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6章 信息

一越惊梦 | 发布时间:2022-09-22 | 阅读次数:21119

序言——【人的话,总是会真是假假,而没用的信息,通常藏匿于其中。】不刻意公开披露的信息让墨颜急得地挠,像陀螺一样在原地转圈圈。而说出来令人惊叹之语的阳燧履却跟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往都快熄的火堆里加柴,看上来完全也没想要官方辟谣或抚慰她的意思。对‘它’而言,是她刻意披露的信息让墨颜急得挠头,像陀螺一样在原地转圈。。...

序言——【人的话,总是真真假假,而有用的信息,往往藏匿其中。】

刻意披露的信息让墨颜急得挠头,像陀螺一样在原地转圈。

而说出惊人之语的阳燧履却跟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往快要熄灭的火堆里加柴,看上去完全没有想要辟谣或安抚她的意思。

对‘它’而言,是她自己提出问题,就该做好接受超出常识的信息的心理准备。

‘它’可没有义务去点拨她,不是吗?

而且,‘它’在等,等这个孩子,是否能再度冷静下来。

如果连这样的消息都接受不了,那接下来的信息,就更加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这些超出异常的信息,那她活下来的几率将会不断降低。‘它’只能另作打算,考虑是否直接取出‘银丝虫’。贸然取出‘银丝虫’,有极大的可能会刺激到它。从而让‘银丝虫’出于自保,主动陷入不定期的封闭式休眠。

如果是她能重新冷静下来,那取出‘银丝虫’就得不偿失。如果没有足够的冷静,她很容易在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对话里,误判或遗漏对话中的信息。

往往误判一次,就可能会死,那还不如提前避免出现这样的局面。

但凡说出的话或文字,乃至一个眼神,都包含着有用的信息。

当然,有用的信息,往往需要抽丝剥茧,才能得到。

而冷静,是获取这些信息的重要渠道。

她的冷静关乎未来的生死,而她的生死,对‘它’来说,至关重要。

正当‘它’思索着其他事,急的几乎挠秃头的墨颜突然停下原地打转的举动。随着停下毫无意义的举动,上一秒还慌乱自己身上带有可怕东西的墨颜,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直觉告诉她,她遗漏了重要的信息。

就在刚在的对话里……

阳燧履刚在对话中说到‘这只是个比喻’。

……比喻这两个字,用得可真是微妙。

随着心中呼之欲出的嘲弄,墨颜终于明白过来。

在阳燧履向她披露‘噬魂契’时,‘它’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包含着信息。区别在于真的消息里掺杂了假的的信息,又用假的信息来掩盖有用的东西。

其中,第一个有用的信息是:‘噬魂契’的数量非常庞大。

这个信息有什么用?先放着。

既然阳燧履将‘噬魂契’和丧尸病毒放在一起比喻,其用意自然是更加直观的向她转述其危害和可怕性。按照影视作品里表现出来的,丧尸病毒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超高的感染率,擦破皮就是丧尸后直接火化扬灰一条龙服务。

如果按照影视作品一般的套路来说,有感染,就有免疫。

能免疫丧尸病毒感染,都是影视作品里的‘真’天选之子。

再一个就是疫苗或血清,可以有效抑制或救治被丧尸病毒感染的人类。

可那是影视作品,不是现实。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小说来源于现实,而现实却比小说更加狗血+魔幻。

也就是说,影视作品里所谓的疫苗或血清放在现实是否有用,有待商榷。

那这和第一个信息有什么关系?

只能说,有,而且非常关键!

庞大的数量,意味着‘噬魂契’并不具备丧尸病毒那种变态的感染率和传播率!

这可是能救命的重要信息!

众所周知丧尸病毒的无救来源于其变态的感染率和传播率,是属于一传十十传百的递进式传染。这就意味着只要有一个病原体,丧尸病毒就能创造一个军队!

那丧尸病毒就不需要庞大的存在量,因为它只要一个就能颠覆世界。

那问题就绕回来:阳燧履说,‘噬魂契’有千千万。

这便是区别,也是第一个有用的信息。

以她自身来说,她都生生死死这么多次了,并没有发生变异或其他明显不舒服的征兆。可这并不能作为排除‘噬魂契’不会让人变异或产生其他变化一说。

于是,第二个问题就顺理成章的摆出来了。

想清楚的墨颜重新回到阳燧履面前坐下,问出自己的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噬魂契’是否会让人变异或产生其他变化?”

