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20、现在就办了你

昭辕 | 发布时间:2020-02-14 08:11:03 | 阅读次数:2450

被打的陈伟龙,瞬间就火了,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夏静深,恨不得将她生吞了。“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可是……”夏静深的话还未说完,就见陈伟龙朝着自己走来,她来不及多想,慌忙转身往外面跑...

被打的陈伟龙,瞬间就火了,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夏静深,恨不得将她生吞了。

“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可是……”夏静深的话还未说完,就见陈伟龙朝着自己走来,她来不及多想,慌忙转身往外面跑去,跑到门边,她想打开房门出去,却发现房门怎么也打不开,好像是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夏静深一下子便意识到,自己这是被夏静宜和赵月芬,连同这个姓陈的男人给算计了,估计她刚刚喝的那杯水,也被他们动过手脚,所以她身上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此刻,夏静深就算是再怎么没经过人事,也能猜到自己身上的异样是怎么回事了,而且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必须想办法自救。

“我说过,你今天是跑不掉的。”陈伟龙趁着夏静深一个不注意,走到她身后,一下子抱住了她,嘴里还犯贱的说着,“小美人儿,你还是别再做些无畏的挣扎了,还是让我好好的疼你吧。”

夏静深见自己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无法反抗得了他,想了想,她的高跟鞋的鞋跟试探的挪到男人的脚边,而后抬脚狠狠地踩在了男人的脚背上。

脚上传来猝不及防疼痛,让陈伟龙倒抽了一口冷气,随之下意识的放开了夏静深,捂着自己的脚嗷叫起来。

夏静深得到自由之后,慌乱的在房间里找寻起了可以躲藏的地方,可是她发现无论自己躲在那里,好像都是无济于事,最后都会被那个男人给抓到。

她慌乱的从自己包包里掏出了手机,而后快速的打开,找到了一个她平常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拨打的号码,紧张的拨打了过去。

陈伟龙见夏静深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面前,要夺走她的手机,而夏静深则是拼命的握着手机,不想被他把自己的手机抢去,可是对方迟迟不接电话,让她惊慌的心,更加的慌乱起来。

就在最后紧要的关头,电话通了,她听到手机另一端传来君御琛无比阴冷的声音,“什么事?”

“君御琛,救……救我……”

夏静深的话还未说完,手机就被陈伟龙夺去挂断了,她听到他暴怒的声音吼道:“竟然敢偷偷打电话,我看你是活腻了!”

……

君御琛正在陪一个重要的客户吃饭,突然接到夏静深的电话,说让自己救她,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通话就被挂断了,等他再拨打过去的时候,对方却显示关机了。

意识到夏静深遇到危险,君御琛哪里还有心思陪客户吃饭,他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丢下客户和自己的特助离开了。

君御琛出了包间之后,快速的给酒店经理张群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叫人以最快的速度,查找六楼半个小时之内的所有监控,而他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监控室。

在监控室里,君御琛很快便发现了监控中夏静深的身影,知道她去了616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心里的直觉告诉他,夏静深肯定还在616房间没出来,来不及再多想什么,他转身准备走出监控室的时候,身后的张群突然对他说道:“总裁,616房间的房门,好像被一个女人从外面反锁住了。”

闻言,君御琛浑身散发出摄人的寒意,眼底那一抹凌厉的寒光,足以震慑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尽管他和夏静深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夫妻,但是他早已对外宣称她是自己的未婚妻了,而现在竟然还有人敢打她的主意,简直是活腻了!

三分钟后,616房间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君御琛带着满身戾气走进了房里,眼前一片狼藉,说明了刚刚在这间房里发生的一切。

“啊啊——”一声女人因受惊害怕而发出的喊叫,瞬间充斥了整个616房间。

君御琛寻声望去,只见夏静深此刻正躲在窗户的角落里,双臂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那样子别提多可怜了。

而刚刚欺负她的那个男人,此刻正倒在血泊之中,昏迷了……

君御琛的眼底闪过一抹心疼,两步走到夏静深的跟前,蹲下身子想要去抱起她,给她安抚,却被她胡乱的拍打着拒绝,“别……别碰我、别碰我……”

君御琛知道遇到这种事情,她肯定是吓得不轻,他缓缓开口,声音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温柔,紧绷却又带着小心翼翼,“夏静深,是我,君御琛。”

闻言,过了好一会儿,夏静深才慢慢的抬起头来看他,他这才发现她脸上不同寻常的红晕,而且她眼睛里的那一抹迷离的色彩,无疑不在说明着他心中的猜测。

“君、御琛。”夏静深开口喊了他的名字。

“嗯。”君御琛看着她,轻轻的点了下头,“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此刻夏静深身上的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她根本无法再去思考别的事情,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君御琛身上靠去,对他说道:“我……好热,真的好热!”

说话间,夏静深已经环住了君御琛的脖子,柔弱无骨的身子,很不安分的在他怀里扭动着,又咕哝了一句:“呜呜,好难受。”

听她这么说着,君御琛再也顾不得其他,抱起她就往外面走去,只是还不忘瞥了眼地上昏睡的男人,冷声开口的话里,充满着绝情,他叮嘱自己的特助景衍道,“以后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出现,必须处理干净。”

“是。”景衍恭敬的开口应道。

君御琛这才抱着夏静深快速的离开,她现在情况已经到了紧急的关头,不等再耽搁了,他必须要尽快的送她去医院。

只是,夏静深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双柔软的小手一点儿也不安分,不断的撕扯着他的衣服,而且她粉嫩的唇瓣,也不停的在他侧脸上像是亲吻一般蹭着,饶是他再怎么坚持,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抱着夏静深进入电梯后,君御琛发现她撩拨自己的动作,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气恼的将她抵在电梯上,冰冷的声音带着隐忍,开口恐吓她,“夏静深,你若是再不听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