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二章

玄诺冰峰 | 发布时间:2020-02-14 | 阅读次数:14234

柄上镶的红玉,所以是传说中的“天池玉”,我爹书房里就有本书详细记载过,说是在小西天旁的“佛湖”中会出现的,夜幕降临时这玉会已发出流光,放到身边也可以避邪护身。  “少爷,你以后拜师学艺必定需一把称手的兵器吧,我看这“天池剑”就很不错,倒不如我们......嘿嘿孤崖下果林火堆旁。。...

  天色渐渐暗下来,一轮明月映着“孤崖”陡峭的轮廓,使它有了一种神秘的气息涌现,天花乱坠的言语可能把广寒说的很美,但在这里广寒怕也只能成为这幅“圆月孤崖图”的背景一角吧。

  孤崖下果林火堆旁。

  “少爷,你看那个古莱仙山的大师兄,一天下来一句话也不说,难不成是个哑巴?”福顺低声说。

  “你小子是机灵了,少爷我早就看出来了,一天到晚,一张脸就没换过,多半还是个聋子,不过看他那把剑还真不一般,你看那剑柄上镶的红玉,应该是传说中的“天池玉”,我爹书房里就有本书记载过,说是在小西天旁的“佛湖”中出现的,夜晚这玉会发出流光,放在身边可以驱邪护身。

  “少爷,你以后学艺必然需要一把称手的兵器吧,我看这“天池剑”就不错,不如我们......嘿嘿。”福顺面露邪恶表情,坏笑着说道。

  “说什么呢?从小看的经书就教你这个了?少爷我怎么能做夺人所爱的事情?对了,古姑娘呢?”

  “咦?刚才还在着呢。”

  “不在这正好,走,我们去把那把剑‘借’过来看看。”

  这二人同时起身,向抱剑倚树而眠的“聋哑师兄“走去。

  “师兄啊!你从那古莱仙山这样的大门派出来,一定见识不凡吧!不知你可听说过剑留仙大侠的宝剑“霞光”?”高水乐见聋哑师兄没反应,心中暗喜。

  “听说这剑在夜晚如一条七彩晚霞,美丽异常,这可真是神奇!”

  “喂,师兄?”

  高水乐给福顺使了个眼色,“应该是睡着了。”

  “剑留仙大侠的剑虽然天工神妙,但我看师兄的剑也必定不是凡物,这长夜漫漫,甚是无聊,不知师兄可否将佩剑借我一观?”高水乐说完见聋哑师兄依然无动静便伸手向他怀中摸去。

  “咦”高水乐没想到这剑看似被抱得很紧但一用力便从他怀中取出。高水乐心中窃喜,转身就向果林深处奔去,回头轻语道:“暂且一观。”

  这时,聋哑师兄眉毛不易察觉的一蹙。

  “果然是把好剑!”高水乐一握便觉得全身清爽,精神大振。

  “恭喜大王!贺喜大王!获得绝世好剑!”福顺偷笑道。

  “一边去!”

  高水乐手握剑柄,发现这剑除了那块红玉外,剑体通透近乎透明,宛如一块天然美玉,但看起来却并不怎么锋利,到像是一件工品,高水乐不自觉的舞起剑来,自己虽不会一招剑式,但舞得却像模像样,引的福顺连连叫好。

  “唰”高水乐一剑刺出,树叶哗哗作响,高水乐刚露出得意的笑容,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剑引手走,身随手动,高水乐不自觉的施出一招招剑式。

  “啊,啊!怎么了?停,停不下来啊!”高水乐开始时心慌,不过渐渐得就顺着这剑舞起来,一招一式,学得颇快。

  一炷香时间很快过去,突然,高水乐一个引剑升空,双腿空中一转,横剑下劈,一个弓步落地,地上树叶震起又落下,天池剑在夜空中流光夺目。

  “帅吗?”

  “帅,帅,少爷帅死了。正可谓少年侠气,五都称雄;剑指回牟,煞如东风啊!”

  “哈哈,我就喜欢......什么人?是师兄吗?”忽然,高水乐发现有一道黑影闪过,映在了天池剑上。

  “少爷,怎么了?哪有人啊?“福顺拿着火把,四下小心查看。

  “哦?师兄?莫非这附近还有其他古莱仙山弟子?”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高水乐顺着声音,抬头一看,一个穿墨黑色长袍的青年单脚站在树枝上,背负宝剑,神情傲慢。

  “不知阁下有何贵干?”

  “贵干?你不必知道,我且问你,你古莱仙山可有用一把石剑之人?”

  “在下并非古莱弟子,石剑也从未耳闻。”

  “胡说!我刚才明明看到你施展剑法‘古莱问’,此乃古莱入门剑诀,你若不是古莱仙山弟子,又怎会在这施展?”

