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酿美文学网

第4章 处境

一越惊梦 | 发布时间:2022-09-22 21:48:48 | 阅读次数:13116

序言——【很多错误的的开端,通常起因于:你也没捋清自己的处境,从而造成判断失误,从而让自己深陷被动状态的局面。】可以看出了她在内心的吐槽,‘它’慢悠悠的回答道。【‘龙’的外貌,是一种选择,不代表中国那是真貌。】“……”墨颜死了这么多次,每次‘它’说的话看出了她在内心的吐槽,‘它’慢悠悠的回答道。。...

序言——【很多错误的开端,往往起因于:你没有捋清自己的处境,从而导致判断失误,进而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

看出了她在内心的吐槽,‘它’慢悠悠的回答道。

【‘龙’的外貌,是一种选择,不代表那就是真貌。】

“……”

墨颜死了这么多次,每次‘它’说的话都是模棱两可,包括现在也是。

以至于她根本无法从之前的对话里,提取出更多有效的信息。

除了知道自己能不断死而复生外,其他问题到现在都没有答案。

比起询问‘祸龙’的真身是什么,等下得到的又是不准确的答案。墨颜更倾向与了解更多实际的、能够在现下帮助她的信息。

毕竟地震发生到现在,她无法准确估算到底过了几天。

她清楚的记得,地震发生时,短短数秒的时间,地面就裂开一道巨大的沟壑。她看着裂开的地面,惊讶得来不及反应。地面就震得站都站不稳,她直接被震翻在地。

几乎同一时间,裂开的地面就像被掀开的罐头盖子,直接掀了起来,倾斜得近乎90°的地面就更加站不住人。原本站在房檐下避雨的她就是因为倾斜的地面,才彻底滚进厂房。

不然也不会变成在废弃厂房,被掉落的钢条直接戳死……

回想自己的死,真潦草。

不堪回首……

她无奈的总结到最后,只有一句:伤的太重太突然。

回归正题,墨颜从出生到大学毕业工作都在南方,就算南方偶有地震,震级也不大。她工作所在的地方,老一辈印象里几乎没有发生过地震。

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毫无预兆,震级还完全超出了认知。以至于灾难发生时,她刚滚进废弃的厂房,厂区一楼的地面就开始裂开。自己被天顶上掉落的钢条戳穿,跌落的大型钢架砸穿地面,被钢条串成肉串的她直接掉到厂区地下负一楼。

全程目测不超过1分钟,只在兔起鹘落间,她就死了第一次。

过程极为快速……

不幸中的万幸,大钢架砸穿一楼地面滑下负一楼时,钢架尾部幸运的卡住厂房一楼一处断裂的地板。钢架成功挡下天花板塌落的水泥板,避免她被砸成饼,在负一楼的给她撑起了一个较大的空间。她就是在这个空间内,死了一次又一次。

接着是发现‘它’,并向‘它’求救,然后就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回想她出事到现在,除了‘它’以外,没有见到其他人或救援。以国家救援的行动力,要么就是已经完成了对这片区域的搜救。没有想到或探测到废弃厂房里有人,从而撤离了。要么就是她生生死死这段时间,已经超过了最佳救援时间。

墨颜想了想,翻出口袋里的手机,已经没电了。强制开机也不行,这电断的,怕不得没电好几天了。不得已放弃了电话求援,开始整理从‘它’口中得到的信息。‘它’既然能进到这个完全被碎石和废墟掩盖的地下负一楼,想来也有办法出去。

那现在要想的就不是马上出去,而是搞清楚发生在她的处境。

她摆脱等死的境地,从‘深渊’回来后。在和‘它’的闲谈中,粗略的看了自己目前所在的环境。这里虽然被完全掩埋,空气却没有被完全阻隔,头顶的钢架撑住了塌陷的碎石。同时也撑开了一个碗口大的隙缝,隙缝在头顶最上方。

有天光从上方投落,四周没有任何着力点,想从上面出去有些不现实。

水源应该也是有的,这废弃的厂房原本就有一处独立的蓄水池。厂房虽然废弃,蓄水池却还保留了储存和输运活水的功能,主楼的水都是从这里引过去的。人没有食物可以活7天,没有水却连3天都撑不下去。当务之急,找到水源非常重要。

现在她都不敢想,自己生生死死这多次了。要是没水渴死过去再复生,那得是个怎么样的人间疾苦……想不敢想。

只能强迫自己冷静,想办法自救。

按照她当时摔滚进来的厂区大门判断方向,水池在厂房东南角,离塌陷的地面不远,根据之前看过的厂区平面图目测,离她也就27米以内。加上地震后整个地面都是向左倾斜45°,包括现在她所在的这个暂时安全区,也是倾斜的。

