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九章两个灵魂

纯真善良 | 发布时间:2020-02-14 | 阅读次数:28558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可怕直播》第九章两个灵魂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离开了寝室楼后罗焱回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时教室,跟进节课像,这堂课的老师的很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时的学生,昨天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来上课时了,可罗焱也也没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罗焱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眼神的冰冷,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监控室大爷也发现了监控里的这人好像有点不对劲,自言自语道:“这小伙子好像是六楼那个单人寝室里的,怎么今天看起来那么阴森……”

罗焱没有跟监控室大爷讨论柳如林,而是飞一般的跑出了寝室楼,连柳如林到底往寝室里塞了什么都没有想去查看,开玩笑,罗焱现在可是不敢单独见柳如林了。

离开寝室楼后罗焱来到了这节课的上课教室,跟上节课一样,这堂课的老师同样好奇这个长时间不上课的学生,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来上课了,可罗焱也没有多跟老师解释,直接坐到了寝室兄弟的旁边。

罗焱刚一坐下,就把手机上刚才下下来的那段监控视频给李冬看,别看李冬这个人老实还有点书呆子的气息,可是人很博学,懂得也多,尤其喜欢偏门只是,甚至心理学跟犯罪心理学都有涉猎。

罗焱对李冬说:“你看看这两段视频,能看出什么猫腻么,我总感觉他从厕所里出来前后有些不一样。”

李冬把手机拿过来一瞧,只将两段视频看了一遍就说:“这个是刚才找你的那个叫柳如林的吧,嗯,焱子你感觉的没错,视频里的他是有些诡异。”

“诡异?怎么能用到诡异这个词,应该只是看起来有些别扭吧。”罗焱现在是真怕把柳如林跟诡异两个字 联系在一起了。

“焱子你仔细看,这人刚进厕所的时候,面无表情,走路也比较自然,可出厕所的时候,他走路的姿势变得僵硬,跟进厕所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而且看起来就仿佛是刚学会走路,或者长时间没有走过在适应一样,我敢说,如果不单纯看脸的话,只凭走路姿势跟肢体细节来看,这绝对是两个人!”

听李冬说完,罗焱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两段视频,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可要说前后是两个人这也未免太扯了吧。

“冬哥你说单纯从走路的姿势就说这是两个人,靠谱么?”

李冬推了推眼镜看着罗焱,觉得被他质疑感觉很不爽,于是解释道:“我跟你说,靠着一个人的肢体动作跟走路姿势来分辨一个人可比光看脸准确多了,每个人都有自身的动作习惯,这个习惯可能是几十年的肌肉记忆养成的,不可能轻易改变,就拿视频里的柳如林来说吧,就算第二段视频里他是故意表现出不同的走路姿势,可他整个身体表现出来的不协调跟僵硬感是绝对不可能装出来的。”

李冬怕罗焱理解不了,又补充道:“就比如说一个成年人,难道会模仿出孩子刚学走路时摇摇晃晃的姿势么?”

罗焱听李冬这么解释完,心里有些明白了,可还是问道:“那你说灵异,这从什么地方说呢?单单是说他的肢体僵硬跟不协调?”

“焱子你把视频放慢两倍再看。”

罗焱又将第二段视频放慢了两倍又看了一遍后,这下不用李冬说,他也发现了为什么说柳如林灵异了。

正常人走路的时候,大脑发出指令后,双腿都是很顺畅的走到指令下达的位置,就算双腿有残疾的,动作迟缓可行动却不会迟缓,而第二段视频里的柳如林,就好像整个身子都被强行的往前行走,两条腿可以看出来绷的笔直,很不自然的走路,仿佛是大脑下达的指令而双腿不愿意执行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罗焱有些不敢信地看向了李冬。

“进厕所前后两个不一样的动作代表了两个不一样的人,而身体的不协调跟僵硬仿佛在适应整副身体,身体有些不执行大脑的指令,好似在反抗,唉,焱子,这如果不是你从哪里合成的视频为了逗我,就是这个柳如林可能是两种人格,或者多种人格,我实在不愿意接受了二十年现代教育的我相信灵异事件,咱们以后离这个人远点吧。”

李冬很认真地对罗焱说完这段话,而罗焱本来是想把柳如林往寝室里塞信的事儿也告诉李冬的,可是怕吓到他就把话咽了下去。

整堂课,两人都若有所思的想着事,从昨晚上柳如林在厕所里传来的怪声,到今天从视频里看到的诡异现象,如果说柳如林是正常人的话,恐怕打死罗焱都不会信。

下课后,罗焱没有跟其他兄弟去吃午饭,而是说先回了寝室,在回五楼的时候,还特意趴在楼梯口往寝室那边瞧了瞧,他是生怕跟柳如林撞个照面。

罗焱走到寝室门口,蹲下身果然从门缝里找到了那封信,拿了信后赶忙进入寝室将门反锁后,坐在了床上将信拆开。

从头看完之后,罗焱起了一身冷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原来,李冬说的没错,只是发生在柳如林身上的事,谁都没有想到……

你好,我叫柳如林,14级商学院学生,我给你写这封信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心里有一些话在这个学校里已经没有人可以说了,既然昨晚遇见了你,就是有缘,我就跟你说说我的故事,我怕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我是本地人,父母均是下岗工人,就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我从小倍受其他小朋友欺负,别的小朋友说我家穷,说不配跟他们玩,于是我发奋学习,想考上个好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可这也养成了我孤僻内向的性格。

黄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考上了省示范学院,你可能已经发现了我的不同,而且可能也从别人拿听到了对我的称呼,我们院系的人都说我怪,说我孤僻,说我一个人住在单人寝室里肯定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我知道,他们背后都管我叫鬼人,叫异类。

其实我尽管性格内向胆小,可是过去却向往着跟别人交流,向往着跟别人做朋友,我刚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也是跟普通学生一样住在几个人一起的寝室里,我本以为在大学里我可以交到一群好朋友,可以尽情享受大学里的阳光,甚至心里还妄想,会不会交到一个女朋友,可之后我明白了,我这种人的命,注定跟阳光没有任何关系。

在寝室跟室友一起的生活,我比任何人都要珍惜,我每天上课都为我的几个室友占座,吃饭时都帮室友打饭,甚至每晚他们在那边打游戏,我都帮他们端洗脚水!我就为了他们能把我当做朋友甚至兄弟一样看待!可之后我明白了,我在他们眼里就他 妈是一个奴才,一个可以随时取笑的玩物!

