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一章

玄诺冰峰 | 发布时间:2020-02-14 23:30:25 | 阅读次数:26156

短,族长会疯了的。”一个一脸苦相的更年轻人抱怨道。  “哼,你懂什么,我高水乐那就出了,就肯定要拜剑留仙大侠为师。”一个身体纤细,衣着华美的更年轻人地说,此人身着罗锦作成的白袍,腰束墨绿丝绦,一个浅蓝色具有三阳开泰图案的玉佩挂在腰间,一副贵一座山峰、一个草屋、一个剑桩,是他的标志,能陪伴他的,除了一只果子狸外就是他自己那满身的酒气了。。...

  百年恍惚而过,当年剑指青天,问天下英雄的几个年轻人也纷纷成为各自门派的长老,门下弟子如云,也就只有他,还是一个人。

  一座山峰、一个草屋、一个剑桩,是他的标志,能陪伴他的,除了一只果子狸外就是他自己那满身的酒气了。

  这是条看不到头的木桥,横在两座山之间,除了桥头,其他部分都隐藏在云雾中,山间风一吹就有‘吱吱’声发出,仿佛随时要断掉一般。

  “少爷,这桥能走吗?要不咱们别过去了,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家主会疯了的。”一个一脸苦相的年轻人埋怨道。

  “哼,你懂什么,我高水乐既然出来了,就一定要拜剑留仙大侠为师。”一个身体修长,衣着华丽的年轻人说道,此人身穿罗锦做成的白袍,腰束墨绿丝绦,一个浅蓝色带有三阳开泰图案的玉佩挂在腰间,一副贵公子的模样。

  “少爷,剑留仙大侠虽然厉害但也只是传说中的人物,真的有没有还不一定呢。少爷,你不能只听徐疯婆子乱讲啊!”

  “闭上你的嘴吧,真烦人。”高水乐看了看远处山峰,“剑留仙大侠一定在对面这座山上。”高水乐想到徐疯婆子所讲述的故事,心中一阵热血沸腾。

  当年,号称功参造化的第一剑侠‘剑笑天’万世君因一心成仙,于是在阴阳河畔施剑法以感天道,为求赢得天道感应,便向天下昭告,邀天下英雄前来观剑。

  当日,凡人修士无数,有富甲一方的权贵,有想要拜师学艺的年轻人,也有为了一睹‘剑笑天’万世君真容而慕名前来的修士前辈。

  北冥海三大仙山之一的‘蒸云仙山’向来与万世君交好,更是早早前来。来者众多,阴阳河畔言语声不绝。

  水容万物,阴阳生仪,水之阴阳合一,即为阴阳河。相传在阴阳河畔附近更容易让人感受到天道的存在。

  万世君一袭紫衣长袍,袖口纹有金边龙纹,飘然降世,面对在场观者,轻轻作揖,口中微语道:“飘渺求仙路,何处得逍遥?造化随天命,曲终归寂寥。”语毕,万世君面目一片萧索,使人顿生悲凉之感。

  “万世君在20年前便有了‘剑笑天’的名号,更是公认的成仙第一人,20年了,他早已知天命了吧,无缘仙道何必强求呢,说什么‘造化随天命,,曲终归寂寥’,你若真的看破,岂不早就得逍遥?怕是要入了魔道啊。”人群中一位老者轻声说道。

  万世君随手舞起剑来,他的剑开始时平稳沉重,剑气含而不露,他舞剑而起又随剑而落,四下枝叶飘动,应剑而响,阴阳河河水隐隐作动,观者纷纷叫好,可时间一长,除了河水翻滚的更加激烈外,天地间并不一丝波动。

  万世君心中越来越急,手中的剑也越舞越快,从开始时的平稳含蓄到凌厉奔放,剑气变的无法收敛,本是施展其自创剑诀‘笑天九千舞’,不施法力,只是平舞,观赏性极佳,可此时却剑气肆掠,四下观者纷纷开始后退。

  “啊!”万世君心中的怒气加上常年求仙而不得的怨念终于无法控制,一招‘引雷决’施出,天地惊雷响,只见万世君双眼血红,面目可怕,紫色长袍无风自动。随后他举剑过顶,剑化八影,一招‘八方剑灭’施出,剑气冲向四面八方,进入观者人群,顿时鲜血横流,死伤一片。

