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5章 礼物

一越惊梦 | 发布时间:2022-09-22 21:48:48 | 阅读次数:23819

序言——【生活……赐于的礼物,有可能会是颗包菜,越剥菜越多。也有可能会是洋葱,越剥越辣眼。】要说这孩子被吃绝户和‘银丝虫’有什么关系,没办法说是因果关系。先有亲戚吃绝户将父母留下的的一切刮分非常干净的‘前因’,才有了走投无路,下山寻找可生食的野菜野果,导致要说这孩子被吃绝户和‘银丝虫’有什么关系,只能说是因果关系。。...

序言——【生活赐予的礼物,有可能是颗包菜,越剥菜越多。也有可能是洋葱,越剥越辣眼。】

要说这孩子被吃绝户和‘银丝虫’有什么关系,只能说是因果关系。

先有亲戚吃绝户将父母留下的一切瓜分干净的‘前因’,才有了走投无路,上山找寻可食用的野菜野果,造成找到了不该找的东西的‘后果。’

那段记忆,说起来,也是极为简单。

亲戚们吃绝户的做法在当地有人看不下去,可那是别人的家事,警察都管不了这么宽。你要是敢上前管,那些亲戚就敢把三个孩子搪塞给你。三个孩子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贱养不得。再说,谁家不是六七口人要养,又哪里养得起三张嗷嗷待哺的嘴。

就算四周邻里都受过女孩父母的恩惠,也帮不得什么。

当地又没有福利院,被赶出去的三个孩子靠着邻里的接济勉强度过了一段时日。今天睡这家,明日吃那家的,如此一来,再大的恩惠……也经不起这般消耗。

恩惠这东西,与人性相同,最经不起衡量。

就算邻里受过父母恩惠,人家也没有义务收养三个孩子。接济一两次可以,多了谁都受不了。渐渐地,曾经帮助过女孩的邻里开始频繁的关门闭户。

在本该天真烂漫的年岁,女孩在饥饿和寒冷中脸色燥红,明白了一些朦胧隐晦的东西。

这是‘冷静’附带的小礼物,——‘现实’,有些小扎手。

女孩最终带着另外两个孩子,住在山上年久失修的破道观里。吃光里道观里乱生的野菜后,没吃了,较大的女孩带着另外两个孩童上山找野菜野果。

饿急眼的三个孩子寻着味,找到了不能碰的东西……

秋季的阳光干燥明亮,都照不进这阴森的山坳。落满腐叶的山窝子深处,一处隆起的山包子上,赫然长着一株脸盆大、肉色半透明的肉菌。

那株肉菌散发着浓郁的肉香味,菌盖上长满了红色的丝状物。摸上去黏糊糊的,还有些沾手,菌杆更是红的像血。

如果有大人在,就该知道这菌吃不得。

三个孩子懂什么?年纪最小的弟弟哭着要吃的,又急又饿的老大只能告诉妹妹和弟弟,她先吃,吃完了没事他们再吃。

就是这试吃,要了这孩子半条命。

肉菌上的红色丝状物就是‘银丝虫’最初始的形态,具有极强的寄生性和侵蚀性。在进入宿体后寄生在体内,吃得快时候,五六天就能把宿主吃得只剩空壳。吃得慢些,一边养着宿主,一边吃。吃到最后,就是一具活着的尸身肉壳。

说白了,‘银丝虫’会要人命,更别说吃进肚子里。

如果不是女孩试吃后就吐了血,疼的满地打滚,让另外两个孩子吓得哭出了声。引来了进山采药的老道士,她的命,就该停在她吃下‘银丝虫’的那天下午。

‘读魂’读到这里,阳燧履也搞清楚了自己的伴生属系‘银丝虫’是怎么到了她身上。

‘它’跟她的缘起,是‘善’是‘恶’?犹未可知。

‘银丝虫’选了她,‘噬魂契’也选了她,先不论缘由为何?‘它’都欠她一个人情。如果不是她,‘银丝虫’至少还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才有可能蜕变到‘丝生态’。

对于现在的‘它’跟‘银丝虫’而言,最缺的就是时间。

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了未知的变数与危险。

‘它’没有时间了。

短短瞬间,思虑已过万千,阳燧履微微抬头,注视着面前年轻的女孩。

【你还有其他的问题,一并问了吧。】

墨颜眼睫微微一颤,放下了手,正式问道,“你说,我是被‘选中’,……也就是说,我不是独一个,肯定还有其他被选中的人。”

“……那么,被‘选中’的人,会变得怎样?”

