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002.吃软饭

三木游游 | 发布时间:2022-09-23 | 阅读次数:3169

【吃软饭】苏凉拔下玉簪,细细地仔细地打量。触手温润细腻,玉质比她前生在博物馆看见的都好,雕工精致优雅绝伦,定非凡品。无论是也不是反贼,跟她拜堂成亲那位,决非是寻常人。房中家具陈设非常干净却破旧,无任何多馀装饰。嫁衣料子劣质,针脚粗燥。年锦成说,此地叫“苏家村”。苏凉虽不知道触手温润,玉质比她前世在博物馆见到的都好,雕工精致绝伦,定非凡品。。...

【吃软饭】

苏凉拔下玉簪,细细端详。

触手温润,玉质比她前世在博物馆见到的都好,雕工精致绝伦,定非凡品。

不管是不是反贼,跟她拜堂那位,绝非寻常人。

房中陈设干净却简陋,无任何多余装饰。

嫁衣料子劣质,针脚粗糙。

年锦成说,此地叫“苏家村”。

苏凉虽不知如今容貌,只看一双手,小而瘦,却生了茧子,左手有烫伤疤痕。

种种迹象,皆与“富贵”二字相去甚远。

苏凉对当下处境一头雾水,只能见机行事。

腹中空空,她起身便觉头晕眼花,严重低血糖的症状。

门再次开了,精瘦老者端着一个碟子走进来。

“簪子哪来的?”老者瞪大眼睛冲上来,一把夺过苏凉仍握在手中的玉簪。

苏凉:……这老头对她的敌意过于明显。

苏凉盯着被老者放在桌上的食物,脚步虚浮地走过去,有气无力地说,“年将军送的,说是捡来的。”

老者面色沉了沉,攥着簪子出去了。

苏凉坐下,面前没粥,没肉,只有一碟四块点心……

前世从不爱零食甜点,但此刻饿得狠了,拿起尝了一口,还好,不算太甜。

吃了两块,苏凉提起桌上茶壶,倒了一杯茶。

等把四块点心吃完,喝下半壶冷茶,苏凉只一个感觉,更想吃肉了。热腾腾的肉包子、炸鸡腿、红烧肉、炖排骨……

隔壁。

“公子,年公子竟把老夫人生前送给年小姐的定亲信物给了那村姑!他什么意思?”老者神色气恼。

“没意思。”端坐抄经的宁靖没抬头。

清隽的字从笔尖流泻而出,与所抄那本佛经的笔迹一模一样。

“年小姐对公子一往情深,时时戴着这支玉簪,定不是她让年公子交还的!”老者沉着脸说。

“不重要。”宁靖轻轻摇头。

“这是老夫人的簪子,公子收好!或许年小姐还在等公子,再见到她……”老者把玉簪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本书上。

宁靖停笔,沉静无波的眸子看向老者,“梁叔,你该离开了。”

老者面色一僵,低头跪了下来,“老夫人对老奴有恩,老奴发誓要用性命保护公子!”

“送我来此,恩情已偿。”宁靖放下笔,看着抄录的经文,“你有儿孙,自去团聚,莫再管我。”

“公子无人照料,老奴怎能放心?”老者脸色难看。

宁靖不再言语,又拿起笔。

老者只得站了起来,深深叹气,“老奴天亮之前就走,绝不会把公子的秘密泄露与他人。但有些话,老奴不吐不快。公子本事大,若当初愿意协助侯爷,顾家谋反都未必没有胜算,不至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老奴实在不知道,公子到底想要什么?”

宁靖薄唇轻启,“梁叔怎么知道,顾家家破人亡,不是我想要的?”

老者神色震惊,久久不语。

天色将明,老者背着一个包袱,站在门外,沉声道,“老奴这就去了,公子千万保重!昨夜拜堂只是权宜之计,不作数的!那村姑趁早打发走,没得辱没了公子!”

“梁叔保重。”

房中传出宁靖淡漠的声音,老者长叹一声,转身走进了清晨浓雾之中。

苏凉一觉睡到大天亮,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脸,强迫自己打起精神。

为避免被当做妖怪烧掉,需得赶紧搞清楚她到底是谁。

无衣可换,仍是一身大红,推开门,就见隔壁门口站着一个……好美的男人!