  不知谁喊出一句“快跑啊!万世君入魔了!”修士还到好,御剑飞走,可这凡人就惨了。

  这里的凡人大多是富甲一方的人物或皇家贵族,本着看戏的想法前来,哪成想出了这般情况,一瞬间就被剑气震为齑粉,一个风度翩翩的富家少爷刚才还在与一旁谁家的千金幽会,此时竟被拦腰斩断,场下哀声一片。

  阴阳河水沸腾起来,天地忽变,乌云凝聚,雷声隐约,一股混沌的气流出现,好像天地间有什么东西要降临。

  就在这时,从阴阳河畔不远处,一道剑光射来,如一道璀璨夺目的流星划过,火红色的剑气美而让人留恋,仿佛一个从天边而来的过客,只为问候这片大地。

  火红的剑气直指万世君,说时迟那时快,万世君在看到火红剑气的一瞬,头脑顿觉清醒,回身反退,一记‘月华剑’从胸口扫出,半月弧与火红剑气相抵,一触,万世君即吐血后退。

  万世君回首向剑光来处看去,心念急转,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随后便御剑离去,顷刻间没了踪影。河水渐渐平静,天地又恢复了正常。

  后来人们传言道是剑留仙大侠救了那群凡人,那道火红剑气正是他的佩剑‘霞光’所发,用的是‘古莱仙山'上的剑术‘流星幻日’。再后来又传出剑留仙大侠遇到了一场大机缘,去的人很多,死的人更多,不知道在那场天地所给的造化中有没有人成仙,听活着回来的人说叫什么‘万古屠渊’,但也没有人说的清什么是‘万古屠渊’。

  走过云中木桥,高水乐与跟班福顺相扶而行,山路颇为难走,引得福顺一阵叫苦。

  “这路真是比孙二狗家卖的搓衣板还搓衣板,阿武再去赌钱可别跪搓衣板了,直接来这躺着吧......可不说别的,就凭剑留仙大侠能住在这样的鸟见鸟烦,猴见猴冤的地方,我就要拜他为师......哎呦,还这么远啊!我说少爷......”福顺还没说完就被高水乐打断。

  高水乐看着前面盘曲而上的土石路,心中也是一千万种的后悔,但他不能表现出来,高水乐不喜欢被别人看不起,就算是自己的小跟班也不行,这也是继承了父亲的坏毛病“爱面子”,母亲总是埋怨他,不过好像也正是因为父亲这毛病,让高家成了清河镇的大户。

  由于昨晚的雨,山路走起来变得一步一“深邃”,脚陷入其中还要受碎石入体之苦,福顺叫苦也是正常。

  “古之成大事者,那个不是经历万般险阻,我高水乐今天是体验了一回,真丫的苦啊!”高水乐心中咒骂道,咬紧牙关,继续抬腿向前走去。

  三个时辰过后。

  “前面就是‘孤崖’了,听闻剑留仙大侠就在那里。”高水乐面对一座高入云端的山峰说道,面露兴奋,拔腿向前跑去。

  “我的老天啊!少爷你不累啊?我是又累又饿,我求求你了,咱歇歇,找点果子吃。”福顺伸长舌头,面露痛苦神情。

  高水乐一听,顿觉肚子怪叫,“好吧,咱们去那边看看,好像有果林。”说完高水乐又转头向旁边的果林跑去。

  “我的老天,等等我啊!”

  “哇!少爷这是什么果子,那个我也没见过。”福顺面对前方越来越多的奇特果树,心中好奇的很,可能因为实在是饿的不行,就自顾自的去摘果子。

  这时,高水乐来到一棵果树下,盯着树上一棵红润饱满的果子,抿了一下嘴,这个果子与其他在这个树上的果子不同,其他都结的很高,而且发青,唯有这个红润不同,高水乐想多半是成熟了,随手就向它摘去,可还没摸到就觉得头脑发蒙,回过神来再一细看,发现竟有一只猴子,猴子做了个鬼脸,跳下树,向远处跑去,高水乐一看果子竟然也没了,心想多半是这猴子拿的,便拔腿追去。