  “我......”高水乐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哼!”黑袍青年手捏剑诀,以手代剑,凭空向高水乐击去,瞬间一道凌厉的剑气袭来,“啊!”高水乐吓得两腿发软。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剑气直冲这里,火红如流星一般,美而让人留恋,刹那间击溃了黑袍青年的剑气,连带着将一棵碗口般粗的树切断,树倒震地,落叶唰唰。

  “流星幻日!果然有古莱仙山上的人,有点意思。”黑袍青年嘴角轻挑道。

  聋哑师兄手拿一根树枝从果林东边走出,黑袍青年见他出现,轻语道:“我倒要看看,你古莱仙山有多厉害。”

  说罢,左脚一弹,抬手又是一剑诀打出,聋哑师兄挥枝抵挡,黑袍青年跳下树,右手一捞,一根树枝飞向他手中.

  “看我这招‘剑回春’。”黑袍青年弯腰放枝,此时树枝上闪有黑光,他将法力输入其中,起腰斜挥,凌厉的剑气瞬间从枝头喷出,而聋哑师兄则手不沾枝,使得是‘隔空御剑’之术,树枝便携着火红的剑气袭向黑袍青年,二者相斗,剑气四散,甚是激烈,一时分不出个高下。

  “好厉害的年轻人。”古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看二人相斗,喃喃自语道。

  高水乐和福顺见古姑娘回来,赶紧跑到她一旁,高水乐看着这凌厉的剑气说道:“都差不多嘛,恩,况且那个黑衣服能说话,耳朵好使,是比师兄强了不少。”

  “你说什么?”

  “咦,没什么,嘿嘿。”

  “大师兄可是我们古莱仙山年轻一代最厉害的人,就算放在北冥海域也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哪来的青年,竟然能和大师兄相斗这么长时间。”

  “对了,这黑衣服还问我是否知道一个用石剑的人,古姑娘你知道不?”高水乐忽然想起,便问向古姑娘。

  “用石剑的人......啊,赢了”只见聋哑师兄一个错身,御空的树枝攻向黑袍青年左侧,而自己则一个剑指抵向黑袍青年的脖子,黑袍青年左右顾不周全,只能被制住。

  “承让。”聋哑师兄第一次开口说话,顿时高水乐与福顺僵在原地。

  “古莱仙山果然不凡,不过若真动手,孰强孰弱还不一定,在下告辞。”说罢,黑袍青年转身准备离去。

  林间突然传来了一阵悠悠的笛声,这笛声传入耳中,不禁让人心神一震,起初悠长而婉转,不一会变得高亢而激昂,不得不叹服,这笛声的确是天籁之音,众人一时陶醉其中。

  “啊!怎么回事?不要!不要啊!啊!”黑袍青年在开始听到这笛声的一瞬就变得痛苦不堪,脸色发红,面目狰狞,双手用力锤头,束好的头发一下子散开,众人都震惊的看着他。

  突然,他一个惊立,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散乱的头发遮住了脸,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众人屏住呼吸看着他,远方的笛声并没有停只是声音渐渐变小,黑袍青年缓缓抬起头来,原本清秀红润的脸变得苍白可怕,双眼血红,整个人发出一股浓重的魔气。

  大师兄见此情景,面色凝重,手一招,高水乐手中的天池剑飞向他手中。

  “死,都该死。”黑袍青年盯着大师兄,缓缓取下背上的剑,口中高喝道;“剑魔冢,三千星辰环之越;古剑来,万里长河与之灭。以吾之凡躯,引星辰之变,化‘星河剑诀’!”

  顿时,天空星辰随剑而动,天地元气齐聚剑上,浓重的魔气混合着星辰之光,使黑袍青年变得神秘异常,仿佛天地被他掌控。

  “天道剑术!大师兄,小心啊!”古姑娘此时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大师兄眼看黑袍青年宛如神魔一般,剑通天地,方圆数里皆被他的剑气笼罩,威势惊人,自知不敌,可一时间也无对敌计策,心中顿感焦急,索性心一横,准备施出古莱仙山上的禁术,以求一线希望。

  “古风,你要记住,你是古莱仙山上近几百年来最有希望成仙之人,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修道之人又能有几个百年,成仙是我们修道者窥探天机的唯一方法,有太多人一生求仙以致入魔,为的不过是脱去凡体,与天地同寿,不受天道约束罢了,在我看来这是求小仙,而真正求大仙者,乃是寻问轮回,伺探因果,以己之身求索这天地背后秘密之人,为师老了,这把天池剑也该易主了,当初我古莱祖师在小西天一夜悟道,取天池之玉嵌在自己的佩剑上并改名为天池,并在飞升前建立我古莱仙山一派,传经授道,师祖古玄真人将这把剑传与吾师古月,吾师又传与我古清,现在我将这把剑传与你古风,你要铭记我古莱剑训,除魔扶正,求仙证道,不忘初心,勿负为师重望。”

  “弟子明白。”

  当初师父传剑的情景猛然浮现在古风脑海之中,古风心中多了一丝执念,看着对面黑袍人影施出的从未耳闻的天道境剑术,古风内心渐渐平静,口中缓缓念道。

  “道之右门为正,道之左门为邪,正邪难解天地劫,以吾之身入道之左门,引天地灵元,化暮晨之雪,唤‘灵风狻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