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五章

玄诺冰峰 | 发布时间:2020-02-14 23:30:26 | 阅读次数:9196

“连你这小东西都要赶我们走?喂,喂,你要不然这么有灵性就该去一劝你那个主人,收我家少爷为徒。”福顺早已跪得不不耐烦了,现在的看见了这果子狸气就不打一处来,忽然,他灵机一动,从包袱里掏出一个从山下果林里摘的果子,还特意挑了一个最鲜艳的递过来这果子狸。转眼间夕阳已出,一个下午过去了,高水乐和福顺还是静静地跪在那里,方客期间出来了一次,劝他们回去,高水乐不听,方客便摇摇头又进屋去,不一会那只果子狸出来,扔给他俩几块干饼,小爪子还不停的摆弄,指指这干饼,又指指山下,意思不言而喻。。...

  光阴总是在指间不经意地溜走,你永远都抓不住它,人们为了不受它的伤害,便骗自己不去想它,好像这样就可以忘记时间的流逝,其实不管你想还是不想,它就在那里,不停不止。

  转眼间夕阳已出,一个下午过去了,高水乐和福顺还是静静地跪在那里,方客期间出来了一次,劝他们回去,高水乐不听,方客便摇摇头又进屋去,不一会那只果子狸出来,扔给他俩几块干饼,小爪子还不停的摆弄,指指这干饼,又指指山下,意思不言而喻。

  “连你这小东西都要赶我们走?喂,喂,你要是这么有灵性就该去劝劝你那个主人,收我家少爷为徒。”福顺早就跪得不耐烦了,现在看见这果子狸气就不打一处来,突然,他灵机一动,从包袱里拿出一个从山下果林里摘的果子,还专门挑了一个最鲜亮的递给这果子狸。

  “跟着你主人成天吃这不知放了多少天的干饼吧,看把你瘦的,来来来,吃这果子,可甜了。”

  果子狸白了福顺一眼,转头就回草屋去了。

  福顺心想这果子狸贪吃,定是回屋去求剑留仙收徒来换这果子。

  不一会,他就看见果子狸的屁股从屋里出来,一步一步倒退着走,看见它的小脑袋时,发现它嘴里叼着一个大布袋,它走到福顺面前用力一甩,布袋解开,里面的东西散在福顺面前,原来是一大包鲜红的果子,然后果子狸自顾自的用小爪子拿了一个,一边啃一边回屋了,进屋时还不忘看福顺一眼,那意思就是都给你了,慢慢吃。

  福顺这个气啊,不过还没来得及发火,自己的肚子又咕咕的叫起来,看看自己手里自认为鲜亮的果子,又给果子狸拿出来的一比,顿时馁了下来,把手里的一扔,拿起果子狸给的大口啃了起来。自己啃着啃着忽然想到了高家,想到了厨房小翠,心里顿觉苦涩不堪,但又转头看看少爷,心中又平静了下来。拿起两个大个的果子,走到高水乐身边。

  “少爷吃点东西吧,可别把身子饿坏了,不然还怎么拜师学艺。”

  高水乐低着头,拿过福顺手里的果子,大口啃起来,高水乐吃得很快,像是在赌气一般,越咬越用力,咬到最后竟然泪水也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高水乐哭了,没有声音的哭了。

  福顺见少爷这样,心有不忍,但又知道少爷脾气,不拜成师怕真要跪死在这里了,心中着急,但又知道跑过去骂剑留仙也没用,脑子里顿时没了主意。

  “哎!有了。”忽然,福顺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了计策。

  福顺一个人跑到乱石边,一屁股坐在一个大石头上,仰头看天,做出沉思状。

  高水乐泪水渐渐干掉,心也冷静下来,发现突然没了福顺的动静,便转头去找,见福顺一人在远处看着斜阳,眼神中充满了文人了忧郁,心中不禁奇怪,这福顺从小就跟着自己,最不喜的就是舞文弄墨,满腹忧愁的诗人骚客了,这会怎么自己学起高雅来了?

  “喂,顺子,干什么呢?”

  “少爷,你看那天边落日旁的白云像不像美丽的步遥小姐?”

  “......”

  “少爷,我这才跟她分开有半日时光,心中就充满了思念,不知这步遥小姐可已回到古莱仙山?若是能再见她一面,我福顺这条小命此生无憾啊!”

  “......”

  “少爷,我是不是得相思病了?要不你带我去见她吧!正好你也别拜这剑留仙了,咱们改投古莱仙山,再说古莱仙山上的风景想想就会比这乱石头地好!”

  高水乐听福顺一说,知道他是劝自己,心中好是感动,不过他提起古步遥,顿时自己也起了思念之情,心想可能古莱仙山更适合自己吧,自己与剑留仙怕是无缘,与其在这里赌气,不如现在就赶去古莱,古莱离这里虽不算太远,但也不是自己这样的凡人可以随便走到的,没有一个多月的脚步是到不了的,再说还有仙道大会举行,现在赶去正好,想到这里,顿时又来了精神。

  “顺子,拉我起来。”高水乐跪的时间太长,两腿早就没了知觉。

  “哎!好,少爷我这就拉你起来!”福顺跳下石头就跑了过去。

  孤崖下果林

  “福顺,你可知这去古莱仙山的路?”

