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四章

玄诺冰峰 | 发布时间:2020-02-14 23:30:26 | 阅读次数:26413

的非常大的古莱仙山在这一刹都难免少了巍峨。  高水乐望着古姑娘不由得一呆,心中暗思:好美啊了仙子,我与她相知相识有几日了,直到上了山无论寻到剑留仙与否怕都要与她分离后,我只明白她姓古,却不知道她的名字,若相知相识一场都不能够在心中记下来她的名字,岂非只可惜。四人走出果林,沿一小道上山,山路两旁乱石颇多,可在石缝之中却长有不少四色小花,这小花激起了古姑娘的女儿心,左右奔走,采这小花,脸颊上浮出兴奋的潮红色,远远看去如山间的一只白蝴蝶,袖口上的巨大的古莱仙山在这一瞬都不免少了巍峨。。...

  白天的孤崖毫无美感可言,没有一丝月下的神秘,只不过是一个满地乱石的山峰。这世间本就没有多少梦幻经得住世人是琢磨,没有多少光鲜经得住世人的打量,世人所追求的终将归为虚无,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可悲可叹。

  四人走出果林,沿一小道上山,山路两旁乱石颇多,可在石缝之中却长有不少四色小花,这小花激起了古姑娘的女儿心,左右奔走,采这小花,脸颊上浮出兴奋的潮红色,远远看去如山间的一只白蝴蝶,袖口上的巨大的古莱仙山在这一瞬都不免少了巍峨。

  高水乐看着古姑娘不禁一呆,心中暗思:好美了仙子,我与她相识有几日了,等到上了山不论寻到剑留仙与否怕都要与她分离,我只知道她姓古,却不知她的名字,若相识一场都不能在心中记下她的名字,岂不可惜。

  想到这里,高水乐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古姑娘可是喜欢这花?”

  “恩,这花开的很漂亮。”

  “美丽的花都有自己的名字,你可知道它的名字?”

  “不知,古莱仙山没有这种花,我从没见过。”古姑娘抬起头来,看着高水乐,将这花放在鼻子旁,使劲闻,显然她也很喜欢这花的气味。

  高水乐见这一幕,又想到刚才古姑娘采花时满脸的笑容,内心泛起波澜,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激起一层淡淡的涟漪。原来喜欢可以很卑微,卑微到可以不知所喜之物的名字。

  “它叫布米,很是稀少,最初是在云州南部的万圣天国被发现,它不比牡丹,菊那般成群开放,每次发现只是稀疏的出现在路边,据说它能带给人好运气,所以在南方有不少关于它的美丽传说。”

  “你能给我讲讲关于它的故事吗?”女子爱美也爱美的故事,高水乐的话顿时勾起了她的兴趣。

  “当然可以,不过作为交换,你要先把你的名字告诉我。”高水乐面露微笑,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女子。

  “我叫......步遥。”说完古步遥顿时脸色羞红,如自己的秘密被他人知道了一般。

  “步遥,步遥,一步之遥,怕是以后总会有一步隔开你我吧。”高水乐小声说道。

  “哪里”只见古步遥将脖子上带的小饰物摘下,此物乃是由一根金丝玉绳串上七颗不同色泽的玉石组成,红、橙、黄、绿、蓝、靛、紫。

  “这就是步遥,在古代君王总会给自己喜欢的孩子戴上这精致的饰物,以表祝福。我师父发现我时,见我脖子上挂有这串玉石,便给我起名为步遥。”【ps:此步遥非中国古代妇女首饰步摇,这里只为情节发展做铺垫,不可深究。】

  “哦?原来如此。古步遥,好美了名字。”

  “快,给我讲讲关于这布米的故事。”

  “容我想想,话说当年南部万圣天国......恩,师兄怎么了?”

  “有情况。”古风平淡的声音传来,说完便一个剑步飞身上崖。

  高水乐,古步遥,福顺快步跟上。

  孤崖顶上较为平整,一眼望去,一间草屋,一个剑桩,几棵青松,在草屋旁还有花圃,不过奇怪的是花圃上只种了一支硕大的蒲公英。古风等人藏于乱石后,向草屋处望去。

  只见一个布衣中年男人,手提酒壶,身型摇晃不定,口中还叽里咕噜的念叨着。

  “你是方渊,对,你是方渊,才不是什么方客。”

  “不,我是方客,方渊已经成仙,我是方客啊!”

  “不,不,不,方渊没有成仙,没有成仙。”

  “咦,头好晕,好乱。”说罢,又是一大口酒下肚,这会此人已经站不起身,坐在地上,口中还是絮絮叨叨个不停。

  “恩,恩,酒是个好东西,让头不晕了。”接着,又喝了一口。

  “这是什么人?”高水乐有种不祥的预感,忍不住问道。

  “好像是剑留仙,我在古莱仙山见过剑留仙的画像,不过此人与画像上人物神态差别甚大。”古步遥记得画像上剑留仙站在高耸入云的山崖上,俯览天下,有君王睥睨之势,双眼炯炯有神,剑眉斜竖,手中霞光剑色彩绚丽,此图任谁一看都有深记于心。

  “他是剑留仙。”古风声音依然很平淡,不过平淡中却带有肯定。

  “嗯嗯,我也听闻剑留仙爱饮酒,他的成名绝技就是其自创的‘留仙饮酒’。”