她之所以不问‘噬魂契’有什么危害,是觉得没有必要,完全可以在第二个问题的答案里得到。自然没有必要问出来,白白浪费一次珍贵的机会。

【呵,聪明的孩子,这个问题的答案,能给你足够的信息。但同样……也会让你恐惧,甚至……对未来失去希望。】阳燧履没有马上回答墨颜,而是低语道。

【吾给你一次机会,选择一次帮助,或者,得到有关‘噬魂契’的秘密。】

“……”

这可不是什么好话。

一次帮助,具体是什么?有可能是杯水车薪,也有可能是毫无助益。比起未知的‘帮助’,墨颜选择知道眼前切合实际的准确信息,那对她更有帮助。

墨颜整理自己的心绪,说道,“我曾书上见过一句话,‘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感情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

“……一次帮助对我或许有用,却改不了我对未知的恐惧。”墨颜微微一顿,眼神变得坚定,“如果你的答案,能让我对‘未知’有更深的了解。”

“——那我……选择了解这份‘恐惧’。”

【……】神秘的‘它’听到女孩的回答,不由仔细打量面前的人类。

人类这个物种,说他们‘多变’并不准确,只能用‘复杂善变’来形容。

按‘它’的岁数来说,面前的人类女孩,太小了。连‘它’近期褪下的‘人壳’都要比她大了足足百多十岁,她才刚满20岁。

这个岁数,在人类群体中相对而言:处在稚嫩和成熟的交界线。

这样的年纪,即保留着孩童的天真乐观,又带着成年人的主观和思考。不会像小屁孩脑子发育不全,容易做出不计后果的事。又不会全像市侩的成年人斤斤计较,以自我为中心去思考一切。

正因如此微妙,其可能性——自然更大。

【会……】‘它’低低的笑出声来,给予女孩明确、又残酷的答案。【接种了‘噬魂契’的宿主,都将难逃变异的下场。】

“……”明确的答案,让墨颜面上血色尽失。

果然……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更何况,是让多次人死而复生的力量,又怎会一点代价和副作用都没有?

面前的女孩苍白着脸却又异常的沉着和冷静,没有惊慌的大呼小叫,也没有失态的追问后续。如果,只看表现的话,她确实足够冷静。但是,放在膝盖上的手紧握成拳,用足了力气。导致她手背上青筋毕露,交握的拳头甚至捏出了细微的声响。

这微不足道的声音,已经出卖了她并不平静的内心。

【被‘噬魂契’寄宿的下场,只有两个结果,】‘它’收回视线,淡漠的开口。【第一种结果:彻底失去控制,变成比丧尸更可怕的、嗜血食肉的人形怪物。】

【第二种:保持理智,反过来利用‘噬魂契’的力量,将自己变成强者。】

“……我不是很明白,你说的这两个结果,有何不一样?”

不是说最终都是难逃变异的下场吗?那这两种结果,又有什么不一样?

强行来说,只是过程不一样而已?可结果还是殊途同归啊!

那这两种过程分开说,有何区别?

对‘它’而言,可以说她理解错了,也可以说她没有理解错。

被‘噬魂契’选中的下场确实是殊途同归,难逃成为‘祸龙’‘蛊食’的结果。

可是……真的毫无希望吗?

——不见得,天确实会‘绝人之路’,也会‘天无绝人之路’。

【是吗?那你——是在乎过程?还是在意结果?】话都说到这份上,‘它’也不介意多提点一点。【想清楚了,再来问第三个问题。】

毕竟,不是谁都能麻木平静的接受,不久的将来,自己最终会变成怪物的结果。能在开始如她这般强迫自己接受的人,只在少数。

‘它’需要的,就是这少数部分人。

阳燧履的话,让她微微定了神,‘它’的话不止模棱两可,有时甚至顾左右而言他。唯一的好处:就是‘它’的话里,总是隐藏着有用的信息。

‘它’问她,是在乎过程?还是在意结果?

这句话……

犹如迷雾深处突然出现的,影绰模糊的小径。她不确定,这是指引她离开这片危险地带的活路?还是引领她走向深渊巨口的死路?

三个问题,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

最后一个问题和答案,将决定她的生死……和未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