  “不知,不过古莱仙山在北溟海,咱现在就在云州的北部边境了,绕过这孤崖山差不多就到北溟海了,到时候找个船家带咱们过去不就行了。”

  “恩,不过今晚就只好在这果林里休息了。”

  二人因为这一天的奔波疲惫不堪,很快依着一棵粗大的果树沉沉睡去。

  睡梦中,高水乐又梦到了那个手拿流文剑,长得与自己一样的奇怪男子。不过现在的高水乐好像对一些事情变得见怪不怪了,刚开始看到他觉得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就静下神来。

  “喂,你是谁啊?怎么给我长得一样?”

  “我?我就是你啊。”

  “开什么玩笑。”高水乐本想他若是说他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或哥哥,自己也许还能接受,但没想到对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不禁心中一阵恶寒。

  “哎,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人,但我知道我和你有关系,有一种奇怪的联系。”

  “废话,傻子也看得出你和我有关系。”高水乐对他的回答表示很无语。

  “对了,我告诉你,你可一定要成仙,成了仙,说不定我们就都明白了。”

  “成仙?是啊,我现在是想成仙了,可是我一介庸才,都没有一个师父愿意收留我,还成个屁仙。”

  “这样啊,那好,你戴上这个耳坠,去那穿云雪山,到时我自有办法让你拜入天外天。”说完这话,高水乐才发现原来对面这人并不是与自己完全相同,起码,他的右耳带着一只淡黄色的耳坠,不过这耳坠很是普通,难怪高水乐没看出来。

  “别别别,天外天是什么我没听说过,但穿云雪山我知道,离这有十万八千里呢,就我这样走去,走到我死都不一定能到。”高水乐没接他给的耳坠,很无奈的看着他。

  “不管怎么样,你先拿着,记住戴在左耳上,其他的,我再想想办法。”

  “算了,不拿白不拿。”高水乐小声嘀咕道,“对了,我怎么找到你啊?”

  “你想见我,我自然会来,好了我走了。”说完,对面的‘高水乐’化作星光渐渐消散。

  “真是奇怪。”又是一阵困意涌上高水乐的脑子,很快又沉沉睡去。

  “少爷,少爷,都巳时了,快起来赶路吧!”

  “嗯?这么晚了,快快,准备走,要是午饭前走不到北溟海那边的溟海镇,怕是又要啃干饼了。”说罢,高水乐就起身准备走。

  “咦,少爷,不对劲啊?”福顺盯着高水乐的脸看来看去。

  “我怎么了?少爷我长得俊美你又不是现在才知道。”

  “少爷,你什么时候戴上耳坠了?之前我没见你戴过啊。”

  高水乐一听,马上摸向自己左耳,果然有一个耳坠戴在那里,突然,高水乐想到昨晚之事,心中繁杂,穿云雪山是一定不能去的,不管他了,先把耳坠拿下来再说,奇怪昨晚我好想没戴吧。

  高水乐伸手想把耳坠取下,可怎么也下不来,用力之下,拽的耳朵生疼,为了不让福顺看出什么异样,马上放弃了拽下耳坠的想法。

  “那个,昨晚睡觉前我想起娘亲了,就拿出她给我的耳坠把玩,以后就戴着它吧。”

  “哦。”福顺并不感到奇怪,夫人在家最是疼爱少爷了,自然会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少爷。福顺拿起包袱和高水乐一同向北走去。

  话说当日古步遥、古风与高水乐一别之后就先到了溟海镇找了家客栈休息。

  “师兄,你说方叔叔会收那个大少爷为徒吗?”

  “不会。”古风的话语依然简短平淡。

  “也是啊,方大侠是我们师父一辈的人物,既然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徒弟,那必然是有隐情的,又怎会为了那个大少爷破例。”古步遥话语中多少有些失落。

  “对了师兄,你不说你要调查黑衣人吗?你可有他消息?”

  “他拿的剑叫‘解天’,是万圣天国护国神器。”

  “解天?就是那个在《云州志万剑谱》中排名第二的神剑!怪不得他能施出天道剑术。”

  “不过我听说南部万圣天国好像一直与云州禹朝交好,而且天国的修士也都是潜心修行正道术法之人,并不作恶。”古步遥又说道。

  “可能以前是这样,现在变了吧。”

  “那师兄有什么打算?”

  “去万圣天国。”

  “啊!万圣天国这么远,从这要跨越整个云州啊!哦,对了,师兄有师父赐给的天池剑,御剑飞行肯定很快,可是我怎么去啊?”

  “你?回去。”

  “我不,我才不回去,我不管你必须带我去。”古步遥一听不带自己去顿时耍起了小脾气。

  古风闭上眼睛安心打坐起来,不再理会古步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