  “不会吧!”高水乐此时千万种失落涌上心头,暗自咒骂徐疯婆子,但转念一想,自己求师学艺之事虽出行慌忙,但也给家里留了书信,现在怕全家人早已知晓,书信中自己信誓旦旦的向家里表明自己学艺的决心,倘若这般就回去了,定会被人耻笑,高水乐内心的高傲倔强又被激发,大丈夫言出必行,今天定要拜剑留仙为师。

  漫天的星辰中,总有一颗与众不同;茫茫人海中,总有一个玩世不恭,高水乐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表面开朗说笑的背后,更多的是一种倔强与孤独,因自尊之心而倔强,也因自尊之心而孤独,一个人时,总喜欢坐在书台前看天,父亲走来,便装作写字。他讨厌写字,讨厌繁杂的圣人之书,讨厌一切文人活动,只喜欢做一个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行侠仗义的大侠。也许高水乐并不是真的讨厌文人,他真正讨厌的是父亲的安排,讨厌这命运的主宰。

  突然,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物从草屋中窜出,定神细看,原来是一只果子狸,只见这只果子狸用两只小爪攀住这硕大的蒲公英,用力摇晃,这蒲公英周围顿时出现了许多蓝色光点,山间风一吹,光点散开,飘到坐在地上的剑留仙鼻子里,剑留仙一闻,顿时混沌的头脑变得清醒,剑留仙甩甩头,站起身来,将酒壶往腰间一别,走进草屋去。

  不一会,剑留仙拿着一个水壶走出来,缓缓的将水浇到这大蒲公英上,一边浇水一边自言自语。

  “几个小娃娃别藏了,出来说话吧,唉,这孤崖可是好久没来人了。”

  古风,高水乐等人从乱石后走出。

  “晚辈古风,晚辈古步遥,拜见剑留仙大侠。”古风,古步遥一齐说道。

  高水乐此时心中杂念颇多,见古风,古步遥说话,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愣在后面。福顺也站在高水乐后面,不说话。

  “去去去,不要剑留仙剑留仙的叫,那都是俗人是称呼,叫我方叔就行了,你两人是古莱弟子的吧,咦?我看后面这个小兄弟神情有异,面色难看,你们是带他来找我看病的吧!真是奇怪,我刚钻研医术就有人上门了,有意思,有意思。”

  “额......那个......不是”聪明伶俐的古步遥顿感无语。

  “小丫头嘴角有毛病是不是?”

  “......”

  “方叔误会了,我师古清真人托我与师妹前来拜访,并邀您参加三个月后大仙道大会,这是请帖。”说着古风从衣袍中取出一张写有仙道两大字的信封递给了剑留仙。

  “哦?仙道大会又要举行了,哈哈,我最喜欢热闹了,告诉你师父,要他多准备几坛玉仙浆,今年我喝不完可要带走。”

  “恩,一定。”

  “那个,方叔叔啊!这两个是来拜你为师的,他们久闻你大名,千里迢迢赶来,你可一定要收下他们啊。”古步遥故做爽快的说道。

  “拜师?哈哈,跟我学什么,学喝酒吗?去去去,小兄弟回家找个酒馆自己练就行,记住喝酒要喝出情,喝出意,那样才喝的痛快,哈哈。”

  “晚辈高水乐,是真心想拜大侠为师的,晚辈不怕吃苦,求大侠收我为徒吧!”高水乐走向前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是啊,是啊,我少爷不怕吃苦,求大侠收他为徒吧!”福顺也跟着跪下。

  “啧啧啧,有意思,有意思啊,你们这般跪着让我好生为难啊,我方客可从未收过徒弟,也不懂这为师之道,教不了,教不了。”

  “大侠,你若不收我,我就一直跪死在这里。”

  “可别来这一套,说不收就不收。对了,你两还有事吗?没事我可进屋歇着去了。”

  古步遥见高水乐一直跪着心有不忍,但有知说什么,气的来回跺脚。

  “好了师妹,我们还有要事去办,高兄弟能否拜师,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我们走吧。”古风声音依然平淡,说完向高水乐,福顺作揖拜别,向山下走去。

  古步遥只好跟上,刚走到乱石旁,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快步跑回,向高水乐说道:“你若愿意可到我古莱仙山,我定会求个长老收你为徒的,还有,你可还没给我讲这关于布米的传说呢,你可一定要到古莱仙山找我。”

  “谢姑娘好意,我......”高水乐此时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是跪在地上低着头,自己心中很乱,或者说很累,自己虽然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可剑留仙又怎会随意收徒,其实自己早该想到了,从出门留下书信的那一刻就该想到,自己又不是天资出众之人,也没有奇特机缘,自己只是个被人嘲笑一无是处的富家少爷,剑留仙大侠凭什么自己收自己为徒?现在还要古姑娘来可怜。也许别人嘲笑是对了,自己真是没用。

  古步遥跟古风离去,高水乐,福顺两人依然跪着,方客进门后就没了动静,孤崖上只有那只硕大的蒲公英在山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

  “少爷,要不咱们别跪了,我看这剑留仙也没收我们的心思,咱回家去吧,我出门前听说厨房小翠又发明了一种新的糕饼,可好吃了,还有那个......”

  “别说了,我现在就想跪着,你要愿意,就自己回去吧,顺便给我父母带句话,就说我已拜剑留仙大侠为师,过的很好,不过学艺辛苦,可能这几年都不能回去了,让他们别挂念我。”高水乐的话语中突然带有了一丝苍凉。

  “少爷,我怎么可能回去呢,我可是你的跟班啊!你在哪,我就在哪。”福顺说完这句也闭上了嘴,安静的陪高水乐跪着,生怕自家少爷再要赶自己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