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大漠燕歌行》第三章 小燕子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02-14 11:08:36 | 阅读次数:28010

吉诺比利阿蜜阿依古丽小说名字叫作《大漠燕歌行》,提供更多吉诺比利阿蜜阿依古丽是哪部小说,吉诺比利阿蜜阿依古丽是什么小说。大漠燕歌行小说吉诺比利阿蜜阿依古丽节选:吉诺比利米尔的住宅就在这里。青石大路往前延展,路旁一栋栋异国风情的白房子,令人大开眼界。…...

马努夏曼古丽小说名字叫做《大漠燕歌行》,这里提供马努夏曼古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漠燕歌行小说精选: 黄昏,彩霞满天。夏曼古丽和燕幕城骑着马,并肩走在夕阳的余晖中。黄昏中的风也仿佛染上了落日的金色,吹过巍峨耸立的大汉皇宫,又吹在夏曼古丽甜蜜的表情上。她此刻的心情好得爆棚,能和自己的心上人一起肩并肩走在街市,这场景以前只有在自己的梦中出现。当梦境变为现实时,她感觉既振奋又紧张,真希望脚下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记得第一次见到燕幕城时,就是在这一条街上,当时有官二代当街强抢一个卖花的女子,还把这女子的母亲打得吐血,围观…

黄昏,彩霞满天。

夏曼古丽和燕幕城骑着马,并肩走在夕阳的余晖中。

黄昏中的风也仿佛染上了落日的金色,吹过巍峨耸立的大汉皇宫,又吹在夏曼古丽甜蜜的表情上。

她此刻的心情好得爆棚,能和自己的心上人一起肩并肩走在街市,这场景以前只有在自己的梦中出现。

当梦境变为现实时,她感觉既振奋又紧张,真希望脚下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

记得第一次见到燕幕城时,就是在这一条街上,当时有官二代当街强抢一个卖花的女子,还把这女子的母亲打得吐血,围观的群众敢怒不敢言,因为这恶少不是别人,正是当朝执金吾严射的独子严乐,这货向来欺男霸女,为长安一霸。

眼看卖花女就要被严乐拖进马车,一把利剑突然从人群中飞出!贴着恶少的脸颊钉在马车门框上嗡嗡作响!

严公子魂飞魄散,就差这么一指宽,这剑就插在他脑袋上,自己敢当街抢人,而对方却是敢当街杀人的节奏!

他当场吓尿,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就看见一个穿蓝衣的男子信步而来,从他车门拔出剑缓缓插入剑鞘,仿佛当他是一只苍蝇,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但他却认得这张脸,所以当恶奴们嘶吼着要扑上前的时候,他竟然一反常态地斥退他们,尔后立刻带着手下如丧家之犬一般匆匆逃离现场。充分发扬了他欺软怕硬的懦夫本色。

在长安城中,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三位草根游侠,燕幕城就是其中之一。

游侠,就是行侠仗义游行四方之人,在西汉时期是一个特殊群体,虽然大多都是草根阶层,可在当时都是以仁义著称于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舍身请命,侠之小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

在那对母女千恩万谢中,燕幕城飘然而去,全程不发一言,只留下一个装逼范儿十足的背影,看得全场的少女和大妈们眼睛里直冒小星星。

其中冒得最闪亮的就是夏曼古丽,她一颗芳心怦怦乱跳,自古美女爱英雄,她自认为自己是个美女,可是燕幕城这个英雄如惊鸿一瞥,自己再也没看到过。

直到九年前的某一个下着雨的清晨,她意外发现这个朝思暮想的男人,居然主动送上门来,就坐在自己面馆的一角静静地吃着馍,神情说不出的潇洒。

她至今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兴奋得无法言喻,因为走得太急,一脚踩在裙子下摆,直接从楼梯上如葫芦般滚了下去。

而一双大手将她扶起的正是燕幕城,在四眼相对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快融化掉了,那一分钟令她刻骨铭心。

……

就在夏曼古丽频频用眼睛偷看他的时候,燕幕城则是一脸凝重,目光定格在远方,好像陷进了某种记忆的漩涡。

街道人来人往,各种声音此起彼伏,一路骑马缓步走来,此刻的长安在燕幕城眼里既熟悉又陌生。

心里暗暗感慨物是人非。

记得小时候,自己经常缠着义父带他到街市去看耍猴的杂技表演,义母买菜时,也会偷偷尾随,看她怎么和小贩们讨价还价,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和流着鼻涕的街坊小孩子们打架,这一幕恍在昨日。

如今义母在,小伙伴们还在,而自己的义父谷吉却化作了异乡的一杯黄土。

想起那个矮小又倔强的身影,无言的悲沧弥漫在自己眼中,续而又变得剑般凌厉,这怒气如剑仿佛已飞跃万里云层,将郅支单于那头疯狼斩落!

……

“到胡人坊了!”夏曼古丽的话打断了燕幕城的思绪,他看到眼前一处宽广的青石街道上,各种西域服饰的人川流不息,说着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西汉时期的长安,规模宏伟布局完善,面积约为36平方公里,是同一时期罗马城的4倍,有12座城门和8条主要街道,划分为160个居民区,商贸市场集中在长安城的西北角,共有9个,称为长安九市,其中最大的市集叫“胡人坊”。

里面汇集了大量的胡人住宅、驿馆、商铺和商队,马努亚克的住宅就在这里。

青石大路向前延伸,路旁一栋栋异国风情的白房子,令人大开眼界。

夏曼古丽叽叽喳喳一路向他解释说,这里的胡商都是在汉朝取得成功的富一代,很多都是白手起家,而且大多娶了当地的汉人女子,定居长安。

此刻她就像一个热情的导游,向燕幕城介绍起这里的人情故事,她说他们此次拜会的马努亚克是胡商中的首富,乐善好施,一旦有胡人流落街头,他都会伸出援助之手,说到这里,她眼角泛起泪光。