有一次我在图书馆看到了一个姑娘,她一袭长裙,文静委婉,看书时的侧脸是我见过最美的,那一次我偷偷的拍下了她的照片放在我的手机里,我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她是隔壁文学院的系花,当时我就知道,我俩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是手机里的照片却被李浩看见了,李浩是我的室友,家里做生意的,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富二代,平时对我也算客气,张口闭口都管我叫兄弟的人,可也是寝室里唯一让我连脚都得帮着洗,帮着擦的兄弟!

他告诉我,追女孩没有追不到的,但是最起码得钱也得有,他说他愿意借我钱,可是总借我钱追女孩说怕伤我自尊心,便告诉我可以自己赚钱,说现在大学生赚钱无非那么几个,要不做微商,可微商需要本钱跟人脉,这两点我都没有,要不就是做**,可**来钱太慢而且太少,他就给我出主意,说现在直播很火,要不我就开个直播吧。

我知道我不是那块料,我这么一个胆小内向的人怎么可能对着屏幕直播呢,可是李浩,我这个兄弟鼓励我,说他会全力支持我做直播,会带着他的朋友一起给我刷礼物,我相信了。

于是我便在红人直播注册了一个主播,因为礼物全额提取,我想快点能跟我的女神站在同一高度,便在直播的时候一反常态,不在胆小怯懦,而是玩当时还没有兴起的恶搞低俗的户外段子。

大冬天我可以只穿个短裤跳进雪里,只为了直播室里的人能多刷十几块钱的礼物,我可以装疯卖傻地在大街上任人调笑,只为了直播时能多有人点一下关注,渐渐地,看我的人也多了起来,我也有了一定的收入,我好像能看到我约女神出去吃顿饭的那一天了。

李浩看我直播间竟然做了起来,然后跟我说,说既然直播有了效果,而且也有了一些粉丝,那还不如来个直播表白,做一个地上摆满蜡烛,天上放满烟花的场景,直接对那姑娘进行一场直播表白,这样才能成功。

我听了李浩的话后,真的欣慰能够在大学拥有他这样的好兄弟,就同意了他说的话,那天我真的在学校外面摆好了场景,也托人将那姑娘约了出来,我当着直播间里所有粉丝对她单膝下跪表白,说我喜欢她,说想跟她在一起!

可是,却没有换来我想要的结果,那姑娘只是冷冷看着我做的一切,仿佛在看着一条企图摇尾乞怜的狗。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李浩开着一辆豪车带着我所有室友停在了我俩身边,我惊喜地看着他们,心里当时想的竟然是我的室友们果然会支持我,可下一刻我就清清楚楚明白了我到底是什么地位。

李浩下车后没有看我一眼,而是一把搂住了那姑娘,当着我的面亲了下去,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之后李浩对我说:“你真以为你能做我的兄弟?你真以为她会看上你?本来我可怜你这个臭**丝,让你给我端茶倒水的还有点用,可是你却不自量力喜欢上了我的女人,这一切就让你知道个教训,不该碰的别碰!不该想的别想!”

我当时听完后,大脑一片空白,看着周围的几个室友都是一脸嘲笑的看着我,直播间里的人有很多都被李浩买来刷屏的谩骂,我从小到大感受过的屈辱很多,但这一次真的让我连活下去的动力都没有了。

直到他们开车走后,我都呆呆地跪在原地没有动,直到摆放的蜡烛都熄灭后,我才慢慢离开,我没有回寝室,我怕回了寝室之后我会忍不住杀了他们!可是我更怕回去后,我没有勇气杀了他们…我恨这个懦弱胆小的自己。

我来到了某座大楼的顶楼,俯视着这个城市时,我真的发现自己不该来到世界上,就当我要纵身一跃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直播间里一个官方管理的消息,上面写着:如果你想死,还不如把身体交给我,我来让这副身体当上真正的人,如果同意请给我回话。

这个ID我挺熟悉的,是成为乙级主播后,官方给配的直播间管理员,但是我俩从来没有聊过,看到这段话后,我突然不想死了,如果他真的有这种能力,那我把身体给他又何妨?于是我便回话说我同意。

再回学校后,我调离了寝室,更加不愿意跟别人接触,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可是慢慢地,我的心里仿佛多出了一个人,每一天都在跟我交流,说什么这个世界充斥着仇恨与腐臭,说他愿意替我承担这一切,让我安心离去。

可是我理智之后,却不想死了,因为我舍不得养我育我的父母,可是事情已经不是我能决定了的,我发现他开始强行控制我的身体,刚开始只是一根手指不停我的使唤,可逐渐变成一只手,变成一只胳膊,变成半个身子,而就在昨天,甚至我已经不能控制我的身体了。

我知道,这副身体快归他了,我也认命了,我不知道以后我会是什么模样,但应该会比现在好吧,我活了二十三年,没有体会过友情跟爱情,这是我的悲哀,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人会记得,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柳……我叫孟令甲!

看到最后,罗焱便明白,世界上已经没有柳如林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