墨发如瀑,侧颜弧度完美,宛若精雕细琢。

画中仙,亦不过如此。

苏凉尚未想好该如何打招呼,宁靖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

看年龄,不过十八九岁模样,却有一双悲悯而凉薄的眼眸。

苏凉怕说多错多,便等宁靖先开口。

结果,宁靖只静静看她一眼,转身,回房了……

湿润的雾气扑面而来。

院子很宽敞,但空空如也。只是被高高的院墙围起一大片空地。

四间青砖瓦房,昨夜宁靖和苏凉分别住的中间两间,最左是柴房,最右是厨房。柴房里堆着已被梁叔劈成柴火的喜轿。

苏凉绕了一圈儿,在后院找到茅厕。

万幸,很干净。虽然原始程度让她颇不习惯,但也顾不得讲究了。

厨房大水缸是满的,苏凉拿木盆盛了水,挽起袖子洗漱。

水面映出巴掌大的小脸,涂得红红绿绿,苏凉很无语。她竟顶着一脸劣质颜料睡了一整夜,突然能理解那老头为何嫌弃她。

这副“尊容”,跟那美男成亲,她都嫌弃自己。

换了两次水,把脸洗净再看,苏凉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真容还不错,虽仍显稚嫩,但五官精致,没有胎记疤痕,再长开些,定也是个美人。

不过……苏凉发现她脖子上有青紫痕迹,像是被人掐过。

难道她会穿越,是因为原主被人掐死了?

可原主昨日成亲,谁会害她?

清晨浓雾已散,但苏凉仍是一头雾水。

嫁衣太长,下摆脏了,拿刀割掉一截,袖子挽起没放下。

肚子又唱起空城计,可打开厨房里的几个坛子,皆空无一物。

没米没面没菜,也没做过饭的痕迹。

案板上的盒子里还有四块苏凉昨夜吃过的点心,但她真不想一大早再吃这干巴巴的玩意儿。

那美男是餐风饮露过活的么……苏凉心中吐槽,走出厨房,去敲宁靖的房门。

“何事?”

声音真好听……苏凉清了清嗓子说,“家里什么食材都没有,怎么吃饭?”

“白大娘会做好送来。”

苏凉:……雇人当厨娘?看来很有钱。

听见敲门声,苏凉就过去了。

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衣着朴素面容愁苦的老妇人,挎着篮子。

一见苏凉,就抓住她的手拍了拍,“凉姑娘啊,嫁了人,以后好好过日子,早点给宁公子生个儿子,一辈子就有依靠了。”

苏凉闻言,以为自己姓梁。

她并未在意白大娘的话,这小身板瘦巴巴的,撑死了十五岁,生孩子那是玩命。

见苏凉不说话,白大娘也没觉奇怪,把篮子递过来,“这是早饭。”

苏凉接过来,白大娘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老梁说宁公子要吃好的,我都是让儿子从镇上买最精细的白面,割最好的肉,油啊糖啊用了不老少,上回给的,除掉工钱,都花光了。”

“白大娘稍候,我去拿钱来。”苏凉说。

“哎!不急!不急啊!”白大娘喜上眉梢,显然这活计有得赚。

苏凉直接推开了宁靖的房门,把篮子放桌上,“白大娘说之前给的钱用完了。”

宁靖微微摇头,“我没银子。”

苏凉愣了一下,“不是你给的?”

“梁叔给的。”宁靖说。

“他人呢?”苏凉问。这才发现昨夜那位看她不顺眼的老者不见了。

“走了。”宁靖面色依旧平静。

“不回来了?也没给你留钱?”苏凉无语,确定不是恶奴卷款跑路?

宁靖沉默片刻后说,“他或许以为我有。”

论沟通的重要性……

“那怎么办?”苏凉以为至少温饱不愁,现实却很骨感。

宁靖看向苏凉,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你的嫁妆呢?”

苏凉无语。

她有没有嫁妆另说,但长得美,吃软饭都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