当初自己孤身一人,举目无亲,也是马努亚克雪中送炭,让自己在长安有了栖身之地,可以说他就是自己的恩人。

听了这话,燕幕城对这个马努亚克的好感油然而生,对认识这一位有侠义之心的外国老人充满了期待。

“他会说汉话吗?”燕幕城问。

夏曼古丽嗤笑一声,“他是老长安了,在这里住了三十年,生了六个儿子,三个**是汉人,你说他会不会说。”

燕幕城嘿嘿一笑,果然又被打脸了。

……

一路说笑,夏曼古丽指着一处米黄色庭院说,“马努老爹的家到了。

当她下马时,发现燕幕城人还愣在马上,他难以置信,这就是长安胡商首富的家,眼前分明是一处最普通的民居,除了房间多一点外,居然和自己义父的家没有两样。

自己的义父虽然是一千石的中层官员,但为人清正,又爱周济手下的兵士,所以家里吃穿用度都非常清贫。

可是一位胡商首富如此,还是让燕幕城大跌眼镜,这一路走来,处处都是豪宅大院,仆从如云,而眼前除了隐约的笛声外,安静得仿如荒野人家。

“是不是觉得很惊奇。”看见燕幕城又是一脸懵逼状,夏曼古丽咯咯笑了起来,她一把将燕幕城拉下马,笑道,“马努老爹是个很低调的人,从来不炫富,而且不允许自己的子孙炫富。”

……

两人将马拴在门外马桩上,没有敲门,夏曼古丽对门直接大喊:“马努老爹!马努老爹快开门!再不开门,把你门砸了!”

燕幕城连忙闪到一边,表示和这女人不熟,他哭笑不得,没见过这么暴力的催门方式。

“你声音别这么大吧,你怎么知道那马努老爹就在里面?”燕幕城问。

“这笛子就是他吹的。”

夏曼古丽轻笑着,果然就听见笛声戛然而止,然后是一阵不紧不慢如骆驼般的沉稳脚步声,她拉着燕幕城在门口站好。

门在“吱呀”声中徐徐打开,一个焦黄胡子的胖老头出现在他们面前,他头上戴着白色的圆盖头巾,身上有一件圆领的白色长袍,眼睛笑眯眯,是栗色的,还有一个占了脸部三分之一的大鼻子。

他首先用笛子在夏曼古丽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又冲燕幕城笑问道:“这位汉人小友是……”

看他一张典型的胡人面孔,却有一口比本地人还流利的汉语,燕幕城都有些自惭形秽了。他微微欠身,刚想自我介绍,就被夏曼古丽抢了先,“老爹,这是我新招的店小二!你可以叫他小燕子。”

燕幕城脸上的黑线一直流到脚下,小燕子,我还大麻雀呢,他尴尬地抱拳道:“老人家见笑了,在下燕幕城!”

“燕公子你好……”马努亚克乐呵呵说,突然脸色一变,“燕幕城?你是关中大侠燕幕城!就是那个把执金吾公子吓得屁滚尿流的燕幕城?”

“老人家抬爱了,燕某愧不敢当。”燕幕城再次施礼道,早被老人家一把握住双手,“燕大侠啊久仰你的大名!今天总算见到活人了!快快快请进!”

燕幕城嘴角抽搐一下,什么叫见到活人了?脚下一个趔趄,就被老人拽进门里,老人连声冲里屋大喊:“老婆子,快上一壶好茶,有贵客上门,快一点!”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子,简朴之极,除了一棵孤零零的枣树外,就只有墙角一个圆形的石桌和石凳。

马努亚克一直把燕幕城拉到石凳上坐下,才肯松开燕幕城的手,这热情如铁粉的程度,让燕幕城目瞪口呆。

这时一位身穿浅黄长裙的老妇人,提着一个蓝色条纹的茶壶走了过来,倒了三碗茶,茶水浅褐如琥珀,漂着几瓣茉莉。

还没接过,一股清香弥漫,立刻攻陷了燕幕城的味觉系统。他不禁赞道:“好茶!”

“燕大侠,如果你喜欢,等回去时多带几斤过去。”马努亚克热情提议。

燕幕城微笑着保持沉默。

就在他们说说笑笑之时,夏曼古丽还在门口站着呢,这回换她呆住了,自己来了那么多次,也没见马努老爹兴奋地像个老顽童啊。

她三步并两步走到石桌前,看着这位自来熟的老人,对燕幕城粘糊糊的模样,气鼓鼓地将燕幕城那碗一饮而尽。

“燕大侠,这次前来登小老儿家的门,是不是有事让我帮衬?”

马努亚克知道,大侠一向是个很忙的职业,这次特意上门,一定不是简单的走访。

燕幕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马努老爹,他要去西域康居国,想和你们驼队一起先到大宛,你看行不?”

夏曼古丽替燕幕城开口道。

“什么?去康居?”马努克亚无声地叹了口气,自己曾经平和温馨的故土,如今已成为虎狼的世界。

“老汉我冒昧地问一句,燕大侠去那个地方,所谓何事?”他疑惑地问。

“找一个人。”燕幕城淡淡回应,马努克亚看他没有进一步说明,就知道他有意不透露,所以也没再纠缠这个问题。

“我说胖老头,你到底同意不同意?”夏曼古丽嘟起嘴问,像个讨糖吃的小女孩。

“同意,当然同意!老汉求之不得,有燕大侠一路保护我们的安全,这是天大的好事!”马努老爹满脸真诚地说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