注意了高水乐平日里爱吃的几样,两人吃的很是开怀。

  就在二人饭饱闲聊之时,楼外传来一声鹏鸣,这鹏鸣清脆高亮,引起了不少客人的注意,这时酒楼走进来了一个小孩,小孩两辫朝天,眼睛大而乌亮,看起来甚是机灵,没错,这孩童正是那晚帮助墨欺天的天外天弟子。天外天是个神秘的地方,实力低下的修士大多都没听说过,但知道天外天的人都明白,天外天实力深不可测,据说那里存在超越天命境的成仙之人。

  小孩一个人找了个角落坐下,叫小二随便上点东西。

  “哎?少爷,你说这个孩子看起来不到10岁,孤身一人,外边多乱啊,小孩一个人太危险了。”

  “不行,我得给他说道说道。”吃饱了的福顺开始犯撑。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外边啊?你父母呢?”福顺挺着肚子,慢悠悠地走到小孩桌旁。

  “一个人在外边不行吗?外边又没什么危险。”小孩说话声音很响,而且说出这话表现的很是自然,吃饭的人群都看向这边,小声嘀咕起来。

  “嗨!小家伙,你可知道这北溟海可是时常出没海兽水鬼什么的,专抓你这样的小孩,挖出你的心,一口一口地吃。”

  “哈哈,哈哈,海怪水鬼?就算来上十个我也不怕,估计连我的衣服边都摸不到,看见我就吓跑了,哈哈。”小孩听福顺吓唬不惧反喜,很是高兴。

  “你这人不大,口气到是不小。我就不信你能有这么大本事,小心吹牛吹上天,可没人救你。”

  “顺子,别生事,我们去楼上。”高水乐不想让福顺生出事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嘻嘻,你敢小瞧我,我这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只见小孩小手一挥,五指并拢横于胸前,口中念法决,法决念完的同时小手凭空拍出,空中出现了条条透明绿丝,绿丝在空气中舞动像是在编织衣裳,小孩向前小走一步又一转身,透明衣裳仿佛穿在了身上。

  “嘻嘻”小孩在福顺身后很近处笑了一声,福顺赶紧转头去看,可是后面什么都没有。

  “嘻嘻”又是一阵笑声出现在福顺身侧,福顺赶紧侧脸,小孩一双大眼睛带着笑意与福顺平视,吓得福顺哇哇大叫。原来这孩子竟然凭空浮起,移动之间犹如御空而行,快不见影。

  众所周知修道者想要飞行大多要借助法宝剑器之物,御器升空,而像这孩子一般双脚踩空,随意而动,则是步入极高境界的修道者驾驭天地灵力方可如此。对于北溟海来说,也就只有三大仙山上的长老人物才可做到,香满楼的客人见这孩子也可以御空而行,顿时大吃一惊。

  小孩见观者面目吃惊甚是得意,心想自己虽然没有达到借助天地灵力的地步,但使用这特殊术法‘天灵地衣’也可御空行走,自己可要戏弄一番这个瞧不起自己的家伙。就在这时,又有一人进入酒楼,此人身高八尺,一身黑袍裹身,可以看出其身材颇瘦,黑色衣帽将整个脸全部遮住,看不出表情。黑色的小孩一见,认出来人,心中害怕,赶紧落到地上,收起笑脸,小步向那人走去。

  “魔君。”小孩低头小声向那人说道。

  “哈哈,我说呢,大帝怎么可能只让我出来,原来也把你师父画夫子派了出来,大帝终究不信任我啊!”浑浊苍老的嗓音伴着阴阳怪气的声调从黑袍老者口中传出,老者朝着小孩的位置走去,每一步都有一种厚重的感觉,显然功力极其深厚,他坐在小孩的位置上,伸出手拿起茶杯,轻抿一口茶水。他拿茶杯的手枯瘦如柴,没有一丝血色,如同秋天落地的树叶,毫无生机,甚是骇人。

  高水乐见此时气氛压抑,不想停留,准备与福顺上楼休息,可还没走上几步,只觉得左耳处灼热异常,他伸手去碰,原来是他的耳坠在发热,耳坠发出耀眼的白光,高水乐捂住耳朵可还是忍不住喊出声来。就在高水乐为耳坠发光之事迷惑时正好外面又进来了一群人,带头的是一个体型宽大,个头矮小的老者,在他身后是一队身穿墨绿色道袍的年轻弟子,这老者一进门就发现了高水乐的不同,一双鹰眼盯着高水乐。

  “双生坠!难道和当年的万古屠渊有关?”矮胖老者看到高水乐带的耳坠心中大惊。不过此时比他还惊讶是之前来的枯手老魔。“双生坠,双生坠,莫非......”

  片刻间,高水乐的左耳好转,耳坠也不在发光,自己虽心中疑惑不过这耳坠本身就隐秘极深,不便多想,大步向楼上走去。

  “小兄弟且慢!”枯手老魔与矮胖老者几乎同时喊出,顿觉尴尬,两人对视,发现是故人。

  “枯手老魔,你不是退出宇林转投天外天了吗?怎么有空来我这北溟?”矮胖老者说道。

  “哈哈,甄道友,你是不知这穿云雪山的鬼天气,就是现在,你吐一口吐沫不落地就能变成冰块,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当然向往好的去处,这不就来北溟海休息几日,怎么不欢迎?”

  “欢迎,当然欢迎。”甄道羽知道这枯手老魔性情狡诈,诡计多端,在这里见到他定无好事,但他功力确实高深莫测,且天外天并非恶派,不好与他翻脸。

  “不知两位前辈找我为何?”高水乐听这二人叫他,便下楼去,他嘴里虽说是两位前辈,但他其实是对这甄道羽而说。甄道羽面目正派,看其打扮也是这北溟三大仙山之人,比起一旁的枯手老魔,自然会更与他亲近一些。

  “小子,你的耳......”枯手老魔还没完就被甄道羽打断,枯手顿时来气。

  “不知小友要到何处去?”甄道羽声音和蔼的说道。

  “回前辈,我正准备去往古莱仙山,拜师学艺。”

  “古莱的女弟子可是出了名的漂亮,哈哈,老弟,看你年龄不大,还未成亲吧!你这招好,拜师学艺,哈哈,我倒是没想到。”不知何时从甄道羽的身后弟子中走出一人,此人五官端正,与甄道羽有些许相似,眉目俊秀,身体修长,可谓一表人才,但说出这话,让人怎么都觉得有些不适。

  “诗白,不得胡言,退下。”

  “哦。”甄诗白在方丈仙山成天看那群人读经修道早就烦腻,这一出来便有些管不住自己,父亲的一声斥责才让他明白话语不妥。

  “犬子无教,莫要见怪,既然小友前来拜师,可是想好?这里距方丈最近,不如小友先随老道去方丈一观,若是方丈仙山不合小友心意,那老道再送你去那古莱也不迟,小友看这样可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