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三章

玄诺冰峰 | 发布时间:2020-02-14 23:30:26 | 阅读次数:27179

古月真人天纵奇才神资,取恶兽狻猊精血,炼其妖骨,通女娲手典,创此禁术“灵风狻影”,但是此禁术颇耗灵识,并不古莱仙山通用术法。  此狻猊虽而已灵识引天地间的灵元所化,但其威势依旧令人战栗,狻猊一出便直扑黑袍青年,黑袍青年则引星辰之力抵抗,可一古风强忍灵识破体之痛施出剑法,一剑指天,剑锋弧形而下,忽然天地间灵风起,林间枝叶哗哗作响,古风衣袍鼓动,在他背后隐约化出了一只无形的狻猊。。...

  语毕,古风泥丸宫内灵识如奔腾的江水般喷涌而出,古风自知这样会使自己灵识受损却也收它不住,江水般的灵识接引天地间的灵元。

  古风强忍灵识破体之痛施出剑法,一剑指天,剑锋弧形而下,忽然天地间灵风起,林间枝叶哗哗作响,古风衣袍鼓动,在他背后隐约化出了一只无形的狻猊。

  传说狻猊乃是龙生九子之一,形如狮,其威可比真龙麒麟,当年,北溟海有恶兽伤人,三大仙山纷纷派人前去收妖,最终被古莱仙山古月真人降服。

  古月真人天纵神资,取恶兽狻猊精血,炼其妖骨,通女娲手典,创此禁术“灵风狻影”,不过此禁术颇耗灵识,并非古莱仙山通用术法。

  此狻猊虽只是灵识引天地间的灵元所化,但其威势依然令人颤栗,狻猊一出便直扑黑袍青年,黑袍青年则引星辰之力抵抗,可一剑还未施出,便被瞬间而至的狻猊一口吞下,连带着奔向远处,狻猊所过之处,树木皆断。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半柱香过去,没有一丝声音传出。

  “哇!不是吧?这就赢了,师兄好本领啊!”高水乐看着巨大的狻猊轻易就将黑袍青年吞下,不禁心想刚才黑袍青年剑势多半是虚张,什么天道剑术,不免令人发笑。

  此时古风神情凝重,这天上的星辰并未复位,天道剑术星河剑诀也绝不会简单,林间风一吹,哗哗声让人觉得很是诡异。

  天色变得如墨般漆黑浓厚,除了福顺插在地上的火把能照亮高水乐,古风等人的脸庞,还能让彼此知道自己还活在这世上,其余的一切都归于黑暗,世人对死亡的了解也无外乎进入无边的黑暗,然后在无边的黑暗中探索,直到寻到轮回的光亮。

  一炷香时间过去,众人都紧紧地盯着狻猊离去的方向,等待黑袍青年再次拿着剑出现在众人面前。

  古风感受到,狻猊的气息已经消失,自己的灵识受损严重,若黑袍青年再来,他将无力再施剑。古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意识到,古莱仙山外的世界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不自不觉,夜幕中几个移位的星辰已经回归原位,天色也不再如先前一般漆黑如墨,星河剑诀形成的域渐渐退去,天道剑术终归没有让人们见到它的神力天威。

  “以他一个三转浮生境界的修士怎么可能掌握天道剑术,而且他所施展的可引起天地星辰变幻的天道剑术在《云州志》中从未有过记载。”古姑娘清脆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众人的沉默。

  “他不属于北溟海......咳......他无恶意......受人控制。”古风的声音很是虚弱,古姑娘心中担忧,顿了好一会说道。

  “当世之下也只有云州北部北冥海存有大量修士,云州中部虽大却多为凡人,并无名门大派,况且举世而论,除众所周知的三部能引起天地共鸣的天道剑术之外,怕也没有什么能与天地相沟通的术法了,这事有蹊跷,一定要先禀报师门。”

  “不必了,待我好些,查清再回去便是。”

  “师兄!你可别......”

