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002 雨过天晴

一桶布丁 | 发布时间:2022-09-23 | 阅读次数:10859

宁为松手了板手,连续2三次。也不是经历过了两次迟疑,不是同样的场景他经历过了三次。细节上还在层层积极布局。左侧的孩子就变多,从五个到十个,再到很多很多。但右侧轨道上的孩子一直仅有一个。每一次,他都能非常清晰的感知能力到,火车头撞向这些孩子的那一霎那,所有后悔当初不是经历了两次犹豫,而是同样的场景他经历了三次。。...

宁为松开了板手,连续三次。

不是经历了两次犹豫,而是同样的场景他经历了三次。

细节上还在层层加码。

左侧的孩子开始变多,从五个到十个,再到很多很多。

但右侧轨道上的孩子始终只有一个。

每一次,他都能清晰的感知到,火车头撞向这些孩子的那一刹那,所有后悔、痛苦、不甘的负面情绪。

甚至能感同身受。

但每一次,他都选择了直接放手,什么都没做,又或者说选择了保护在另一条轨道上静静玩耍的那一个孩子。

直到第三次放手,他脑海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声音:“为什么?”

“遵守规则的人,不该为不遵守规则的行为买单。”

随后宁为只觉得眼前又是一黑。

当他在睁开眼时,入目是白色的墙面,墙角处还有一个蜘蛛网。

随后便是生理上的信号,好渴。

“水……”

“卧槽,宁为,你特么醒了?”

宁为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同窗三年的室友罗翔。

“赶紧,给我水!”

一大杯水灌下肚子,宁为终于感觉身体彻底舒畅了。

“这是哪?”

“学校医务室。”

“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你特么自己不记得了?”损友似乎也有些懵。

宁为静静的看着损友,记得他还需要问?

“好吧,看来你是真被烧糊涂了。”

罗翔一本正经的开始描述:“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呢,当时正站在寝室阳台上拍大雨的视频,突然看到一个人晕倒了,那身板还挺像你的。还没反应过来,导员来了个电话。我一接,导员就问你有没有在寝室。”

“我就如实告诉导员,你不在,不过我看到下面有人晕倒了远看挺像你的。导员当时就急了。立刻让我去看看是不是你,我马上就冲出去了,一看还真是你!巧了,这时候天晴了,雨晴了。”

“导员这时候也跑过来了。刘聪跟轩公子又不在,临时又没地方找人,结果就只有我跟导员两个人把你送到医务室。你不知道啊,你刚到医务室的时候可吓人了,整个脸通红,一量体温烧到41度。”

“嘴里还一直嚷嚷着,我不按,我不按,我不会按的……”

“医生吓得赶紧给你打了退烧针,验了血,还推着你去拍了个头部CT,查了心电图,结果屁事没有,结果显示你身体健壮的像头牛,白细胞都正常的。”

“然后导员接到电话,给我交代了下事情始末,就先去处理你那烂摊子了。留下我在这儿陪着你。我还在寻思着,今天怕是要在这儿闻一晚上消毒水味了,没想到你醒了。”

……

听完罗翔的描述,宁为有些闷。

发生了什么?

难道因为淋雨发烧而晕倒,然后在梦里顺手解决了一个电车难题?

关键是作为一名理科生,他从没有研究过这种这种人文思想实验类的东西。

怎么会做这种梦?

梦里得有一切还那么真实?

不过突然晕倒似乎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在挥出那一拳的时候,其实宁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记大过,甚至被劝退。

但他还是挥了出去,因为不打那一拳,实在意难平。

现在听罗翔转述导员的意思,似乎要全力保他了。

他大概你能理解导员的心情。

网上流行一个段子。

初中班主任最关心孩子的中考成绩,高中班主任最关心孩子的高考成绩,大学导员只关心学生的生死。

成绩好不好,那不重要,毕业找不找的到工作,也不重要。

孩子们别死在学校才是最重要的。

说出来不好听,却是人间真实。

这一刻,宁为突然想去开个抑郁证明。

“那现在我们可以回寝室了吧?”

“回去?不在做检查了?”

“检查不是都做过了没事吗?”

“你不烧了?”

“我现在很舒坦。”

“医生!”罗翔盯了宁为片刻,突然叫了一声。

……

虽然宁为觉得自己的确是没事,但还是在学校的医务室内又折腾了大半个小时。

期间罗翔给导员打了个电话告知了宁为的情况。

电话中明显能听到对面很吵闹。

不过导员听说宁为没事了,语气到是平和了许多。

这大概也能从侧面证明问题不大。

不过这些就不是两人关心的事情了。

离开了医务室,两人直奔寝室。

室外天果然已经放晴,还未敛去的夕阳晒在身上暖暖的,很是舒服。让人不敢想象几个小时前那会乌云将天幕完全笼罩的那一幕。

回到寝室的路上,罗翔极其突然的来了一句:“宁为啊!”

“嗯?”宁为侧头看向损友。

“你不该动手啊!”

“不想讨论这个。”

似然知道罗翔是想安慰自己,但宁为觉得自己真不需要被安慰。

……

回到302寝室,寝室另外两个人正抱着饭盆吃的正香。

罗翔当时就不太舒服了,嚷嚷道:“你们两还吃的下去饭吗?知不知道今天宁为差点就交代了?”

下午没课,刘聪跟徐瑞轩据说是去图书馆看女生了,宁为的事情导员严令罗翔不要外传,所以他们还真不知道下午发生了什么。

不过听到罗翔的喊话,原本淡定做在位置上的两人顿时来了精神。

“啥情况?宁为,你下午碰到女妖精了?”徐瑞轩放下饭盆便冲到宁为身边,关切的问道。

宁为哭笑不得,只是瞪了罗翔一眼,但毫无杀伤力。

其实大家都习惯了罗翔那张嘴,没人真当回事。

“呸,什么女妖精,我们宁为今天去把负责研招的老师揍了一拳,那货竟然说把宁为的保研资料弄丢了!丢了!”罗翔用夸张的语气说道。

“还能有这么离谱的事儿?”徐瑞轩愣了愣,一时也不好意思开玩笑了。

大家都知道宁为为了能拿到推免资格付出了多少。

“该打!”

刘聪在一边点评了句:“但是你不能打啊!宁为,都大四了,这时候闹出什么事,咱们吃亏啊!”

“我也是这么说嘛!”罗翔在一边补刀:“好在……”

“打住!都别提这事了。肚子饿了,罗翔去帮我打份饭,我想看会书。”宁为连忙说道。

寝室的兄弟他了解,这一聊下去就没完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