  猴子生的机灵,上蹿下跳,高水乐一时追它不上。这猴子全身发黑,唯有屁股发红,也就因为这个高水乐可以很容易在林子里发现它。

  高水乐随猴子越走越远,这林子也是奇怪,好像大的没边,永远走不到头一般,忽然,猴子一个机灵,窜上了一棵大树。

  这大树粗大异常,三人环抱怕也环不过来,高水乐寻不到猴子,站在树下向四周望去,皆是同样的树,完全判断不出回去的路,不禁心中发慌,这时,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高水乐也感觉不对,猛的回头看去,可什么也没有。

  依然是一片无尽的果林,林间风一吹,树叶哗哗作响,让人有些害怕。

  “想成仙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悠悠地飘进高水乐的耳朵中。

  “啊!”高水乐一个跌趔坐在地上,对面站着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同样是罗锦做成的白袍,同样腰束墨绿丝绦,还有母亲为自己求的带有三阳开泰图案的玉佩。

  “你,你是谁?”

  “想成仙吗?”对面的人笑着问他。

  “什么成仙......我不想......我不想。”

  “真的不想?”对面的人渐渐向高水乐走去。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啊!”高水乐因一系列奇怪的事变的头脑混乱,已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他全身发抖,用力抱住自己的头,捂住耳朵,尽量让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突然,他感到脖子上有一丝凉意,睁眼去看,一把剑停在他脖子旁,此剑剑体通白,剑身上流溢着古老的字符,阳光透过树叶照到剑上,这字符仿佛飘动起来,剑柄上刻着“流文”二字。对面的‘高水乐’拿剑顶着他。

  “你一定会成仙,这是宿命。”

  高水乐一听这话,心中五味陈杂,想到自己背着父母出来,本想拜剑留仙为师,学得一身本领,好做一个济世救民的大侠,再也没有人说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富公子,可是现在不但剑留仙大侠没找到,连自己也被一个与自己长相一样的人用剑顶着,还说着奇怪的话,一股莫名的挫败感涌上心头,好像自己真是一个什么用都没有的富公子,没有父母自己什么也做不成。

  高水乐内心深处的孤傲被触动,心想不如一头撞死在他的剑下,了却自己卑微的一生,也是痛快,接着,他伸着脖子猛地向剑撞去。

  “路漫漫兮何为峰?化仙山,古碑峰,飞鸟无路出山空。问苍生,穷一生,化仙一念皆成空,悲风,悲风啊......”高水乐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听见有一位老者在吟唱诗歌,让他心生悲怆之情,随后大脑又是一片空白。

  “少爷,少爷,你可醒了,感觉好点了吗?我就说要慢点慢点,你偏不听,现在躺这了吧。”福顺的唠叨声从耳边响起,此时却让高水乐听的特别舒服。

  “我这是怎么了?”高水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旁边就是自己摘果子的那棵树,自己身旁站着三个人。

  一个是福顺,另外两个一男一女,男子身材高大,英气逼人,女子颇为高挑,笑容甜美,且两人都有相同的装束,白色长袍,袖口为淡蓝色,本是普通服饰,可不同之处在于白袍左袖纹有一座大山,蚕丝为线,将一座飘于云雾中的仙山描绘的栩栩如生,虽存于衣袖却不失巍峨,令人肃然起敬。

  “嘻嘻,你醒了,我和大师兄恰好路过这里,见你被这‘果灵’所迷,就帮你封住各处穴道,那‘果灵’已被我师兄赶跑,你可放心,这‘果灵’也并非妖物,只是调皮爱作弄人,让人产生幻觉,你只需稍作休息便可无事。”那位少女说道。

  “多谢二位相助。”高水乐声音有些虚弱,暂时没有恢复过来,但见这位少女相貌清秀可人,眼睛大而灵动,一时间忘记了先前幻境所险。

  “不知姑娘贵姓?”

  “我姓古,来自‘古莱仙山’,嗯,我应该比你年长几岁,你可叫我古姐姐,嘻嘻。”

  “古姑娘说笑了。”高水乐自觉比这少女大上几岁,但又觉得此女活泼随性,心中顿生好感。

  “对了,在这荒山野岭的,你们要去哪?”

  “我家少爷要去对面这座山上寻剑留仙,拜师学艺。”

  “啊!你们也是来寻剑留仙师伯的?”少女惊喜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