  “我认的他所用之剑......错不了。”

  “哼!”古姑娘听到这话气的直跺脚,但她明白她改变不了师兄的想法,大师兄总是喜欢一个人把事情解决。

  小时候,自己与大师兄一同进山中玩,忽然冒出了一只妖虎,抓伤了自己的左手,自己哇哇大哭要跑回去找师父,而大师兄出手点了自己的百会穴让自己昏睡过去,等醒来,发现大师兄在烤着兔肉,一旁还有一只被五花大绑的虎妖,原来师兄已经收服了虎妖并调查清楚为何安静的山林会出现妖兽。蒸云仙山不仁义,对妖兽赶尽杀绝,妖兽无处可去,便来来到了古莱。

  师兄喜欢独来独往,不喜欢多说话,门下其他弟子因为大师兄的孤傲而害怕他,只有自己懂得大师兄也只有自己陪着大师兄,虽然,自己依然无法理解师兄为什么这般格格不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是让人感觉有一种莫名的惬意,黑暗终究会消失,光明一定会再次君临这片大地。

  “笨蛋!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要经过初梦三醒才能进入浮生境界。”

  “哦,哦,我明白,我明白,修道之人要经过初梦三醒才能经历九转浮生最后进入尘埃境。”福顺面对古姑娘的责骂心中多有不服,又抢先问道。

  “那古姑娘,是不是尘埃境之后就是仙人了?”

  “当然不是,听说尘埃境界后是天命境,但这世间怕没有多少正道的天命境修道者,因为在突破天命境的那一刻修士自己就会明白自己有没有希望问鼎仙境,也就是所谓的知天命,有太多的修士在经过漫漫近千年的修行后得知自己无缘仙道,那些道心坚定的前辈一般会就地坐化,圆寂归天,以求来世为仙,而那些道心不稳之辈则会心生魔念,遁入邪道,成为永世被天劫惩罚的魔头。”古姑娘缓缓说道。

  高水乐一听,心想昨晚之景,那黑袍人全身被魔气笼罩,可怕异常,不禁问古姑娘:“那个黑衣服不会就是天命境的大魔头吧?”

  “他才不是呢,大魔头要比他可怕的多,上千年的修为可以随意捏死你我。”

  “难道入魔之后就如仙一样永世不灭?”

  “不,上天不会让那邪恶之人逍遥的,每三百年上天便会降下天雷,惩罚这些魔头,而且天雷一次比一次强大,所有的魔头都会死于天雷之下。”

  “哦。”高水乐小声嘀咕道:“原来魔头也没这么好做,真是可怜。”

  “昨晚声势这么大,怎么剑留仙大侠也没出现?不会剑留仙大侠不在这里吧。”福顺转头问向高水乐。

  “对啊!剑留仙大侠一定不在这里,这可怎么办啊?”

  “不会吧,我师托我与大师兄来这拜访剑留仙,并邀他参加三个月后的仙道大会,如果剑留仙不在这,那可不好办了。”

  “什么是仙道大会?”

  “仙道大会乃是我北溟海三大仙山古莱,方丈,蒸云共同举行的弟子比武大会,每年胜出的年轻弟子都会获得不同的奖励,这可是我们北冥海的盛会。”

  高水乐听到这里,心中不禁浮出一个场景,几百名年轻弟子在台上斗法,场下云山云海的修士观赛,在云层中还有几位老神仙般的人物一边饮浆,一边欣赏年轻人的盛会,好不热闹。

  高水乐本就是一个家境富足,喜好玩乐的少爷,内心充满了一股懵懂的侠气,现在听了这个消息,心中暗下决心,定要前往一观。

  “上去看看。”古风站起身来,提剑向孤崖走去。

  “喂!说走就走啊!”高水乐被人打破了幻想,心中恼怒。

  “我们也走吧,少爷。”

  “恩。”

  话说当日黑袍青年墨欺天被古风唤出来的狻猊一口吞下,带向果林深处。

  墨欺天在狻猊体内左右翻滚,加上天道剑术的反噬之力,已是受伤极重,不料又被莫名而来的刀气击中,更是气息微弱,刀气斩开无形的狻猊,墨欺天摔在地上,见对面站着的拿刀之人一头天蓝色长发,心想坏了,怎么让他们知道我出来了,正想计策脱身之时,又听见一声鹏鸣,巨大的飞鹏遮天蔽日而来。

  “天外天的人?好像此事与他们并无关系。”天蓝色长发之人抬头看天,缓缓说道。

  “来者可是天外天的朋友?我东爵族在此办事,若有打扰,还望见谅。”东爵泰康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东爵族与天外天本就无交涉,先杀了这万圣天国的贼人再说。

  天外飞鹏收拢翅膀,降了下来,此鹏全身棕色,唯有鸟喙为金色,远远望去,顿觉神武不凡,传说大鹏又名鲲鹏,乃是上得了天,入得了海的神兽,是道法高强的修道者梦寐以求的坐骑,可不知为何,这世间所有的大鹏鸟都汇聚在穿云雪山附近,被穿云雪山上的天外天控制。因此,大鹏被称为天外飞鹏,凡出现鹏鸣,必然是天外天的人到了。

  “师父说你不能杀他。”一个孩童的声音从鹏背上响起,这孩童两辫朝天,大约十岁左右的年纪,眼睛大而发黑,看起来很是聪慧。

  “万圣天国与我东爵族不共戴天,世人共知,你天外天凭什么拦我?”