她不信这世上有免费的午餐,就算有,那也是天上丢下的榔头,开人脑袋瓜的那种。这样的幸运,不要也罢。

而且,素昧平生的人,为什么要在她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

说穿了,不是为了人情,就是为了——利。

墨颜直视面前神秘的‘它’,在对方没有回答之前,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

“或者说,——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

【呵,冷静的孩子,你问的问题,答案太复杂了。不是现在的你消化的起,】‘它’丢掉手中的烧火棍,上身朝墨颜微微前倾,混杂的音色压低了几分。

【吾只回答你三个问题,】‘它’说道,同时比出三个手指,示意道。【‘学会提出关键性的问题’是吾给你上的第一课,当然,吾也会适当的告诉你,一些别的消息……】

说到这里,‘它’低低的嗤笑一声。【想好了,就问吧。】

墨颜蹙起眉,她刚才的问题并不难回答,只要回答‘为什么选她?’和‘选她的理由’即可。可‘它’却说‘太复杂’,是现在的她消化不了的。

消化不了……

墨颜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与其说是消化不了,不如说问题的答案对现在的她没有帮助。

一是:涉及的方面和层次太多,就算回答了,超前的信息对她的现况起不了作用。换个方向说就算‘它’回答了,如果答案超出了现实能承受的范围,反而会起反作用。二是:‘被选中的人’,伴有一定的随机性或不确定性。

随机性代表着谁都有可能被选中,这样的问题不具备回答的意义,问了也是浪费。

不确定性则意味着,‘它’的回答,对她的疑问没有任何作用。

‘它’刚才的话,是语言陷阱。

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在挖坑,墨颜忍不住在心里呔了一声。

整理出自己的疑问,墨颜终于抛出自己的第一个问题。

“多次救活我的‘力量’是什么?”

墨颜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解答她目前很多的疑问,甚至能提供意外的信息。她不知道其他人在面对和她相同的情况下会问什么问题,但这个问题显然容易被人遗忘。

惯性思维和不同的生活习惯,会让人在相同的情况下,往不同的方向去提问。

而不同方向的提问,得到的答案有可能是南辕北辙,也有可能是一样的模棱两可。

如此一来,得到的答案,将是真真假假。

所以,第一个问题将确定回答的方向,以其,能得到怎样的方向。

【嘿嘿……】女孩的问题终于问到了点上,感叹孺子可教的‘它’终于开始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噬魂契’,也就是引发这场毫无征兆的大地震的‘罪魁祸首’。】

【也是它,让你多次死而复生。】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眉头一跳,心里不由的打起了突。大地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救她的力量……这是否说明,这分量,远比她所设想的还要可怕?

‘它’朝蹙眉的女孩,给出了第一份附赠的信息。

【像你这样‘被选中’的何止有千千万,你们就像携带丧尸病毒的原体,】看到墨颜因为‘丧尸病毒’这几个字变紧的脸色,‘它’不紧不慢的解释。【不用慌张,这只是个比喻,能让你更清楚的定位‘噬魂契’的危害,以及——自己存在的意义。】

墨颜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失态,“……继续。”

【如果说,‘噬魂契’与丧尸病毒一样,那以你们国家救援和组织行动的能力。吾相信,这场浩劫,你们幸存活下来的人,会比电视电影里面的多。】

说到这里,‘它’睨了女孩一眼,【可是……】

“可是什么?”墨颜急切的追问。

【……‘噬魂契’远非丧尸病毒可比,】‘它’注视着面前的已经烧得差不多,火势开始变小的火堆,语气透着忧虑,【它的危害,比病毒更甚。】

比丧尸病毒还可怕?

嘶……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墨颜是听得心惊肉跳,她大学的舍友就是个‘丧尸’发烧友,同宿舍时,经常被她拉着一起看丧尸片。先不说那些被感染者的模样让人多么食欲萎靡,就光说那可怕的传染速度和准确率。你往人群里投放一个丧尸源,这一座城市都得跟着陪葬啊!

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可以和影视作品里的丧尸病毒比拟感染速度和杀伤力了……

如果说‘噬魂契’的危害在丧尸病毒之上,那得是一个怎样可怕的结果?墨颜想都不敢想。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尾椎骨冒了出来,让她打了个寒颤。‘它’刚才说了,像她这样被‘噬魂契’选中的可是有千千万啊!

这得是个什么概念?这数量……怕不得毁了整个地球吧!

见她闻之色变的表情,‘它’轻笑一声。【你慌什么?】

“不是……你不是都说了么,‘噬魂契’这玩意危害比丧尸病毒还可怕!我能不慌嘛?!更何况……更何况我身上现在就有这东西!”

喊到后面,连着声音都有些走音的墨颜,急的原地直挠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