地震后,水池墙壁和管道破裂是必然,水早应该流了一地。一楼往下塌陷后,水池所在的点估计也是往下塌。按照水往低处流和现在的倾斜情况,水大概率是朝安全区这里流的。墨颜起身,根据当时的方向粗略判断,大致找到了东南角。

她不确定能不能找到水,只能赌赌运气了。

要问为什么不向‘它’求助?原因也挺简单的。

是她死得次数不够多?还是脑子里的水没放干净?要帮早帮了,不然也不会看着她死了这么多次都无动于衷。

可以肯定的是,‘它’不会轻易帮她,至少在现下的情况求助对方不现实。

‘它’看着墨颜的一系列举动,什么话都没有说,安静的做背景板。等墨颜搬走一些能被搬走的碎石后,她果然看到了顺着石壁流下来的水。废墟里的碎石板早被水浸湿,在碎石堆中晕了一大片水渍。墨颜搬开阻拦在外的碎石后,一股子冷气就冒了出来。

看着还有些发黄的水渍,墨颜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脱下自己的外套。用上面的连帽贴在被水浸湿的石板上,等了片刻,白色的帽子浸足了水。取下帽子后闻了闻,除了泥腥味没有别的异味。她才将湿透的帽子压在干裂的嘴唇上,先润一润再说。

瞧着她小心翼翼的动作,‘它’嗤笑道。

【你刚才不是说有问题要问吗?】

“嗯……有,”

墨颜重新坐回原本的位置,不远处就是自己那一摊已经干涸的血渍。墨颜收回视线,发现自己的心情平静的有些不对劲。这可不是历经生死后该有的状态,难道是因为自己死了太多次?已经麻木了?这个想法刚起,脑子有些空白的墨颜甩了甩头。

“我有几个问题,不知能否如实告知。”

【问吧。】

墨颜停顿片刻。“冒昧问一声,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这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虽然觉得对方不是人,称呼总该有的。

【……】

这回轮到‘它’愣住了,没想到竟是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本来以为她会追问‘祸龙’的真身,毕竟这是个和她生死有关的大事。这个问题‘它’都想好了怎么敷衍过去,没想到这丫头开口竟问了一个让‘它’诧异的问题。

这孩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想了想,‘它’还是确定告诉她自己的名字。【逆旅者·阳燧履】

“……墨颜,我的名字。”逆旅者·阳燧履?听这名字,不太像正常人的。吐槽归吐槽,礼尚往来还是懂的,墨颜也自报家门。

【嗯……】阳燧履应的有些敷衍。

‘它’当然知道她姓甚名谁,在她死过去的这些时间里,‘它’用了‘读魂’。有关她的信息早已了解得一清二楚,正因为了解,阳燧履调侃道。

【你的冷静,让吾意外。】

被调侃的墨颜也不气,敷着唇笑的无奈。“不冷静,就不是多死几次这么简单了。”

再说了,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冷静期,她都死了这么多次了。脑子的里的热血也都放干了,客观上的不冷静也早被物理上的冷静给取代了。

【呵……】‘它’低低的笑出声,意味不明。

‘读魂’看到的信息,足以让‘它’了解她的冷静从何而来。

一个不满11岁的孩子,带着年幼的妹妹和弟弟。父母的意外身亡,留下了一笔让亲戚眼红的巨款。在那种的小地方,没有什么比失去父母庇护的孩子更好拿捏。

不出意外,父母丧礼都没有结束,留下的遗产、房产和赔偿款就像是一块还在滴着热气和血的新鲜牛肉,引来一群闻风而来的吸血虫。

在她的印象里,父母白手起家那会,求外人帮忙都要比求家里的亲戚容易。家里那帮亲戚就是典型的‘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精明市侩。赔偿款赔下来那天,父母的头七都没过。平日父母有难都不见出手相助的亲戚们纷纷涌出来,以监护人的身份将本该留给三个孩子的一切瓜分干净。

说的好听些是帮着三个加起来都没有20岁的孩子保管。

说的难听些,就是吃绝户。

赔偿款被亲戚瓜分干净后,三个孩子像皮球一样被丢来丢去,变成谁也不愿意接手的烫手山芋。换了好几家亲戚寄养,都以养不起为借口将三个孩子变相赶出去。

那个时候的她,求爷爷得到只是避门不见,姑姑的冷嘲热讽。求奶奶,等到是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指着她父亲的灵位叫骂‘他就是个孽种!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都是他害的!你们一家子有什么脸面来这里,都给我滚,滚!’。

她那时候年纪太小,不知道‘孽种’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只知道那天起,家里的亲戚总以异样的目光打量她,甚至用刻薄的言语在背后议论她的父亲……

生活突如其来的巨变,打了这个半大孩子一记响亮的耳光。

冷静——是生活赐予她的第一份礼物。

带着冰冷的血腥味,让她一边作呕,一边成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