  “师父说天机不可泄露。”

  “可笑!今日我必杀此贼子,我看你能不能拦的住我。”说罢,东爵泰康卷起手指,放入口中,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身后果林传出唰唰的脚步声,不一会便出来了近百人,人人虽头戴宽大草帽,但仍可看出天蓝色的发丝。

  “二统领!”齐刷刷的声音响起,显然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

  此时墨欺天已是意识模糊,全身五脏六腑像是移的位一般,痛苦至极,虽知情况危急,可实在拿不出一丝力气,心念急转。

  “东爵族手段如此卑鄙,竟默无声息的给我下了蛊毒,传闻什么东爵族行事光明磊落,真是笑话,可惜我出师未捷,便招此毒手,不行,我不能死,母亲还等着我呢,我是万圣天国的大皇子,我不能死......不能死......”墨欺天虽强忍一口气,但也敌不过这五脏移位之痛,不一会就晕死过去。

  天外天的小孩童已是和百名东爵族人战在一起,小孩童身法甚是了得,穿行人群中如自顾自玩乐一般,大鹏扑动羽翅,东爵族人完全进不了身,东爵泰康见墨欺天昏死,便想先拿下这孩童再说,推开倒飞过来一个东爵族人,自己提刀冲向那孩童。

  “破军三斩”东爵泰康起身两丈,横空劈下,孩童侧身一躲,打了个空。“嘻嘻,没打着。”孩童刚想吐吐舌头,突然发现上方还有一个东爵泰康劈刀下来,孩童吓了一惊,急忙原地打滚,躲完这一招,上方人影还没消失,又是一个东爵泰康劈刀下来,而且刀势更为凶狠。

  “啊!”孩童见躲不过去,吓得只好双手捂眼,东爵泰康的刀带着凌厉的刀气直接穿透这孩童。

  东爵泰康想象中血溅满地的情景并未出现,中刀的孩童渐渐化成点点星光,风一吹,飘入这吵闹的夜空,异常美丽。东爵泰康见此情景顿时傻了眼,再一看原地只留下一个稻草娃娃,更是摸不着头脑。

  云州东部,宇林以北,北冥海以南为冰州,冰州即为东爵族的领地,东爵族崇尚武力,不喜修道,因此武入化境之辈众多,这世间流传的各种高深刀法便是起源东爵,刚刚东爵泰康所施展的破军三斩便是以自身内力加上快到极致的身法幻出虚影,连斩三刀的高深刀法。

  “嘻嘻,我的替身玩偶好玩吗?看你打的很累的样子。”只见那孩童坐在高高的果树上,托着腮,面露笑容。

  “妖人,敢不敢下来给我真刀真枪的打一架!?”

  “来就来,我怕你不成?”

  就在这时,天边出现一道剑影,剑影速度极快,转眼就来到众人身旁,只见一个手拿酒壶,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懒洋洋的躺在剑上,还未说话,就先灌了一口酒进肚。

  “前辈。”

  “前辈。”

  东爵泰康与那孩童见此人来都收敛了起来,恭恭敬敬看着他。

  “年轻人就是爱打闹,我当初也是这般,哈哈。”中年男子仿佛回忆到了什么,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

  “对了,你们在这打打杀杀,为的是什么啊?”

  “回前辈,在下东爵族铁山军二统领,奉命前来捉拿万圣天国大皇子墨欺天。”

  “我不知道什么大皇子二皇子的,但我知道你所捉拿的那个人好像不在这里吧。”

  东爵泰康一听这话,赶紧转头看向墨欺天昏死的地方,只见那里空空如也,墨欺天早就没了踪影。

  “该死,竟敢装死逃跑,真是卑鄙。”

  “哦?他好像中了蛊毒,你们给他下蛊毒难道就不卑鄙了?”

  “我东爵族做事光明磊落,绝不会做那等勾当。”

  “哦?那就是说下蛊的另有其人了......算了,人老了,没这么大心思了,他向西南方跑了,快去追吧。”

  “多谢前辈。”说罢,瞥了一眼那小孩,哼了一声便带人向西南方追去。

  “嘻嘻,回去找师傅。”小孩也跳上了鹏背,天外飞鹏长翅一展,消失在天边。

  “年轻人就是好冲动,不知道多动动脑子,唉,可惜我年轻时也这般啊。”一口酒又灌下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