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13、听说你和君御琛订婚了

昭辕 | 发布时间:2020-02-14 08:11:02 | 阅读次数:27546

闻言,夏静深像是霜打得茄子像焉了,实际上她也没抱太大的希望,指出自己也可以劝服君御琛,她一副可伶兮兮的表情望着他,“也许,我们也可以先培养出来感情,再结婚了的。”闻言,夏静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焉了,其实她也没抱多大的希望,认为自己可以说动君御琛,她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或许,我们可以先培养感情,再结婚的。”。...

君御琛沉默了半响,缓缓开口,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除了和我结婚,你没有别的退路可选。”

闻言,夏静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焉了,其实她也没抱多大的希望,认为自己可以说动君御琛,她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或许,我们可以先培养感情,再结婚的。”

君御琛蓦地皱紧眉头,他那沉思着的样子,似乎是在考虑她的意见,不过他终究是没有松口,他说:“先结婚,再培养感情是一样的。”

某人固执的想法,让夏静深很是无语,见自己怎么都说不动他,干脆也不说了,自顾自的郁闷起来。

自己的手突然的被某个男人握住,夏静深抬头迎上他的视线,微噘着小嘴儿嘟囔,“干嘛啦?”

“你不是说要培养感情?”君御琛薄唇微动,拧眉一问。

夏静深脸上写满疑惑,只是还未等她问出口,某人就已经给出了她答案,“从现在开始,做好跟我培养感情的准备。”

说话间,夏静深已经被君御琛从椅子上拉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君御琛开车载着夏静深,来到了一家装修豪华阔气、金碧辉煌的首饰店外面,他先是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而后绕过车身,来到副驾驶座这一边,很优雅的开了车门,绅士的请她下车。

夏静深看着这样的君御琛,有些发懵,而且非常的不习惯,不过看着他递过来的手,她也没有拒绝,任由他牵着自己下车。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夏静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君御琛没有回答她,只是牵着她的手,走进了首饰店里。

他187公分的身高,完美比例的身材,搭配一套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给人的感觉笔挺而健硕,优雅而绅士,尤其他那张无可挑剔的欧式立体脸庞,仿佛是上天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简直帅到没有天理,更是惹得店里的女服务员和女顾客们频频张望,移不开眼睛。

夏静深只听到他进了店里第一句话,便是对服务员小姐说,“请把你们店里最贵最漂亮的钻戒拿给我看一下。”

有幸被点到的那位女服务员,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红着脸连连点头,“好的,请稍等。”

“喂,你到底要干什么呀?”夏静深又问了一遍。

君御琛不说话,只是接过女服务员递过来的钻戒,仔细的看了看,然后满意的点了头,“嗯,很不错。”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里拿着钻戒,看着夏静深,这才对她冷硬的说道:“试试看吧。”

夏静深的右手被他执起,在他快要为她戴上钻戒的时候,她却猛然收回了手,“君御琛,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总要让我知道吧。”

君御琛抬起眼帘,迎着她清亮的视线道:“你不是说结婚,要先培养感情?”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夏静深这个女人,真是虚伪到了极点,明明这就是她想要的暗示,现在他给了,她却又装作一副很清高的样子,不愿接受。

夏静深也在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他是误解自己了,便道:“如果你觉得所谓的培养感情,就是这些物质上的满足的话,那么我想我们是真的不合适。”

君御琛听了她的这番话,习惯性的拧起眉,见她转身要走,便拉住了她的手,冷硬的语气,也较之刚才缓和了许多,耐着性子对她说道:“既然我们两个迟早是要结婚的,婚戒肯定是要选的。”

说话间,他已经将钻戒戴在了她右手的中指上,把玩着她的手看了许久,终是满意的点了头,说了句暖心的话,“而且……我觉得这款钻戒还挺适合你的。”

夏静深闻言,抬眸看向了自己面前的男人,见他在对自己笑,她的嘴角也跟着微微扬起一抹温暖的弧度。

周一,夏静深照常去了公司上班,只是与平常不同的是她这个小职员,一下子便成了整个DGM公司的焦点,原因是整个公司的职员在一天的时间里,几乎全部都知道了她和君御琛订婚的消息。

一时间公司的员工全都跑来讨好夏静深,有羡慕她的,也有嫉妒她的,但无论怎么样,单凭她是君御琛未婚妻的这个头衔,就没有人敢欺负她的。

而夏静深则是非常的不自在,她没想到成为君御琛的未婚妻,会有那么多令人头疼的事情。

不过,最让她觉得头疼的事情,还是许言的纠缠。

在电梯外面偶遇到许言,夏静深想也不想的就要转身离开,却被许言喊着追了上来,“深深,你……还在生我气啊?”

闻言,夏静深停下脚步,好笑的看着他,“为了你这种人生气,我觉得那是在浪费时间。”

许言被她一句话呛到,顿时有些无语,可还是开口问她:“听说你和君御琛订婚了,这不会是真的吧?”

“我要和谁订婚,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夏静深语气中尽是疏冷,就好像她和许言之间从来不曾相识过。

面对夏静深如此冷漠的态度,许言虽然感觉无奈,但还是不想看着她执拗下去,便耐着性子道:“深深,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你对君御琛这个人根本不了解,所以我不想你拿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来做赌注。”

夏静深的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看着许言的时候,眼神里藏满了讽刺,“你怎么会知道嫁给了君御琛,我就不会幸福?”

“我……”

许言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夏静深给打断了,“许言,我们之间有三年的感情又如何,是你背叛在先,难道还不许我另择他选了吗?”

许言能感觉得到,夏静深还在责怪自己背叛了她,为此他也为自己找了个很好的借口,“深深,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理解我,我们之间毕竟有三年的感情在,我怎么可能真的舍得去伤害你呢?”

“而且我之所以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那也是逼不得已的,我想要为我们之间争取更美好的未来,难道这样也有错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