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18、相亲宴(1)

昭辕 | 发布时间:2020-02-14 08:11:03 | 阅读次数:28619

“切,一回去就就戏谑我。”凌夜装作轻蔑道。“切,一回来就开始揶揄我。”凌夜假装不屑道。。...

方萱温柔一笑,手臂并未从君御琛的胳膊上移开,“的确是好久不见了,凌夜大美人。”

“切,一回来就开始揶揄我。”凌夜假装不屑道。

方萱笑的更加开心了,“谁让你长得比我们女人还美呢,不揶揄你揶揄谁啊?”

凌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话说他这妖孽般的长相,还真是他的硬伤!

方萱收敛了玩笑的心里,转而看向赫连迟睿,“迟睿,你也来啦。”

“嗯。”赫连迟睿沉声应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让人显得他与这么热闹的宴会有些格格不入。

毕竟都是认识多年的好友了,方萱对赫连迟睿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他生性冷淡,也就没责备什么。

末了,她转而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夏静深,开口问道:“凌夜这位该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闻言,凌夜连忙摇头否定,“不是不是,她……”

夏静深意识到方萱是在说自己,这才抬起头看向她和君御琛,非常平静的坐着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夏静深。”

方萱的手臂,这才从君御琛的臂弯里抽了出来,走上前一步,很礼貌的向夏静深伸出了手,温柔的笑道:“你好,我是方萱,跟御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算是青梅竹马。”

原来她是君御琛的青梅竹马,怪不得和他那么亲近,而他也丝毫不避讳她的亲近,想必她对君御琛而言意义不同吧。

夏静深伸出手和方萱握了握,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她找了个借口道,“不好意思,我好像喝的有点多,失陪一下。”

看着夏静深借故离开,而且全程下来,她没有跟自己说过一句话,君御琛感觉到有些不对,意识到自己刚刚也没来得及和她说上一句,这小女人该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这么想着,君御琛借着要去洗手间的理由,悄悄跟在了她身后……

夏静深穿过长廊,来到长廊尽头的阳台处,这里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她打开阳台的窗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想要平息自己心头的那股子躁动和不安,她告诉自己不要去在意刚才的事情,她和君御琛之间,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现在他的青梅竹马回来了,她应该要坦然接受,甚至做好离开他身边的准备。

……

两天后,夏静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别人给夏静宜介绍了一个对象,让她回去大家一起吃个饭。

夏静深觉得不管怎么样,夏静宜也是自己的妹妹,而她作为姐姐,也确实应该为了妹妹的终身幸福,献上一份祝福,所以她没有拒绝,就去了夏静宜指定的酒店。

君悦国际酒店外,一辆豪华版的劳斯莱斯稳稳的停住,随即一身墨色西装的君御琛,优雅的下了车,而后走进酒店里。

君悦国际酒店,隶属DGM集团旗下,君御琛今天是来视察工作的,顺便陪一个国外的重要客户吃饭,他转身进入电梯的时候,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紧接着电梯门合上,他并未看清楚那抹身影,皱了下眉头,只当是自己认错人了。

到了六楼,君御琛刚出了电梯,就碰见了迎面走来的夏静宜,他并没有注意到她,是她先开口喊了他一句:“姐夫?”

夏静宜起初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人了,走上前发现自己碰见的确实是君御琛后,她一副惊讶的表情道:“真的是你啊。”

君御琛虽然和夏静宜见过一次,但对她却并没有多大的印象,此刻听到她这些奇怪的话语,便冷冷的皱起了眉头。

夏静宜想到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觉得眼前是一个难得一遇的机会,她必须要君御琛记住自己的同时,还想着要在他和夏静深之间制造点儿小摩擦,最好是能够借此机会,让夏静深身败名裂,让君御琛嫌弃的不想再要她。

“我是夏静宜,夏静深是我姐姐。”夏静宜看着君御琛的时候,双眸里闪烁着激动的亮光,希望他能记住自己是谁。

对于夏静宜殷勤的自我介绍,君御琛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冷漠的点了下头,转身准备离开。

夏静宜见他要走,便上前一步拦住了他,略带着些害羞的开口,“姐夫……”

“请问夏小姐还有什么事?”君御琛淡漠的问了一句。

夏静宜能感觉得到,君御琛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和自己交谈,心里不免升起一股子幽怨来,明明他对夏静深就有说有笑的,对自己却这般冷淡,这让她很不甘心。

她虽然心里气恼,但表面上还是装的一副温柔淡定的样子,对他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就是我从姐姐那里知道,她……她对你好像并没有什么感情,所以也不是很想和你结婚。”

君御琛闻言,沉默了半响,眸中带着一丝冷意审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他从十八岁就开始接手家族企业,久经商场十余年,也遇人无数,所以有些人在自己面前,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思,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对于眼前这个女人说辞,他自然也是不屑一顾的。

“我的未婚妻,对我是不是存有感情,关于这件事情,我自己会拿捏,就不劳夏小姐你来操心了。”君御琛淡淡的话语里,带着一抹冰冷的寒意,仿佛能将人封冻。

夏静宜听完君御琛的话,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感觉真的好冷!

但她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弃,而是壮着胆子继续说了下去,“你误会了,我说这些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只是希望你能认清楚姐姐,其实她并没有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乖巧的,她……”

君御琛面对夏静宜的时候,完全没有了耐性,尤其是在听到她说夏静深的一些坏话之后,他的胸腔里无端的燃起一股无名的怒火,说话的语气,冰冷中透着极度的不悦,“你到底想说什么?”

夏静宜见君御琛对自己的耐性已经用完,也顾不得再和他慢条斯理的聊下去了,只是捡了些重点的话说道:“我们家今天为姐姐安排了一场相亲宴,一会儿我姐就会赶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